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04章 遇见梁有才

作者:齐家七哥字数:5130更新时间:2019-11-16 23:06:02
    七号和数十个身材魁梧的蒙国士兵,被贩卖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

    这个城市最著名的,就是地下角斗场,在这里,有人和人之间的角斗,也有人和野兽的角斗,只要观众愿意看,一切都将迎合人们对血腥,变态的渴望。

    七号和数十个蒙国士兵被粗大的锁链捆住,关押在阴暗潮湿的水牢里,他们即将面对的,是无比残忍,无比血腥的厮杀。

    “咔嚓。“

    铁制的牢门被打开。

    走进几个身材魁梧的大汉,是角斗场老板雇佣的士兵。

    他们解开十个蒙国士兵,重新换上手铐和脚铐。

    有几个蒙国士兵想要反抗,但长长的皮鞭对着他们裸露的身体,狠狠的抽了过去。

    “啪啪啪…”

    一条条鲜血淋漓的伤痕,立刻出现在他们身上。

    蒙国士兵凄惨的吼叫,但却引不出士兵们的半分同情,甚至连点表情变化都没有。

    对于他们而言,蒙国的士兵,或者所有即将步入角斗场的人,都是畜生,猛兽,连做人的资格都没有。

    蒙国士兵被押走,几个时辰后。

    水牢中能听到头顶上,传来阵阵的欢呼声,兴奋的叫声,人声鼎沸,喧闹不已!

    观众们的欢呼,随着场中角斗士们的战斗高潮而变化着。

    每次欢呼声变大,都意味着有人被打死,或者即将被野兽吞噬。

    他们压抑的内心,随着鲜血的喷洒而得到彻底的释放。

    …………………………………

    不到一个时辰,欢呼声平息。

    水牢中的所有人都知道,角斗结束,接下来就是期盼着结果,希望他们蒙国的兄弟能够顶过去,获得胜利。

    但他们失望了。

    一个时辰…

    两个时辰…

    三个时辰…

    …………………

    被押送出去的十个蒙国士兵再也没能够回来。

    他们隐约透过漆黑的牢门,看着角斗场的士兵们,拖着十几具鲜血淋漓的尸体,向着阴暗的通道走去。

    “啊!是他们!”水牢中其中一个蒙国士兵喊道。

    七号抬头淡淡的看了蒙国士兵一眼。

    看来出去的那十个士兵,已经全军覆灭,死在了角斗场里。

    而被士兵们拖着十多具尸体中,也有另一方的人。

    “七号将军,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总不能坐着等死吧,您想想办法,我们跟着您杀出去。”一个士兵认出了七号。

    七号虽然是将军身份,但被俘虏时,却穿着普通士兵的衣服。

    穿着普通士兵的衣服,也是为了刺杀敌方将领,隐藏身份,为了行动方便。

    七号不抬头,他的双手被铁链吊起,仿佛什么都没听到一般。

    还有二十几个蒙国士兵,一个个看着他,投去希望的目光。

    但他们失望了,七号将军什么反应都没有,如同睡着了一般。

    蒙国士兵们皆是心中叹气,面色无奈。

    虽然很多蒙国士兵都认识七号将军,但大家除了敬畏,崇拜外,从未与他有过任何交际,连起码的招呼都没有打过。

    七号将军性格十分孤僻,非常冷漠,平日军营中,除了看着远处发呆,就是一个人坐在远离人群的地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他从不主动与人说话,就算别人主动跟他说话,他也装作没听到,转身就走。

    哪怕战斗胜利,他也没有任何表情。

    大家为他的英勇而欢呼时,他也面色冷漠,像是与他没有半点关系一般。

    只有在统帅分配他任务时,他才稍微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其余时间,哪怕是军队的最高统帅,也难以与他说上半句话。

    统帅想让集中营教官开导他,但自从培养出七号之后,集中营的教官就消失了,任何人都寻找不到他的踪迹和消息,如同人间蒸发。

    七号将军整个人,冷的吓人,拒人于千里之外。

    所以,士兵们虽然崇拜,敬畏这位七号将军,却没有任何的感情,甚至私下里,称呼他为怪人,不合群的怪人。

    统帅让他成为将军,带队伍,他不愿意。

    更让所有人不解,疑惑,甚至认为七号将军的脑袋是不是出现了问题的是,统帅赏赐他的金银珠宝,他直接送给了附近的乞丐和难民,尤其是孤儿…

    所以此刻,在地牢中,士兵们对七号将军这种漠然的态度,也不觉得意外。

    …………………………………………

    时间不知不觉中,又过了几日。

    水牢中的蒙国士兵,每日只有残羹剩饭,发霉的馒头,已经散发出怪味的米粥和泡菜,食物连农民加的牲畜都不如。

    所有人最开始的愤怒,布满,也被雇佣兵们的冷酷和无情,折磨的消失殆尽,大家心中都充满着绝望。

    这几日中,又有十几个蒙国士兵没押送出去,再也没有回来。

    面对暗无天日的地牢,甚至有几个蒙国士兵精神崩溃,几欲疯狂。

    终于,轮到了七号将军上场了。

    还没有等裁判宣布正式开始,七号将军直接就向着对方十几个人冲了过去,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

    不护身体的弱点,只是用蛮力攻击。

    但就是这样,也将对方十几人屠戮殆尽,与他一同战斗的蒙国士兵,还有观众,角斗场老板,都看傻了,像是看外星人一般看着七号将军。

    此刻,他的头发已经长可及腰,蓬头垢面,站在那里像是一个落魄的乞丐。

    角斗场的老板看着七号,眼中射出贪婪的目光,这是一棵摇钱树,一个可以让自己家财万贯的摇钱树!

    当天,七号就被角斗场老板请出了牢房,安排在了一个单人牢房。

    食物也从发霉的馒头,残羹剩饭,变成了烧鸡,烤猪。

    但让所有人不解的是,每次送来的饭餐,美味佳肴,他从来不碰,任由饥饿摧残着自己。

    角斗场老板想与他交谈,好话说尽,却没有任何反馈,甚至连点表情都没有,仿佛七号是个聋哑人。

    角斗场老板甚至还想出派出美女诱惑他,但也是无功而返,甚至美女主动脱他的衣服,他一巴掌打过去,差点把美女扇死在地。

    种种的冷漠和反抗,让角斗场老板也生出了几股火气。

    他开始让七号天天出战,甚至以一敌十,只要观众们肯买票,下重注,他就不惜加重损耗七号身体,也要让七号挑战高难度。

    要知道,角斗士,抡起单兵作战的能力,要胜于任何一个士兵,并且他们经验丰富,性情狠辣,出手残忍。

    就算如此,他们也难逃被七号挥拳打死的宿命。

    但七号根本不用战斗技巧,只用拼命的打法,所以身上的伤也是日渐增加。

    角斗场老板也是年过半百之人,深谙人性之道,他明白了,眼前这个战神般的人物,根本就是寻死,他不想活了。

    但又不想自我了断性命,只希望能够在战场上得到解脱。

    正当角斗场老板为眼前这个“奇葩”而感觉到惋惜时,一个身材瘦高,精神抖擞的老人,在十几个保镖的保护下,走进了角斗场。

    阅人无数的角斗场老板,一眼看去,就知道这是个低调的金主,而且是个很大的金主,更让他感到激动万分的是,这个瘦高的老人,竟然提出要买下“寻死的七号”。

    角斗场老板心情激动万分,毕竟七号虽然是个强大无比的角斗士,但他一心寻死,不吃东西,也不接受治疗,与其让他死在自己手中,倒不如卖给这个金主。

    他提出了一个巨额的条件,但瘦高的老人只是微微一笑,便让保镖把十箱黄金送到了老板的房间。

    自此,这个老人便带着七号,踏上了归乡的路途。

    在途中,七号奄奄一息,几日不吃不喝,连续战斗,已经耗尽了他全部的力气。

    他仿佛看到了生命的终结,也感觉到悲伤的灵魂即将得到解脱。

    昏迷中的七号,做了一个梦,原本无人又漆黑的环境,竟然出现了一丝阳光。

    温暖的光芒逐渐放大,让他的身体和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温暖。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他正身处在一间宽大,舒适的房间,周围一切都十分的奢华。

    他看向自己的身体,所有伤口都已经被精心的处理过,抱着洁白的纱布。

    不一会儿,一个丫鬟走了进来,手里还端着一盆清水。

    “啊!你醒了!你终于醒了!”丫鬟看着已经能坐起身的七号,惊喜的喊道。

    七号皱着眉头,一脸疑惑的看着丫鬟,心中暗道,难道这里是天堂吗?

    但感觉与凡间的厢房差不多,这是怎么回事?

    “太好了,大夫说你伤势很重,并且非常虚弱,能救回来已经是奇迹了!我现在就去告诉老爷!”说完,小丫鬟快速的跑了出去。

    七号环视周围的一切,心中隐约明白,他应该是被人救下了,或是被赎出了角斗场。

    片刻后,一个身材瘦高,脸上带着温和笑容的老人,慢慢的走进了房间,身后的丫鬟和护卫原本想跟着进来,却被老人挡在了门外,直接关上了房门。

    老人一脸的慈善笑容,气质柔和,但从他眼中透露出的丝丝精光,七号判断老人应该是个商贾,还是个不俗的大商贾。

    “你躺下就行,不用起身,身上有伤,好好修养。”老人关切的说了一句。

    七号没有动,依旧是坐直着身体,双眼直愣愣的看着老人。

    老人见七号没动,只是看着自己,微微一笑,道:“这里是我家,我是夏朝帝国的商人,我叫梁有才!“

    (梁瑾,梁太后的父亲,梁有才正式登场!)

    七号还是没动,也没有任何反应,已经洁净的脸,更是看不出一丝表情。

    梁有才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很不易察觉。

    “呵呵,小伙子,不要担心,我看过你几场比斗,觉得你是个好汉,是个真正的斗士。当然,这也不是我赎你出来的根本原因。我在你的眼中看出了绝望,悲伤,还有凄凉,你是一个有故事的人,是个情感丰富的人,更是一个对这个世界,对人生绝望的人。我也曾有过这样的时候,所有的努力化为泡影…”梁有才一边说,一边不经意观察着眼前人的神情变化。

    “我的家人,温馨的家庭,兄弟们,也曾离我而去…”梁有才说到这里时,七号的脸猛地一抽,虽然很快,但还是被梁有才敏锐的扑捉到了,他终于明白眼前人的心结在哪里了。

    有了目标,就围绕这个目标进行。

    梁有才毕竟是夏朝帝国有名的商人,忽悠神功,编故事的能力,已经如火纯青,信手捏来。

    于是,一个在他年轻时,与兄弟之间的肝肠义胆,可歌可泣的故事,缓缓从梁有才口中说出。

    梁有才声色并茂,说到动情之处,更是挤出了几滴眼泪,一副老泪纵横的样子…

    多年情谊,手足连心,共同抵御悲惨命运的经过…

    “吧嗒…”

    七号的脸庞,划出了一道泪痕,一滴眼泪落在了床榻之上。

    梁有才不经意的瞅了一眼,心中暗道,我滴娘哎,事情终于成了一半,亏我是个家财万贯的大商人,为了女儿的安全,自己也是拼了…

    当故事说完,七号的面色已经缓和许多,如同坚硬的冰山渐渐的融化。

    他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所以,我见到你时,就知道你我有着相同的命运,相同的遭遇,所以我必须要救你,哪怕倾家荡产,耗费我所有的积蓄,也在所不辞!”梁有才一脸正气,义薄云天的说道。

    七号抬起头,深深的看了一眼床榻边上的梁有才。

    “你我有缘,同病相怜,我不需要你做任何事。并且,我已经安排好马车,盘缠,等你能行动自如时,就可安心回家。”梁有才正色道,仿佛一个仗义出手,侠肝义胆的侠士。

    七号面色一颤,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老人,他相信眼前老人敬重他,也相信刚才听到的兄弟连心的故事,但却难以相信老人费了这么力气,花了那多钱,只是单纯的救自己一命。

    “孩子,你的家在哪里?“梁有才问道。

    七号眼中闪过一丝茫然,微微的摇了摇头,这是七号第一次对梁有才试探做出回应。

    梁有才心中一喜,有戏。

    面色继续保持着正气的问道:“你的家人呢?“

    七号眼中再次闪过茫然神色,这次还带着一次哀怨。

    梁有才悬着的心,顿时落下。

    很明显,眼前的人是一个无父无母,无家无靠的孤儿!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