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章 九幽冰凰

作者:剑霜寒字数:4673更新时间:2019-10-10 15:38:34
    这日,秦素芝可谓是喜忧参半,喜的是燕辰也能修炼,也能独当一面了。

    忧的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他们母子二人是否会因此招来祸端还是两说。

    燕辰倒也没解释什么,唯有一点,前世的燕霜寒可已接近百岁之龄,如今要称不到四十岁的秦素芝为娘亲,着实有些奇怪。

    用过晚饭之后,燕辰便开始盘膝打坐,两条经脉和两道穴位疯狂的吸收着周遭灵气!

    “如今的修为太弱了,不过是出手威慑了两个蝼蚁,居然耗去了八成真元”

    其实除去修为太低这个因素之外,未修炼任何武技,也是燕辰如今的一大短板。

    武者修为境界是自身力量的源泉,而通过武技,则能使这股力量得到十二分的发挥!

    一套高阶武技,能让武者战力远超同阶,甚至是越阶杀敌!

    与功法、灵丹之流一般无二,武技也分神、帝、王、灵、凡五品!

    作为一代武圣,哪怕是帝级的武技,燕辰的脑子里也不知装了多少!

    但越是强大的武技,催动所需的真元自然也越多!

    换而言之,如今的燕辰,还没有修炼高阶武技的本钱。

    而剑典既然能被青帝称作是超越帝级的功法,自然有其妙处所在!

    剑典共分上下两篇,上篇为修炼丹田肉身的不二窍决!下篇便是一套凌厉霸道的无上剑法!

    这套剑法共分六阶十二式!对应武道六大境界,而如今燕辰能修炼的,也不过是第一阶的第一式而已!

    打定了主意,燕辰双眼紧闭,调动浑身真元,凝聚着手中剑芒!

    ……

    有前世的经验在身,对燕辰来说,区区一道剑法自是小菜一碟!

    一夜无言,便在日升之初,燕辰紧闭的双眸骤然睁开,身上三条筋脉和三道穴位同时亮起了光芒!

    “灵武三重境!”

    “三牛之力!”

    与之同时,一道火芒自燕辰指尖迸射,一瞧火势,足有三尺之长!

    “流刃若火!”

    这便是剑典剑法的第一式:流刃若火!

    收了指尖火芒,燕辰满意的点点头:“配上武魂无尽之火,流刃若火的威力还得更上一层,恐怕比之寻常灵级下品武技还要强上一线!”

    趁着天还未亮,燕辰又修炼了一套掌法与一套身法。

    落尘掌与惊鸿步,二者皆是凡级上品武技。

    落尘掌讲究层叠真元,连绵不绝!最多可叠加九倍力道!配上三牛之力,威力可想而知!

    而惊鸿步讲究翩若惊鸿,飘若游龙,神鬼莫测!

    打通了三条经脉与三道穴位,练成了两套凡级上品武技和不输于灵级下品武技的流刃若火!配之三牛之力!

    毫不夸张的说,如今的燕辰,便是比之寻常灵武六重也不逊色!

    待清晨第一缕阳光落下,燕辰呼了口浊气:“临水城的天地灵气太稀薄了,想要保持修炼速度,怕是得借助些许外力了……”

    一大早,燕辰稍作收拾,便出了门……

    他如今需要的乃是修炼的丹药,但在临水城,最差的益元丹也要五两银子一枚!

    摸了摸怀里昨日刚领的十两纹银,燕辰脸上多了一丝苦笑:没想到青邪剑圣也有囊中羞涩的一天!

    不过他的去向并非丹药铺,而是城中的医馆——济世堂!

    灵武境武者修炼所用的益元丹对于他人来说或是难得的宝物,但对于拥有前世记忆的的青邪剑圣来说,着实不值一提……

    济世堂这郎中长了副刻薄脸,而燕辰废物的名头偏偏又不小!

    故而见了少年进门,前者便拉下了脸皮儿:这穷小子莫不是又赊账来了?

    燕辰倒没在乎这厮态度,开门见山道:“珍珠草一颗、虎胆三钱、百叶花六片,龙象果一两……”

    一连说了二十余种药材,燕辰才歇了口气:“算一算,多少钱?”

    那郎中愣了愣神,半晌才反应过来,连忙拿过算盘,几番敲打便有了结果。

    不过他脸上却挂着怀疑:“一共一两三钱零七十文,你有这么多钱吗?若是敢消遣于我,小心……”

    不待这厮说罢,燕辰便从腰间解下了钱袋:“照着这个配方比例,给我来七份!”

    白花花的银子入眼,那郎中脸色瞬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七……七份……好……好说,好说!”

    “……”

    抓好了药材,郎中眼珠子一转,又讪讪笑道:“一共是九两五钱零九十文,但你要的数量不少,我可是将压箱底儿的药材都翻出来了,便收你十两银子吧!”

    燕辰两世为人,还是第一次听说这数量越多的买卖价格越贵!

    想来是这郎中狗眼看人低,认为燕辰不可能再有如此阔绰的一天,故而将之当做了一锤子买卖,想从中捞点好处。

    燕辰暗叹一句鼠目寸光,但也犯不着为了这点钱财与其纠缠不清。

    取了桌上药材,正欲转身,他却忽觉周遭的空气冷了下来。

    下一刻,两个家丁打扮的男子火急火燎冲入济世堂,对那郎中抱拳行了一礼:“陈大夫,小姐在门外。”

    闻言,陈郎中立马变了脸色,拿起旁边的药箱便冲了出去。

    不知何时,济世堂门口多了一口八抬大轿,围观者虽多,但无一不退避三舍,方才那阵寒意,便是从轿中而来。

    掀开轿帘,才见轿中坐了一男一女,男子年约四十,锦衣华服,气场不小。

    女孩儿年纪与燕辰仿佛,正闭着双眼,脸色苍白,秀眉紧蹙,让本就拥有闭月羞花之貌的她更为惹人怜惜。

    陈郎中只是凡人之躯,刚刚搭上女子白皙的手腕,其臂上便起了一层薄霜!

    三息过罢,其脸上多了几分惶恐,连忙撒开女子手腕,退去五六尺远。

    “大人恕罪,小姐她……”

    中年男子脸色有些难看:“陈大夫,你慢慢说!”

    陈郎中脸色几经变幻,唇齿有些打颤:“小姐的寒毒已经攻入心脉,散至全身,小人着实无从下手啊!”

    “济世堂乃是临水城百年招牌,怎会无从下手!”

    “大人此言差矣,小姐的怪病百年难见,莫说是这临水城,便是整个云岚郡怕也难有根治之法!”

    “您有修为高深,小姐的寒毒到了何等地步您应该一清二楚,往日我还能开些方子压制一二,但如今寒气攻心,神仙难救啊!”

    “一派胡言!”那中年人大喝一记,玄武境的修为展现的淋漓尽致!

    玄武境武者的威亚何其之强?不过半息,陈郎中的脸便憋成了猪肝色。

    “此乃小姐命数所归,而非是医者无能,大人就算是杀了我,也无济于事……”

    得了对方言语,中年人才冷静下来,收敛了气机。

    便当陈郎中刚喘口气,却闻身后一个淡然的声音落下:“庸医!”

    这声庸医瞬间打破了场上气氛,本来安静的人群不由开始议论纷纷!

    而陈郎中脸色更是难看,指着燕辰鼻子骂道:“小子,你说谁是庸医?”

    “呵!行医之人,当以悬壶济世为己任,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饶是病入膏肓,只要尚有一口气在,便无放弃之理,更无神仙难救之说!”

    “而你却连尝试救人都不愿,不是庸医是什么!”

    “……”

    燕辰这般言语句句诛心,说得陈郎中面红耳赤!

    “济世堂也算是临水城的老字号了,如此作法着实有失医德啊……”

    “什么医德?这柳小姐的病也非一朝一夕了!若非是陈大夫替她续命……”

    “不过话说回来,这小子是谁啊?胆敢这般得罪济世堂!”

    听有人问出这个问题,旁人便禁不住好笑:“这位啊,可是咱临水城的大名人!”

    “哦?莫非是萧林两家的少年俊才?”

    “呸!俊才?当初林家的第一高手燕南天你可听过?”

    “有所耳闻?不过听说此人三年前便死了,留下了一个废物儿子……呃……莫非他便是……”

    “可不就是吗!这废材少爷也不知道发什么疯,捣乱捣到济世堂来了,这些可有好戏看咯……”

    “……”

    “黄口小儿,牙尖嘴利,你懂什么是医理吗?莫非你能治得了柳小姐的怪病?”

    燕辰轻描淡写一摊手:“我不会治病……”

    “戚,我还当这废柴少爷有点儿本事,结果还真就是来捣乱的!”

    “燕南天何等英雄人物,怎么就生了这么个不成器的儿子?”

    “……”

    当众人七嘴八舌,轿内的中年男子也叹了口气,之前听燕辰说得信誓旦旦,他还多了一丝希望。

    但如今得知了后者身份,他却觉得可笑:一个废物能有什么本事?

    听众人指责燕辰,陈郎中脸上透着丝丝得意,正欲开口奚落,这少年却又说话了。

    “但这位小姐根本就没有病!”

    “什么?”此言一落,更是激起了众人反对。

    “荒唐!”

    “这废物是想哗众取宠吗?”

    不理会他人言语,燕辰冷笑一记,催动了惊鸿步,一个闪身到了女孩儿跟前,带火的双指一并,一指便朝女孩儿丹田点去!

    “……”

    谁能想到这个闻名已久的废物会突然动手?而且目标还是轿中的女孩儿。

    陈郎中更是心下窃喜:“这小子死定了!”

    “大胆!”见状,几个家丁便要上前拿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住手!”却闻那华服男子喝住了一众家丁,盯着燕辰手势变化,眼中是说不出的惊讶!

    “紫宫穴、膻中穴、鸠尾穴……”

    渐渐的,见了燕辰这流利的指法,沸腾的人群也安静了下来,陈郎中心下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下指不偏不倚,不多不少,行云流水!

    这个少年对穴位的把控简直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

    女孩儿当然没有病!

    这世间总有那么一部分人,天赋异禀,被世人称之妖孽、天才!

    这女孩儿便是其中之一,九幽冰凰,传说中堪比天级上品武魂的存在!

    但强大无比的同时,却也十分危险,一个不好,便是粉身碎骨……

    而巧合的是,燕辰恰好对其颇有研究。因为,燕辰前世的关门弟子慕怜青,武魂也是九幽冰凰!

    待燕辰抽回双指,女子身上的寒气已经散去了九成之多。

    一旁的中年男子面露憾色:“你……”

    燕辰嘴角一扬:“我能救她!”

    中年男子脸上闪过一阵迫不及待:“那……”

    燕辰摇了摇手指:“现在不行,半个月之后,我自会上门!”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我方才已经打通了令小姐丹田附近的穴位,支撑半个月绰绰有余!”

    中年男子还想坚持,但见了燕辰那胸有成竹的模样,也只得作罢:“那我便等燕公子大驾光临,来人,送燕公子回府!”

    听对方道出他的身份,燕辰不由苦笑一记:这虎父犬子的名头果真不小!

    “送就不不必了,还未请教阁下府第何处?”

    得了此问,刚刚起轿的中年男子脸上露出一阵古怪:“我叫柳玉堂!”

    “柳玉堂?”

    燕辰眉头一挑,只觉这个名字有些熟悉,忽的脑中灵光一闪:“临水城城主柳玉堂!”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