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02章 将守的过去3

作者:齐家七哥字数:5086更新时间:2019-11-14 07:01:32
    那个中年男人,虽然让大家称他为教官,却从不教他们任何武功和招式,只是让几个军官摸样的男人教他们功夫,指导他们训练。

    每次七号被同伴打倒,教官的神色都会变得无比复杂,一副说不清道不明的表情。

    就这样,时光飞逝,转眼间,十年过去了。

    训练营里的小朋友,都已经变成了壮硕的青年,一个个人高马大,虎背熊腰,精壮的肌肉,像是一座座小山附着在身体上。

    十年间,七号身体,体力,武功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天赋更是所有人中最高的,但让人郁闷,不解的是,他每次与同伴对战,依旧被打败,从来没赢过,甚至还有几次身体受伤。

    教官乌黑的头发,经过十年的岁月,也有了斑白。

    正当七号以为他可以天天过着与同伴训练,学武,玩耍,每日吃饱喝足的幸福日子时,残忍的恶魔,终于露出他本来的面目!

    晚间。

    “全部起立!”

    一个平日里教大家武功的教头,抱着一捆兵器,出现在大帐篷的门口。

    九个威武雄壮的男人,立刻整齐站在各自的床铺前,等待着教头的训话。

    “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九个人中,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如果一炷香后,依旧没有产生最后一个人,那么九个人全部斩首,不留活口!”

    教头说完,将一捆兵器扔到众人中间的地上。

    “什么?”

    “教头,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不明白你的意思?”

    “我也是,教头,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教头面色冷酷,双眼透露无情的寒光,语气徒然升高,大声的喊道:“你们相互残杀,只有一个人能走出这里,并且,只有一炷香的时间,否则全部斩首!”

    九号睡在帐篷的最靠门边的地方,他想上前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教头手中寒光猛地一闪,“刷!”

    九号本能向后闪去,但还是慢了一步,他的胸口出现一道血口,所幸,伤口并不深,只是划破了皮肤。

    “教头,你在做什么?”

    “你为什么砍九号!”

    “教头,你疯了吗?”

    其余八个人将九号扶住,一脸愤怒的看着教头!

    十年间,十几个教头仿佛都很有默契一般,从不与他们亲近,更不会过多的交谈,甚至连名字都不告诉他们,每日只是拼命让他们训练,完成每日的任务。

    对于所有训练的人,教头仿佛就是个训练的鞭子,只负责鞭策他们,却不亲近他们,像是一个冰冷的物品。

    无情,冷漠。

    教头们平日里只让队员们简单称呼他们为教头,十几个教头也是分着号码,眼前这个就是一号教头,平日里教导队员们练武。

    “我再最后说一遍,相互残杀,这个帐篷里只能活一个人,其他人必须死,违令者,斩!”一号教头冷漠的说道。

    他最后看了一眼教了十年的队员,转身向着帐篷外走去。

    我们的主角七号,此刻眼中充满了冷静,他左右环顾,低声道:“虽然不知道教头为什么下这样的命令,但我们绝不能相互残杀,我们都是学有所成的人,武功甚至比教头们还厉害,一起杀出去,联合其他帐篷里的队员,一起突围。”

    一号教头仿佛身后长了耳朵一般,在帐篷门口停下了脚步,偏过头,冷笑道:“不要打什么歪主意,想抱团杀出去?这是做梦!这里已经被数万蒙军包围,反抗只有全军覆灭,按照我说的做,总是还能活一个的。”

    说完,他大步的向外走去。

    随后,帐篷周围火把晃动,军队整齐的脚步声,在帐篷周围响起。

    “呼,喝!”

    蒙国士兵果然里三层,外三层包围着帐篷!

    七号快速走到帐篷门口,看着外面的情况。

    “二号!你想干什么!”

    七号猛地一惊,快速转头。

    只见二号脸色痛苦的从地上拿起一把钢刀。

    而那声呵斥,就是一号发出的。

    二号面色惨然,眼中充满着狰狞,恶狠狠的说道:“我早就知道,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你们难道没发现,我们这里有九个人,其他帐篷里也是九个人,而帐篷的总数也是九个!”

    平日里,一号和二号的关系要好一些,只听一号再次喝道:“那又能说明什么!你快把刀放下!我觉得七号说的对,我们应该想想办法一起逃出去!”

    一号在这九个人中,年纪最大,平日里更是把其他八个人都当成小弟弟一般对待,兄弟们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就会找他来评理。

    二号惨笑着摇了摇头,眼眶中渐渐升起泪光,手中的钢刀慢慢抬起,指着一号说道:“逃?哈哈哈…这里被蒙国大军包围,怎么逃?另外,你们真的没发觉出什么吗?难道有没有听说过九狗一獒?九转成龙?我没被他们劫掠之前,是夏国将军府的长公子,我曾经在一本上古练兵秘法中看到过,他们是在练杀獒,杀獒!”

    最后两个字,他完全是嘶吼出来的。

    这个集中营中,大部分都是被家人遗弃的孤儿,但也有像二号这样,因为天资聪慧,骨骼奇佳,被教官选中,劫掠而来的。

    帐篷内其余八个人听到“杀獒“二字时,皆是震惊不已,他们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但很明显,这个词与杀戮有关。

    “那与我们又有什么关系!我们是兄弟,一起生活十年的兄弟!我们情同手足!我们说过,虽不能同生,但一定要同死,你要背叛誓言吗!混蛋!”一号继续喝斥着二号。

    二号摇了摇头,道:“我们每个人都是这套上古练兵诀的一枚棋子,我们逃不了的,我们必须厮杀,只有剩下最后一个人,才能变成杀獒!这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他们每日好吃好喝的给我们,十年如一日的精心训练我们,为的是什么?难道只是为了培养士兵?”

    二号,一个铁铮铮的男人,竟然流下了眼泪,他的手在颤抖,脚步不自然的后退,他很不愿意面对今天这样局面,但理智却告诉他又不得不这么做。

    “噗呲!”

    “啊!”

    一号发出惨叫!

    一柄明晃晃的钢刀,从他的前胸穿出!

    “四号,你在干什么!”

    其余几个人同时惊呼!

    他们被四号的举动所震惊!

    四号手握钢刀,正刺穿了一号的后背。

    “呵呵,我们还等什么?只有一炷香的时间,难道你们忘了,我们是军人,服从命令的军人,来吧,我们战斗吧,拿出全部的实力战斗吧,尤其是你,七号,我知道你平日里与大家切磋都保留了实力,不忍心伤害我们。现在,就把你全部的实力拿出来吧!”四号大吼起来,一股残忍,无情的表情浮现在他脸上。

    四号平日里是最孤僻的一个人,甚至有些自闭的倾向。

    他全家都被仇家所杀,他的母亲将他藏在衣橱中,才幸免遇难,留下性命。

    随后,他拼命的逃,拼命的逃,直到被教官偶然发现,收入集中营。

    他最大愿望就是上阵杀敌,以后能当大将军,率军杀仇人报仇,然后享受荣华富贵,将失去的一切都重新拿回来。

    平日里,他也是最用功,最刻苦的。

    “刷!”

    四号将钢刀抽出,猩红的血珠顺着刀刃缓缓滑落。

    一号满面震惊,不可置信的转过头,右手颤抖的指着身后的四号。

    “扑通。”

    一号倒下,永远的离开八位兄弟。

    众人惊醒!甚至如梦初醒!

    十年时间,整整十年时间!

    九人吃饭在一起,你吃我的鸡腿,我夹你的鸡翅。

    睡觉也在一起,偶尔小夜时,彼此还会给踢掉被子的兄弟重新盖好被子。

    无数次艰苦的训练,都因为相互搀扶而化险为夷,度过了难关。

    昨日九人还在一个水池中洗澡,一号打趣二号皮肤黑的像块碳,四号打趣三号后背像狗熊。

    随后,几人相互泼水,相互嬉笑。

    然而,仅仅就过了一日,一日!

    昨日的亲兄弟,变成今日仇敌,大家本是人类,如今却变成了无情无义的野兽。

    “四号,我杀了你!”二号大喊道。

    一号和二号关系最好,虽然二号举刀对着一号,却一直没有刺过去,如今一号被四号所杀,他的胆怯立刻化为愤怒,加上不得不厮杀的局面,杀意瞬间爆发出去。

    “铛铛铛…”

    二号和四号打了起来。

    随后,三号,五号,六号,八号,九号也从地上拿起了兵器,左右看了看,眼中渐渐变得无情和冷漠。

    “大家冷静一下,我们一起想想办法,总会有…”

    “呼!“

    七号话还没说完,眼前寒光一闪,一柄长枪刺来。

    他本能向旁边躲去,长枪刺了一空。

    “九号!你干什么!”七号愤怒的看着九号。

    “干什么?当然是杀你,争当最后一个活下来的人!”九号阴冷酷的说道。

    九号也是一个练武奇才,在七号没有来之前,他一直都是武功最高的。

    但七号来之后,他的风头渐渐被盖了下去,甚至冷漠的教官都对七号赞赏的点头。

    虽然每次与七号比武都会战胜他,但任谁都能看出来,七号是有意战败,不想与大家结仇。

    九号原本的羡慕嫉妒恨,也被七号的友善所融化,渐渐也变成了手足亲兄弟,心中的嫉恨也消失不见。

    但如今,相互厮杀已成定局,九号的好胜之心再次被催生起来,他把第一个大敌,选择成了七号。

    “你!”七号被九号气的说不出话来。

    “铛铛铛…”又是一连串的兵器相撞的声音。

    三号,五号,六号,八号四人也打成一团。

    “还愣着干什么,打啊!”九号大喊一声,举枪再次向七号刺来。

    七号四处闪躲,就是不还手。

    “呲!”

    帐篷并不大,几个人战斗一起,所留出的空间已经非常小了,七号一个躲避不开,手臂被长枪刺穿,鲜血涌出,但索性,没有伤到骨头。

    七号看着自己鲜血直流的手臂,眼前忽然闪现出十年前那只野狼的画面,它的脖颈被自己咬得鲜血喷射,就如现在这般。

    他的眼睛渐渐变血红,原本纠结,愤怒的眼神,也被一股冷静,肃杀所替代。

    “呼!”

    长枪再次对着他心脏的位置刺来。

    七号眼神一寒,微微向左偏过身体,躲过长枪的冷芒。

    随后,顺势右手探出,抓住枪柄,左手直接伸向九号的喉咙。

    太快,实在是太快了!

    九号只感觉人影一晃,脖颈就被人掐住。

    毫不犹豫…“咔嚓!”

    一声骨头的脆响,七号直接捏碎了九号的喉骨。

    九号的表情定格在不可思议的神情上,他万万没想到,到死都没想到,他竟然与七号的差距如此之大,甚至连出手抵抗的实力都没有,瞬间被七号秒杀。

    九号不甘心的缓缓倒下,一脸的死不瞑目。

    刚才骨头清脆响声惊动了帐篷里的其他人。

    他们都被七号的这一手所震惊。

    除了二号要为一号报仇,继续与四号缠斗。

    剩下的三号,五号、六号、八号相互对视一眼,一同向着七号杀来。

    他们心里明白,无论最后剩下谁,都无法与七号一战,为了能让自己增加一份存活的机会,他们只能共同先把七号杀了,之后几人再继续分出胜负!

    在生死关头,这些人阴暗的一面凸显了出来。

    眼神依旧冰冷的七号,转过头,看着一同向自己杀来的四人。

    嘴角露出一丝鬼魅的笑容。

    “呼!”

    “啊!”

    七号拿过九号的长枪,对着三号直接刺了过去。

    这招很简单,很朴实,甚至连刚学武功的人都会,但就是这样简单又直接的一招,直接将三号贯穿。

    三号被长枪订在了地面上。

    五号、六号、八号眼中同时闪过惊讶,这个七号也太强了,甚至已经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

    三人相互对视一眼,如今退无可退,只能破釜沉舟,孤注一掷,先杀了七号再说。

    “啊!”

    三人大喊一声,举着钢刀向着七号砍来。

    七号脚下移动,迎着三人冲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