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08章 灭了乔家3

作者:齐家七哥字数:4973更新时间:2019-11-20 23:58:58
    天海市乔家。

    这一段时间以来,乔家都显得异常安静。

    在商业上没有半点扩张,收购的意思,在修炼界,也没有半点要搞事情的迹象。

    这在小丑前期准备的这段时间,刘半仙将乔家的事情做了简单的汇报,将守听后,一反常态,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老大,怎么了?怕我搞不定乔家?”小丑笑嘻嘻的问道。

    此时他已经恢复到过去嬉笑的状态,而雪莉在一旁一阵的翻白眼,但却能看出,她现在很幸福。

    “之前乔家借用阴阳门资金,在商业上不断拓展,但现在却都停下了,不觉得有些奇怪吗?”将守问道。

    刘半仙也不说话,静静的想着自己是不是遗漏了什么。

    而小丑却一副风轻云淡,淡定自若的表情,笑道:“嘻嘻…难道…你们怕我搞乔家…搞得太彻底?我不是已经答应你们了嘛,会放乔家人性命的,毕竟乔媚和老大,有点…哈哈哈…”

    将守白了小丑一眼,但也被他的举动逗得一乐,悬着的心也稍微松了一点。

    “阴阳门市琉璃国最大的门派,也有数千年的传承了,他们拥有强大的式神,实体式神,身坚力强,一拳能打穿厚厚的墙壁,连子弹都不怕!”将守说道。

    “是的,是的!当时我在妖王山见到一个巨大的骷髅,那好像是灵体式神,非常恐怖,现在我的心里还怕怕的。”李智勇坐在一旁,一手拿着一个苹果,另一只手拍着自己的小胸脯,好像真把他吓坏了一般。

    “哦…这倒是有点棘手…那他们怕被炸弹炸嘛?或是硫酸烧?再或者...毒药?”小丑继续阴阳怪气的说道。

    将守一脸黑线,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啊?用硫酸泼他们?让他们毁容?

    或者用毒药毒死他们?他们可是修行者啊!

    倒是阴阳门那几个人,长得…毁容等于整容。

    “老大,你放心吧。“小丑恢复正常的神情,拍了拍将守的肩膀。

    他知道,将守是不放心,怕他受到伤害。

    ………………………………………………

    夜黑风高,乔家大院周围一片漆黑,但院落中却极为的热闹,灯火通明,与外面呈现出极大的反差。

    之所以这么热闹,并不是乔家有什么喜事,只是有一个特殊的人物,他在乔家庆祝生日。

    “张老板,还满意吗?”乔三笑呵呵的说道。

    被称作张老板的人,体态肥硕,头顶为数不多的头发却梳整的很利索,他身旁坐着一个年纪只有五六岁的小女孩,正一脸兴奋的看着院中的演出。

    “呵呵,还不错,乔三,你太客气了,就是一个小孩子的生日,何必搞出这么大的阵仗,太铺张浪费了,下次可绝对不能这样了。”张老板虽然言语埋怨,看似在批评乔三,但语气中夹杂着一丝赞许,透露出一股高高在上,盛气凌人的气势,那是一种长期身居高位人才有的气质。

    “哪里的话,主要是咱们的小公主实在是聪明漂亮,又被二中的天才班录取了,实属人中之凤,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这样的孩子,就应该享受普通孩子享受不到的东西,这才能开拓眼界嘛。”乔三表情献媚,说话更是像一条哈巴狗。

    如果此刻被柳大军看到,一定会嗤之以鼻,对乔三做出一个鄙视的手势。

    大家同为道上混的,怎么差距这么大呢?

    在众人前方的空地上,搭起了一顶帐篷,就像一个小型的马戏团。

    场中有耍猴的,有表演魔术的,还有旋转玻璃瓶的,每个人都在卖力的表演手中的绝活。

    张老板身边的小女孩,看的目不暇接,一个劲的鼓掌,不时还抓着张老板粗粗的手臂,说道:“爸爸,爸爸,你看那个小丑多可爱,太好笑了!”

    而小丑似乎能听到小女孩对他的赞许,比作一个鬼脸回应着。

    张老板点点头,宠溺的摸了摸小姑娘的头。

    演出持续了几个小时,临近深夜,忽然,灯光统统被熄灭,周围陷入漆黑,只能凭借着月光,看到周围大概的轮廓。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一首生日歌渐渐响起。

    场中渐渐燃气一缕亮光,那是蜡烛的光亮。

    “哈哈,谢谢爸爸!”

    小女孩站起来,用力亲了一下张老板,便向着众人推来的生日蛋糕跑去。

    她看着眼前比自己还高,足足有就九层的生日蛋糕,心里恨不得把全班的同学都叫来,让他们见识见识自己的生日会。

    不仅有专门为自己表演的马戏团,还有极为奢华,极为少见的生日蛋糕。

    “小朋友,生日快乐哦!给你,自己切蛋糕吧?”蛋糕旁的小丑递过去一个塑料餐刀。

    “咦?你是女的?刚才那个小丑呢?”小女孩疑惑起来。

    刚才表演喷火,棒球旋转的小丑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女小丑。

    之前那个小丑表演的很精彩,小女孩印象很深,她甚至想与那个小丑合影。

    黑夜中,乔三听到小女孩的问话,眼神猛地一凛,赶忙起身向着院内的厢房走去。

    张老板虽然疑惑,但却没有问什么,只是以为有什么要紧事,去处理一下吧。

    乔三快步穿过大院的中庭,向着最里面的偏庭走去。

    借着月光,看着偏庭大门口四个真枪实弹的安保,忽然悬起的心,也稍微落下了一点。

    他左右环顾,看着院落上的围墙,低头暗自思索几秒,又继续向着偏庭走去。

    “没有什么异动吧?”路过大门口时,乔三问道。

    “报告,没有任何异动。”安保人员回答道。

    乔三点点头,快步走了进去。

    乔家大院分为三个大的庭院,最里面的庭院就是乔三住的。

    这段时间,每个庭院的大门,都有数个全副武装的保镖看护着,就担心有外人进来,安保十分严格。

    当他走到庭院中的一颗大树,左右看了看,没有人影后,身手用力的拍了一下大树凸起的一个树瘤。

    “咔!”

    大树旁边的地面,出现了一个四方形的入口,乔三再次左右环顾,便向着入口走去。

    当他走进四方形的入口时,身后的大门瞬间关上,没有一丝痕迹。

    这种机关设计,十分的巧妙,并且绝不是单纯的机关,机械专业就可以应付的,还需要植物学家。

    这个机关在设计之初,就非常困难,因为机关要镶嵌在古树的身体里,又不能让古树枯萎甚至死去,古树只有活着,才能有遮掩的效果。

    设计方案时,不仅有机关设计专家,还有植物学教授,在两个专业共同的基础上,才将这个古树机关设计的如此完美。

    乔三之所下这么大的本钱,毕竟很少有人能想到,一颗长势葱郁,足有千年树龄的古树,竟然是密室的机关。

    向下走了几十阶楼梯,一个宽敞明亮的地下室,出现在眼前。

    乔三熟悉的绕过几个藏品,向着最深处的一个布满灰尘的盒子走了过去。

    当他打开盒子,检查里面的东西没变后,一颗悬着的心彻底落下了。

    他轻轻的放下盒子,转身便向着外面走去。

    当乔三重新回到演出的庭院时,灯光已经重新恢复,众人高兴的蹦蹦跳跳,几个黑色的音响,正放着欢快的音乐。

    “张老板,我们进去聊聊,千金不用担心,我府里的佣人自会照顾好她的。”乔三笑着说道。

    张老板瞥了一眼乔三,点点头,知道要说正事了,对着小女孩喊道:“团团,你现在这里玩,我去和乔叔叔谈点事情,一会儿就回来。”

    “知道了爸爸,快去吧。”

    被称作团团的小女孩,玩的正开心,随口敷衍着她爸爸。

    张老板笑着摇了摇头,脸上满是疼爱。

    毕竟,他人到四十才有了第一个孩子,如今已经四十八岁了。

    乔三在前面引着路,转了两个弯,便到了一个书房中。

    待张老板进入书房后,他朝外面左右看看,确认没人后,才轻轻的关上了书房门。

    乔三转头,看着张老板坐在书房的檀木椅子上,一脸悠哉像,手中拿着早已经准备好的茶叶,在品尝起来。

    “张老板,你看我那件货,能不能从你那边的海关走一下?”乔三说道。

    张老板心中冷哼一下,面色忽然变得严肃起来,下巴微微扬起,完全没有了刚才亲切和蔼的神色,甚至有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问道:“乔三,你先说说到底是什么东西,要知道海关有正常的报批手续,我可不能徇私枉法,危害国家和人民。”

    乔三一愣,心中立刻奔过无数只小草马,骂道,给你送礼时怎么不这么说?给你介绍美女时怎么不这么说?现在找你办点事,竟然还跟我打起官腔了!

    乔三毕竟年过七旬,早就过了情绪化的年纪,虽然心中怒骂不止,但表情依旧如遇春风,谄媚的说道:“只是朋友托我从国外带回几个隐私的货品,不会给张老板带来任何麻烦的,你难道还不信任我嘛?咱们都认识多少年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张老板那张油盐不进的脸,就像个高高在上的大爷!

    乔三心知说什么都没用,还是来点实在的最管用。

    他向着书房的办公卓走去,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摞厚厚的信封,笑吟吟的向着张老板走去。

    张老板接过信封,用手掂了掂,脸色依旧没有“回暖”的迹象。

    “呵呵,张老板,你放心,这个只是订金,事成之后,三倍!”乔三说着,又伸出自己的皱巴巴的老手,比作一个三字。

    张老板瞥了一眼乔三,一副还算识趣的表情,便将手中的信封装进了上衣的内兜。

    “好吧,谁让咱们都是老朋友呢,有难当然要帮忙了。”张老板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就好像为了帮助乔三他出了多么大的力一般。

    乔三依旧笑呵呵的,心中直接问候了张老板的祖宗十八代。

    “好了,不早了,我走了,货物到港后,派人通知我吧,记住,不要打电话,更不要发短信,现在侦察手段很厉害!”张老板回头瞥了乔三一眼。

    “一定一定,货物后天就到。”乔三说道。

    他提前把时间告诉张老板,就希望他能有个准备,毕竟时间有点短。

    “这么急?”张老板停下脚步,皱着眉头问道,这个乔三可真没给他宽裕的时间,毕竟办这样的事情需要做些工作,起码那天要安排自己人当值才方便。

    “哎,谁说不是呢,我那个朋友突然说三天后到,我也是有点措手不及,也知道给张老板添麻烦了。”乔三一脸歉意的说道,但语气很自然,完全没有不好意思的表情。

    张老板点点头,看在信封的面子上,也就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就向着外面走去。

    乔三小跑两步跟上,将张老板和满怀抱礼物的小女孩送出了乔家大院。

    看着远走的黑色轿车,乔三脸色一变,露出深深的不屑。

    他刚转身走进大门…

    “轰!“一声巨响从最里面的偏庭传来。

    乔三面色猛地一变,赶忙招呼着佣人,向着里面跑去。

    当他再次来到偏庭的大门时,四个真枪实弹的安保已经消失不见。

    他心忽然的悬了起来,立刻带着十几个手下快步向里面跑去。

    刚踏进偏庭大门…

    “轰!“第二声巨响传来。

    一股炽热的浪潮立刻扑面而来。

    他和十几个手下顿时倒飞出去。

    “啊…”

    “额…”

    ………

    良久…手下之人躺在地上,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乔三毕竟年岁已经大了,被起浪一冲,五脏六腑仿佛都要被震裂开一般。

    但紧张的心,支撑着他快速爬起来,对着依旧躺在地上的手下喊道:“还躺在地上!马上给我起来,去看看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乔三虽然对外给人是一种和善的形象,但乔家的人都知道,比起狠辣,乔三可谓是当仁不让的第一!

    柳大军那种人,是外表心狠手辣,但到真格的时候,反而有一颗宽容和仁慈之心。

    十几个手下,虽然身上剧痛,但也拼命的爬起来,向着里面跑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