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百零五章 毁容了

作者:荆何字数:2464更新时间:2019-12-03 10:34:29
    刚才一副天塌了似的众人兴致勃勃地找来这个帐篷,有幸灾乐祸的,心中担忧的,某种不可告人目的的……

    啥情绪的人都有。

    总之,很是浩浩荡荡的来。

    但现在这么一票大人物守在这里却手足无措,除了几个人的安慰声之外,就只能听见洛意断断续续的哭泣声,有时很大,但有时候又如小兽一般呜咽,让人止不住的心疼。

    在皇上的示意下,其中一个被妃子慢慢的走了过去,刚想要伸手去拍拍洛意的肩,却发现一道带着冷意的目光。

    顿时缩的回来,不敢对上月岚之那含着杀气的目光。

    她很明白自己要是执意过去拍洛意的话,说不定这杀气下一瞬间就会变为实质,有可能这温文尔雅的丞相大人会要了她的命。

    虽然自己是皇上的妃子,但她可没高估自己,现在朝廷百废待兴,正是用人之际,无论是烨王、左相,还是右相,这些都是朝廷的大人物,手下都跟着一大票的人,无论哪一个出的事,那都是一场天大的灾难。

    对皇上可不是什么好事,而一旦自己跟这些大臣对上,虽然会扫了皇上的脸面,到最后输的那个一定是自己。

    一句话说,他们这些妃子就算死了,皇上也不会怎么对于那些大臣的,最起码明面上、短时间内不会。

    但皇上给的任务还是要完成的,想了想这位妃子开口:“那个郡主啊,其实现在已经没事了,你看我们这么多人都来了,你家长辈也在这里,不会让你吃亏的。

    至于淑妃娘娘的那个表弟,那一定会受到惩罚的,你看现在哭也没用,是不是?

    大家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件事情,而且你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不是吗?”

    她的话貌似起了作用,洛意终于不哭了,冷冷的从丫鬟的身后抬起头来,目光带着愤怒直视眼前这个不知名的妃子。

    “没事?这叫没事?”把自己鲜血淋淋的手伸了过去。

    “嘶……”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

    “天哪,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

    “是啊,这看起来像是被什么利器割破的。”

    “天哪,这是不是就毁容了……”

    “怎么说话呢?伤口不知深浅,怎么能说这么不知轻重的话。”一个贵人直接捂住了自家女儿的嘴。

    歉意的看着洛意。

    毁容,这对于女人来说永远是一个禁词。

    尤其是对洛意这种身份高贵,长相美艳,但却还没有出嫁的小姐来说。

    这更是一件人生当中非常重大的事,一旦毁容的话,带来的后果不堪设想,毕竟上流社会当中,无论是哪家的夫人或者侍妾,都不可能接受一个已经容貌身体有损的女子。

    就算你身份高贵,但是选夫婿的标准也得往下降,而且嫁到夫家之后注定是不受宠的,毕竟在上流社会当中最不缺的是什么,那就是美人儿。

    “这……”这个妃子也哑口无言。

    刚才他们只看到洛意藕粉色的裙子上沾染了很多的血,但并不知道这些血是哪里来的,毕竟洛意的袖子可是很长的,遮住了手腕上的伤,可现在洛意伸起来之后,他们才发现交错的疤痕就这么摆在人的眼前,伤口虽然已经不再往外冒血了,但是看起来依旧狰狞恐怖。

    配上那纤细雪白的手腕,更是给人一种视觉上的冲击。

    “呵,无话可说了吗?这也叫什么都没事吗?那不如这位娘娘您在自己的手腕上来几下,或者说您现在已经出嫁了,已经不需要容貌了,那不如在脸上来几下。”洛意愤怒、心痛、嘲讽地看着对方,高高举起的手,到现在仍然没有放下。

    疼吗?

    洛意扪心自问,自然是疼的。

    她还没有练成金刚不坏之身,就凭她那三脚猫的功夫,要说不疼才怪呢,更何况人的身体强度始终是有限的,就算是专门修炼外功的那些武林高手,忍痛能力会大大的提高,但也并不是毫无所觉的。

    只能说明那些人更能忍而已。

    “皇上,这件事情必须给我一个解释。”月岚之看着洛意手腕上

    的伤,怒气一下子就被点燃了。

    如果说刚才为的都是演戏需要,那么现在是真的怒了。

    唯一的侄女现在伤成这个样子,无论这伤是怎么来的,但其实也没多大差别。

    要不是皇上今天闹这么一出,要不是洛意被逼到这个份上,用得着在自己手腕上划出伤口吗?

    对于一个长辈来说,这是一种无能的表现。

    容貌对于女孩子而言有多么的重要,可洛意现在要如此才能自保,如此才能将敌人打击的毫无还手之力。

    这是何等的可怜,何等的悲哀。

    贵为当朝郡主,右相府的千金,他月岚之捧在手心里的侄女,可现在却被人逼到这个地步。

    他甚至在想,为官有何用?

    如果是在深山野林,游走于山水之间,虽然无法给洛意现在这样富有的生活,但是一般人家有的东西洛意都会有,但却没有那么多的危险,没有那么多的明争暗斗。

    洛意可以像一个普通小富家的女儿一样,活得开开心心,快快乐乐。

    那自己是不是做错了呢?

    就在月岚之反思的时候,皇上看到那伤口就知道自己做错了。

    惊讶于洛意的反应速度,惊讶于这女人如此的狠。

    没错,就是狠心。

    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这都让皇上把洛意这个女人放在眼里了,以前一直以为是一个空有美貌身份的花瓶,但今天看来也不尽然嘛。

    但不管怎么样,现在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现在的情况一目了然,受害者就是洛意,不给个说法怕是过不了了。

    “爱卿放心,今天这事错在淑妃的娘家表弟,这件事情虽然朕毫不知情,但该给的解释一定会有。

    现在昭和郡主身受重伤,朕已经派人去叫了御医过来,这马上就给郡主看看,剩下的事情,等着和郡主情绪好一点,咱们再讨论如何?”

    “谢皇上。“月岚之憋着一肚子的气,但却没有当场发作。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