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十四章 儿童乐园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4010更新时间:2020-12-01 07:55:33
    事情进行的异乎寻常的顺利,先是五叔一下把建设资金一步到位,随后地皮问题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下一步就是平整土地、规划和建设了。

    爷爷和父亲查看了几次那个石头坑,丈量好尺寸,准备用山边碎石和黄土填埋。

    同时丈量了长度和宽度,又请二姑夫找人帮忙找专业的设计一下建设图纸。

    村里人得知这个消息后,纷纷前来帮忙,只要在家的不忙的壮劳力就有车的出车,有人的出人。爷爷说给工钱,大家没一个要的,就是冲着爷爷喊:“弄好了摆一场就中。”

    人多力量大,没有十天,原本一个巨大的坑就被填了起来,加上父亲以前的宅基地面积足有四、五百平方米。

    根据面积设计的图纸也来了,爷爷奶奶他们看不懂,在设计人员的解说下,爷爷奶奶知道了大概未来福利院的模样:这是一幢二层小楼的设计,二楼就是宿舍,两个大房间,每个房间可以住六到八个孩子,单独的卫生间和盥洗室。三个小房间,住两个孩子和一个大人,也有单独的卫生间。

    上楼是一道斜坡的方便轮椅上下,还有楼梯。一楼有两间卧室,为的是实在不能上下楼的孩子们设计,其余三大间就是两间大教室、娱乐室。

    楼侧面还设置了一个小锅炉房,为的是将来烧热水和冬天取暖使用的,每个房间都安装了不同组数暖气片。

    这是东西主楼,南北平房是餐厅、洗澡间和厨房,生活设施一应俱全。

    院子上有和二楼平齐的遮阳棚,阴天下雨的也不影响孩子们的活动。院子里还设计有各式各样的儿童娱乐设施和活动场地。

    爷爷奶奶就乐了,说:“比咱这没见过世面的想的周全多了,这样孩子们就可以安心、快乐的成长了。”

    施工队是三姑夫的爸爸请来的老同事的儿子,他是县里建筑安装公司一把手,打包票说保质保量按时完工。

    在刘总从强子口中得知消息后,告诉强子说:“既然有人捷足先登把建设资金搞定了,那咱把所有的剩下的家具、生活设施、厨房设施还有娱乐设施全包,记住一定要最好的。”

    看起来一件似乎很麻烦很棘手的事情,在大家齐心协力和众人帮助下不出半年就顺顺利利完成了。

    期间五叔一次,先是带着美美又去医院做了二次手术,回来后抱着美美,看着刚刚落成的宽敞明亮二层小楼的时候,眼含热泪对爷爷奶奶说:“爹、娘,咱做了一件了不起的大好事!”

    爷爷奶奶就说:“谁说不是了?这里面你的功劳第一。”

    五叔噙着泪水:“不是我,是四哥!他应该拿特等军功章!第一功臣!”

    五叔忍着喜悦的泪水说:“娘,依我一次,我给这个福利院起个名字吧,就叫‘欢乐园’怎么样?”

    奶奶说:“行,好听,我就是要孩子们欢欢乐乐的童年。小五啊,你给娘的钱没花完,一会回家把卡给你吧。”

    五叔说:“不用给我了,娘,往后用钱的地方多了,以后您啊也少不了操劳,累活、苦活您啊悠着点就好。”

    爷爷说:“我和你娘早就商量过了,咱也不是头脑一热办了这个学校,盖楼和出力、出钱都是你们办了,往后就是我们的任务了,本来咱就是办的福利院,将来来的什么样的孩子都有,麻烦事情我们早有准备,无非是出出力,多费点劲照顾孩子嘛,你娘和我多多少少有点经验,啥样的孩子咱也应付得来。”

    话虽这么说,以后的日子里,爷爷奶奶可是真的操碎了心,忙忙碌碌了半辈子,后半辈子又是全心全意扑在和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陌生孩子身上。

    新的孩子还没有来,先来的孩子却有家长要来接走了。

    就在‘欢乐园’主体工程接近尾声的时候,一个下午,家里突然就来了两个人。

    爷爷奶奶正在院子里摆弄新收的包谷,飞飞和美美在旁边也帮着也紧忙活着,飞飞用脚把散落的往一起集中,美美就把它们一个个捡起来放到爷爷奶奶身边。

    爷孙四个个忙的不亦乐乎,门口就进来一男一女两个人。

    两个人一进门,男的先喊了一声:“这里是恩人的家吗?”

    爷爷奶奶才回头看见了进门的人,一个中年汉子,一个二十多岁的妇女。

    男的打扮一看就是地地道道的农村汉子,个子不高,脸上皮肤晒的黑亮黑亮的,脑门上早早就长出好几道抬头纹,一双不大的眼睛很灵活,进了门就四处打探着,穿着一件迷彩上衣,蓝裤子,脚上一双胶鞋。

    女的很年轻,二十出头的样子,梳着齐耳短发,人不算漂亮,五官还算端正,就是个子很矮,目测一米五不到,一身打扮也是很老气,老式的灰色上衣还掉了一个扣子,也是蓝裤子胶鞋。

    没等爷爷奶奶问话,两个人就齐刷刷距离很远就跪在了地上,接着两个人就放声大哭,嘴里喊着:“谢谢你们啊,谢谢你们啊大恩人!”

    两个人口吻一致,喊的还很整齐,是声泪俱下。

    爷爷奶奶扔下手里的包谷,都小跑着过来,爷爷边跑边说:“快起来!快起来!有话好好说。”

    搀起来两个人后,两个人的哭声就止住了,眼里喊着泪水一点也没掉下来,真的就是干打雷不下雨,就像装模作样给人看的。

    爷爷奶奶奇怪的看着两个人,问他们:“你们是哪里来的啊?为啥这样?”爷爷听出来口音不是本地人。

    中年汉子开口说:“叔啊婶啊,你们就是我的大恩人那,我们今天是特地来谢你们的。”

    奶奶说:“先别说谢了,先把事情说清楚了吧。”奶奶看他们刚才的举动,心里就有点多多少少的不愉快。因为奶奶见得多了,真心来感谢的都是诚心诚意的不带一点作假,然而面前两个人的表现却是像在演戏。

    爷爷招呼两个人进屋坐下,就一手抱过飞飞也坐下,奶奶搂着美美坐下。

    中年汉子从口袋拿出来一盒烟,恭恭敬敬递给爷爷,爷爷说:“不会不会,你自己抽吧。”

    中年汉子就自己点上了,旁边女子一声不吭就在那里坐着,脸上也没了哭样,极其平常的样子。

    他抽了一口才慢慢说:“叔,我们这次来是想把孩子带回去的。”

    爷爷一听:“带孩子?你孩子在我们家吗?”说完不由自主抱紧了飞飞。

    中年汉子说:“是的,但不是这两个孩子,就是那个傻傻的,一直流口水的那个。”

    奶奶爷爷同时说了出来:“康康?”然后相互看了一眼。

    奶奶就问:“你咋说康康是你们孩子?”语气带着不相信。

    中年汉子忙说:“婶,我承认都是我们的错,都是当年我们一时糊涂,一时想不开才把小金山送到你们家了,哦,那金山现在叫康康了?”

    奶奶仍是疑问地问:“那你们有什么凭据吗?康康可是几岁你们送来的?给的谁?”

    中年汉子看见奶奶不信任的目光,轻轻苦笑了一下:“婶,我们没诓你,五年前的十月三号,就是我在山上把孩子给了你们家小四的,我那天一直转悠了一下午,实在是不忍心啊,实在也是没办法啊,谁能忍心丢下自己的亲骨肉啊。”说完,就用袖子去摸眼泪。

    那女的看见他这样,也嘤嘤抽泣了几下,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不往外流。

    爷爷这个时候松开飞飞就起身往屋里走,不一会出来的时候拿着一个本本,边走边看。

    等爷爷坐下了,奶奶看着爷爷,爷爷说:“你说的日子不错,那你还有别的凭证吗?”

    中年汉子不紧不慢的说:“叔,自家孩子哪能不知道啊,来的时候是用一个蓝色的小被子包着,里面孩子还穿着花格格的小孩子衣裳。还有最重要的是孩子左臂上有一块鸡蛋大小的胎记。婶,你也一定看过吧。我们真的是金山,啊,不,康康的爹娘。”

    爷爷听完,知道和当时母亲记录下来孩子到我们家的时间、特征一一相符,就轻轻点点头。

    做记录这个事情还是细心的母亲提出来的,说万一将来孩子的亲生父母来找了,咱们也好有个证据,别让人冒认领了。

    奶奶看见爷爷的举动,知道了来的真的是康康的亲生父母,顿时怀疑的态度没有了,强烈的失落感也马上上了心头。

    想到康康马上就可能要远离这个家了,奶奶心里酸酸的很难受,身边的爷爷也是一时转不过来这个弯,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毕竟康康和他们朝夕相处了五年,感情深厚不说,真让康康走了就像用刀子挖他们的心一样痛!

    奶奶努力平静了一下自己,才问:“那你们当初有什么多大的难处才把孩子丢给四儿了?”

    中年汉子先是‘唉’了一声,接着说:“我也不瞒叔和婶,我呢是个老光棍,直到三十多岁才寻上这么个小媳妇,当年我们结婚他们家里人不同意,她是顶着全家的压力偷偷嫁给我的,那时候她才十九岁,结婚一年我们就有了儿子金山,我们的好日子才开始,那知道老天爷不长眼,她生完孩子没出月子就开始干活,不到半年结果生了场大病,俺们那里的大大小小医院跑遍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花了个精光,也没见治好,我就把我家唯一的房子也买了,就想治好媳妇的病,哪知媳妇的病没治好,在医院医生看见她怀里的孩子,说这个孩子也有毛病,我们就又给孩子检查,一查就把我们吓蒙了,孩子是天生的痴呆儿。我俩哭啊哭啊,我俩举目无亲,她也断了娘家的联系,唯一的房子也没了,还有两个病人,日子简直没办法过了。”

    中年汉子抹着眼泪,又接着说:“我当时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是一点点办法也没了,还是医院的一个病人告诉我说枣湖度假区有个‘神人’小四,专治小孩子的病,不行你把孩子抱去让人家给孩子治一治?我就揣着一点钱来坐着长途车来了,路上寻思,哪里有治病不收钱的郎中啊?我口袋里除了一点路费,饭钱都是问题啊。我思来想去路上就决定把孩子送给你们算了,孩子有命活着是孩子运气好,没了我也看不见了,心也没那么难过。”

    中年汉子大半的假话,还真把爷爷奶奶蒙的眼泪哗哗的往下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