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三十九章 艺展偶遇

作者:晏姝字数:3087更新时间:2021-05-16 15:37:54
    凌涵周末去伦敦见客户,处理完工作上的事情,决定去伦敦艺术展览中心看摄影作品。她看到很多晚清年间的摄影作品,大多是清朝的遗老遗少。她正在俯身看那些时光斑驳的照片,背后突然有个人说:“你也在这里。”

    她回头一看,是戴先生。两人走出展览大厅,在中心花园一带聊了几句。

    “你怎么也有雅兴来看摄影作品?”凌涵抱着双臂,看着眼前的花卉。

    “那是因为我觉得你也会来。”

    凌涵的沉默,表示她不相信戴先生的话。

    戴先生继续说:“很多中国人,虽然身在海外,但心系祖国。”

    “你来看旧中国的照片,该不会只是为了抒发心中的爱国之情吧。”

    “我不是说了吗?也是为了见你。”

    凌涵调侃说:“不怕你那个小情人跟你闹吗?”

    “她在家里好吃好住,为什么要跟我闹?”

    “她不怕地位受到影响?”

    “她能有什么地位!”戴先生说着,向她走进一步,“你在我心中的地位无人能取代。”

    凌涵本能地朝他对面走过去,貌似在看别处花草,“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也这样跟她说的?你们这样的人,最会骗年轻女孩子。”

    戴先生转过身,面对她的后背,说:“那表示,你心里是在乎的。”

    凌涵居然没注意到,自己心里也是在乎的。虽然戴先生是和她分手了,但是她心里还是希望这个曾经爱过的男人也是真心爱她的。她希望戴先生说的是真的,除了她,谁也不爱。她希望自己在戴先生的心里无可替代。

    凌涵怕戴先生看出来,连忙转移话题,口气略带嘲讽地说:“那个瞿欣欣是不是想尽办法来讨好你?”

    戴先生微笑说:“可不是吗?最近还学了茶道和插花,每天晚上表演给我看。”

    “你给她报的班?”

    “是的。围棋只学了三天,就坚持不下去了。你知道,围棋费脑子。”

    “你不教她?”凌涵的语气略带讥讽。

    “但凡有点深度的东西,她都觉得难,还缠着我给她报钢琴班,记个五线谱就像背诵教科书一样难。”

    凌涵抿嘴一笑:“如果学习这些东西只是为了博取男人欢心,那简直是在侮辱艺术。”

    戴先生突然发现,两人竟然能够以取笑瞿欣欣为乐。瞿欣欣竟然成了拉近两人关系的方式。人的心理发展真是奇妙。

    看着凌涵微笑的脸,戴先生说:“请你喝杯咖啡。”

    “不了,我一会儿还要见一个朋友。”

    “是不是他?”这不难猜到是谁。见凌涵没有回答,戴先生又说:“和我喝杯咖啡,再去见他也不迟。”

    “还是不了。”

    “你们又再一起了?”

    “没有。”

    “那你怕什么?”

    “谁怕了!”

    戴先生有点笑了,仿佛从前那个撒娇倔强的凌涵又回来了。

    "咖啡。"戴先生将一杯摩卡递到凌涵的跟前,"其实,今天我在星巴克看报纸新闻,一抬头就发现你从窗前经过,然后就跟着你来到艺展中心。"

    这家咖啡馆不多远处就是韩峰的公司,她怕引起误会。幸好这个点是上班时间,韩峰不会出现在此的。

    "你公司最近状况怎么样?"

    “老样子,国内的收购计划不顺利,导致伦敦总部一筹莫展、进退两难。”

    “做那么大,没想到有一天它会倒塌吗?”

    戴先生愕然,显然没料到凌涵会说出这样的话。

    “如果当初你肯答应留在我身边帮我的话,或许情况会好很多。”

    “你知道我不会。”

    “凌涵,毕业后来我身边吧。我的事业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帮我度过难关。”

    “你身边人才济济,难道还缺这样一个我吗?”

    “你是说那些员工吗?”戴先生哼了一声,“他们不过是领一份薪水,打一份工。没有几个真的会给公司卖命干。”

    “你就真的这么相信我?”

    “绝对相信。”

    “不怕我会害你?”

    戴先生稍一迟疑,说:“不怕”。

    “我拒绝。”凌涵很果断。

    “肥水不流外人田,我一直把你当自己人。”

    “恐怕不是肥水,而是浑水吧。”凌涵抱着双臂说,“我绝对没兴趣趟这浑水。”

    戴先生有点遗憾,但以他对凌涵性格的了解,这也在意料之中。

    一时间沉默的尴尬。凌涵主动问起:“安娜的事情进展得怎么样了?”

    “她在狱中表现良好,我和律师商量过了,尽量争取帮她早日出狱。”

    “两个孩子呢?还好吗?”

    “说真的,这段时间,我瞒着两个孩子可真够辛苦的。每次他们问我妈妈去哪儿了,我都撒谎说她回国了。大女儿已经懂事了,她问我是不是和妈妈离婚了。我真是心酸无奈……”

    凌涵从没有这样听他说话,自从那件事情揭发出来后,他们从没有这样心平气和的在一起聊天。

    “那你是打算等安娜回来,再和她一起过日子吗?”

    “我不知道将来的生活是怎样的?这里面充满了太多人性的变化,很多事情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其实,安娜入狱以来,你都没有和她提出离婚,我就知道你不会完全对她弃之不顾的。”

    “这大概是我的弱点吧。对你们,我总是无法完全割舍,一个是陪伴多年的妻子、孩子的妈妈,一个是我真心爱过的女人。我不能做到两全其美,但也无法彻底忘却。”

    “其实,我希望将来你和安娜能够继续生活下去。即便没有了感情,为了孩子,也可以生活在一起。”

    “是啊。我就是为了两个孩子,才将这段支离破碎的婚姻维持到现在。全是为了孩子……”

    “她?你打算怎么办?”

    “我会给她一笔钱,这也正是她想要的。”

    今天的一场促膝长谈,令两人的关系多了一点惺惺相惜的意味。凌涵现在已经不恨他了,可能也没有了爱。她没有立马和韩峰在一起,是因为她觉得这样的自由关系很好,不会太心累。

    “你和那个男孩怎么样了?”

    “自从你破坏了我们俩,我们就很少再见面了。”气氛又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是吗?怎么我听说,他经常去剑桥看你,而且不止我和他在向你送花,你身边又出现了新的追求者。”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凌涵如实说,“没错,除了你和韩峰,还有另一个男孩。”

    “谁?”

    “你那么神通广大,怎么会查不到是谁呢?”

    戴先生轻轻一笑:“三个男人同时追求你,你打算选择谁?”

    “择一人而终老,好像这样简单而幸福的生活不属于我。”自从她经历过两段失败的感情,就再也不敢轻易接受第三个人。

    戴先生看出凌涵眉宇间透出的惆怅神色,说:“怎么会呢?你那么优秀,那么美丽动人,能娶到你的男人一定是三生有幸。”

    他的话并没有令凌涵感到开心,凌涵反而更心伤起来。她说:“我只是想好好爱人,好好被人爱。可为什么爱人和被爱是那么艰难的事情?”

    “你太悲观了。”

    “可能,我的人生注定不幸。”

    “凌涵,你还有我。无论发生什么事,我永远等你回头。”。

    “妻子和丈夫是两个特别神圣庄严的词语,做一天的好丈夫好妻子并不难,难的是做一辈子的好丈夫好妻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