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零一章 大婚筹备3

作者:路大顺字数:2508更新时间:2019-11-28 21:55:29
    “伸手!”

    柏子仁随着苏合香的指令,乖乖伸出右手,老实解释:“……我不知道我还有哪些明显的错了……”

    苏合香却并不多说,直接一鞭子挥上去,清脆悦耳的拍打声传出,在场的人每一个都听得清清楚楚,心想,这小姐是真气了。

    打完右手,苏合香又用眼神扫视柏子仁的左手,哼哼两声,让他放乖点自觉抬起来。

    每只手三下,打的力度都是有目共睹的。柏子仁虽然也算修行尤为,但自家小姐真要打他,他绝不会聚起半分力气来防御。因此两手被打中的地方眼可见红起来,还有点微微发肿。

    苏合香这才问:“知道我为什么打你?”

    柏子仁摇头,脸上的忧郁越发浓。

    打人的反而差点被被打的给气死,没好气地一把按在这人敲不醒的榆木脑门上,险些骂街。

    “给你长记性啊傻子!你这么多年吃的饭光长身体不长脑子的吗?让我来给你总结第四条:你对我不信任!”

    杀人不过头点地,诛心却是最致命。柏子仁在别的不说,但从记事后到苏家以来从没有过二心,即便偶尔对苏合香的某些做法不是很赞同,会稍微动点嘴皮子,但也只限于说说罢了,心里怎么会不信任她?!

    他慌了,立刻自证清白:“我没有!”

    苏合香再次往他的脑门上一拍,把这刚站正的人按下去:“你还说没有?还敢狡辩?你要是充分的信任我们,就绝对不会产生我们不要你的念头!还给我自暴自弃?啊?我们苏家的俸禄招待不好你了还是让你膨胀了?这么不求上进?!你咋不上天摘星星呢?!”

    边上的灵素这次可真的憋不住了,直接笑出声来,发觉苏长容和使君兄也在笑后,更是笑得没遮拦。原本脸被急红的柏子仁这次直接成了煮熟的螃蟹,不过更多是因为羞的。

    他一脸不敢置信,摸着脑门蹲在地上,仰头看恨铁不成钢的苏合香:“……小姐?”

    苏合香这辈子鲜少煽情,但还是觉得不管再怎么难为情,也得把事情说清楚,否则在双方心里都是块疙瘩。

    疙瘩不会自己消,总要有一方主动去解决这些问题。

    于是她也蹲下,尽量和柏子仁平视,无比认真道:“柏子仁,如果你还认我们,那就请相信我们,不管发生了什么,我始终都是把你当家人对待的,又怎么会不要你?如果真不要你不管你,我吃饱了撑的那次在血台我自己去人家余粮石刀下当人质?除了长容的缘故,也因为你也卡在中间,你真的不懂么?”

    蹲着的肌肉男当场就感动哭了:“小姐!”

    场面过于煽情,即便苏合香心里端着十二分的真心实意,实战终究还是有点不如人意。她清了清嗓子,站起身给柏子仁来了一个摸摸头,安慰这个外表越发粗狂却内心小心思比谁都多的大男人。

    “好了我也知道我很好,我给你道个歉,以前对你不够好让你没有安全感!所以,以后,使君兄!”

    使君作为在场第二个被点名的人,总有种诡异的不安,果然他刚一应下,苏合香就开口说:“以后,每天多带着咱子仁大哥四处溜达溜达散散心,这大姑娘一样的个性,简直了!而且你们出去溜达也没事多看看别家什么姑娘小姐,争取早日把咱这大姑娘给嫁出去找个人管管!”

    使君:“……”

    众人:“……”

    回京的路途也算遥远,苏长容早在战后就安排人打理战场,其余多余的士兵都由各统领带回营地修养,这一战虽然激烈,但是总有种不真实感,好像赢得太草率。苏长容虽然留了意,但被苏合香重伤的消息冲得头昏脑涨,几乎就要把这事给忘了。

    李子令中途与苏合香传信说不会直接来普洱村接人,而是在蓉城等她们,同时附上一纸书信,其上罗列着年后被暗杀的官员名单。

    按理说白商陆已死,就算有人拿钱办事现在也该消停才对,怎么还会继续生事?

    朝中人人自危,而且由于白商陆的事对京师的商业产生连环反应,有一段时间甚至一度瘫痪了商业链,茶商、瓷窑、布庄、酒楼甚至京师大户人家里的柴米油盐酱醋都能和白商陆的生意沾亲带故,这老大一倒下,其他的也跟着波及,好多福贵人本来就受不得委屈,忽然有一天收不到货,简直是在捅马蜂窝,立即炸一堆。

    京师真的是乱成一锅粥。

    蓉城的一家酒楼包间中,苏家兄妹俩单独要了一间包间。对李子令发出的名单,苏合香猜测:“会不会是别的势力?”

    苏长容轻轻摇头:“之前在攻打滚石谷的时候,就觉得敌方攻势虽猛,却好像虚有其表,连一个大能都没出现,但是据可靠消息,白商陆身边绝对是有高手的。”

    毕竟叱咤大陆这么久,要说没点底就这么被连根拔起,谁信?

    “所以,”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李子令的声音从外面响起,紧接着帘子被拉上一角,他从容不迫地走进来,手握折扇,在手心一击:“白商陆设下了一个局,而他并不是主帅!即便他死,也绝不影响下一步计划!”

    坐着的两人忙起身行礼让座:“太子殿下!”

    李子令率先扶起苏合香,十分关切:“你别起来,听长容说你伤得很重,可好些了?”

    三人一同坐好,苏合香眼神在折扇上恍惚了一下,才回神答他:“妙手医圣出手,加上后来的调养,倒也好很多了。”

    “那便好!这样我们也可放心。”

    苏合香抓住关键词:“我们?”

    李子令投来似笑非笑的眼神,似要让她猜猜还有谁一起来了,但这谜语还没打响,谜底就自动跳出,包间外的窗户似有被撬动的轻响,轻而易举引起在场几人的注意力。

    一个毛毛头从户牖钻进,脸上抹有一些乌漆嘛黑的东西,大约是要做掩护用,摸摸爬爬等人完全露出脸,苏合香差点下巴都给吓掉——这这这不是李南星吗?!

    苏长容率先失去分寸:“长公主!!!”

    好一番交代,李南星抓起苏合香面前盛满茶水的杯子就往嘴里灌,丝毫不见曾经的温柔端庄。

    这个是被鬼上身了不成?!

    李子令轻笑出声,“之前给你说了香儿他们会在这里等我们,为何还这般打扮过来?”

    顶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