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83)一场误会

作者:一串旋律石字数:3512更新时间:2019-08-14 08:11:22
    夜海华笔下的李悦姗,像是有生命力的活人,真的是太美了。

    齐幻儿好生羡慕,都是爱画之人,也希望自己能有这么一幅画像。

    于是说道“夜公子,等你有空了,是否也能给我画一幅这样的画像,你的画作我真的很喜欢。”齐幻儿真诚的说道。

    这要是换做平常,夜海华都不会含糊,直接答应,画幅画而已,花不了多少时间。难得遇到能如此欣赏自己画作的女子。

    可此刻夜海华有点犹豫了,他本能的看向了李悦姗,也没说什么。可李悦姗不知道在愣神看着什么。

    齐幻儿这么聪明的女子,当场就明白了。没再纠结作画的事情。

    而是说道:“我也有点累了,先回去休息了,晚上见。”

    齐幻儿转身离开。

    夜海华其实很想知道,李悦姗对自己的看法,但又很不好意思直说,于是,在齐幻儿离开之后,就直接问李悦姗说道:“李小姐,刚才齐小姐,也想让我给她画一幅画,你说好吗?”

    李悦姗没说话,还在直勾勾的看着远方。

    夜海华很好奇,她在看什么,于是也跟着看了过去,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远处管事陪着,云想容和江轻尘正在试酒。

    看云想容的表情,应该是喝到了很满意的果酒,把酒杯也放到江轻尘的嘴边,让他也尝一下,江轻尘喝后也觉得很不错,貌似交待点管事什么事情,距离有点远听不清楚二人说什么。

    两人很亲密也正常,都是赐婚的人了。李悦姗也不可能会去嫉妒二人感情好。

    夜海华又一想,觉得不对呀,这李悦姗根本就不会武功,别说听见人家说什么了,就是看都看不清楚那几人在做什么。

    夜海华心说那李悦姗愣神肯定不是因为江轻尘和云想容,那这里就自己,肯定是自己刚才和齐幻儿说话,李悦姗不大高兴了,这么想来,自己还是有戏的。

    于是固执的夜海华又说了一遍:“李小姐,刚才齐小姐,也想让我给她画一幅画,你说好吗?”

    “你愿意给谁画就给谁画,和我有什么关系。”李悦姗说完,脸上有了泪珠,人就跑了出去。

    正好遇到进来的夜海青,他看小花园里就夜海华一个人,心说自己的弟弟可真够优秀的,好不容易遇到喜欢的女孩子,才相处两个时辰,就把人家给弄哭了。

    夜海华也是懵的,怎么问了两次同一个问题,就能把人给问哭吗?自己真真是个人才,正不知道如何是好,就看到刚进院子的夜海青说的:“海华,你去看看,小姑娘到处跑不安全的。”

    夜海华才立刻反应过来,连忙追了出去。

    出了大院内,门口就是大面积的药草,都已经是基本成熟的药草,已经长到半人的高度,夜海华刚出门的时候,貌似看到李悦姗在草药地中奔跑的身影,但转眼间人就没了。

    这么多亩的药草,找起人来是真的有点困难。

    夜海华在刚才看到李悦姗的位置来回走过几次,没找到人,真要在药田找人,可以是可以,但要花很多时间。

    熟读兵法的人还是有技巧的,他就站在药草中间说道:“李小姐,我很担心你,你只要应一声,你是安全的,或者站起来让我看到你在那里,我就放心了。我要是一直都找不到你,我就马上通知江大哥,让他派山庄所有人出来找你。”

    这话连说了两遍,事实证明是有效的,就看到远处一个身着浅绿色衣裙的女子站了出来,但只是一瞬间又蹲了下去。

    不过这一刻对夜海华已经足够,火速走到了李悦姗的身边。

    远处就看到小小的,缩成一坨的女子,有点可怜。李悦姗蹲在地上,双手抱膝,头埋在膝盖上,人隐藏在药草中。

    “李小姐,我嘴笨,更不知道如何和女孩子接触,如果刚才我说了些冒犯你的话,请你不要介意,因为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夜海华很诚恳的说道。

    李悦姗始终蹲在药草堆里,低着头,叹了口气说道:“夜公子,你没有说过冒犯我的话,我只是心情不好,想出来静静,请你不要通知江大哥,等我缓过来,会回去的。”

    李悦姗刚才肯站出来,就是怕夜海青去找江轻尘,那以后就没脸再见昌平侯府的人。

    “你心情不好我看出来了,可你敷衍我,能用点心吗?整整一个下午,就我们两个人在一起,后来齐小姐来了,和你说过的话都不超过五句,还都是寒暄的话,你说你心情不好,不关我的事情,这是什么智商的人能信的?”夜海青说道。

    夜海青最大的优点就是任何时候都能保持思路清晰,即使此刻已经被李悦姗扰乱了心境。

    “我有必要骗你吗?请你不要再问了,给我留点面子,行吗?”李悦姗有点恼羞成怒的说道。

    其实李悦姗的涵养很好的,从来不会和人乱发脾气,何况这个刚认识没多久的夜海青,但不知何为此刻就是这么控住不住自己。

    “我没有探究你隐私的意思,你要是不想说就不说,现在天都暗下来了,你一个女孩子躲在此处,我真的不放心,万一有什么意外,我会愧疚一辈子的,在我看来,你心情不好,还是我惹到了你,你怕伤害我,不想说而已。我想陪着你,你就当我不存在,好了。”夜海青低声说道,人也顺势蹲了下来,只是和李悦姗保持着距离。

    说这话的夜海青是真心的,他是个厚道的孩子。

    此刻,李悦姗反而有点不好意思,自己真的有欺负老实人的嫌疑。

    其实,刚才齐幻儿看画的时候,正好有两个小厮,从三人身边经过,抱着酒桶,看样子是让云想容和江轻尘试酒,为今天晚餐准备的。

    齐幻儿和夜海青在说画的事情,当然不会留意小厮说什么,但李悦姗可是听的请清楚楚。

    一人说道:“一会见到公主要怎么称呼,是公主还是容公主,我有点紧张。”

    另一人说道:“你紧张什么,就按照江管事之前交代的,称呼公主行下跪礼,关键是江管事特意嘱咐,大少爷被赐婚做驸马的事情不要声张,现在庄子里,就我们几个人知道,到处说就是给自己找麻烦。”

    第一人继续说道:“恩,我都没想到,有生之年我居然还能见到公主,听说公主长的和仙女一样,我怕我见到公主会失态。”

    另一人说道:“就你事多,你怕失态,就不要看公主呗。”

    第一人说道:“那凭什么,我这辈子可能就这一次机会见公主,说什么也不能错过。”

    另一人说道:“别说话了,马上到了。”

    李悦姗懵了,云想容被封公主了?还被赐婚了?什么时候的事情?自己怎么不知道?

    当李悦姗清晰的看到,两名小厮对着云想容行跪拜之礼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刚才一个字都没听错,心中立刻被羞赧的情绪占满。

    李悦姗太傅的亲孙女,一岁多刚学说话的时候,老太傅就亲自教了敬语,三岁时,走路还蹒跚,但已经学了见客的礼数,坐姿,站姿,走路仪态都做过单独的培训。

    京城中,李悦姗仪态和礼数是贵女们的标杆,可是曾经被皇上亲自表扬过,这是李家的骄傲。

    可就在昨天,她就当着所有人的面,还喊公主为想容,貌似很亲切的样子。刚在见到公主,也是主动喊想容,这是谁给的脸大呀?

    李悦姗也生气自己的迟钝,其实昨天就应该知道有问题了。

    首先是,在闲园吃饭,自己喊云想容名讳,大家都用诧异的眼神看自己,自己也没觉得不对。

    其次是,昨天到了晨曦山庄,自己也是刚刚注意到有一个皇室规格的马车,但车里貌似没人,云想容是从昌平侯府的马车里,出来的,自己怎么就不想想,江大哥这么精明的人,不可能无缘无故带着空马车出来玩的。

    再次是,到了山庄被分房间,自己主动问过,管事说云想容睡主屋,自己当时还觉得江大哥太霸气了,喜欢就是喜欢,直接表现出来。

    现在看来自己真的是傻,江大哥这么懂规矩的人,再喜欢谁,没成亲之前也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这样外人怎么看这女孩子。

    人家是公主,当然会住主屋。

    最后是,昨天晚上大家吃宵夜聊天,江心心让丫鬟去找云想容,结果说是已经睡下了,很明显的能看出来,除了江心心,所有的人都松了口气,庆幸云想容不能来。

    自己当时还觉得大家是因为和云想容都不熟悉,甚至自己还和大家说了在宫里被虫子咬,云想容出手帮忙的事情,来证明云想容是个很好的姑娘。

    试想自己有多傻,别人会觉得公主也不在这里,你没必要攀交情。

    当时大家庆幸云想容没出现,肯定是因为大家还没搞摸公主的脾气,不想冒犯而已。

    李悦姗一想到自己事后诸葛亮的行为就想哭,是被自己蠢哭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