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四章 大开杀戒

作者:剑霜寒字数:4024更新时间:2019-10-10 15:38:34
    “委曲求全换不来他人怜悯,只会让他们得寸进尺、变本加厉!我可不能在小岑峰呆一辈子,世上的恶人也不仅仅陈三刀一个!”

    便在此时,燕辰前日的话语忽的窜入他的脑海,在此一瞬,李淳阳便似是着了魔,求饶的言语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

    “啪!”

    见李淳阳咬牙不语,陈三刀想也没想,一鞭子落下,抽得其血肉横飞。

    “装了两天大爷有脾气了是吧?老子告诉你,在小岑峰,你在老子面前连一条狗都不如!”

    “老子想让你活就让你活,想让你死就让你死,我就算杀了你,也不会有人管!”

    陈三刀手中的鞭子不断落下,让李淳阳疼得入骨,但他死死咬住牙关,没发出半点惨叫。

    或是因为麻木,亦或是因为少年曾经的那番话吧。

    “凭什么我就要被人踩在脚下?凭什么他们就能恃强凌弱?凭什么我就要活得如此卑微......”

    “你分明也有灵武九重实力,若是拼死一掷,未尝没有胜算,为什么不还手?”

    “......”

    在这一刻,李淳阳心中有无数念头闪过,当陈三刀下一鞭便要落下之际,他沾满鲜血的双瞳终于有了一分清明。

    “没错!老子也是灵武九重!凭什么受你这点窝囊气!”

    “呼!”

    在众人目瞪口呆中,只见一个血红色的身影猛地起身,带着呼呼风声,抡起拳头便朝陈三刀下颚挥去!

    “你不想活了?”

    陈三刀显然没有料到这个一直被他踩在脚下的蝼蚁胆敢还手,其眼中尽显诧异,但是他穴位筋脉被燕辰所伤,如今尚未痊愈,如何能躲过这一拳?

    “砰!”

    一声闷响落下,便见陈三刀那略显魁梧的身子直直倒飞出去,李淳阳这一拳可是动用了真元,将他下颚险些打得断裂!

    眼见陈三刀受伤,旁边的几个跟班稍作了愣神,便反应过来,立马围上前来。

    见状,李淳阳摇了摇头,他伤得太重,双眼视觉都有些模糊,何谈逃命?

    在某一刻,他甚至有些后悔,不过是叫几声爷爷而已,与性命比起来,尊严值几个钱?自己为什么这么傻?反正在整个小岑峰的眼中,自己一直都算一个没有尊严的跳梁小丑吧......

    “我真是被猪油蒙了心了,活着不好吗......罢了,燕辰师兄,我陪你来了!”

    恍惚间,李淳阳似是看到了燕辰那熟悉的面孔,越来越近,手中还提着闪着青光的断魂,何等威风?

    “已经出现幻觉了吗?唉......想不到我李淳阳活得窝囊,死得也这么窝囊......”

    “轰隆!”

    然而还不待他思绪转完,这一声巨响便惊醒了他,这种切切实实的听觉告诉他,眼前所见绝非幻觉!

    待他睁眼,才见门口几个喽啰连带着门板一同飞入了屋内,少年满身的杀气,如同一尊杀神降临。

    “孙胖子!出来受死!”

    见燕辰现身,整个管事处的杂役都如同见了鬼,不是说这厮被云弄峰的师姐给解决了吗?怎的会出现在这儿?

    孙管事嘴角一抽,带动着脸上的肥肉都在抖动,燕辰这般模样,的确将他吓坏了:“你别乱来啊!我上面可是有人的......”

    见对方胆怯,燕辰眉宇间凶光一闪,断魂猛地挥下:“流刃若火!”

    滔天的气浪让在场所有人的喘不过气来,这等威压已然让他们吓破了胆,这个突然出现的少年到底是何等修为?

    “上!都给我上!我就不信这小子能架得住我们所有人!”

    这孙胖子虽是玄武四重,但平日里作威作福惯了,早就被酒色掏空了身体,一身实力十不存五,怕是还比不上当初被燕辰一刀结果的萧长风。

    饶是如此,但管事处的弟子可不少,孙胖子也还有几分威严,他这一喝,无数弟子蜂拥而上。

    见状,孙胖子松了口气,在他看来,燕辰虽强,但好汉架不住人多,人海战术下,他始终还是得低头。

    这些杂役虽说修为不浅,皆有灵武八九重的地步,但杂役终是杂役,修炼的功法武技皆属下乘,论起战力,比之正规弟子可差远了!

    “流刃若火!”

    断魂落地,无尽的剑气肆虐周遭,无尽之火高高窜起,将整个管事处都彻底包围,燕辰脚下生风,惊鸿步连动,宛若一只穿梭在夜间的幽灵,不断收割着他人性命!

    “剑斩楼兰!”

    剑典第二式落下,数条残肢高高飞起,鲜血迸射,死伤再添一筹!

    “呼!”

    不到盏茶功夫,整个管事处已被鲜血染遍,余下几个杂役也零零散散,宛若疯癫,终究不敢上前半步!

    他们眼前站的哪里是什么新来的杂役?分明是一尊嗜血的修罗,一尊无情的恶魔!

    瘫倒在地的陈三刀面无血色,恐惧已经深深笼罩在他心间!

    “啊!”

    只闻其怪叫一声,扑身上前,将奄奄一息的李淳阳抓在手中,身子止不住的颤抖。

    “你别过来,不然我就杀了他!”

    得言,燕辰微微昂首,眼中的杀气更浓:“你是在威胁燕某?”

    陈三刀强压住心中胆怯:“威胁你又如何?你若再往前一步,老子立马掐死他!”

    陈三刀的手掌触及李淳阳伤口处,让后者疼得龇牙咧嘴,此时此刻,这厮却也不知是哪来的豪情,竟歇斯底里吼道:“师兄,你快杀了他,别管我!”

    “嗯?”

    “师兄莫要觉得愧疚,我李淳阳当了十几年的怂包,在杂役处整日笑脸贴人冷屁股,人骂我,我一笑而之,人打我,我也概不还手!生前人不知我姓名倒也罢了,我不想死的时候还要跪地求饶!”

    见燕辰不言不语,李淳阳又哭丧着脸:“师兄,你出手能不能快一点,我......我怕疼......”

    “......”

    “只是可怜了我家的老父老母和幼弟幼妹,爹!娘!孩儿不孝,不能给你们养老送终了!还有隔壁家的小花儿,我不能修得大神通,踏着七彩祥云来娶你了,还有......”

    “住口!”本就心悬一线的陈三刀被李淳阳这么一唠叨,更是心烦意乱,不由大喝闭嘴。

    趁此机会,燕辰眼中寒芒掠过,无半点犹豫,断魂刃口杀意一闪:“胆敢在燕某眼前分心,找死!”

    “唰!”

    不过刹那,剑气掠过之余,李淳阳只觉一阵温热洒在脖颈,待其转首,才见陈三刀的脑袋已经被削去大半,彻底没了生机,脸上还挂着惊恐,凝固半息,身子然如同一滩烂泥,瘫倒在地。

    这般死里逃生,李淳阳已经彻底呆了,他能清楚的感觉到,方才那道剑气离他面门不足半寸,若是偏上丝毫,如今躺下的便是两个人!

    见燕辰浑身浴血,孙胖子已经快要疯了,堂堂玄武四重,竟被一个灵武七重吓得不敢还手,若说出去,也算是奇谈。

    “孙管事趁我不在,便为难燕某的朋友,可是对燕某有什么不满?”

    听燕辰咄咄逼人的言语,孙管事终于禁不住内心恐惧,“噗通”一声便跪了下来:“师兄饶命!师兄饶命,这不关小人的事啊,都是陈三刀!”

    提起死去的陈三刀,这胖子似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连忙将自己撇得干干净净:“都是他的主意,我没动李师弟一根汗毛啊!”

    孙管事心知燕辰已经杀红了眼,此等狠角色,如何会在乎他身后势力?故而此时此刻,若是想要活命,唯有求饶一条路!

    李淳阳站直身子,有些担心牵了牵燕辰衣角,在外门如此大开杀戒,乃是大罪啊!

    “师兄......”

    燕辰会意,摇了摇头:“一个蝼蚁罢了,杀不杀并无什么区别,走吧!”

    青邪剑圣为事由心,杀人亦随心,正如他所说,如今的孙管事宛若蝼蚁,着实不值得他拔剑!

    便当二人踏出了管事处的大门,只见不远处有大队人马赶来,皆尽手持武器,造势不小。

    “嗯?外门弟子?”

    抬眼一瞧,燕辰才见来者皆身着青云蓝白衣袍,不过胸前并无图腾篆刻,应该是青云宗外门弟子无误了!

    “外门执法堂办事,闲人勿近!”

    为首那人五官端正,轮廓分明,眉宇间透着缕缕正气:“何人在此闹事?”

    此人言落之余,空气中飘散的血腥味儿让他皱了皱眉,抬眼一看,见了眼下场景,不由大惊!

    只见在场残肢断臂无数,更有无人伤者哀嚎呻吟,而门口有一少年浑身浴血,提着三尺黑剑,带着一个鼻青脸肿的杂役,正要朝门外走去。

    “此等手段!莫非是魔道中人?你站住!”

    得言,燕辰眼中凶光再起:“你想拦我?”

    这青年年龄二十有余,玄武五重修为,怕是未在成年之前达到玄武一重巅峰,故而还是外门弟子!

    燕辰来小岑峰也有三日时光,这倒是他第一次见到这所谓的外门弟子!

    青年深呼了口气,少年身上的煞气让他不敢轻举妄动:“你是何人?”

    燕辰一抬眼皮儿,冷笑道:“小岑峰杂役,燕辰!”

    得了燕辰回答,青年心下泛起些许古怪,看燕辰模样最多不过十五六岁,而这满地的残肢断臂若真是拜这少年所赐,那燕辰的修为恐怕不在他之下!

    十五六岁的玄武境,如何会是一个杂役?

    “这些人是你杀的?”

    “因为他们该死!”

    燕辰的话语不含半点感情,让周遭数人都觉一阵心悸,杀了这么多人竟还面不改色,此子的心境到了何等地步?

    察觉到周遭众人渐渐上升的敌意,燕辰手中已经暗暗攥起了一颗上品凝元丹。

    便当气氛压抑,只见那青年忽的一滞,随即长吁了口气:“前去请莲花峰药堂师姐救人,所有人封锁消息,不得对外透露半个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