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十三章 破镜重圆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569更新时间:2020-12-01 07:55:33
    三姑夫哪里想的到,他的难受和痛苦,都是三姑精心导演和策划的,三姑就是要给这个负心郎当头棒喝,让他也尝尝当初他是怎么样伤害自己的,让他也尝尝当初自己痛不欲生的滋味!

    她先是主动给北京商人打电话了,也全盘把自己的实情告诉了对方,对他说:你愿意帮我就帮我,不帮也没关系,我们还是最最要好的朋友。

    北京商人不傻,知道三姑是把自己当枪使,本来自己也喜欢上了三姑,这个时候要他出面帮三姑出气,甚至是帮三姑挽救自己的婚姻,帮她考验三姑夫的真心,他岂能甘心情愿。

    起初他绝对不愿意,心里也有了很大的醋意,可转念一想,既然不可能成为恋人,那就成人之美,也是当自己做了一件美事。

    豁达开朗、善良的他,居然在回电话的时候答应了三姑,还开玩笑的说让三姑好好请他搓一顿,算是报酬。

    二妹也是女主角二号,她对三姑的计划了如指掌还积极参与其中,帮着出谋划策。

    当三姑和北京商人表演的炉火纯青的时候,二妹就在外面观察着三姑夫的一举一动,看见三姑夫失魂落魄、难受至极的表情,就在一边偷偷的乐。她知道计划就成功了一半,也知道三姑夫是真心实意的还是一如既往的深深爱着三姑。

    三个人有说有笑的离开了水果店,来到一家海鲜大酒店,准备大快朵颐,三姑也要实现自己对北京商人的承诺。

    不说三个人吃喝的快乐,单说三姑夫一个人在痛苦的海洋里苦苦挣扎,午饭他根本没心思吃,满脑子都是三姑花儿一样美丽的笑脸,他不管不顾心里的刺痛,就在那里一遍遍回想着自己和三姑的一切美好回忆,越想越难受,越想越憋屈,也越来越悔恨不已。

    他在那里痛苦的折磨自己,也想求得心理上的安慰,甚至都有了就这样痛死算了的消极想法。他知道这都是报应,自己当初那样毅然决然的抛弃三姑,抛弃了多年的恩爱,难道不应该自己也承受这样无边的苦痛吗?

    想着想着,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他看的出来,两个人或许是刚刚进入热恋阶段,自己或许还有机会,或许还能把三姑的心挽留下来,还能和三姑破镜重圆。

    三姑夫也渐渐冷静下来,他蹲在那里看着满地碎裂的西瓜和到处流淌的红色液体,仔细想着实现这件事的可能性。

    他灵机一动,三姑现在心里最爱的应该还有雯雯,不如我请雯雯出面帮我,也许事情还有转机,也许三姑看在孩子份上会回心转意吧。

    三姑夫想通了这一点,也不再迷茫,他忍着还在刺痛的心脏,站起身来到屋里,拿起电话,把一串熟悉的号码拨了出去。

    是他母亲接的电话,他告诉母亲说:自己找到了三丫,现在和三丫在一起,只是三丫还没有原谅他。

    他母亲听了很高兴,说让他多给三姑说好话、多赔礼道歉,一定要把三姑带回去。

    三姑夫沮丧的告诉母亲:三丫现在有对象了,怕是自己一个人争取不过来,想让雯雯帮忙。这个时候,电话里传来父亲严厉的声音:事情都是你自己做的,孩子还小,什么都不懂,让我们和孩子帮着你说好话没问题,全靠我们是不可能的。你要把你所有的诚意,所有的耐心和对三丫的爱表现出来,你就拿出来当年追三丫时候的本事,就当自己又谈了一回恋爱,再重新来一次吧。如果三丫因为看在我们和孩子的份上和你重归于好,那你以后再犯错了,我们都没脸见三丫!

    父亲看似不近人情的话,也确确实实击中了三姑夫的软肋,父亲说的极其在理,这个是他和三姑两个人的事情,孩子也是两个人的,单纯看在孩子面子上的婚姻也是同床异梦,而且还是将来所有可能发生事情的主要原因。还是要靠自己重新在三姑心里站立起来,重新获得三姑的欢心!

    三姑夫在心里就认同了父亲的劝告,他嘴里答应着,也接着下了自己的决心,不打赢这一仗我就再也不结婚!除了三丫我谁也不娶!不成功便成仁!

    又在电话里和女儿说了一会,才放下电话。

    心情似乎好了许多,心里一面盘算着,一面就开始心烦意乱地打扫卫生了。

    等二妹一个人回来的时候,三姑夫奇异的目光看着她,想问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话到嘴边还是硬生生咽了回去。目光在二妹身后扫视了好几次也没看见三姑回来。

    他心里就又再一次打翻了五味瓶,只酸的自己浑浑噩噩过了一个下午。

    三姑夫强打着精神,不断给自己打气,认认真真做了一顿还算丰盛的晚宴,直到所有菜肴都上桌了,三姑依然不见人影。

    看着自己精心制作的饭菜,他带着小心翼翼的心态问二妹:你姐啥时候回来?该吃晚饭了。

    二妹大大咧咧的说:不知道,咱先吃吧。

    一顿如同爵蜡的吃,中午没吃饭的三姑夫晚上也没吃多少,他根本就没感觉到饥饿,尽管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叫着,肠胃急剧地蠕动着,他还是没有满足它。

    到了店里打烊了,三姑还是踪影皆无。三姑夫的心就紧紧揪在一起了,那种揪心的疼痛又一次让他难受起来。

    那一夜三姑夫没有合眼,眼睛看着天花板,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就想听见三姑敲门和说话声,但是三姑彻夜未归。

    他的心就痛了整整一晚上,痛得他彻夜未眠,痛得他坐卧不宁,痛得他肝肠寸断。

    第二天无精打采的三姑夫刚刚开了店门,准备做早饭的时候,满面春风的三姑就像开心的小姑娘一样回来了,一身漂亮艳丽、崭新的连衣裙,衬托着靓丽的三姑更加妩媚动人,只把三姑夫看的眼睛发直,酸的他浑身难受,悔的他恨不得一头碰死算了。

    三姑夫带着恼火、带着悔意也带着痛苦忙碌起来,这一天丢三落四,失误连连,耳畔二妹的提醒和督促也听不见。

    勉勉强强的做了午饭,米饭半生不熟,还有一个菜忘了放盐,三姑只吃了一口,话也没说拉着二妹就出去了。三姑夫一个人把生米饭和没盐的菜吃了一点,硬是没品出来什么滋味。

    他只是机械的吞咽,舌头的味觉都被酸楚味代替了,其余的味道都品尝不出来了。

    晚上三姑干脆没等他做饭,打了一个电话,三姑夫隐约听见了一个饭店的名字,然后三姑挎上坤包和二妹就出去了,那一晚又是二妹独自一个人回到店里。

    孤枕难眠的三姑夫默然度过了又一个不眠之夜,这一夜三姑夫的泪水把枕头背包湿了一大片,还把里面的衣服都浸湿了,心里的痛苦语言都无法形容了。

    三姑夫彻彻底底感觉到自己快要崩溃了,脑海不敢想象三姑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的情景,一想脑子就爆炸了一样,一想就有一种剧烈的冲动,想马上离开这个令他痛不欲生的地方。

    正所谓眼不见心不烦,天天眼睁睁看着自己最爱的人和别人幽会,是个男人都会受不了,可自己又有苦难言,不如自己选择逃避。

    似乎老天爷也觉得三姑夫该受的惩罚、该承担的后果都已经惩罚了、承担了,也让他经历了许许多多的苦难,也让他为自己的寻欢作乐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就开始偏袒三姑夫了,也知道这个负心郎真的回心转意了,给了三姑夫一个重新回归的机会。

    三姑这两天都是独自一个人在附近宾馆住的,她就是要给三姑夫一个假象,考验三姑夫的真心和耐心,到底看看这个背信弃义的男人是不是因为被那个妖艳的女人抛弃才真的回心转意来找她了。她真的不想再经历那难以言表的无边痛苦,同时也想让三姑夫也尝尝自己酿造的苦果。

    虽然三姑表面上开开心心的,可是这几天发生的一切对于她的内心带来何止是惊涛骇浪,让她的内心情绪也是上下翻滚,一会从谷底极速上升到浪尖,一会又从浪尖跌落到谷底,犹如过山车一般急剧的翻腾着。

    人的情绪过度的激动和苦闷,都容易被疾病趁虚而入。身体本身器官和细胞也无法承受这样的激烈颠簸,自然而然就会闹自己的情绪和发怒,向人发出预警的信息。

    那天早上三姑从宾馆回来就感觉头重脚轻,眼睛也迷迷糊糊的,浑身就像火炭一样。她强忍着回到店里,就躺在床上不想动了。

    二妹还只当三姑仍在故伎重演给三姑夫看,也没在意,直到午饭喊三姑的时候才发现情况不对,她一摸三姑的额头就大惊失色,三姑的额头滚烫,脸色都是潮红,人也是迷迷糊糊的的样子了。

    二妹大声喊着三姑夫,无意中就喊出来了:姐夫!快来!快来!看看三姐怎么了?

    三姑夫听见了二妹的喊声,放下手里的盘子,就进了屋里,看见床上的三姑闭着双眼,脸蛋红彤彤的像大苹果一样,也伸手摸了一下三姑的额头,嘴里说着:哎哟,发烧了,烧的还挺厉害的。

    说完再不多说,弯腰就抱起来三姑,还有点清醒的三姑就微弱反抗着,不让三姑夫碰她,三姑夫哪里还顾得上这些,一背身就把三姑放在背上,二妹在一旁帮着。

    三姑夫就背着三姑一路小跑着奔向附近的医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