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53章 有一种胜利叫做撤退

作者:温岭人字数:2631更新时间:2021-05-16 15:35:57
    第十封举报信,举报白手利用总公司和十多家分公司,进行偷税漏算和虚增成本等非法运作。

    这是事实,十多家分公司就在那里,白手想赖都赖了。

    举报信举了很多实例。

    例子一,腾飞一建有个项目,总额三千万,业内估计净利润百分之十五,即四百五十万。

    但是,腾飞一建租用腾飞设备公司的设备,多付了七十多万。腾飞一建以向腾飞投资公司借钱两千万为由,支付利息给腾飞投资公司两百一十万。

    两百一十万加七十万,就是两百八十万,原净利润减去这一块,只剩一百七十万,省去了一大半的企业所得税。

    例子二,腾飞通讯公司进口韩国四星公司的零配件,两家公司是合作关系,在中韩两国建交后,可以直接进口。

    但是,腾飞公司偏偏要委托腾飞贸易公司,通过设在香港的香港腾飞贸易公司,再向韩国四星公司订购零配件。

    多了两个环节,要多付百分之十五到百分之二十的钱,帐面上的成本大大提高。

    进口的零配件成本高了,通讯公司的利润就少了,利润少了,需要交纳的企业所得税就少了。

    举报信说,就这几年,仅凭这一招,腾飞通讯公司起码少交税款一点五亿。

    例子三,腾飞投资公司有一个亿,借给腾飞贸易公司,利息五百万,腾飞投资公司先扣利息,腾飞贸易公司到手只有九千五百万。

    腾飞通讯公司把这九千五百万借给腾飞四建,利息五百万,也是先扣利息,腾飞四建到手只有九千万。

    从腾飞四建到腾飞三建到腾飞二建到腾飞一建,采取同样的办法,最后这笔钱转回到腾飞投资公司时,只剩下了七千万。

    另外一方面,上述六家公司各增加了五百万的成本,可以减少利润从而少交企业所得税。

    腾飞投资公司也少了三千万,也可以少交所得税。

    白手一边看信,一边感叹,老子的情况,对方摸得真准啊。

    敌中有我,我中有敌,毫无疑问,自己身边有对方的卧底。

    要么是高层,要么是在高层身边,不然的话,也不会摸得这么清楚。

    白手清醒的认识到,现在不能挖卧底。

    这个卧底,肯定已被不少眼睛盯着,贸然去抓,说不定正中对方下怀。

    白手现在最关心是,市里是什么态度?市里要对腾飞集团公司展开行动的话,大概会在什么时候?

    白手的消息来源,主要是常清扬和肖长河。

    真是不巧,常清扬和肖长河,都因故不在他们的工作岗位上。

    一九九五年的元旦,在雨雪交加中到来。

    这年的春节在一月三十一日。

    常清扬参加一个考察团,去香港地区和新加坡等地,考察那些地方的商品房制度和商品房市场,为期两到三个星期。

    一月二日,常清扬随考察团出发了。

    白手知道,他已指望不上常清扬了。

    同天下午,肖长河给白手打电话,他要去北京参加全国建筑协会会议,会期六到十天。

    下午三点半,肖长河等人就登上了北去的列车。

    见了鬼了,这种招数太小儿科,骗不了白手。

    常清扬出境考察,倒是计划中的,两三个月前就已有安排。

    肖长河却是有意被调走的。

    白手往北京打了几个电话,就知道根本没有什么全国建筑协会会议。

    这种会议不会在元旦后春节前开。

    就这个季节,要开会也去温暖的南方开,谁也不会跑到零下十多度的北方去开。

    幸亏白手还有一条线,能确保消息畅通。

    咱不明说,读者诸君知晓就行。

    在上海滩混到这个地步,白手背后不是没人。

    但大势所趋,当你不能与对方抗衡的时候,选择撤退是最明智的。

    有一种胜利叫做撤退。

    撤退前的止损,才是眼下白手迫切要做的事。

    时间就是生命,时间也是金钱。

    消息说,现在有两种意见。一种是严查,马上就查。一种是同意调查,但暂缓到春节以后。

    消息说,被查是肯定的,但春节前,是白手最后的机会。

    什么机会?白手知道,就是转移资产的机会。

    加上套卖钢材这一步,白手已把腾飞集团公司的负债率做到了百分之六十。

    现在,白手的资产还有不少,有的不能挪,有的能立即变现。

    网络公司已与白手无关,申城银行也与白手无关。

    通讯公司,已基本上变成合资企业,韩国四星公司占三分之一,白手占三分之二。但白手未雨绸缪,半年以前,他就把自己股份的一半,记到丁雅琼的名下。只是协议上注明,属于丁雅琼的那部分,委托白手管理。

    白手心想,我就剩三分之一,你们想要就拿去吧。

    贸易公司、投资公司、石雕公司和房地产开发公司,都没有固定资产。

    住房销售租赁公司,名下的房子,十有八、九已被卖掉,也没剩多少资产。

    工程设备公司,倒是有不少设备,但算上折旧,顶多也只有一二千万,没有了就没有了。

    除了腾飞一建、腾飞二建、腾飞三建和腾飞四建,白手还有三块优质资产。

    一千五百多亩土地,十厂搬迁项目,建筑学院项目。

    现在看来,十厂搬迁项目被盯死了,为了不连累十厂老厂长刘守谦,白手决定在这个项目上束手就擒,全部放弃。

    一千五百多亩储备的土地,白手全部卖给魏国平、李玉宝、曾玉山、董培元和谢洪水。

    这五位愿意接手,但没有资金。

    白手有办法,让五位朋友赊帐。

    协议规定,要写欠条。

    协议还规定,这些土地的价格,按将来付款当日的价格的百分之七十计算。

    也就是打个七折。

    朋友愿意帮忙,不能让朋友吃亏。

    但是,也不能让自己太吃亏。

    一月三日晚上,白手与五位朋友分别签约,一千五百多亩土地易主。

    对外绝对保密。

    白手操心的是建筑学院项目。这个项目刚刚开始,甲方罗汉是他的朋友。

    他不能对不起罗汉,当然,他也不能对不起钱。

    一月三日深夜,白手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里是一个还算熟悉的声音。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