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35章 睡觉去吧,梦里啥都有

作者:叶非夜字数:2716更新时间:2019-11-08 01:30:39
    秦孑胳膊上有好几处伤口,除了有两三处口子划的很深,还在往外渗着血,其他的伤口就跟平时不小心划破了手指似的,早就在回家的路上已经自动止血了。

    划得很深伤口其实也没多深,处理起来很简单,其中一处,靠近胳膊的内侧,陈恩赐消毒时,眼角的余光无论她怎么躲闪,总是能瞥到秦孑的胸口。

    秦孑室内的暖气好像更足了,陈恩赐热的呼吸有些不畅,上药的动作也越来越迟缓了。

    “陈兮?”

    秦孑突如其来的声音,唤的陈恩赐“啊?”了一声。

    她等了会儿,没等来秦孑的声音,抬头望了他一眼,见他在盯着她的手看,便顺着他的视线望去,然后才发现自己手中的棉签不知何时已经停下了动作。

    她刚刚居然看他胸口看的走神了……

    回过味儿来的陈恩赐,耳根滚烫,她偷偷地又望了一眼秦孑,见他还在盯着自己手中半天没动过的棉签看,顿时心里莫名发虚的厉害,下意识地就强词夺理的出了声:“陈兮什么陈兮?你难道不知道小仙女都很金贵吗?我给你上药这么久,手腕很累的,休息一下怎么了?”

    秦孑被怼的扯了下唇角:“那我帮你……揉揉?”

    “不用!”陈恩赐耳根红的更厉害了,因为害羞,她给他重新上药的动作,变得不是特别温柔。

    秦孑的胳膊很细微的颤了一下,没开口说她弄疼了他。

    察觉到他反应的陈恩赐,小脸依旧凶巴巴的,但指尖的动作却放轻柔了许多。

    这还是陈恩赐第一次给人包扎伤口,全程有点笨手笨脚的,医用纱布贴的歪歪扭扭,像是孩童初学的字儿,丑极了。

    秦孑看着陈恩赐的杰作,挑眉“啧”了一声:“你这纱布挺有想法的,边角都翘起来了,是想飞吗?”

    陈恩赐:“…………”

    说真的,陈恩赐看着自己的包扎,都没办法昧着良心的说句还可以。

    但是有些东西,她可以嫌弃,却不允许秦孑嫌弃。

    陈恩赐:“怎么?还想我给你打个蝴蝶结不成?”

    秦孑:“我还真想。”

    陈恩赐皮笑肉不笑的呵呵了两声:“睡觉去吧,梦里啥都有。”

    秦孑轻笑了一声,没跟陈恩赐拌嘴。

    梦里啥都有……梦里是什么都有,可眼前才是真的。

    秦孑唇角的笑容消失,眼神也淡了许多。

    室内陷入了一团安静中,陈恩赐也不知怎么回事,气氛突然变得有些说不出来的诡异,她在沙发上坐了会儿,见已经过了十二点了,便拿起手机,起了身:“那个,伤口处理完了,时间也不早了,我得走了。”

    秦孑起身:“等我一分钟,我上楼穿个衣服,送你。”

    陈恩赐摇了摇头:“不用了,我戴着口罩呢,叫个车就行。”

    秦孑直接往楼上走去:“那你就当我是你叫的车吧。”

    陈恩赐:“…………”

    一分钟不到,套了件卫衣的秦孑,就从楼上下来了。

    深夜的车辆很少,二十多分钟就到了陈恩赐家楼下。

    车子停稳,陈恩赐刚想打个招呼下车走人,秦孑的手机响了。

    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接听电话后,“嗯”了一声,就将手机递到了陈恩赐面前:“找你的。”

    陈恩赐像是听到了什么鬼话般,盯着秦孑看了好几秒钟,见他不像是在开玩笑,这才接过手机,递到耳边:“喂,请问你……”

    “问什么问?”陆星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我给你发微信,你也不回我,只能给你打电话了,这么晚了,你回到家了吗?”

    “已经到楼下了。”

    “安全到家就好,明天见。”

    结束了和陆星的通话,陈恩赐将手机还给秦孑后,才意识到陆星找自己的电话居然是打到秦孑手机上,下一秒她就扭头,看向了秦孑:“你收买了我身边的人?”

    “不对,陆星不可能背叛我的!说,你是不是拿着什么威胁了陆星?”

    “一定是的,要不然陆星为什么找我,不给我打电话,给你打电话?”

    “秦孑,你什么意思啊你,你有什么冲着我来就好了,你威胁陆星做什么?你……”

    秦孑抬手揉了下眉心,直接点开手机,输入陈恩赐的电话号码,当着她的面拨了出去。

    电话接通后,他按开免提,里面传来的是一道官方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在忙。”

    陈恩赐眨了眨眼睛,有点奇怪的摸出了自己的手机。

    没人给她打电话呀,怎么会在占线中……

    秦孑等了会儿,见小姑娘还是一副不明所以的状态,又抬起手,捏了下眉心,然后出声提醒:“今天一天,你一个电话都没接到,你就没觉得哪里不对劲吗?”

    陈恩赐恍然大悟般的“对哦”了一声,说:“我手机欠费了?”

    秦孑:“祖宗,你手机没欠费,你电话都打我这里来了,上午九点十七分,SPA会馆提醒您近期应该去做护理了,上午十点二十四分,理发店提醒你应该去做头皮护理了,中午十二点三十四分,美容店…………”

    陈恩赐默默地闭上了嘴,默默地拿着手机点开了设置,默默地将呼叫转移更改了回来。

    将她一系列举动收入眼中的秦孑,无奈中带着几分宠溺的摇了下头,然后问:“陈兮,看在我免费当了你一天专属接线员的份上,昨天没能及时回你微信的事,能翻页不?”

    能翻页不?没什么不能翻页的,她也没权利要求他必须要及时回她消息。

    还有那个女人,也跟她没太大关系,她没立场不爽什么……毕竟她已是他的前任。

    前任前任,前尘过往,不堪回首。

    再说,比人头时,她输给了他,更何况,他今晚还为了她受了伤…………

    陈恩赐垂眸,笑了,笑的静止动人:“当然翻页了,我陈爷是那种输不起的人吗?”

    说完,陈恩赐语气一如既往流畅从容的又补了句:“我上楼了啊。”

    “等下。”秦孑拦住了陈恩赐,他指尖在手机上按了几下,递到了陈恩赐的面前:“通话录音,不是说勉为其难帮我删一下吗?”

    秦孑不提,陈恩赐险些忘了自己那天打电话求他帮忙的黑历史,她毫不犹豫的接过手机,删了个干干净净。

    将手机还给秦孑,陈恩赐推开了车门。

    这次秦孑没有拦她,只是等她绕过车头,正准备踩着台阶进楼时,秦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陈兮。”

    陈恩赐回头。

    驾驶座的车窗落下,秦孑隔着一段距离,眉目清雅的望着她:“微信的事翻页了,那秦老师……是不是可以对你负责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