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百零二章 委屈的船长

作者:想枕头的瞌睡字数:3662更新时间:2019-07-22 00:24:27
    船长先生很委屈!

    这警察先生说的倒是比较委婉,但那意思不就是说自己是在编剧本吗?

    尼玛!这些完完全全就是刚才他们所经历的好不好?

    不知道那些枪支是怎么坏掉的怪自己?不知道那些人为何倒地怪自己?不知道那些人被拖到那隐蔽角落后去了哪儿也怪自己?

    船长非常认真的说道:“警察先生,请你尊重我的人格!刚才我所说的一切,绝对真实。至于为何会出现如此诡异的情况,说实话,我也不知道。”

    那位警官内心一阵MMP,但口上却是不再坚持自己的观点。

    只是接下来该说什么呢?这话题没法聊下去啊!给他的感觉就是两人世界观完全不一样,就好比要让一个无神论者与一个虔诚的神灵信徒找到共同话题。

    这位警察先生现在越发怀疑,这群人根本没遭什么海盗劫持,甚至怀疑他们报警是别有用心。

    至于怀疑的理由?这特么还需要理由吗?纯粹是满嘴胡话,就算对方所说的武器被莫名毁掉,你地上倒是留下一些枪支的零部件啊,哪怕半根枪管或者一个击锤也行。

    然而地上却是比刚扫过还干净……

    忽然,船长惊呼一声,道:“这位警官,你怀疑我刚才说的事情是吧?我想到了证明我没有说谎的证据,刚才那个海盗头子拿着枪朝着天上乱射,我们顶上绝对有弹孔。”

    随着他话音落下,所有人慢慢抬起头来,仰望头顶。

    船舱中灯火通明,高度也不是很高,所有人都能够清楚的看到,在那顶部确实有一个个的弹孔。

    “长官,真有弹孔耶!”一个警察一脸惊讶,道,“难道真有海盗?”

    那位警官目光一瞪,道:“这一个个的小孔能说明什么?还说有海盗!你怎么不说这世界有鬼神啊。”

    其他人顿时哑火,鬼神之事,谁说得准呢。

    船长愤愤然的看了那警官一眼,不无鄙夷地道:“该陈诉的警情我已经陈述了,至于我陈述的情况是否符合你的思维逻辑,那不是我应该考虑的事情。而且调查事情的真相,本就是你们警察的责任。虽然我不是你们马来国的公民,也没有权利要求你们做什么,但如果你们国家每一位警察都是你这种处事方法,我能做的也就是提你们国内的人民感到可怜而已。”

    那位警官很愤怒!换做是其他人,他甚至会当场将对方给拘捕了——理由也很简单:报假警,浪费社会公共资源。

    但眼前这人这事,却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努力压下心中火气,这位警官黑着一张脸,道:“该调查的我们自然会调查!如果方便,请你们将船开到我们马来国的槟城港口,我们将做进一步的调查取证。”

    这是办案的标准流程,船长也知道一些,不过眼前他却无法做主将船开到槟城港,这会浪费很多时间,严重影响他们的履约。

    “很抱歉,我们的行程很紧!槟城就不去了。如果你们要取证,可以就在这里,我们会完全配合。”船长说道。

    那位警官巴不得对方说这话呢。

    将这艘船带到槟城?那绝对是傻逼的行为,就现在而言,这艘船对马六甲海峡沿岸各国来说就是一个烫手山芋,巴不得对方早点离开呢。

    于是在这位警官的带队下,马来国警察对这艘船进行了相信的搜查,除了那些被禁止打开的集装箱之外,每一个角落都搜遍了,并带走了所有可疑的证据。

    数小时后,所有马来国警察登上飞机离开,剩下的所有船员面面相觑,内心非常的忐忑。

    刚才与那些警察待在一起,他们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可现在人突然少了,所有的疑问再次浮现在心头。

    他们甚至怀疑,之前发生的一切是真实的吗?

    你说一个人出现了幻觉,那还可以解释,可难道说所有人看到的都是幻觉?

    可如果不是幻觉,那刚才的一切就是真真切切的发生了。

    但那一切怎么解释呢?

    这世上真的有鬼神吗?

    想到鬼神,众人心头不由得有些惴惴不安。

    常年在海上讨生活的,对于大自然的敬畏绝对超过生活在内陆的人,对于自然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往往容易往神灵身上靠。

    哪怕是听到一些道听途说的传闻,有人就会信上三分,更遑论刚才的一幕确实发生在眼前了。

    他们比较忐忑的是,这隐藏在暗处的“鬼”或者“神”到底是好还是坏?刚才所做的一起到底是为了帮助他们,还是纯粹是出于好玩?

    如果是前者,那是好事,相当于自己这艘船上多了一位保护神。可如果是后者,那就让人不寒而栗了,鬼知道对方什么时候会玩到自己头上?

    这毕竟不是普通的玩,而是很容易玩脱的那种——到现在那群海盗都下落不明呢。

    ……

    在这些船员们看来下落不明的海盗,其实距离他们并不远,最多也就几百米的距离。

    只不过一个在海面上,一个却在半空之中。

    仙辇之中,宽敞的空间,但在其中的一个角落,却如同摞沙丁鱼罐头一样,挤了六七十号人。

    他们就是刚从失踪的海盗。

    此刻这些海盗的心情绝逼要比船上的那些船员要复杂无数倍。

    那些船员最多也就是在怀疑是不是遇到鬼神了,可这些海盗非常肯定自己见到“外星人”了。

    这个见到是真正的见到,因为对方就在自己面前。

    他们被擒的整个过程,每一个人都非常清楚,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才会如此肯定自己是见到了“外星人”。

    原本这些海盗还以为“外星人”会严刑逼供,向他们了解地球的情况,结果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外星人”玩的科技可比他们想象的高端多了——直接一个类似于头盔的东西戴在头上,自己脑子里所有的想法便以图文形式呈现在了电脑上。

    这特么的根本不是人类所具有的手段!

    读取记忆,绝逼是令所有人惊恐的事情,特别是当这个读取记忆的人别有用心的情况下,更是让人内心战战。这给人带来的心理压力,绝对强过将一个人脱光光仍在大庭广众之下……

    操纵这一切的索恩可没有照顾这些人情绪的想法,随便拖了一个海盗进行检查后,便直接找上了那个络腮胡子——也就是这群海盗的头子。

    络腮胡子对此绝逼是拒绝的,可胳膊拧不过大腿,他也很无奈。

    半个小时后,这位名叫桑泽的络腮胡子连自己小时候尿床的场景都出现在了屏幕上,差点没让他羞愤致死。

    通过读取桑泽的记忆,索恩已经知晓这群人并不是纯粹的海盗,他们这次是接取了别人的任务,才决定对这艘货轮下手的。

    雇主所出的价钱是两亿美刀,这是一个很具有诱惑力的数字。

    可让索恩很郁闷的是,桑泽居然不知道雇主的真实身份,他们之间是通过一个叫查理的家伙联系的。

    而这个查理,是一位欧洲人,身份神秘,桑泽也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线索到这里似乎断了。

    但索恩并不着急,他们这次行动的过程中,全程都有球球协助配合,通过刚才读取桑泽的记忆,这家伙刚才还与那个叫查理的家伙联系过。

    这就好办了。

    正在这时,鲁仙也回到了仙辇上。

    当下鲁仙将自己在海底的遭遇告诉给了索恩,顿时引起了索恩的兴趣。

    居然有人真的想直接将这艘货轮弄沉,这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消息。

    桑泽这群人的目的是劫船,夺走船上的货物,很明显与那群准备弄沉货轮的家伙不是一路的。

    这里面有两种可能,这两路人马背后的主人毫无关联,之所以同时行动,完全是巧合。另一种可能,则是他们的雇主是同一个人,之所以让桑泽搞这一出,纯粹是准备找一个替死鬼。

    联系前后,按照正常脉络发展,当那枚鱼雷命中货轮后,这艘货轮将沉入海底。

    等到搜救人员在船上发现有海盗的踪影的时候,估计谁都会将这个锅扣在海盗头上。

    当然,现在这些都只是猜测,想要进一步印证,一方面需要将那老查理找出来,另一方面则需要弄清楚那艘发射鱼雷的潜艇到底是何身份。

    另外还有那些炸沉渔船的快艇,他们是否又与那艘潜艇是一路的呢?

    索恩随即将所有资料整理起来,给老板传了过去,然后便等着老板进一步指示。

    ……

    沈冰收到这些消息时,太阳已经从海面上升起。

    昨晚他与孙大圣交流一番之后,得到了药神的仙居地址,然后驾着飞天梭便朝那边赶去。

    到了半夜还未能到达孙药神的道场,沈冰也就躺床上休息去了。

    早上醒来,他便得到了球球的汇报,对凌晨时分那艘货轮上发生的事情有所了解。

    因此当索恩将这些情况汇报上来后,沈冰立即对整个事情有了更直观的映象。

    只是有时候知道得越多,反而就越迷糊,沈冰现在就是这样一个状况。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