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21章 南北高手

作者:侳梦傢字数:4743更新时间:2019-08-30 23:00:56
    也正因为莫不平是徒手对决,而郎霄的鹰爪擒拿手又十分的厉害,己之弱对彼之长,竟然表面看上去相差无多,当然胜算还是有的,只不过是费些时间。

    打斗之中僧道和郑莹,一直是仔细地观察,真是能人辈出啊想不到江湖之中,风平浪静之下暗藏着这么多高手,也真想不到一把饮血刀,引出了这么多纷争,连蒙北高手也赶来凑热闹。

    郑莹不由得赞叹:“想不到郎霄的鹰爪功这样厉害,但是我更想看的,是疯魔刀法,可是不知道这个封刀客,为什么不出刀,这样耗下去要到什么时候。”

    老不尊耐心讲解着:“我只是听说这疯魔刀法十八路,路路相随连环刀,我们平时的套路招法,一招有意着的完整性,又招起有招落,而疯魔刀法,只有起招出招,而无收招住招,一招之中最关键最厉害的动作,也是第二招的起势,只有十八路全都打完才有收势,取自于中原武林十多种刀法的必杀技,可以说非常的凌厉。”

    六不敬点点头:“想这刀法厉害之处也是它的破绽所在,全都是进攻的招法而无防手,只要能防住他的攻势,自有反击的机会,疯魔刀法杀气太重,所以连莫不平自己也不太爱用,轻易地不会出刀,尤其郎霄是徒手对决,莫不平一蒙北第一勇士自居,当然不肯站这个便宜了,可是郎霄的擒拿手,非一般人可敌,莫不平几乎没怎么练过什么拳法,只是摔跤和马上功夫,耶律洪兽乃是军中猛将出身,意图把莫不平,培养成一员大将。”

    郑莹笑了笑:“僧道了解的还不少,今天这大会可真够乱的了,真不想再有什么岔子了。”

    就在三人对话之时,擂台上的打斗已见分晓,郎霄的擒拿手虽然咄咄逼人,莫不平虽然一直是在躲让,应该说是一种耗时的打法吧如果双方一直保持这样,没想到心急的竟然会是了郎霄,当然,也算是投机取巧吧他的擒拿手拿向了莫不平背后的刀。

    一直呢郎霄都是贴身缠打法,和对方靠得很近意图对方鞭长莫及,没有拔刀的机会,也可以说是一直处于优势吧就有些得意,就是这得意忘形吧忘记了对方是一个刀客,而刀客的刀,就好像是身体生的一个部件,有感觉的器官一样你要拿我的刀,本能的就会做出一些反应和举动。

    先是郎霄一个拉臂滚背功,也只能是这样做,郎霄无论拿到什么部位,都只是牵拉之举很难找到反关节的机会,因为莫不平身高力大能搬倒牛,应该说这也是莫不平抗衡擒拿功而不败的一个重要因素吧,别看郎霄的右手要大一号,真要是较起力来还真拧不过蒙北跤王,所以郎霄想借刀取胜,右手对左臂我住的对方的肘关节,然后右手大腕一番转竟然是滑倒了莫不平左臂的外肘,用力一牵拉,虽然没有拽动对方,但也竭力自己的身躯转到了对方身后,并且腋下一用力套住对方的左手也带到了背后,右臂制住对方左臂的同时,郎霄的左手就摸向了莫不平的刀柄。

    因为莫不平精练马上战,且刀头弯曲的弧度比较大,所以是背刀客而不是佩刀客,刀是斜绑于背后,一般情况下是于脑后抽刀因为刀的弧度要侧向外展,郎霄要想借刀的话就要拿向莫不平的左肩头,此刻莫不平要想抢刀的话已经有些来不及。

    因为对手在自己身后左臂也被圈向身后,右手要绕过自己的脑袋不管是面前还是脖后,都不如对方触手可得更快一些,于是他索性放过刀柄,被盘住的左臂向身体一夹扣住刀鞘,右手化掌直接向背后刀鞘的尾部使劲一磕,同时右脚一勾也踹向了自己的右手背,身子又向下一缩。

    这样一掌敲磕一腿勾踹身子在一缩,童子拜佛的身姿只不过两手在后,疯魔刀嘡的一声就出了鞘有半尺来长,郎霄的手正好赶到握住的却是刀锋,还没容他撒手呢莫不平后腰一拧身子侧前一带,只听得哎呦一声惨叫是鲜血淋漓。

    都不能说是眨眼的功夫,这瞬间吧应该说七八眼都眨得过,动作都太快了就好像事先编排一般,两个人都是贴身缠打一回一应又是那么连贯,可以说大部分人都没看清怎么回事,郎霄左手的四根手指,已经齐刷刷被割断,一根根散落在擂台之上。

    疼得郎霄手里跟握着火炭像的连忙往后退了两步,咬牙切齿怒指对方:“莫不平你好狠,封刀客竟然拔刀相向你胜之不武。”

    莫不平回过身双手抱臂哈哈大笑:“哈哈哈,我什么时候拔过刀了,是你心急想要借刀,我只不过是不想借而已,再说了比武对决全凭本事,你有擒拿手我有疯魔刀,凭什么要以己之短克彼之长呢,就该各显其能,倒要看看以后你这秃手鹰爪还要怎么个拿法。”

    “好你等着,”郎霄狠狠地说了一句,然后迅速的捡起掉在台面上的四根手指,纵身离开擂台向山门处跑去。

    看着郎霄的背影老不尊点了点头:“这应该是去疗伤去了,应该武真教的人要耽搁一会了,那好吧不尊愿意上场领教。”说着,老不尊站起了身。

    就在这时台下有人大喊:“道兄且慢,还是让我来会会他吧。”

    话音未落台下一人跳上了擂台,纵跃之中甩落披风原来是一身的苗装打扮,正是苗疆高手瓦徒勒,落稳身形双手抱拳:“不尊不敬二位一向可好啊。”

    六不敬笑了:“还好还好,怎么徒勒兄也来凑热闹了,莫不成也对饮血刀感兴趣吗。”

    瓦徒勒并没有直接回答,冲着莫不平也行了个礼:“有礼了不平世侄,蒙北高手都跑到我苗疆地界了,算是地主之谊也要打上一架。”

    莫不平也双手还礼:“不平有礼,失敬失敬原来是徒勒前辈,听闻回旋刀法精妙绝伦,晚辈倒真的是想领教一番。”

    奚婷非常感兴趣:“一个塞外高手一个苗疆高人,疯魔刀法对回旋刀法,这架到有的看,想不到我的饮血刀有这么大魅力,徒勒前辈,尔娜姑娘呢有没有来。”

    徒勒尔娜在人群中招招手:“我在这呢,婷姐姐刚我听说,小豹子被人打了是吗。”边说,边凑向了刘成风:“来我看看我看看,伤到哪里了,”一看到刘成风吊着的手臂,尔娜大为惊讶:“怎么回事还把胳膊打断了,这谁干的,阿卡阿泰,你们怎么照顾的。”

    蒙泰茶卡连忙凑到尔娜身边低声耳语,告诉事情的真相。

    奚婷的问话,原本是小女生的醋意,但是见到尔娜吃惊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哈哈那看来你们父女二人,是迟来了一步刚没有看到,小豹子被人好一顿揍啊。”

    瓦徒勒四下巡视了一番:“什么人敢伤我爱婿,带我和蒙北高手打完,定要好好的教训他一番。”

    老不尊一听眼睛一亮:“哦,什么时候那野小子,变成你的爱婿了,恭喜啊恭喜。”

    瓦徒勒非常的高兴:“多谢多谢,其实时间不长,十多天吧连云山村庄,我们一起扫平了鬼村,并且还教了这小子回旋刀法。”

    六不敬也满脸带笑:“可喜可贺啊喜手高徒又结为连理,徒勒兄一定要好好颇费一番。”

    台下看客一听不少人都在拿白眼翻刘成风,个野小子有什么好的,身旁一个小美人不说又混上了苗疆高手的女儿,小痞子值得爱吗真是好白菜都让猪拱了,世风日下,世风日下啊。

    瓦徒勒点点头:“理当破费理当破费,只要小女能够高兴,只是有一点这个小子学功夫不够灵光啊,日后诸位当多多帮忙才是。”

    郑莹有些遗憾:“资质不错品性尚待教化,初出江湖不懂人心险恶,不过也正是难得之处,总之,徒勒前辈好眼力啊。”

    “多谢,”瓦徒勒收住笑容转向莫不平:“那好不平世侄,就请出刀吧。”

    对付苗疆高手,这回旋刀法也是早有耳闻的,莫不平不敢怠慢,右手脑后一抄拔出疯魔圆头刀:“徒勒前辈,在下并非有意得罪,只是这刀一出手既无所停,为得饮血宝刀,只有拼力而为了。”

    “得罪得罪,”瓦徒勒也亮出了两把螳螂刀,刀走回旋掌中舞,就像拿着两把螺旋桨一般,一前一后拉开架势。

    这应该是高手对决吧两个人,都深知对方功夫了得,并非是在耍酷,谁都想在气势上先压对方一筹。

    当然谁也不会被这种气势所吓倒,莫不平双手执刀向日本武士一般刀挑前方,像是挑了个长的大拇指一般,认真也是代表着尊敬,看对方没有飞刀的意思,于是猛然间迈步前冲,云里穿,雾里纵,云雾之间似闪电,埋刀法,披荆斩棘。

    原来莫不平的圆头刀并不是没有道理,而是增加了刀影的长度,尤其在日光十分充足的时候,他所舞出的刀花呢也非常的巧妙,动作不大只左一抖右一抖的,但是光影残留不消,左右相护像是两面光盾,在光影的掩护下后边的披荆斩棘才是攻击的刀法,有点像刘成风的左砍树右砍树。

    瓦徒勒也不怠慢,看到对方进攻心里也有了底,野小子的左右砍树,但高手就是高手啊有光影做掩护,于是后退了一步说了声:来的好,拨云桨,回旋刀,扫清云雾见日端。

    这两个人的打法,一个是舞出刀花光影之中暗藏杀机,一个是出刀不见刀刀不留痕中隐匿真章,应该说两种打法吧各有所长,两个人的功力也相差不多,但是头一次博弈精彩绝伦的同时,也要耗费些时间才能分个高下。

    在经验上,瓦徒勒略胜一筹,他所对战的高手,总比莫不平要多些,最主要他曾适应过刘成风的快攻,虽然刘成风的功夫要差一些,但是野小子的速度无人能及,没有想到的是与一个低手对决,显然是帮到了瓦徒勒的忙,因为不知道疯魔刀法的路数,对方是一位的猛攻收不住手,刘成风也是一位的快攻毫不停歇,熟悉了这种打法,让莫不平的刀花光影完全的没了作用,应该说在两人的对战中是至关重要的。

    莫不平披荆斩棘之后是横扫枯枝,卷地成风,刀挑华山,力劈华山,拦腰断木等等一招紧似一招的猛攻。

    瓦徒勒是不急不躁一躲二闪回避着对方的攻势,左一挡右一格,两把螳螂刀随手回旋,慢慢的就掌握了对方的节奏,应该说对方的疯魔刀法,就是千变万化的砍柴功吧,带我伺机进攻。

    这个时候莫不平就有些吃亏了,因为自己的猛,自己的刀影不能影响对方,而对方的无影刀,刀打回旋他始终找不到对方防守的位置,就是找不到对方的刀,尤其回旋不是硬拼,不是迎面挡正面架,而总是拨开自己的刀,就像是一把软刀,没有想到瓦徒勒的软刀,竟然这样有力,若是在不能一击必杀,自己的十八路刀法就要打完了,第二轮要是重复来过,自己的刀法还在这十八路之中,恐怕就是对方反击的机会了。

    莫不平有些着急,为了不让自己的十八路刀法打完,避免破绽吧他开始重复路数,第十二路刀法时他就开始添加水分了,嘴里喊着抽刀断水,抽刀断水,抽刀断水,一把圆头刀也似在手中打着旋一般。

    瓦徒勒边退边笑:“哈哈世侄,你这抽刀断水怎么打不完了,跟我的回旋刀法有些相似啊只不过,你是连同胳膊一起回旋啊。”

    莫不平摇摇头:“没办法,前辈武功高强啊得着工夫,只要管用就不怕重复使用,既然前辈不耐烦在看我这一招直捣黄龙,直捣黄龙,直捣黄龙。”

    瓦徒勒一边挡一边说:“哈哈其实世侄你错了,并非我武功高强而是有个本领高强的女婿,你的这种打法一味的猛攻,虽然凌厉吧但是和我的女婿有些相似,只不过你比他刀法多他比你刀法快,所以,我有所适应。”

    莫不平有些奇怪:“就是那个野小子吗,他刚才竟挨揍。”

    瓦徒勒有些尴尬:“呵呵挨揍嘛是他的特点,所以要找这样女婿啊面的女儿被欺负了。”

    莫不平十分地敬佩:“想不到前辈,与低手对决都能找到自己可用之处,看来不平此战,定输无疑了这饮血刀,与不平无缘。”

    就在这时山门处传来阴阳两声一语:“哼,什么人大胆,敢伤我武真门徒。”

    这声音带着深厚的功力,震得在场所有人心闷气短浑身无力,耳膜都快要炸裂一般。

    喜欢明英荡寇志请大家收藏:()明英荡寇志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