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学院风云 第152章 变故

作者:淡味冰淇淋字数:4410更新时间:2019-10-10 22:45:58
    时间荏苒,岁月如梭。

    转眼已是一个月之后。

    清晨天刚亮,木郡城城门外。

    “总算回来了……”

    看着眼前一别大半年的城池,陈逸忍不住长呼了口气。

    经过一个月风尘仆仆的赶路,他总算是从中域回到了这个熟悉的地方。

    “幸苦你了,小青!”

    看着一旁趴在地上,早已累成一滩烂泥的青灵鹰,陈逸伸手摸了摸它脑袋上的羽毛。

    微笑道,“进影宫休息吧。等此番事了,我会好好犒劳你的!”

    “唳…”

    听得他这话,青灵鹰顿时发出声音回应,只是这声音显然有气无力。

    它真是的太累了!

    陈逸也知道,伸手一挥就将它收入了影宫内。

    这一个月,青灵鹰确实是累坏了。整个一个月时间,几乎是没有一刻停歇的在空中一直飞行。

    虽然有陈逸时不时给它丹药补给,但也是青灵鹰身心俱疲。毕竟它只是一头二阶灵兽,连续飞行一个月早已超过了它的极限。能够坚持,也是冲着陈逸这句会好好犒劳它。

    有动力,这才一直坚持到现在。

    也亏得它这样的坚持,才让陈逸得以如此快回到木郡城。

    毕竟从中域到南域,这可是一段相当夸张的距离!

    将青灵鹰收回影宫后,陈逸这才走向眼前的城池。进入城池,一路熟门熟路的很快就来到了陈家府邸前。

    “陈家,我回来了!”

    看着面前还是模样依旧的府邸,他不禁轻吐了口气。同时伸手,把脸上戴了许久的面具摘了下来。此前戴面具是不太想暴露身份。眼下回到家族,自然就没必要再这么做了。

    “这都天亮了,护卫竟然还不出来,真是偷懒!”

    走到府门前,看着本应有两位护卫守在这里。但现在却空无一人,陈逸不禁微微摇头。

    但也没太在意。

    现在南域的天气正值寒冷的冬季,护卫会想多在被窝待会也可以理解。

    毕竟现在只是天刚亮不久。

    “嗯?”

    只是当他正欲敲门,却直接就把门给推开时,他眉头不禁一皱,“连门也没锁?”

    守门护卫晚起点可以理解,但这个不锁门就有些过分了!

    虽然在木郡城陈家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基本没人会敢私自擅闯。但就算这样,也不能不锁门!

    “真是不称职!”

    摇了摇头,陈逸向着府内走去。

    然而没走出几步,他的眉头就又皱了起来,“这么安静?”

    此刻他已经走到了府内的一条小道上。

    就算现在是寒冷冬季,但此刻天已经亮了,陈家内不应该如此安静才是!毕竟陈家族人大多都是修士,就算怕冷也不会死缩在房内。而且每日一早,陈府内就会组织年轻族人训练,但眼下……

    看到这一幕,陈逸生起了不好的念头。

    脚下一踏,身子快速朝着陈府内掠去。

    当来到演武场,看到这里是空荡荡一片时。

    他的心彻底沉了下来!

    因为他可以确定,陈家出事了!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若是正常情况下,这种时候的演武场绝对不可能空无一人!

    走过演武场,陈逸一路向大厅方向而去。

    “呜呜呜呜……”

    当他接近到大厅位置时,可以清晰听到有一阵哭泣声自耳边传遍。

    这让他眼神一凝。

    嗖!

    身子一闪,快速掠向大厅。

    很快他就来到了陈府大厅的门前。当看到其内一幕时,他不禁一怔。

    只见正有不少穿着白色寿衣的妇女,正围在大厅中抽泣着。

    “你们在做什么!?”

    陈逸直接就朝着大厅内这一众妇女喝问。

    一众妇女的抽泣声一滞,目光齐刷刷朝门外看来。

    “少…少家主!?”

    当看到门外的陈逸时,她们神情皆是一呆,有些愕然。

    “这是怎么回事!?”

    而走进大厅的陈逸,也是注意到了前面的一幕。只见在大厅前方的地上,赫然有着一片白布,上面正躺着十多具尸体。

    其中有两人他一眼就能认出,赫然是陈家的两位长老。至于其他人,显然也是陈家的族人。

    一众陈家妇女则满脸不解看着他,“少家主,您不是在南风学院吗?”

    “我在问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但此刻陈逸根本没心思解释,只是看着地上的一众尸体,脸色阴沉似水的喝问道。

    “这……”

    闻言,一众陈家妇女又不禁抽泣起来。

    其中一位持拐老妇人似想到什么,顾不得哭泣连忙向他急声道:“少家主,您快去城内中央广场吧!要是去晚了,我家老头子还有月儿小姐他们就要被当众处刑了!”

    “你说月儿他们要被当众处刑?”

    陈逸骤然瞳孔一缩。

    嗖!

    来不及问清楚原因,直接转身就冲出了大厅,速度全开的朝木郡城中央广场疾驰而去。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陈家显然出了大事!

    该死的!

    简子言那边发生了变故,难道陈家也跟着发生了吗?

    一边掠行,他的一颗心也在不停往下沉!

    ……

    木郡城中央广场,此刻这里正聚集着一大群人。

    他们的目光全都落在了广场中央。只见在那里,此刻俨然有着三十多根木柱,每根木柱上都正绑着一个人。而于他们脚下,显然各有一堆已经燃起火焰的草堆。

    火刑!

    公开进行的火刑!!

    “唉,真是可怜。堂堂陈家没想到竟然会落到如此地步!”

    “谁能想到呀?大半年前,想陈家还因为了个陈逸大放光彩。没想到就这么大半年过去,竟然就落至如此田地!”

    “真是成也陈逸,败也陈逸。进了南风学院一人舒服了,却留下了一家族人为他遭罪。惹谁不好,偏偏惹上了乾元大师!”

    “人家乾元大师可不单单因为他的缘故。据说也是陈家祖上留有一件祖传至宝,这才惹来如此祸事!”

    “不过也是王家乘人之危。趁如今陈家主不在的这种时候出手!还要对陈家人公开处刑,真是太狠了!”

    “听说是王家少主王云死了!大半年前陈家少主陈逸也不知施了什么手段,竟然让前者得了怪疾。坚持了大半年,还是在一个月前没撑住死了!王家会这么狠也是情有可原!”

    “从今日之后,陈家怕是要除名了!”

    ……

    看着那三十几位马上就要被火活生生烧死的陈家人,在场围观的不少人都是为之叹息。

    相较于他们的叹息,前方高台上的王家一行,则是冷漠看着这一幕。

    自大半年前的南风学院招生后,王家就开始走上了下坡路。

    因为王云的病情。

    噬血诅咒之下,让他必须要一直服用补血之物才能吊着性命。为此,整个王家都因此被拖累不堪。毕竟身为父亲,王盛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儿死去。

    但随着王云需要的补血之物越来越多,他们王家也终是难以承受。

    就在一个月前,王云还是死了。

    这让王盛伤痛欲绝,几欲想去与陈家拼命。

    但被他们王家的长老阻止了下来。

    毕竟给王云拖的他们王家已经垮了大半。要是这时候去与陈家血拼,那整个王家都可能因此覆灭。而且对于他不断提供给自己儿子补血之物,害得家族被拖垮,早已让王家众长老都有所不满。

    这种时候,自然没人会愿意让王盛带领王家去死。

    但有时候,命运就是这么的奇怪!

    他们王家没找上陈家。陈家却自己出事了!

    就在七天前,他们柳州第一炼药师,乾元大师带人找上了陈家。据说是发现了陈家有一件祖传至宝,要逼迫他们交出。

    对此,陈家自然是说没什么至宝。

    而乾元大师根本不跟陈家废话,直接让他身边跟随的结晶境大修士出手,重创了陈山恒等陈家高层。然后强行将陈山恒掳走,留下了一个高层战力俱损的陈家。

    看到陈家落到如此境地,王家哪里还忍得住?

    虽然不清楚具体原因,但并不妨碍他们对陈家出手!

    毕竟不说两大家族的仇怨,就是这段时间他们王家被王云拖垮的经济,也足够构成理由让他们出手。因为只要抢了陈家的财富,他们王家就又能恢复如初!

    高层战力俱损的陈家,自然不是一个完好的王家对手。

    陈家一些修士当场被王家斩杀,剩下的修士则全被王家绑了来。

    然后就有了眼前一幕。

    他们要当众将这些陈家修士烧死!

    当然,这是王盛提出来的要求。

    王云的死,让他对陈家恨极。不仅要陈家人死,还要让他们在极尽痛苦中死去。公开火刑,无疑就是一种极好的方式!

    “小杂种!敢害我儿!我就先把你的家人给杀了!!”

    看着那一团团草堆的火焰,马上就要焚上陈家三十多人,王盛的脸上不禁露出了一抹狰狞。

    王云的死,让他已经有些几近癫狂。此刻他想看到的,就是这些陈家人痛苦的表情!

    “不要!我还不想死啊!!”

    当感受到到火焰逐渐蔓延到脚掌,在场三十多位陈家人中,也是有人忍不住发出了恐惧的叫声。

    面对这样的一幕。虽然他们坚持着不想为陈家丢人,但当火焰温度真正触及到脚下时,还是忍不住令他们生起无边的恐惧。其中一些陈家族人,更是直接被吓昏了过去。

    感受到脚下的温度,同样给绑在其中一根木柱上的陈月,此刻小脸上也是布满了苍白。

    虽然因为天生无法修炼,让她曾经有过想死的念头,但并不意味着她就不怕死。特别是在大半年前陈逸离开时,给了她对未来憧憬的希望后。

    此刻的她,不想死!

    可是脚下的火焰,显然不是她能够说得算的!

    当火焰焚烧下小腿的瞬间,纵使她意志坚强,也是忍不住身体微微颤抖起来。

    眼看着火焰逐渐蔓延上来,她的小脸上从苍白渐渐泛起了恐惧!

    她要死了吗?

    不!

    她还不想死!

    她才给对未来能够修炼有了憧憬,怎么能够在这种时候死去!?

    当火焰触及到皮肤,那烧灼的痛楚产生时。

    “不!我不想死啊!!哥,你在哪啊!?”

    她忍不住发出了呐喊。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