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十七章,与孩子斗嘴!

作者:秋风奈何字数:2505更新时间:2019-09-11 18:30:58
    长风城城主府坐落于城市最中央,占地百亩,其规模之宏伟比东海城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城主府前道路宽阔,左右一座石狮镇守八方,威严庄重。

    左右各有两名捕快守卫,叶庸探查之下,都是气感境界。

    “叶兄,这里是前衙,是我父亲办公的地方,后面才是居住的地方”。

    在少城主尹图的接引之下,叶庸好好浏览沿路的风景。

    前衙无甚可描绘的,多了几分让人生厌的规格感觉。

    可是一入后衙顿时天壤之别,不说别的,单说灵气便猛增不少,走廊曲折十八弯,看来是经过专门的风水师看过,也或者对应某种阵法。

    沿途所见,皆是鲜花绿竹,这在这种天气可是很少见的,足以看出城主府的底蕴。

    叶庸不由惊叹,单单一个城主府便如此奢侈,那乾坤城呢,甚至东华洲的洲主呢,怪不得皇朝可以轻易灭掉二流门派。

    就在叶庸惊叹之际,在后衙的宴客厅中,长风城主正端坐首位,手中还端着一杯碧螺春。

    在他下手位置,一十岁左右的少年危襟正坐,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父亲,叶庸是什么来头,值得你派大哥前去迎接”。

    少年老成,说话也沉稳的多,真的就如同大人说话一般。

    长风城主当下茶杯,目光落在自己小儿子身上,不由得面露欣赏之色。

    “我也不知道,但他受乾坤城主欣赏,并且在云雾山驻足等他,亲自为他送上了摘星楼请帖。如此他不是大派弟子,便也是天赋异禀的天骄,不可得罪”。

    听了这番话,小孩点了点头不在继续多问。

    巧逢此时,尹图正引着叶庸进来,大厅里一大一小的目光都被引了过去。

    “叶庸见过长风城主”。

    叶庸赶紧一礼,面前可是一城之主,入门巅峰高手。

    “贤侄莫要多礼,看你样子定然是舟车劳顿,我这就让下人准备房间和洗澡水,先休息休息。”

    长风城主一副笑呵呵的模样,看上去如同一慈祥老者一般,不知道还真以为是叔侄见面呢。

    叶庸自己也明白,一定是当初乾坤城主对自己的态度导致这一系列的后果,不然恐怕人家也不会待见自己。

    话虽然这么说,但最起码的礼仪也得有的,便赶紧拱手道谢。

    叶庸目光一扫,随后落在了那小孩身上,只觉得他虽然少年模样,却略显老成,感觉不出一丝年少青春。

    “哦,你看我,忘了给贤侄介绍,这位是我小儿子尹庄。”

    叶庸刚要见礼说话,却见这小孩猛然起身,挥着袍子道:“哼,蓬头垢面,衣衫褴褛,哪里有一丝礼仪在,这成何体统”。

    说罢,双手背在身后,大步走了出去,这样子还有些滑稽。

    “呃”。

    长风城主面露尴尬之色道:“贤侄,尹庄受儒家影响,难免有些迂腐之语,念他年少莫要怪罪”。

    “城主言重了,叶庸没那么狭隘,再说此次也确实失礼”。叶庸自然不会因为一个孩子而生气,而且还是一个酸腐孩子。

    “叶兄好心胸,随我来吧”。尹图带着叶庸朝客房走去。

    …

    泡在温暖的浴桶里,叶庸忍不住发出舒服的呻吟声,连日来的奔波,身上味道特别浓,这让爱干净的他非常难受。

    在加上连日来的劳累,他竟然直接头仰在浴桶里睡着了。

    “公子…”

    不知道过了多久,随着一声娇媚的声音,叶庸这才猛然苏醒,一双手掐住了来人的脖子。

    “咳咳,公子饶命…”

    叶庸这才想起自己的所在之处,赶紧放开双手,连日来闯荡江湖,他的警惕性有些高了。

    “啊”。

    随着来人一声惊呼,他又想起自己此刻身无寸缕,此时在浴桶里站了起来,便是一片春色。

    他老脸一红,赶紧蹲了下去,抬眼只见一青涩俊美的丫头脸色通红的看着自己,不知道被自己掐的,还是被…吓的。

    “公子久不出来,大公子让奴婢前来看看,并且送来衣物,就让莲儿为公子穿衣吧”。

    叶庸闻言一愣忙道:“别,我不习惯,你放那吧,我自己穿”。

    好家伙,这丫头姿色不错,自己又血气方刚,可别整出啥事来吧,此时此刻,他倒有些想念洛静了。

    莲儿闻言后松了一口气,如蒙大赦,赶紧当下衣服跑了出去,她也怕那些不好的事情发生,尤其是看到了那恶心的东西。

    叶庸穿戴整齐,将头顶长发束住,随后插上了那枚簪子,一身紫红色修身长衣,凸显他健壮的身材。

    多日奔波,使本来皮肤白皙的他变黑了,不过因此也多了几分阳刚之气,更能吸引女孩子喜欢。

    出了房间,叶庸只觉得心旷神怡,身体上的舒适让他的心情也好多了。

    “丫头,你还在这”。余光一扫,叶庸看到莲儿还在旁边守着。

    莲儿抬眼看了看,突然脸色一红,这少年挺好看的吗,最起码比两位公子好看。

    “公子,我是被派来伺候你的,一切都,都听从公子的吩咐”。

    小丫头说到最后咬了咬嘴唇,这一切两个可是大有深意,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这就是这个世界不会武功的悲哀,普通人可以被随意买卖,尤其是女人。

    “放心吧,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走吧”。

    叶庸下意识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并没有别的意思。

    “圣人说,男女授受不亲”。

    陡然间,一道童声传来,原来是城主的二公子来了。 只见他面露不悦,手里拿着一本儒门经典。

    “圣人还说,食色性也,等你长大了,会明白的”。

    叶庸有心逗逗他,竟然同样以圣人之语回答。

    尹庄嘴角一撇,好似不在意他的说法道:“圣人者,无上,一言一行契合天地,尔内心不堪,何怪年岁”。

    叶庸见这小子来劲了,当下便驳回道:“圣人都曰十五立志学,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随心所欲不逾矩,你敢说与年岁无关”!

    “你……”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