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江湖路远 第41章 河下墓·地宫

作者:林四儿字数:2707更新时间:2019-12-03 10:36:36
    “下面有声音!”

    老鬼抬头示意另外两人噤声,随后他们一起停止攀爬,向下望去。不一会,铁索便开始剧烈地晃动起来,老鬼把手电筒往下一照,看见了一番触目惊心的景象——

    成百上千的蚰蜒,正顺着铁索拼命地向上爬,它们张着异常锋利的毒颚,细长的脚快速摩擦着铁索,有些还带着湿漉漉的水珠,似是刚从水里游出来。

    老鬼使劲晃了晃下面的铁索,想把它们抖掉,奈何数量实在太多,只有最外层的蚰蜒被震掉了一些,其余的还在铺天盖地向他们袭来。

    最上面的马真人吓得拼命往回爬,边爬还边喊着:“你那小药瓶呢,赶紧用啊!”

    老鬼也吼道:“那玩意老他妈贵了,我就能买得起一瓶!”

    陈强道:“我这有打火机,咱们找点什么东西点着它。”

    老鬼抬头对陈强说:“我包里有酒和旧衣服,你用桃木剑做个火把出来。”

    陈强闻言,立刻往下爬了两步,他不愧是特种兵出身,干净利落地从老鬼的背包里拿出各种材料,做成了一个简易的火把递给老鬼。

    老鬼一边挥舞着火把,一边缓缓向下移动,蚰蜒们见着火光都很害怕,但它们十分反常地没有后退,而是纷纷从铁索上跳了下去。

    “这是咋回事?”陈强不解。

    “它们……像是在逃命。”

    “逃命?”

    老鬼忧心忡忡地说:“没错,下面可能有更可怕的东西。”

    陈强把用过的酒瓶也扔了下去,很短的一段时间后,从下来传来“噗通”的一声。陈强道:“下面又到暗河了?”

    老鬼点点头:“应该是,就是不知道河的两边有没有能落脚的地方。我们慢点下去,听声音,河水就离这儿不远。”

    ……

    与那边的惊险不同,我们这边却是无比顺利地爬到了铁索底端。地面大约有半米高,我轻轻一跃便安稳落下,随后我又接住了苏茉和郭老太,我们一起开始打量眼前全新的场景。

    这是一间地宫。

    我们用手电筒四处照射着,虽然是地下的建筑,但四周极为宏大,雕梁画柱虽已脱落,还是能联想出当年的华丽和气派。

    地宫正南方有一个璞玉雕刻的王位,地板和墙壁也是玉石铺成的,天花板上几盏残灯虽然破裂,可依旧长燃不熄。四周散落着被空气侵蚀的青铜器、陶瓷器、盔甲兵刃等等,这地宫里反倒比上面空气流通得还要好,真白瞎这些古董了,大多已经腐烂得不成样子。

    王座后面还有一块玉台,光滑得像新的一样,台面上一尘不染,但和王座一样是空的,什么也没摆,不知有何用处。

    “这还有道门!”苏茉的眼神一直很犀利,总能发现一些重要的事物。

    我在那道紧闭的石门旁驻足观看了许久,除了门的右侧墙壁上有一块圆盘,没有发现其他的线索。苏茉忍不住道:“还看什么呀,这不就是开门的?”

    我摇头道:“不要轻举妄动,万一是陷阱呢?”

    说完,我又望向郭老太,她年纪大有经验,本事应该也比我大,我想听听她的见解。

    “依老婆子之见,也没别的玩意能当机关了。”

    “你看,我就说吧!”苏茉得意地看着我,她又想自作主张上前,这次被我拽住胳膊拦下了。

    我斟酌了一下,既然郭老太也这么说,那我就豁出去了,总不能让她们两个在我前面以身犯险。我把手按在圆盘上,突然想起一件事,问道:“对了,郭前辈,晚辈还有一事不明。”

    郭老太笑道:“你是想问在上面我拦着你的事吧?其实是那几个人我都信不过,尤其是那个马真人,明明什么都不会,居然还能混进来,我看他跟陈强都是胡老板派来的眼线,谁知道他们安的什么心?”

    “那您怎么就肯相信我呢?”我好奇地问。

    郭老太哈哈一笑,爽朗地说:“我认得你,你是刘钰的外孙,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你都忘了吧?”

    刘钰是我姥爷,也就是师娘父亲的本名,没想到郭老太是姥爷的故交,这让我顿时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放心了许多。

    “哈哈,前辈见笑了,陈容正式见过前辈。”我连忙恭敬地说。

    苏茉迫不及待地问道:“那我呢奶奶,我可是马真人的‘徒弟’,您怎么也相信我?”

    郭老太嗤笑道:“你们俩一路上嘀嘀咕咕的当我老婆子是瞎子啊?什么事能瞒得了我,其实你们俩早就认识吧?”

    我们对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

    郭老太又道:“我知道,你们肯定是背着家里长辈在搞对象,不敢声张,是也不是?”

    听完这话,我和苏茉的脸蛋都像火烧云一样红了起来,苏茉更是急得支支吾吾道:“奶奶……您误会了,我们……”

    “放心,我不会往外说的。”郭老太露出了一副过来人的表情,狡黠地看着我俩。

    “都怪你!”苏茉偷偷掐了我一下,然后立刻红着脸把头低下去了。

    我心道,你这啥意思,整得跟做贼心虚似的,我还是开门吧我!

    我的手腕轻轻一扭,圆盘果然转动了起来,石门也随之打开了。石门里又是一间不大的墓室,不过屋里没有任何摆设,倒是有一地的森森白骨!在这些白骨旁,还放着一些开山挖洞用的工具,已经锈得没法用了。

    “想必是建造墓室的工匠,被人当成陪葬品,关在这里了,造孽啊!”郭老太感慨万分。

    我们重新回到地宫,当我望向前方玉台的时候,不由大吃一惊:原本空荡荡的玉台上,突然出现了一具年轻漂亮的女尸。她身上蒙着一层白纱,双眸紧闭,面容安详地躺在那里,腕上戴着翠玉琉云的镯子,还有乌黑的发髻间插着的那只金色发簪,镶嵌了一颗夜明珠,与双耳上的凤坠交相辉映。我看到她的肌肤,当真是手如柔夷、肤若凝脂,竟丝毫没有腐败的迹象,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她惨白的脸色,流露出的是一种病态美。可想而知,她在生前必是倾国倾城的美人。

    我仿佛对她着迷了。我觉得她在呼唤我,她用温柔的声音呢喃着:“陈容,过来啊,跟我在一起。”我看到她缓缓睁开眼睛,然后坐了起来,一只手掩嘴轻笑,另一只手在向我轻轻摆动,我的两腿也不由自主地向她走去。

    然而就在一刹那,那女尸陡然变了模样,她变成了一个恐怖的女鬼。只见其面庞愈发苍白,嘴角都快裂到了双耳,锋利的牙齿反射着森冷寒光,两个深陷的眼窝,各自有一缕鲜红的血泪流下。就在下一秒,她的模样又变了,她变成了师娘,笑盈盈地叫我过去,然后又变成了林思琪、苏茉,最后变成了郭老太,左摇右扭的,好像在诱惑我,差点没给我看吐了。

    我知道,我这是进入了幻境之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