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二章 报复

作者:剑霜寒字数:4059更新时间:2019-10-10 15:38:34
    这一夜过得倒也不慢,次日清晨,阳光刚刚照进房门,李淳阳便又进了燕辰的门。

    “师兄,该起床洗漱了,今日我带你去见杂役管事,这管事一向刁钻跋扈,你可莫要触他的霉头,实在不行,便许些银钱......”

    说到这里,李淳阳似是想到了什么,又改了话锋:“不成,师兄说不能委曲求全......但这管事可是玄武四重修为......”

    听这厮又开始了喋喋不休,正双目紧闭的燕辰微微皱起了眉头,骤然睁眼:“知道了,带路吧。”

    这一路上,李淳阳似是已将昨日之事忘得干干净净,又恢复了话痨本性,好在是遇上燕辰,若换个人,或早就被他给逼疯了。

    到了管事处,才见那所谓的管事是个红光满面的中年胖子,玄武四重修为,显然是资质不够进入内门,又想留在青云宗那一类。

    这胖子看起来已经年过四十,但才这点修为,能当上这小岑峰的杂役管事已是怪事。

    还未走近,李淳阳便在燕辰耳旁轻言道:“这胖子姓孙,与昨日被你打的陈三刀有些交情,师兄可要小心点,莫被他穿了小鞋......”

    而在李淳阳言语的时间,那胖子已经瞧见了二人到来,脸上笑得有些奸诈,眼睛眯成一条线,团团肥肉挤作一团,乃是说不出来的难看。

    “哟,这不是二蛋吗?今儿个是哪阵风将你这尊大佛给吹来了?”

    所谓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胖子平日里仗着身份,可没少欺负李淳阳这些小杂役,而燕辰昨日刚打了陈三刀,他今天不仅不提,反倒如此热情,定然有鬼!

    “孙管事......”

    “诶!不必说,想必这位便是我们杂役处新来的师弟吧?”

    听对方抢言,李淳阳也只好接过话锋:“没错!没错!”

    孙管事脸上的笑容愈来愈浓:“你们二位可来得正好,今日云弄峰的师姐上门,说是需要炼制一炉丹药,但缺了个人手,我看这位小兄弟便很适合啊!”

    一听这话,李淳阳脸上的笑容终于凝固了。

    “孙......孙管事,使不得,使不得啊!”

    “什么使不得?二蛋老弟,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如今杂役处人手不够,你们二人若还公然抗令,以后谁还服我这个管事啊?”

    “听我的,别让老哥难做......”

    听二人一言一语,燕辰微微颔首,见李淳阳的反应,他已然猜到了即将到来的不是什么好事儿。

    “见过孙管事,不过既然是内门师姐要求,燕某修为低劣,怕是不能从命了!”

    “嗯?这位师弟是什么意思?进了这杂役处,咱可就是一家人了,你不给我面子,也得这整个小岑峰的兄弟们面子啊!”这孙管事眼中泛着贼光,似是已经吃定了燕辰。

    毕竟在他看来,燕辰饶是有些实力,却也不敢与整个杂役处作对。

    果真,随这胖子言语,周遭数个杂役弟子都开始指指点点:“孙管事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这小子也太不识抬举了吧!”

    “嘿嘿,没听孙管事说吗?这小子新来的,听说有点儿本事,啧啧,但这般目中无人,迟早得栽跟头!”

    但也有人脸色古怪,连连摇头:“也难怪这小子拒绝,云弄峰要人,还真没几人敢去的......”

    燕辰倒是不在乎周遭的闲言碎语,孙管事那点小心思如何禁得起他的揣摩?他也自知这人言可畏的道理,这胖子是想要激起其他杂役的不满,逼燕辰就范。

    但他哪里知道,在燕辰眼中,这些杂役,又算得了什么?

    “呵呵,面子?一群蝼蚁也配燕某给面子?你且问问自己配吗?问问他们配吗?”

    “......”

    此言一落,顿时满座哗然,而李淳阳已经傻在了当场,心中欲哭无泪,他知道燕辰狂,却没料到他能狂到这个地步!

    他终于意识到,感情他先前的叮嘱眼前这厮根本没听进去半句!叫你莫与这孙管事交恶,你却偏偏要在大庭广众落他的面子!

    而且不仅是针对孙管事一人,这家伙甚至将整个小岑峰杂役都给带进去了!你这可不正中了他下怀吗?

    果真,待周遭围观的杂役回过神来,皆怒目圆睁,显然是已被燕辰给彻底激怒!

    一灵武九重的瘦高个与孙管事交换了眼色,首当窜了出来:“呵呵,小子够胆!敢在这里口出狂言,你真当我是废物吗?”

    这瘦高个看起来单薄无比,但灵武九重的修为可不是假的,这一喝带着劲风,威势不小!

    燕辰嘴角微扬,轻轻解下身后的断魂:“你误会了,我不是说你的废物,我的意思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废物!”

    “......”

    什么叫狂妄,这就叫狂妄!烟尘这句话,整个管事处的情绪终于被激发了:“师兄,这小子猖狂,定要给他些教训!”

    “没错,让他再也不敢小看我等!”

    “.....”

    听周遭声音,那瘦高个冷笑一记:“既然你找死,可就怪不得我了!”

    电光火石间,此人便已掠至燕辰身前,一掌落下!

    “你太慢了!”

    燕辰脚下生风,惊鸿步一动,断魂高高举起,一剑斩下,流刃若火骤然肆虐其间,不过刹那,燕辰方圆数丈之内都被无尽之火包围!

    “噗!”

    断魂剑身略宽,重重拍在那瘦高个小腹位置,只闻一声闷响,后者的身子便直接飞到了火海边缘!连惨叫也没发出,便晕厥过去!

    “嘶!”

    感受到这阵炽热,周遭数人皆变了脸色,就连修为最高的孙管事都下意识咽了口唾沫!这一剑让他都有些心惊胆战的感觉,这个少年的实力比他想象中还要强得多!

    “哼!废物!”

    燕辰这句废物重重落在每一个人的心间,然而却再无一人胆敢向前,那一圈火焰便似是一座巍峨高山,众人只能敬而远之。

    “啪!啪!啪!”

    正当众人几乎都屏住了呼吸,一阵阵清脆的掌声忽的响起。

    “这位师弟真是好本事!不过你一介杂役,莫非要违抗内门的命令?”

    燕辰闻声转首,才见来者着装与昨日的三个女子一模一样,粉色衣裙以及胸前那朵红云格外扎眼。

    “云弄峰?”

    见这几人现身,燕辰终于有了些许眉头,感情是昨日的江馨月报一箭之仇来了!

    恐怕这孙管事以及昨日的陈三刀都是受了这几人所托,如此看来,那所谓的炼制丹药无疑是一场鸿门宴。

    但如今事实敲定,燕辰灵光一闪,又改了主意,既然对方想要玩儿,他不妨将计就计,与对方玩儿到底!

    只见燕辰轻描淡写收了断魂,拱了拱手:“既然是内门师姐的吩咐,我又怎敢不从?”

    见燕辰如此容易便答应,那女子有些诧异,她原本还打算着若是燕辰反抗,她便当场将其拿下敲打一番,毕竟以她们几个玄武七重,拿下一个刚入门的小子岂不轻而易举?

    不过如此倒也正好,毕竟在她看来,燕辰答应得越是爽快,死得便也越快。

    见燕辰如此托大,李淳阳心底可已经凉透了,也不知是哪来的胆量,一把拉过燕辰:“燕师兄,答应不得啊!”

    “呵呵,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这位师弟方才的言语可是入了我们所有人的耳中,云弄峰的法旨,你也敢当儿戏?”女子冷笑,丝毫不怕燕辰反悔。

    燕辰嘴角一扬:“这位师姐放心,燕某必将奉陪到底!”

    “好!有些气魄,明日我云弄峰会有人来接你,我们走!”

    待这几个女子走后,场上诸人皆幸灾乐祸看着燕辰,毕竟以那几个女子态度,一看便是来者不善,饶是燕辰实力不凡,敢与内门弟子硬碰硬,不是找死是什么?

    打道回府的路上,李淳阳果真又唠叨了一路,烦得燕辰险些忍不住点了他的哑穴。

    “我的师兄诶,你知不知道云弄峰的人找你做什么啊!”

    燕辰皱着眉头:“做什么有关系吗?”

    一听这话,李淳阳更不由气得跺脚:“云弄峰主管炼丹,而很多时候,炼丹师不知药效如何,便会找人试丹!”

    “试丹?这不挺好,有免费的丹药吃,可是美差啊!”

    见燕辰依旧不以为然,李淳阳整个人都已经接近崩溃。

    “哎哟,我都说了,很多时候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药效如何,说白了是灵丹还是毒丹都没个准信儿,而且那几个娘们儿指名点姓要你,显然没安好心,到时候在你丹药里面稍做手脚......”

    “你的意思是,他们想要毒死我?”

    见燕辰会意,李淳阳一拍大腿:“可不正是吗?”

    “若是我死了,青云宗不会管吗?”

    李淳阳摇了摇头:“青云外门每年不知要收多少弟子,更别说是我等杂役,偶尔试丹死上一两个实属正常,大不了与家中赔些银钱......”

    李淳阳所言燕辰倒也明白,毕竟丹药对于武者来说可是必不可少的东西,正因如此,炼丹师的地位才会如此崇高,毫不夸张而言,因为炼丹死上一两个杂役,在偌大的宗门内着实激不起什么波澜!

    “唉,说到底你到底得罪谁了,怎的引来云弄峰的人要对付你啊!”李淳阳皱着眉头,下意识嘀咕着。

    燕辰撇了撇嘴:“倒也无甚好说的,昨日刚至青云宗,得一女子刁难,我与一好友对其出了手!如今想来,那人应该正是云弄峰弟子......”

    “你得罪了云弄峰弟子?怪不得,怪不得啊,这下可糟了,云弄峰弟子地位崇高,就算是刚入门的普通弟子也不是咱们惹得起了,这该如何是好?”

    忽然,李淳阳一拍额头:“诶,你可还记得那人名字,若是我们现在上门赔罪,或还有一线生机啊!”

    得了李淳阳这个馊主意,燕辰翻了个白眼:“那人被门中长老罚了面壁,恐怕是见不到人了,不过名字我倒是记得,叫什么江馨月.....”

    “什么!怎么会是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