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23 佟月婵终说目的

作者:源水漾字数:3535更新时间:2019-11-09 01:08:41
    康熙四十三年有孕的不论是福晋还是格格,就只剩下董鄂妙伊没有生产了。

    眼看着董鄂妙伊生产的日子一天比一天近,董鄂妙伊心中很是紧张,肚子也越来越大,这下董鄂妙伊自己也感觉出来了。

    好在,除了肚子大,董鄂妙伊怀孕期间并没有受什么罪,能吃能睡,就是这段时间觉得热。

    董鄂妙伊心烦气躁,就是九阿哥也吃了董鄂妙伊的排揎,可是谁让董鄂妙伊是孕妇呢,九阿哥也只能忍让。

    不过,倒是有一个人能与董鄂妙伊聊上几句,佟月婵。

    因此,董鄂妙伊每每心情不好,便接佟月婵过来说话,有那么几次佟月婵也在九阿哥府住了一两日。

    董鄂妙伊也说不好为何与佟月婵就能说的上话哦,或许是因为两人多少有些血缘关系吧,也或者是因为佟月婵就是性子好。

    因为佟月婵来的次数多了,难免会有与九阿哥相遇的时候,佟月婵每次都是回避,其实佟月婵便是见了九阿哥也无妨,不过是行礼文案,但是佟月婵几乎有一种躲避的感觉了。

    九阿哥与董鄂妙伊心中自是奇怪,只是这避着,总比想方设法的见面强吧。

    因为董鄂妙伊有孕,兆佳氏和刘氏也都动了不少心思,不是往书房送汤就是在路边偶遇,兆佳氏还好,毕竟在阿哥所就服侍九阿哥了,因此九阿哥多少给些兆佳氏面子,对兆佳氏还算和颜悦色,只是九阿哥每日哄董鄂妙伊开心还来不及呢,哪里有时间去兆佳氏的院子。

    刘采薇那边更是如此,九阿哥完全不把刘采薇当他的人,这段时间刘采薇没出什么幺蛾子,因此只允许刘采薇出了自己的房间,在自己院子里面散散步,其他的还同以前一样。

    九阿哥是吃过刘采薇的亏,因此对佟月婵这样奇怪的举动留了心思,只等着有机会问问。

    这一日,佟月婵在正院陪着董鄂妙伊说话。

    董鄂妙伊现在吃的不少,但是反而却比以前更瘦了,大概那些东西都到了肚子里的宝宝吧。

    董鄂妙伊扶着肚子,笑道:“说来时间过的也快,没几天就要生了,说来,怀孕之前我还惧怕过怀孕。”

    佟月婵叹口气,申请茫然回道:“实不相瞒,月婵心中也是有些怕的,完全不知以后是个什么样子。”佟月婵对董鄂妙伊虽然有奉承的举动,但是时间长了,也觉得董鄂妙伊是个好亲近的人,因此话语中难免将心中的真是想法露出来,说完,就知道自己说的太多了,便笑道:“日子总要过下去,这样就挺好了。”

    这越掩饰越将佟月婵的心思显露出来。

    董鄂妙伊知道佟月婵入京来最主要的一件事便是成亲,但是佟月婵从来不说什么,便是她问,佟月婵也只说自己不想嫁。

    话既然说到这了,董鄂妙伊试探的道:“对于女人,以后的出路无非就是出嫁,只是我总觉得,难不成就非要出嫁不可?何必将未来寄托在男人身上。”

    果然,佟月婵眼睛一亮,道:“表姐说的正是。”

    董鄂妙伊看得出来,佟月婵是真的不想出嫁,便问道:“表妹若是一时不想出嫁,我这边虽是可以顶着,但是如此也不是长久之计,表妹可有什么想法么?”

    佟月婵心中一时纠结,她是不想听从家里安排给别人做妾的,只是她这些日子看见九阿哥如此宠爱董鄂妙伊,她难免有些心动,她这些日子与董鄂妙伊相处十分好,也不是不可以……佟月婵紧张的舔了舔嘴唇,看向董鄂妙伊,就见董鄂妙伊申请平和,虽然大着肚子,但是美貌不减,甚至因为怀孕,身上多了几分母性的光辉,这种气韵,不是普通人能有的,佟月婵想说的话一下子噎住了,世上只有董鄂妙伊一人。

    董鄂妙伊见佟月婵只看着她不说话,并不紧逼,她不是傻子,能看的出来,佟月婵似乎一直在权衡什么,她的眼神对九阿哥是没有一丝感情的,女人看女人,最是准了。

    她等着佟月婵先说,她不怕佟月婵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她相信九阿哥。

    佟月婵低下头,冷静下来,很兴庆刚才没有一时冲动,说出什么话来,家里的意思确实是希望她成为九阿哥的妾侍,甚至给她出了主意,这个时候董鄂妙伊正在孕中正是合适,便是生了孩子,要照顾孩子也是一时顾忌不到九阿哥的,便是真顾忌到了,后年又是选秀,她是董鄂妙伊的表妹,把她给了九阿哥,也能一时堵住宫里的送人的打算。

    她之前也觉得这两个方法不错,只是那是她没有看见九阿哥和董鄂妙伊的时候。

    现在看来这两个想法是何其的幼稚。

    佟月婵苦笑了下,只是她违背了家里的意思,总要再想个法保全自己,不然家里一时生气,将她远嫁,再找个族中的姐妹代替她,也是不可能的,届时董鄂妙伊不见得还记得自己,佟月婵咬了咬牙,现在这个机会难得,不如就豁出去!

    佟月婵站起来在董鄂妙伊面前跪下,道:“表姐既然问了,那月婵便说了。”

    董鄂妙伊挑了下眉,面无表情,扶着肚子,只嗯了声,莫非她真是看错人了?这些日她虽然有时候会提佟月婵的婚事,但是佟月婵不说了她不逼问,就是给佟月婵足够的思考时间,她若真想进九阿哥府,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佟月婵深吸一口气,道:“表姐,实不相瞒,家中虽然为月婵准备了婚事,只是月婵并不可心,月婵从小就在商户中长大,便是家中富足,也不过是个商女,高门大户月婵不敢攀,只是奈何家里逼迫,今日既然表姐问了,就还请表姐看在这些日子情分,请表姐帮月婵一把。”

    董鄂妙伊冷笑道:“哦?怎么帮?”

    佟月婵道:“请董鄂妙伊在九阿哥面前美言几句,月婵想成为九阿哥的门客。”

    董鄂妙伊一愣,脸上带了些笑意,道:“门客?你可知道这可比九阿哥的格格还不好当。”

    门客其实就是九阿哥收养的有学问能有能力的人,虽然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也不乏有女人,只是,这月婵有什么能力?

    不过,董鄂妙伊只兴庆这佟月婵并非看上九阿哥,心中总算一松,她没有什么朋友,谈得上来的人也不多,大福晋虽然算一个,可是,董鄂妙伊更当大福晋是长辈是老师,能说说心里,却不能畅谈,佟月婵算是她看上眼的极少数之一了。

    佟月婵磕了下头,道:“月婵懂得,并不敢奢求得九阿哥的青睐,只是月婵终归是佟家人,便是有表姐为月婵顶着,将来难逃一嫁,若是月婵是九阿哥的门客,月婵的命和归宿只凭表姐做主。”

    董鄂妙伊点点头,明白佟月婵心中所想,只道:“你先坐下吧,我帮你问问九阿哥,只是成不成并不是我能左右的。”

    鹦歌上前扶起佟月婵,佟月婵笑道:“只要表姐愿意说话,九阿哥便会答应的。”

    董鄂妙伊甜蜜一笑,道:“这可说不准的。”话是这么说,只是董鄂妙伊心里也觉得,这事没有什么问题,只是董鄂妙伊并不想太麻烦九阿哥,因此就道:“我手上有几个铺子,正好我也缺个管事,你便管着吧。”

    这样佟月婵倒是能名正言顺些。

    佟月婵自是高兴应下,她成为董鄂妙伊的心腹要比成为九阿哥的格格好很多。

    董鄂妙伊看见佟月婵眼中一闪而过的**,心中明白佟月婵不想成为妾侍,更多是因为她对权利的**,成为管事,手中的权利要比格格大很多。

    董鄂妙伊心中摇摇头,若是苏月婵是一男子,怕不是个简单的人。

    这时外面急匆匆的走来一个小丫头,在门口的侍女耳边说了几句话,侍女进来,跪下道:“回福晋的话,直王府传来话,大福晋不行了。”

    董鄂妙伊噌的站起来,惊讶的道:“你说什么?”

    那侍女额头触地,道:“大福晋不行了。”

    董鄂妙伊踉跄一下,好在鹦歌和佟月婵扶住。

    董鄂妙伊脸色苍白,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时脚步声匆匆,又一侍女进来,这侍女是直王府派过来的,见董鄂妙伊这样,不敢回话,只跪下。

    董鄂妙伊深吸一口气,问道:“你说吧。”

    侍女回道:“大福晋殁了。”

    董鄂妙伊眼泪流下来,没想到她都没有和大福晋说上最后一句话,董鄂妙伊问道:“怎么这么突然?”

    “直王府那边说,从大格格出嫁的圣旨下来,大福晋就已经不好了,能到今日已经是万幸,大福晋昨日精神好了,还处理了些庶务,但是已经是回光返照,今日巳时……”

    董鄂妙伊摇摇手,示意侍女不必再说了,道:“我要去直王府。”

    那两个侍女连忙拦住,其中一名侍女道:“福晋,大福晋临走前说了,请您不必挂念她,孩子要紧。”

    董鄂妙伊捂着肚子,不知道为什么心中一阵难受……

    ...

    ...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