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百五十六章 各有准备

作者:疯橘子字数:3414更新时间:2019-06-28 23:23:19
    在林城主开口的时候,左风已经知道对方必然不会让自己如此轻易过关,只是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连一个像样点的理由都懒得给自己。【最新章节阅读.】

    林城主口中的话还未说完,手中的玉瓶就已经缓缓的举了起来,那架势无疑是准备要将左风炼制出的药散给摔碎当场。如果让他成功得手,那么据算事后左风有天大的能力,也无法挽回自己失去资格的结果。

    因为一旦失去了这参赛用的药物,也就等于宣布了左风彻底被今年的赛选淘汰出局。以左风的性格哪里肯让对方如此欺人,身上的灵气忽然如潮水般瞬间席卷了全身,他整个人都如同瞬间绷紧了一般。

    可是并没有等到林城主有下一步行动,那位一直挂着淡淡笑容的中年男子,却是沉声说道:“且慢”。

    林城主那干枯的手掌就那样顿在空中,脸上的神色变换不定,他此刻很想不管不顾就这样将手中的玉瓶砸碎。他样不仅能够完成那几个人私下的约定,同时也能够让他一舒心中的闷气,因为从遇到这少年开始,他就始终被对方压着一头。

    无论是他本身的修为,还是手中所掌握的力量都可以完虐眼前少年,可最终却是到现在仍然无可奈何对方。这让活了一把年纪的林城主,也是首次感到一种不吐不快的闷气梗在胸口,所以现在他真的想要爆发出来。

    不过他的手掌在空中颤抖了一会儿后,神色却是渐渐被一种无奈所替代,最终还是缓缓将手放了下来。这一次他努力强装出一副笑颜,却任谁都能够看出他心中的不满。

    那位中年却是在此时转头诧异的看向了左风,因为就在刚刚一瞬间,他感到眼前的少年仿佛变成了另一个人般。明明只是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年人,但刚刚他却分明感到仿佛一只魔兽,妖兽站在自己的面前一般。

    所以他现在露出的表情也是极为精彩,不过很快这中年男子的表情再次恢复从容,转头说道:“林城主勿要怪我越俎代庖,我观这玉瓶之内的药散不像有什么问题,难道林城主从其中看出了什么端倪,不如说出来让我也听听。”

    这中年男子说话的时候非常客气,倒不像是在未左风出头,好像单纯一种好奇心驱使着他想要一探究竟。

    林城主尴尬的一笑,这才说道:“大人也许有所不知,这次我们的题目是用给定的药材炼制药散。可是这小子竟然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完成,这其中定然有些蹊跷,而且一个少年的炼药水平,怎么能够与帝国药庐的那些长老相媲美。”

    那位中年男子一直是留神倾听着林城主的每一句话,直到他解释完,才若有所思的看了左风一眼,再次说道:“哦,这么说城主竟然早就知道这少年炼制的是什么药散,这还真的是让我有些一位呢。”

    这番话看似随意,但是却像一把锋利的刀子,让林城主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因为虽然城主是主持赛选之人,但是这样的比试,即使连城主都应该不清楚哪个人分配了什么药材才对,可是这中年男子却一眼就看出了林城主私下搞了小动作。

    左风知道暂时这林城主不敢毁去自己炼制的药散,心中稍定下来的同时,也忍不住再次观察起了眼前这中年男子。

    此人生的面目白皙,一身精致的华服穿在身上,加上本身的修长身材如同一个文士一般。不过左风却知道对方的修为绝对不俗,只是他现在还无法判断对方的深浅。

    原本他也在猜测这中年男子究竟是什么人,为何会让这林城主都如此忌惮,现在看来这中年男子定然身份不低,而且看起来似乎并不是和这林城主同流合污。不过左风也不相信,这忽然出现的人会无缘无故的帮助自己,但眼下也只能静观其变。

    中年男子看起来十分和善,微微一笑也不去继续追究林城主的那些小伎俩,而是转头看向站立于两级台阶下方的左风,说道:“这位小兄弟,这位林城主说你的药散并非是刚刚炼制出来的,那么你是否能拿出什么证明来,这药散就是你刚刚炼制出来的。”

    左风凝目看了对方一会儿,在确定了对方真的不似在为难自己后,这才笑着点头说道:“回大人的话,这药散既然是我炼制出来的,在外面围观的人也都有目共睹。”

    说到这里稍微顿了顿,紧接着用戏虐的目光看向林城主。那意思仿佛是在说,这里的人都是这位城主大人的手下,当然不可能给我证明什么。

    当他转头再次看向那位中年人的时候,却是笑着再次说道:“不过这药散既然是我炼制成的,自然我也有办法来证明,只是不知道这城主大人到时候是否还有其他微词。”

    林城主眉头皱起,眼角的余光却是飘向了身旁的中年人,他也知道左风必然看出了些什么,这一番话明显是要将自己一道。发现那中年男子似乎并不在意,他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虽然心中火气已经填满胸口,但是他却知道不能在此时发作,故意装出了公正之态说道:“我们玄武帝国的赛选历来都是以公正,公平为原则,对任何人都不会有所例外,既然你有证据大可以拿出来,我们也必然会给你一个公正的结果。”

    左风心中暗笑,刚刚这中年人已经看出了他在暗使手段,这个是后他摆出这种大公无私的态度反而更加滑稽。而且这中年人也显然有自己的主见,根本不会因为他的这番说辞有任何其他想法。

    左风轻轻点了点头,就伸手从怀中掏出了一只药炉,那林城主双目微微一凝,用神打量起左风手中的药炉。那一只表情淡然的中年男子,此时也似乎来了兴趣,同样凝神打量起左风手中的药炉。

    这药炉是左风在药寻那里硬赖过来的,左风当初使用的时候就知道这是个宝贝,不过像他一样,任谁第一眼看到这药炉后都会觉得这是一件破烂。表面上斑驳的痕迹说明了此炉的年代久远,而且炉子表面还有许多凹凸不平的痕迹,也说明了这药炉十分的残破。

    林城主是因为刚才看到那药炉释放出的火能,所以现在才用神打量起药炉,可是那中年男子却是在看到药炉的一瞬间有些失神,似乎这药炉让他联想起了什么。但很快这中年男子就将目光收了回去,接着低头思索起来。

    左风始终留意着两人表情的变化,当然他倒是不担心这两人能够看出这药炉的不俗,毕竟他当初也是在使用之后,才发现了这药炉的神秘力量。

    取出一张黄色的纸张,一般品质比较低的药散都会用这种纸张来盛放。接着左风将药炉倒转过来,接着轻轻敲打药炉的炉壁处,接着就会有一些碎末掉落下来。左风每一次敲击的位置都有所不同,掉落在纸张上的碎末也不尽相同。

    左风故意将每一次掉落的碎末,和之前掉下的碎末分开来,这样看得也会更加明显一些。只敲击了数次,那林城主似乎就发现了什么,随后用不敢相信的目光看向左风,这一次他的眼神中完全被震惊所替代。

    看到林城主的这种表情,左风倒是丝毫不感到意外,不过他依然还是继续着手中的动作,最后纸张上一共出现了六种碎末。

    接着左风就将药炉收入怀中,将纸张举起来让林城主两人看得更清楚一些。这才开口说道:“证据就在我的手中,药材炼制的整个过程在这里都可以清楚看到,加上我那石台上每一种药材都有一部分残留,我想只要比较一下这些药沫,就应该清楚这是来自于同一批的药材。”

    那林城主还没等左风说完,眼珠就已经飞快的转动起来,似乎在努力的考虑着什么。可是半晌后,他只是颓然的叹了口气,像斗败了的公J般将头垂了下去。

    他千算万算都没有想到,左风竟然能够做到如此地步,甚至都已经想到了自己会故意刁难他。竟然在炼药之前,故意将每一种药材留下了一部分。更绝的是,左风竟然在炼制的过程中,每到下一个步骤之前都故意将部分药材剔除出来,进而完好的保存在了药炉之内。

    试想在药散的炼制中,不要说在每一步剔除出一笑部分来,就是将药材保存一部分在炉中那都是难以完成的事情,这远比炼制最高端的药散都要困难数倍,甚至数十倍。

    可是左风就真的办到了,当然这不仅仅是因为这药炉对火焰使用上有着特殊的效果,更是因为左风现在的念力已经能够送出体外,念力和灵力双重C控之下,才能够完成眼前这几乎无人能够做到的事情。

    这倒并不是说别人无法办到,但是那必须要高阶药师,用药鼎炼药的过程中才能够达到这种效果。只是他们不知道,左风手中的药炉,已经能够完成一半药鼎所能完成的事情,尤其是这药炉甚至都能够制作药Y。

    那中年男子首次带着一脸兴奋的看向左风,冲口喊了一声:“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