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十四章 寻爱7

作者:路大顺字数:2414更新时间:2019-11-25 11:26:44
    “婆婆见过的亡灵,可比你吃的盐米还多。”

    “那婆婆,可曾记录过,一个叫白玉的……鬼?”

    本想问人,苏合香及时改口。面前亲切拉着她小手拍打的人动作立马就僵硬下来,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这丫头猜出她的身份了?

    桥中央勤勤恳恳打汤的小孩子歪头看向身后,就算脸上表情很单一,和旁人一样呆傻,但坐着的两人都明显品出一丝看热闹的味道。

    孟婆眼里绿光一闪,打工干了几百年苦力的孩子手都给吓得抖三抖,虽然这些死鬼都极为有秩序地一个个排着,但小孩子心里虚,没底气,赶忙回头吆喝下一个。

    一群乖咪咪的死鬼生受无妄之灾。

    “丫头啊,你可知,你是还要还阳的人?老婆子我的消息,可不便宜啊~”

    孟婆好歹也是个正经的小神仙,此刻却一本正经套小孩子。

    苏合香继续将她的呆愣发扬光大,呆着一幅木板脸,吐出的话却给孟婆来了个回马枪:“既然如此,那我就不问了。”

    啥?什么人啊这是?!现在的孩子都这么不按常理出牌了么??!

    孟婆给噎了一口,心里反而有种你越不想知道,我越要引诱你知道的犟,心想这小样子难道我活了这么大岁数是白活的?还收拾不了你?

    她干笑着,继续在苏合香白嫩的小手上拍拍,声音更是软和,完全不见平时遇到哪些不肯乖乖合作的恶鬼时的泼辣。

    “孩子,虽然那些死了的我不能随意透露,但是我看你一脸福相,此番既是偶然相遇但也是命中缘分,老婆子我就送你一个愿望好了。”

    小屁孩!贪多嚼不烂,你要是敢说什么再给你三个愿望一类的,今天也就不用回去了!呵,贪婪的人啊,准备接受神的惩罚……

    罚什么还没想好,苏合香却已经开了口:“那我就想问问阳寿,没别的了。”

    内心小人还在奸笑,虚幻的皮相下仰起的嘴角一瞬间就僵成木雕石块,孟婆有点不敢置信,一只眼角都在隐隐抽抽:“真没别的了?不问问姻缘?运势?财路?”

    苏合香继续:“没了。”

    失策?!

    孟婆不死心,“真的?”

    苏合香双眼懵懂似的微微放大,直问:“我要是问姻缘,作为孟婆,也能回答么?”

    月老怎么算姻缘的孟婆不是很清楚,但是自己算姻缘那就是个妥妥的江湖神棍,偶尔八竿子歪过去也能打个正着。这念头转回来,孟婆这厢可没底,刚刚一心想给这孩子挖坑让她跳,差点忘了自己什么擅长什么不擅长。既然是愿望,自然是要有保证的,姻缘一事,她还真不敢保证。

    话糙理不糙,但活了几千年面子不能掉。

    孟婆弯着一把老腰,抽出散发着霉味的木柜子抽屉,从里面点出一本册子,同时答道:“姻缘自然也是没问题的,但你既然已经问了寿长,自然也是不需要别的愿望的。说出的话即是覆水,那可难收!”

    苏合香也没打算收,安心看着孟婆瞬息间化出一双指甲窜出老远甚至略微弯曲的手,那右手伸到苏合香面前,隔空挑出几根青丝撒在册子上空。

    乌黑的烟在方寸间灯芯燃起的橙黄光下绕着发丝飞旋,某种不能被一般人掌握的威压与衰老的气息从泛黄的册子上传来,竟是有点惊心动魄的后怕。

    不愧是神!

    她一面看孟婆作法,一面又在想,既然自己的灵魂都出体了,那身体可能只剩下最后一口没咽下的气,若是回不去,这口气一尽,那再多的阳寿也是白来。

    不知道他们如何了……会伤心么?会有多少人来?有几个人一心一意守着她?活了这么大,虽然不过沧海一粟,但始终在人间辗转过一场,不管有的没的,因果已经种下,怎么可能说没就没?

    这么一想,忧从中来,躺在锦被中的身体即便被灵素打理得干净,也照看着随时捏拿,却从眼角滑出来一滴清泪。

    灵素刚给苏合香擦洗完身体换好衣服,不经意抬头就看到这般情状,还以为自家小姐终于有了意识要醒了,喜出望外叫了几声,却没有任何回应。

    外面夜以继日不知疲倦守了好几个人,听到这个动静也一个接一个窜进去,最后与灵素大眼望小眼,卑微的希望越发沉寂。

    若卿是在场能说得上话的人,和苏长容解释清楚之后,虽然余粮石与苏长容之间有误会,但为了苏合香,双方拍定暂时放下以前的是是非非,决不会顶起来。

    他无力地叫其他人出去,自己留下来,坐在床榻边伸出手与苏合香掌心相贴,给这冰凉的身体输送自己温和如水的灵力。

    枯木逢春之术,虽然比不上太上金丹妙药,至少保着这口气是没问题的。

    那次两人通过打擂达到见到白商陆的目的后,苏合香出来就变了一个人,虽然以前也清冷,至少大多数人对她的印象是这样,但那天她走出来,却在清冷之中多了几分深沉。

    明知道事情的真相,为什么还要非杀白商陆不可?完全可以反了,届时天涯阁、苏家旧部、白商陆的兵马等各方势力,出其不意也能打的李皇措手不及。明明可以秋后算账,她到底在盘算着什么?

    “香儿,你到底……要做什么……但不管做什么,你得活着啊……”

    木门上传过来三声轻叩,若卿把苏合香的手掖回被子,道:“讲。”

    余粮石带着喜意的声音在外响起:“公子,妙手医圣到了!”

    “快请!”

    因为房间里不宜有太多人,妙手医圣一进门,就明确表示自己不能受打扰,除了自己的徒弟,谁都不能进去。

    苏长容不肯,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心怀不轨,反对道:“先生的心我们理解,但里面的人过于重要,容不得一丝差池,至少也得让我们有一个人在里面。”

    这医圣长得高,身形修长,即使被一顶漆黑的面具挡了脸,透过这面具看到的眼睛也能看出是个青年男子。慈祥老者亦能暗藏祸心,何况这般一眼看着就非池中物的人。

    顶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