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680 最后的花魁道中

作者:王汪才超凶字数:2613更新时间:2021-05-16 15:54:27
    “这数量……哪怕是历次吉原大火之中,亦不可能累积下这么多的怨灵……”

    好不容易逆转局势、压制住了眼前的鬼神,但看着这突然出现、无法估量的地缚灵,加藤纯子却背脊发麻,整个人仿佛如坠冰窖。

    “这些怨灵,究竟从何而来?!”

    根据史记,巅峰时期的吉原,常住人口亦未过万。

    但此刻,出现在她感应中的怨灵,恐怕有近十万数……

    要知道,这每一个在欲火中苦痛煎熬至今的灵魂背后,都代表着一位曾经鲜活的生命!

    “不但镇压着如此可怕的鬼神,还有着近十万的地缚灵,这座神隐背后的渊源,恐怕并非我们所想的‘吉原大火’那么简单……”

    深深吸了一口气,加藤纯子眼中佛光大盛,白腻的曲线随着热浪跌宕起伏……

    “阿弥陀佛,空海老师曾教诲,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她与那「极乐化身」一同摊开双手,在周身游龙戏水、搅云弄雨,来者不拒地任由那些地缚灵融入自己法身之中!

    “今日,正好是我宗纯达成宏愿、证道彼岸之日!”

    那「极乐化身」妩媚动人的面容之中,隐隐有狰狞白骨之相一闪而逝。

    ……

    火光四溢的吉原长街上,身穿紫色大振袖和服的朝雾,独自在樱花飘舞之间庄重地迈着“八文字步”……

    “轰!!!”

    纵然,一头近十层楼高的三角火焰牛头人正从身后不远处狂奔而来,她的步伐依旧不紧不慢、有条不紊。

    “朝雾,交出阵枢,我给你个痛快!!!”

    随着距离拉近,那牛鬼抬起巨蹄,迫不及待地对着娇小的朝雾当头踩下……

    “阵枢?原来如此……”

    一抹流光掠过,那带着狂暴之力、如泰山压顶的巨蹄,竟然就此与身体分离,朝着一旁无力抛飞。

    “嘿,螳臂当车……”

    牛失前蹄,那牛鬼一个踉跄,索性低下头,用那狭长的犄角,继续朝着朝雾刺出……

    “在吉原的土地上,我和这些欲火同根同源,不死不灭!!!”

    伤口火光舞动之中,那刚刚失去的巨蹄便再度长了出来。

    “休想。”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全身包裹在明亮金属之中的身影,挡在了朝雾身前……

    手铠上一长一短两把利刃舞出的剑光,形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屏障。

    正面袭来的三枚犄角,与那密集的剑光相交,被那冰火利刃反复斩断、又在火光中瞬间恢复……

    “二天一流……是你……”

    似乎从那刀光中回忆起了什么,那牛鬼眼中闪过无尽的怨毒。

    “若不是因为你,这丫头怎么会傻到放弃鱼跃龙门的机会,还毁了整个江户?!”

    祂脚步一停、不再朝着朝雾撞去,任凭肢体在刀芒中反复经历斩断和愈合,将粗壮的双拳朝着安倍寺挥舞而出……

    “咔……”

    “抓到你了,柳生家的小白脸。”

    转瞬之间,祂便用飞速愈合的粗壮手臂,将安倍寺双刀死死卡在血肉之中,然后狂暴地一脚踩下……

    “柳生?”

    千钧一发之际,安倍寺闷哼一声,将手中双刀抽回、顶上头顶的烈焰牛蹄……

    “轰!!!”

    下一秒,他半个身子如同钉子一样被轰然锤入四分五裂的长街之中,却依旧顽强地在那蹄面下方撑起了一片空间……

    “在下……姓安倍……你怕是……认错人了吧?!”

    在他身后,无人搀扶的花魁朝雾,亦因为这一脚引发的剧烈震荡,一个踉跄跌坐在地。

    “你快走……已经来不及了……”

    无视了随时可能将自己化作飞灰的火焰巨蹄,她痴痴地回过头,看着身前男子苦苦支撑的背影……

    “若是那日道中之时,你能如这般出现,该有多好……”

    安倍寺手铠衍生出的那一长一短两把刀刃,和她记忆中熟悉的某件事物,逐渐重合起来。

    ……

    1657年,江户,吉原。

    “花魁道中,闲者辟易!”

    昏黄的夕阳下,细碎的石子路两旁,不少木制的小楼早早地点亮了屋檐下的鲜红灯笼。

    「我爱的人究竟身在何方?」

    悠扬的乐声中,浩浩荡荡的队伍,在两侧安静围观的人群羡艳的目光之中,自吉原游西侧朝东行来……

    “来了……来了……”

    「按照剧本演下去简直轻而易举,但是不是大声呼喊,便能见到他呢?」

    打头的乐队与打手陆续行过之后,提着惨白灯笼的男役后方,一道高挑端庄、万人瞩目的倩影,背负着似火的落日余晖,缓缓现身……

    “这就是‘品川楼’今年新晋的花魁朝雾吗?果真清丽脱俗、艳绝吉原……”

    「难道要像被驯服的猫,喵一声看看,做一次看看吗?」

    袅袅婷婷、一丝不苟的“八文字步”在细碎的石子路上婆娑前行,仿佛要将这纷繁长街上的时光凝固。

    “啧啧,看看这身花嫁振袖,一看便不是普通料子……”

    高挑纤细却又不失玲珑的身材,把那艳丽的紫色大振袖和服撑得饱满如玉、贵气逼人……

    “听说,这朝雾原本尚未到出阁之时,是有大人物请庄司大人做媒,要为她驯染赎身,就连初会的规矩都直接省了……”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

    “这么说来,今日的初会,岂不是是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花魁道中?”

    最动人的,便是那珠翠罗绮、横金拖玉之间,庄严中糅合着纯真与娇媚的、连厚厚的白粉都遮不住的倾世容颜。

    “何方贵人,竟出手如此大方?尚未出阁便已脱身,吉原游廓创办至今也没哪个花魁有如此福分吧?”

    「如果输了这场战役,也没有资格再活下去」

    无视了议论纷纷的众人,腰肢摇曳、莲步轻移之间,朝雾似火的朱唇之上,一对冷漠的媚眼,透过眼前的人山人海,怔怔地望向吉原大门的方向……

    明明知道,托人带出的那封信,恐怕此刻还未到京都。

    她却依旧自欺欺人地期盼着,那个腰佩双刀、长袖似火的身影,能在此时此刻,出现在那里……

    哪怕是见上这最后一面,此生亦无憾。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