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38 九爷一怒下决心

作者:源水漾字数:3705更新时间:2019-11-09 01:08:41
    董鄂妙伊六神无主,耳边还是太子说的那些话……等到被扶起来,董鄂妙伊抬起头才发现居然是九阿哥。

    九阿哥面色凝重,眼神带着冰冷。

    董鄂妙伊心颤了下,轻声道:“爷,都听到了……?”

    九阿哥面无表情的点点头。

    董鄂妙伊猛的握住九阿哥的手,道:“爷,是我连累了你……”话语中带着恐惧。

    九阿哥看向董鄂妙伊,眼神中有了些暖意,拍了拍董鄂妙伊的手,道:“不关你的事。”

    董鄂妙伊心里乱的狠,只想到太子侵略的目光。

    九阿哥扶住董鄂妙伊的肩,轻声道:“妙伊,不关你的事,太子是想要爷吞的铺子田宅。”

    江南那边看着繁华平静,其实私底下早就乱了。

    每次皇上下江南,江南的富商都凑钱,一来是为了打点上面的人,二来也想在上面那挂上名号,更有一部分是给太子银子。

    太子之前只当那些银子取之不尽,哪里想到一而再再而三的,居然将金窟都给挖穿了,九阿哥前脚低价收了铺子田宅,太子后脚就收了银子,在太子眼中简直是自己将自己的产业折价卖给他了,心里怎么能不怨恨?

    听说皇上明年还要下江南,江南那边为了凑钱,已经卖了一批铺子了,这次怕还是这个样子。

    董鄂妙伊回复理智,也想到太子说的那句话,虽然不是因为她,但是她却成为九阿哥的软肋,董鄂妙伊看着九阿哥,眼中全是愧疚,道:“爷,你想怎么做?”

    九阿哥笑道:“若是爷说不吐出来,你会不会害怕?”

    董鄂妙伊摇摇头,因为九阿哥的一笑,董鄂妙伊也不是很紧张了,只回道:“我相信爷。”

    九阿哥点点头,道:“爷不会让你受伤的。”

    “我知道的。”

    这时身后传来脚步声,董鄂妙伊连忙将手抽出来,局促的站在九阿哥身旁,原来是八贝勒和八福晋。

    八福晋满眼的嫉妒,只看着董鄂妙伊红扑扑的脸,恨不得将董鄂妙伊的脸撕碎了。

    八福晋当年也是风华绝代,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自己越来越面目可憎,八贝勒也很少与她亲热了。

    八贝勒只笑道:“原来你们小两口在这呢,宜妃娘娘唤咱们过去呢。”

    九阿哥与董鄂妙伊收敛神色,跟在进去,八贝勒与八福晋只当九阿哥与董鄂妙伊害羞,因此也没有多想。

    待到两人回了九阿哥府,董鄂妙伊哄着心儿和弘晸睡着后,才回到卧室。

    九阿哥在一旁练字,九阿哥鲜少练字,这次,怕也是心神不宁吧。

    董鄂妙伊并没有打扰九阿哥,只是九阿哥也无心写下去,放下笔一时没有说话,现在,他必须要做出决定,到底站在哪一拨,之前,他心中一直坚持正统,对八哥那边和稀泥,也不敢太过亲近四爷,只是,奈何他手上握着金窟,便是想学五哥、七哥那般孑然一身,也是不可能的。

    现在太子既然这样做,那他可选择的就只能是八哥了。

    董鄂妙伊见九阿哥一直没有说话,轻声问道:“爷,怎么突然来园子里的?”

    九阿哥坐在董鄂妙伊身旁,道:“是鸶啄带着筠贞去找你,正好瞧见太子往你那边走,便告诉了小狗子,爷就匆匆来找你,只可惜晚了一步。”只听见了话音,但是其他的猜也猜到了。

    九阿哥说的眼中又迸出火,之前在宫中他还有所收敛,现在越想他越恨,心如被火烧般煎熬,九阿哥紧紧握着拳头,只恨自己不能动太子分毫,不然……

    一双柔温暖的手摸着他的脸,九阿哥回过神来,就见董鄂妙伊担忧的看着他。

    九阿哥连忙收敛戾气,轻声道:“爷吓到你了?”

    董鄂妙伊摇摇头,道:“爷,你想怎么办?”白天在宫中也问过这句话,但是更多的是害怕,现在问,更多的是担忧,她不希望九阿哥涉险……

    只是今日太子虽然没有任何动作,但是言语实在是太侮辱人,且,正如太子所说,将来他若是登基……

    董鄂妙伊想着便打了个冷颤,九阿哥一把把她搂入怀里,道:“不怕,有爷呢,有爷呢。”这样说着,九阿哥已经确定自己站在八贝勒那里了,最少八贝勒不会对董鄂妙伊产生感情。

    董鄂妙伊在九阿哥温暖的怀里,道:“有爷在,我真的不怕,爷,不要为了这个就干自己不愿意干的,好么?”

    九阿哥一愣,帮着董鄂妙伊抿了下头发,看向董鄂妙伊道:“不愿意干的?”

    董鄂妙伊点点头,道:“爷,不要违背自己的心。”

    九阿哥叹口气,说实在的,他实在不想搀和八贝勒的事,在他看来八贝勒难成事,但是难道就看着太子作践董鄂妙伊么?他不知道太子把他当亲兄弟,但是也不能如此辱他妻子!

    九阿哥只道:“放心,爷心中有谱。”

    八贝勒府。

    八福晋坐在小厅里看着董鄂继伊给她的账本,上面的银子比以前翻了好几倍,八福晋合上账本,笑道:“辛苦你了。”

    董鄂继伊只是微微欠身,并不多说话。

    八福晋看的出来,董鄂继伊最近有些沉寂,想了下,道:“听说,前些日你和高先生吵架了?”

    董鄂继伊笑了下,道:“福晋果然消息灵通。”看来八福晋一直都没有信任她,也对,她有一个是九福晋的妹妹,八福晋自然不可能完全放心。

    八福晋顿了下,想发怒,却又没有办法,董鄂继伊毕竟有能力,又是董鄂妙伊的姐姐,还有利用价值,因此,忍下怒火,笑道:“你是我的看重的人,自然要关系了。”说着叹口气,道:“说来,还是你妹妹有福气,既得夫君疼爱,又得婆婆喜爱,恨不得这世间的人都喜欢她似的,偏偏我就……”说到这便顿住了。

    董鄂继伊虽然没有说什么话,但是神色中已经表现出赞同了。

    这时进来个侍女在八福晋耳边说了些什么,八福晋眼中带着喜色,道:“我也不留你了,你好好办事,自然有你的好处。”

    董鄂继伊便猜测怕是关于八贝勒,这时间女子多逃不掉一个情字,如八福晋这等手腕厉害的女子,一提到八贝勒,还是如同小女子一样。

    她何尝不是呢?

    只可惜,高竹不是九阿哥,不是八贝勒,只是高竹。

    董鄂继伊便告退,只是才出了正院,就见一个身着青灰色长袍的男子走过来,那男子看着温润如玉,俊朗儒雅,看来是八贝勒了,董鄂继伊忙跪下,只并不敢说话。

    八贝勒走到董鄂继伊跟前,顿了下,道:“你是高夫人吧。”

    董鄂继伊道:“是。”

    话音刚落,谁想八贝勒居然上前扶起董鄂继伊,董鄂继伊满脸错愕。

    八贝勒笑道:“不必如此多礼,爷经常听福晋提起你,真是辛苦你了。”八贝勒扶起董鄂妙伊,便松开手,含笑看着董鄂继伊。

    经常听人说八贝勒亲切随和,果不其然。

    董鄂继伊只低头躬身微微屈膝,算是谢过八贝勒。

    八贝勒并不介意董鄂继伊的冷淡,让太监送董鄂继伊出去,然后才径直走向八福晋的正院,董鄂继伊看着八贝勒的背影,难怪八福晋可以为八贝勒付出这么多,董鄂继伊难免又想到自己,本以为高竹回来她就算熬出头了,谁知道,不过又是一个煎熬。

    董鄂继伊叹口气,只出了八贝勒府。

    这边八贝勒一进正院,八福晋便不高兴的道:“你是特意来见那位高夫人的吧。”

    八贝勒笑着搂住八福晋,道:“正巧看见了,她是你的一元大将,我自是要安抚一下。”八贝勒已经习惯八福晋每次都来一回使小性子的样子,不过就是费费口舌,哄哄,对八贝勒来说没有什么。

    八福晋只冷哼了下,但是脸上已经有些笑模样了。

    八贝勒再接再厉,道:“这些日辛苦你了,府内宫内的,都少不了你。”说着从袖口掏出一个精致的盒子。

    八福晋见八贝勒说的真诚,便笑道:“爷这样说也太见外了。”

    八贝勒只打开那盒子,里面是一串火红色的珠花。

    八福晋道:“这也太红了。”

    八贝勒笑道:“你配的上。”

    八福晋只抿嘴一笑。

    八贝勒见哄的差不多了,便说正事,问道:“你从高夫人嘴里可探听道,高竹与四哥、老九那里是什么关系么?”

    八福晋一边照镜子一边摇头道:“什么也套不出来,我看着,高竹并不没有吧董鄂继伊放在眼里,说不得就是借着董鄂家的势。”

    八贝勒不是特别喜欢听这样的话,因此没有说话,只皱着眉头。

    八福晋回过头来,问道:“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高竹不过是个郎中,关他什么事?”

    八贝勒道:“我只是好奇,按理说高竹、四哥、老九这三人应该不和,偏偏这三人还若即若离的。”

    八福晋笑道:“爷倒是早说啊,早说早就帮你查清楚了,爷请好吧,三天后给你答案。”

    正说着,就有太监回禀九阿哥来了,八贝勒拍了下手,笑道:“上钩了。今晚不必等我了。”说完,便出去了,气的八福晋直跺脚。

    ...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