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3章 旋刀门主

作者:侳梦傢字数:4937更新时间:2019-08-30 23:00:56
    奚婷的话说的不错,在身份上瓦徒勒应该说是刘成风的长辈前辈,而在功夫上,瓦徒勒是苗疆第一高手,刘成风则是名不见经传,即便是有点名气,那也是刚出名不久,君子侠初出茅庐。

    作为长辈和高手,想要看一个晚辈低手练功,别无他意肯定是要指点一番了,这些并不难猜想,只是留意不留意的事。

    把贾兰生一同拉过去,并不是看热闹,奚婷当然是有意扶植了想让兰生,成为武林中有所作为的人,虽然他不是刘天择,但或许,刘天择已经不在人世也说不定,最起码现在还没有找到,而面前的贾兰生,又这么英俊,能帮就帮一点吧。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奚婷没有察觉的,那就是刘成风的身边,还有个苗草,无形的醋意驱使,会让奚婷不由自主的,和贾兰生暧昧不清。

    也就是这拉手的瞬间吧让奚婷有一种,很怪的感觉,她回头看了看忍不住就问:“好奇怪啊你的手,怎么跟个女人似的这么小啊。”

    贾兰生莞尔一笑,抽回手展开来看了看:“怎么你也这样说我啊师兄们也说我的手小,但是像女人这就太夸张了吧,你看有那么小嘛。”

    奚婷伸出手来与对方合掌比了比,还是有些差别的,应该说介于男女之间吧,无论是宽窄还是长度,但是质地却是非常的柔润,这应该就是翩翩公子才能养成的吧反正给人很舒服的感觉。

    奚婷点了点头:“嗯,是有些过分怎么可能像女人呢你的手这么长,不过比那野豹子的手可小多了,应该是我见惯了吧对他手的印象,影响了自己的话。”

    贾兰生笑了笑:“好了我们快去吧,被你这一说,我也来了兴趣徒勒前辈的回旋刀,久负盛名。”

    于是两个人,追向了刘成风和苗草的方向。

    回到村中谷场,单寻妃和瓦徒勒已经在那里等候,还有李空空和秦珍珍也一旁陪同,看到刘成风过来,单寻妃白了他一眼:“跑哪去了你,刚还看见你在这练功呢怎么走过来就没影了,别总是嬉笑打闹的长点脑子好不好,看清形势,把功夫练好才是最重要的。”

    刘成风可能也是心里不快,刚才他远望奚婷非常的活跃,自然心里不是滋味:“大叔你嘴好厉害啊,成风惹到你了嘛。”

    “没惹我就不能说你了,还管不了你了,不听话给我滚回葫芦岛腰岛,没人乐意带着你。”

    刘成风连忙点头:“好好好大叔,我错了,您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吧。”

    单寻妃点点头:“这还差不多,这人啊得知道上劲,首先得把功夫学好,这不你徒勒叔,一听说你每次打架都被人臭揍一顿,有点听不过去了想指点指点,让你以后少挨点揍,还不快谢谢你徒勒叔。”

    刘成风连忙向瓦徒勒毕恭毕敬双手抱拳:“多谢前辈,成风让前辈费心了。”

    瓦徒勒笑了笑:“有些误会啊成风,你的寻妃叔并没有把你说的很不堪,实际上,他很在意你的也很欣赏,说你是功夫奇人。”

    单寻妃白了瓦徒勒一眼:“非要点破是吗,你这样孩子会骄傲的。”

    瓦徒勒性格爽朗不以为然:“哈哈表扬也是一种鼓励吗,应该能看得出成风这孩子严格可以,表扬也是可以的他不会骄傲的,试问功高之人,有几个能做到一躲二忍,反正我是做不到的在这一点上,前辈自愧不如。”

    刘成风也非常谦卑:“哪里哪里,前辈取笑了。”

    瓦徒勒指了指刘成风后腰:“其实说实话吧我真正感兴趣的,是你的两把砍柴刀,拿来我看看。”

    刘成风连忙把刀递了上去,瓦徒勒拿在手里翻过来调过去的看着,背线像鹰嘴,刃线卷头云,没有护镡防手,真的是两把非常简朴的刀,但材质上乘非常的锋利,通体发亮但不是那种锃光瓦亮,而是非常厚重的油亮,能够看得出为主认识出过不少力的。

    瓦徒勒一边点头一边说:“嗯,单凭两把砍柴刀就已经说名问题了,你寻妃王嘴下的侠字,那些侠者有哪个甘愿背着两把这样的兵刃,成风能够做到,一为重情二不为名利,功高不为逞强,君子风范当之无愧,只可惜相貌平平了甚至还有点出格,招风大耳手长及膝的,,,”

    单寻妃打断:“徒勒兄,你在说什么呢。”

    瓦徒勒连忙收住嘴:“哦,我在夸他啊叫他不要气馁,功夫高和相貌没关系的,对了成风,你成亲了吗。”

    这问题问的,一个奚婷一个苗草已经够受的了,刘成风不知如何回答,有过假成亲,谁信呢是假的媳妇怎么跟在身边不离左右,没成亲怎么的我喜欢的是奚婷。

    正在犯难之时单寻妃再次打断:“徒勒兄,你不是要看他的功夫吗,不光是砍柴刀还有砍柴功。”

    瓦徒勒连忙点头:“哦对,砍柴神功,听起来就很有趣,还有你的豹速,练出来叫我开开眼。”

    刘成风搓搓两手掌:“好的,没问题我的肉掌也可以砍柴。”

    说着刘成风站在了谷场中央,运气提掌若同两刀在手,然后长吸了口气:“怒成风,一躲二忍之后,我发怒了以为好欺负吗,打他个王八羔子替他家大人教训他给他一顿胖揍把他肠子打烂了让他有屎拉不出拉的出也不成橛只能一个粒一个粒的,,,”

    还没说完,把瓦徒勒就给说迷瞪了使劲地看着刘成风又碰了单寻妃一下:“寻妃兄,他这是在干嘛君子还带骂人的。”

    单寻妃笑了笑“前奏,前奏,他在酝酿感情呢一会他就好了。”接着单寻妃有训斥成风:“你干嘛呢,又不是真打就让你演示一下,那么多毛病干嘛。”

    刘成风尴尬的点点头:“习惯了习惯了,前辈,我好久没有念这词了都快忘了,这可是葫芦叔交给我的。”

    “行了行了你快练吧,真是的野人上手脏话多赶上懒驴上磨了”

    于是刘成风卖力的舞了起来,一怒成风,左砍树右砍树上砍树下砍树我上下胡乱砍树,虎扑,胯打靠山贴还有虎尾鞭,到底还有个虎搏功,亢龙有悔滚珠丹,长蛇串珠龙在天,看我降龙太极功,,。

    然后又是左砍树右砍树上下乱砍树,,。大概是昨天的打斗有些憋气吧,所以成风,演得非常卖力。

    看的瓦徒勒一头雾水,这就是闻名遐迩的君子侠吗也是身经数战的人了,这表演的这是什么。

    刘成风终于停下了手,走到众人近前双手抱拳:“献丑了前辈莫笑。”

    单寻妃碰了碰瓦徒勒:“怎么样我这大侄子,功夫不错吧。”

    瓦徒勒尴尬的点点头,然后坚定的拍起了巴掌:“不错,不错,我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套路,怎么说呢真的是大开眼界,简单直接再加上成风的速度真的是绝配啊,我没想到天下竟然有这样的功夫,你说的不错,这小子是个功夫奇人,就是这招式有点少了显得有些重复。”

    单寻妃笑了笑:“哈哈不是显得重复,根本就是,你别看这一两招,就算是重复使用能招架的住的,想应该也没有几人。”

    这时候奚婷贾兰生走了过来:“大叔,徒勒前辈你们在说什么呢。”

    单寻妃微笑着:“在谈论成风的功夫呢,徒勒前辈说砍柴神功招法简单。”

    奚婷非常高兴:“我猜的不错,谈论功夫啊这么好,小豹子不行,他那功夫就那么两下子,不如研究研究龙门剑法吧,兰生的鱼跃龙门鱼破龙门和鱼落龙门,被称为龙门三绝技,这个招法多变化莫测。”

    单寻妃摆摆手:“这个,展鸿飞的功夫在我之上,龙门剑法不好讨论,我们还是说说成风吧这小子还欠规整,又没有人教他。”

    奚婷摇摇头:“大叔就知道偏心。”

    单寻妃板起脸:“我怎么是偏心呢,葫芦叔走了,就留下那么点功夫底子,成风这等于没人教啊既然托付给我,理当尽责啊。”

    瓦徒勒仔细地想着:“哎你别说,现在回想起来,越来越觉得成风真的不简单,就这几招还真别说,刚猛凌厉还真让人应接不暇,成风,我们来试一试。”

    奚婷更有些羡慕了:“哇前辈,您还要亲力而为啊做陪练,可真够器重他的,小豹子你够幸运啊。”

    刘成风连忙抱拳:“怎么敢讨教呢前辈您太客气了,成风有什么不到家的,您说说就是了。”

    瓦徒勒笑了笑:“不妨事不妨事,来,用你的一怒成风,攻我,但是用刀的。”

    刘成风有些犹豫:“真的要试吗还用真刀,我怕我收不住手。”

    瓦徒勒走到了谷场中央:“那也得要近的了身啊,来吧。”

    刘成风不好推辞,改做反拿刀以背为刃拉开了架势:“婷儿丫头,草儿,踢我两脚。”

    苗草有些糊涂:“啊,成风哥你说什么。”

    奚婷笑了:“他这是舍去其一躲只要第二忍,酝酿感情,兰生,你也来踢。”

    “真的要踢么。”苗草有些犹豫,然后奚婷已经踹了出去,贾兰生也不好意思,被奚婷绕腿一勾往前一送,接着兰生两脚也踢在了刘成风屁股上,忍不住有些高兴,当然也是为搏奚婷欢心:“真好玩,我在踢两脚可以吗。”

    奚婷大笑起来:“哈哈踢吧踢吧别客气,踢多少脚都可以。”

    可没登贾兰生再踹出两脚,刘成风唿的一下子窜了出去嘴里大喊着:“怒成风,看我砍柴神功。”

    瓦徒勒也是双刀在手放在面前十字比划了一下,看刘成风越来越近,瓦徒勒猛然旋身柠步,接着挥手出刀嘴里还喊着:“看我回旋刀法。”

    嗖呼呼,一支螳螂刀打着转划着弧线悬空而出,奔着刘成风左侧就冲了过去,紧接着另一支螳螂刀自上而下迎面也向刘成风飞了过去。

    只觉得眼旁一道白光,而眼前更像是一道死光,一左前一正中异常夺目,刘成风本来攻的挺迅速,但奈何刀光耀眼就好像昨天的影武士,也是让他头疼的一战,被逼无奈吧他迟疑了脚步,然后越来越慢了准备做出防守的架势,但是他的防守根本就是短板,情急之下强上位,喊了一声:“左砍树,看我左砍树,啊砍不到。”

    如果说是一招半式,甚至是多种变化刘成风可能也无所谓,他只会进攻,而且速度非凡,但是瓦徒勒就是看出了他不会防守,所以早早出刀,刀出手刀光即现,在两人距离之间画着长长的弧线,让刘成风有足够的时间去发觉,察觉到双刀越来越近的进攻,也有足够的时间让他去犹豫,最终,刘成风想用左砍树右砍树做还招,可是用进攻的招数来防守,搁别人可以,在刘成风身上极为别扭,还是防守的不习惯吧,因为左右砍树这两刀,功的话目标聚中,而瓦徒勒的左前刀弧度太大,正前方的刀又太正,刘成风的左砍刀只是扫到了螳螂刀的尾巴,没想到这回旋刀的力量如此之大,竟然没有被改变方向,两把螳螂刀在刘成风面前画了一横一竖两道月牙光,最终碰在了一起只听噹的一声,两把螳螂刀同时掉在了地上。

    刘成风停下脚步,呆呆地看着眼前不足一尺之地的两把螳螂刀,很显然,瓦徒勒是有意打在对手身前,在场众人都非常的吃惊。

    单寻妃不由得挑出个大拇指:“回旋刀法果然名不虚传,徒勒兄你这刀打得好啊两把大铲一般,封住了对手的来路,成风,还不谢谢前辈手下留情。”

    刘成风捡起地上的两把刀恭恭敬敬地送到瓦徒勒手上:“前辈真是好功夫,成风佩服之至。”

    瓦徒勒笑了笑:“其实我最早和你一样,用的也是砍柴刀,我刚才看了看,你这两把刀也有些轴向上的偏移,薄厚上的侧重,因为你这两把倒是可以贴在一起的像两个瓣,就有了回旋的一点点基础,如果运用得当,也是可以抛去自如的。”

    接着,瓦徒勒从成风手中拿过一把砍柴刀,阔臂挥掌用力甩了出去,砍柴刀打着转飞了出去,画了个弧线像燕俯低空盘旋一般,很快的又飞了回来,竟然被瓦徒勒伸手稳稳地接住。

    刘成风有些困惑:“前辈,这好神奇啊。”

    瓦徒勒笑着把刀递回到刘成风面前:“你来试试。”

    刘成风有些挠头:“我,我可做不到啊前辈是高人。”

    单寻妃在一旁喊着:“傻小子,前辈这是在传授武艺,还不快试试。”

    刘成风若有所悟,高兴地接过砍柴刀:“多谢前辈赐教。”

    瓦徒勒非常得意:“呵呵不用谢,学会了我的回旋刀,你就是我们苗人一族了要统领我的旋刀门。”

    ,,,。

    喜欢明英荡寇志请大家收藏:()明英荡寇志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