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百五十四章 神奇药炉

作者:疯橘子字数:3538更新时间:2019-06-28 23:23:19
    c_t;"" ="" ="

    “秃山城赛选‘药’子,现在开始,各位自觉回到自己所在的位置。【无弹窗.】[ 超多好].访问:. 。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冰冷不带有任何感情的声音响起,林城主站在台阶顶端吐气开声说道。虽说听上去没有任何的情绪,但是了解他的人都明白,用这种冰冷语气说话的林城主,定然是心中有些不快。

    不然以他的作风,面对眼前这些天之骄子,哪里会这般不带任何情绪的说话。

    微微一笑,左风的思绪也被拉了回来。天明之前发生的事情让左风至今都心有余悸。从‘药’坊之内逃出之后,并非一切都顺风顺水。敌人不仅仅在‘药’方内部有所布置,就是‘药’方外面同样也埋伏了一些武者,只是相对于‘药’方内的武者实力要弱上一些罢了。

    这些人的修为并不如何高,只是胜在人数上的优势,加上左风害怕自己被缠住之后,那名淬筋后期的刺客青年追上来。在看到四面包围过来的敌人出现后,左风立刻倾尽全力向外突围。

    除了那些对后背琥珀的攻击,他都是尽量用最小的损伤直接将对手击杀,这种以伤换名的打法,几乎让左风毫不停留的冲出了敌人的包围。当那名刺客青年来到墙头上时,只看到一地的尸体和重伤不起的武者不断发出翱,左风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一路上左风快速的逃跑,但他却发现这秃山城之中还有不少的武者对自己充满了敌意。心中吃惊的同时,他也不敢在城中继续逗留,能够想到的办法就是尽快逃出城外。

    对于赛选‘药’子的事情,左风已经有些不敢想象,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在返回到城主府,谁知道在那里敌人还布置了多少力量。可是现在天‘色’才刚‘蒙’‘蒙’亮,想要离开秃山城,对于左风来说难度同样不小。

    因为城‘门’只会在卯时三刻才会打开,粗略计算了一下距离现在最少还有半个时辰左右。现在想要离城,无疑城卫就不会让自己轻松离开。可是留在城中越久,自己和琥珀的危险也会更加多一分。

    即使有人发现了自己,可是转瞬之间就会逃离开去。左风一直保持着高速移动,不让敌人有拦截到自己的可能,但这终究不是长远之计。( )

    就在左风心中郁闷,不知该如何解决眼前危机时,一直没有什么动静的逆风却忽然传音过来,说道:“我现在能够帮助你提供兽能,但是我现在的状态并不好,所以你一定要争取时间尽快动用逆风行。”

    左风差点就要将逆风抱出来狠狠亲上一口,不过他也听出了逆风现在的状态很特殊,好像是为了自己才特意从沉睡中苏醒过来。

    逆风的话音刚刚落下,一股股兽能就从他的身体中散发出来。左风这一次倒是能够清楚感动逆风发动的兽能,与天地间存在的风属‘性’能量还是有所差别,和自身的灵气也有着天差地别。

    眼下倒并非是深思熟虑的时候,左风迅速按早功法运转起了逆风行。不知道是因为修为提高了许多,还是因为他现在对于风属‘性’能量有了最初步的掌握。在逆风行发动的瞬间,他整个人就快速向空中飘飞而去,几乎无视顺风,逆风的情况。

    左风整个人在迅速爬升,他选择在这个时候发动逆风行,也是肯定了周围暂时并没有什么武者在窥视自己。不然他现在的惊人举动,必然会更加受到敌人的关注。

    离开秃山城数里外的一处密林之中,左风挑了一处不起眼的小河边,将琥珀放置在了一棵大树底下。接着运用按‘穴’之法,通过将自身灵力送入其体内,将他原本闭塞的窍‘穴’完全冲了开来。

    琥珀悠然转醒后,有些不解的看着周围,看起来对于昨晚的事情丝毫不记得。左风只是简单给他解释了一番,又留下了一些恢复类的‘药’散,这才从琥珀所在的地方离开。

    因为琥珀周身的学到并非是用刺‘穴’法封闭,所以经过左风的一轮折腾,倒是也快速的恢复了大半。此时的琥珀虽然还不能说完全恢复,但至少能够有一定的自保能力,不然左风也不敢这样将他留下来。

    之后左风再次借助逆风的兽能发动逆风行,可是这一次逆风却是在天上忽然之间陷入沉睡。不然左风也不会到后来采取那么拉风的落地方式,还好他有先见之明,用一个斗篷系在自己的四肢,这才在危急关头安然落地。

    这些事情林城主当然并不知晓,所以左风如此出现在这里,他不禁郁闷非常,心中也有着许多的不解。可是既然左风已经按时到来,他也没有理由剥夺他参赛的资格。

    当林城主的话说完之后,紧接着在广场边就有一声低沉的锣声响起。紧接着就有人将一份份包裹发到每一名蔡塞之人手中。左风已经不是第一次参加赛选,自然知道这里面的东西与接下来比赛有关。

    打开包裹之后,左风就看到其中盛放的是一堆堆‘药’材。举目看了一眼山边的几处石台,左风发现,竟然每一个人所获得‘药’材都不尽相同。‘药’材的种类上差别倒不算太大,可是‘药’材的数量上却是差距不小。

    正在左风心中疑‘惑’的时候,林城主的声音再次响起,缓缓说道:“今次的赛选,是在规定的时间内炼制出一份‘药’散。希望大家‘挺’清楚,是炼制出来一份‘药’散,而且首先炼制成功的人就算通过。”

    顿了顿,林城主的目光扫过众人,最后狠狠的瞪了左风一眼才继续道:“这次赛选同样只有三个名额,所以只有前三个获得胜利者才有资格进入下一轮的比赛。”

    这话一说完,左风就有些震惊的看着自己面前的一堆草‘药’。他倒是想过了今次的赛选,会比原本在秃山镇的要难上一些,可是没有想到的是难度会大了如此之多。

    这样不仅仅是在考较大家对于‘药’方的掌握,同时也在考验所有人炼‘药’的速度。而且左风一眼就看出了这一场比试的不公平,因为他在看到自己面前的‘药’材时,就明白了林城主究竟在打什么鬼主意。

    因为大家获得‘药’材种类的不同,就已经限定了能够炼制出来的‘药’散就那么几种。所以参赛之人要在获得‘药’材后,快速的从自己所会的‘药’方之中找到能够炼制出来的。

    这不仅仅要清楚自己炼‘药’时所用的‘药’材数量,同时还要对自己炼‘药’的成功率有一个清楚的认识。可能有的‘药’散炼制很容易,可是桌面上的‘药’材只够炼制一次的,那么弱一旦失败就等于失去了资格。

    而一些‘药’散虽然足够炼制几次,却是炼制起来非常的费时费力,可能等自己成功炼制出来一副‘药’散的时候,合格的人数早已经足够了也说不定。

    之所以左风明白林城主耍的什么手段,就是因为他面前的这些‘药’材只能够炼制,质比较高的‘药’散才行。而且‘药’材的数量来看,不论炼制哪一种也只够一次的。所以左风无论选择炼制何种‘药’散,最后也都只有一次机会而已。

    明白了这些左风的脸‘色’也渐渐沉了下来,这林城主三番四次的与自己为难,现在如果说他们两人有什么太深的积怨,连他自己都不会信。可是他偏要三番五次的与自己为难,甚至要派人暗算自己。

    这一切种种浮现在脑海,左风的脑中顿时出现了一张让他作呕的脸庞,正是在秃山镇遇到的成天豪。也只有这个人对自己有如此大的仇恨,也只有他能够让林城主不得不按照他的要求来行事。

    可是现在是在赛选,既然他定下了规则,自己除了接受之外再没了任何办法。自己除了硬着头皮继续走下去外,就只剩下退出这一个选择。

    周围的人此时已经开始动起手来,可是也有的人在看过自己手中的‘药’材后,黯然选择离开自己所在的石台退出广场。这些人都清楚自己的实力,即使给他们再多的时间,也无法将自己手中的‘药’材炼制成‘药’散。

    而在广场边一些人已经开始议论起来,在镇城一级的赛选上就出现炼制‘药’散的题目,这也是历年来都没有出现过的事情。

    左风根本不去理会别人,而是深吸了一口气后,忽然迅速的取出了一只‘药’炉,那‘药’炉表面极为粗糙,而且看上去表面还略微显得有些残破的‘药’炉。

    在看到这‘药’炉的瞬间,左风整个人似乎都变得信心大增。林城主一直留意着左风的动静,看到他如此表现,不禁凝神向着他面前的‘药’炉望去,可是这一望之下他就不禁更为诧异起来。

    以他的眼光怎么也看不出这‘药’炉如何了得,分明就是那种扔了都没有人愿意捡的破烂货,可为何眼前少年竟似对这‘药’炉很有信心的样子。

    左风稍微舒了口气,屈指一弹,一颗显眼的炎晶就从其两指间飞‘射’向‘药’炉之内。几乎同时的另一只手掌就贴在了火口位置,汹涌的火焰瞬间从‘药’炉的炉口喷涌而出,这其中所蕴含的火能让林城主也是心中一惊。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