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01章 将守的过去2

作者:齐家七哥字数:5213更新时间:2019-11-13 23:51:59
    干瘦的身体,忘记了疲惫,忘记了饥饿,此刻,在他的眼中,只剩下一个身体肥美的羊羔。

    他站起身,悄悄的摸向悠闲吃草的羊羔。

    “呼!”

    他猛地从后面扑向羊羔。

    受惊的羊羔拼命的挣扎,四条腿不停的扑腾,因为他身材瘦弱,没有多少重量,虽然抱住了羊羔圆滚的身体,但也被羊羔带着跑出十几米远。

    他的脸磕在草地上,满脸的泥泞,下身被羊羔拖拽着行走,虽然身体火辣辣的疼,但他始终不放手,用力的抓着羊羔身上的长毛。

    羊羔上下跳跃,想甩开抓着自己的手,但那双小手,却像镶在它身上一般,怎么挣扎都无法摆脱。

    忽然,小孩摸到了一块硬物,是一块有成年人拳头般大小的石头。

    他顺势抓起石头,另一只手猛地一拽羊毛,羊羔发出痛苦的叫声,他身体猛地向上飞去,另一只手,紧紧的抓着石头,趁势砸向羊羔的头。

    “砰!”

    羊羔被砸的有些眩晕,倒在地上,四肢抽抽。

    他快速站起身,高高举起手中的石头,一下,两下,三下…

    直到羊羔不再动弹,毫无声息的躺在地上。

    他看着已经没有声息的羊羔,心中莫名升起一股凄凉的感觉。

    手中的石头忽然掉落在地,他跪倒在羊羔身前,脑海中一片空白。

    他从没有杀死过任何动物,也没有为私欲而夺人性命的念想,过去,他一直吃酒楼,百姓家扔掉的食物。

    在他愣神时,不远处,一双绿油油的眼睛,正向他慢慢的靠近。

    他坐在草地上,心中忽然升起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并且,身后传来“沙沙沙”的草响,有东西在向自己快速跑来。

    他猛地向旁边一闪!

    “呼!”

    风声从耳边划过。

    一个灰黑的身影从身旁掠过,直接扑向躺在地上的羊羔。

    小孩定眼望去,看清前方的物体,竟然是一只灰黑色的野狼!

    野狼此时将羊羔压在身下,转过身,低俯着身体,口中发出阵阵低吼。

    小孩颤颤巍巍的站起身,弱小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心中充满着恐惧。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活生生的野狼站在自己面前。

    野狼看着瘦弱矮小的人类孩童,仿佛一顿可口的大餐正在眼前。

    它竟然不先吃死去的羊羔,反而向着人类孩童慢慢走去。

    忽然,野狼四肢猛地一蹬,向着人类孩童扑咬过去。

    一张血盆大口,在小孩的眼前渐渐放大。

    他本能的蹲下身体,野狼从他头顶直接掠过。

    一扑不成,野狼有些愤怒,快速调转身体,恶狠狠的看着人类孩童,仿佛对躲开它血盆大口十分的不满。

    “啊呜!“

    野狼长啸!

    “呼!“

    野狼再次扑向人类孩童。

    这次,他避无可避,直接被野狼压倒在地。

    一张满是獠牙的大嘴向他的脑袋咬来。

    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力气,两只瘦小的手,拼命的抵住野狼的脖子,用两条手臂护住前胸,防止野狼的利爪抓向胸口。

    野狼脖颈拼命的向下压去,瘦弱的小孩也拼命的抵住,两股力量相互抵抗。

    “呵呵,有点意思!”

    小孩一惊,怎么会有人说话,难道是错觉?

    “在这个残忍的世界里,只有比对手更狠,更拼命,才有活下去的机会!干掉它,我将带你走向人人敬仰的英雄之路。否则,你将成为它的晚餐!”

    小孩心中惊讶,这不是错觉,而是真的有人说话。

    他艰难的仰起头,一个身影出现在他的头顶之上,由于是仰头看,这个人的身体是倒转的。

    八岁的年纪,他想不明白这人说话的意思,也不懂得世界的残酷,因为他已经把这份残酷当成了平常。

    但它心中却明白一点,他要活下去,他必须要活下去,他不想死。

    想到这里,瘦弱的身体,顿时充满了力量,仿佛打了一管兴奋剂!

    他的指甲渐渐陷入到狼皮之中,从手指出留下滋滋腥臭的狼血。

    野狼的神情忽然变得疑惑,随之又有了些痛苦。

    小孩的眼睛,看着顺着胳膊留下的猩红血液,他眼睛猛地一狠,十根手指用力的爪向野狼的脖子。

    “嗷呜…”

    野狼猛地一退,发出阵阵低鸣,眼神更是凶狠的看着小孩。

    “呼!”

    野狼再次扑向小孩。

    这次小孩不躲不闪,直接迎着扑来的野狼,双手猛地抱住野狼的身体,张开小嘴,用力的咬在他脖子下方的血管上。

    “嗷呜,嗷呜…”

    野狼眼神变得惊慌,倒在地上不停的翻滚,试图甩掉小孩。

    但小孩两只手紧紧的抱住野狼的身体,小小的脑袋抵在野狼的下颚,让它无法低头咬倒自己。

    嫩小的牙齿更是死死咬住野狼脖颈处,最嫩的皮肉。

    小孩脑海就一个声音,他要活下去,他要咬死这只野狼。

    不知过了多久,小孩猛地惊醒,冰冷的眼神恢复一丝神采。

    怀中抱着的野狼早已没了声息,而他的口中,一股咸咸的,腥腥的味道,非常的粘稠。

    他松开狼身,用手抹了一把嘴,只见满手的猩红血液,这是狼血!

    原来狼血是这个味道的!

    “不错,不错,出乎我的意料,不枉费我折返回来!”

    小孩身后再次传来声音,是那个人,在与野狼搏斗时,对自己说教的人!

    小孩转过身体,看着身后,只见一个身体魁梧,穿着蒙人服饰的中年男人,微笑的看着自己。

    那眼神仿佛在看一件绝世奇宝。

    “睡吧,等你醒了,就到新家了!”

    话音刚落,小孩眼前猛地一黑,便不省人事了。

    (许多年后的某天,这个蒙人服饰的中年男人回忆道,当时他看到小孩被野狼压住,两个体型,力量完全不匹配在搏斗时,他本能的认为小孩必死无疑,所以转头就走了。

    在路上,他脑海中始终回放着小孩的面容,那不屈的身体,坚强不屈的面容,冷漠无情的眼神。

    不自觉的,他停下了脚步,掉头又回去了。

    当他再次来到小孩与野狼搏斗的地方,野狼已经死去多时,而小孩全身僵硬,依旧保持着咬死野狼的动作…)

    当小孩再次醒来时,他已经来到了一个帐篷里,长长的通铺,此时只有他一个人。

    “醒了?”

    小孩揉了揉眼睛,那个蒙人服饰的中年男子正坐在他的床前,一脸冷漠的看着他,与昨晚笑呵呵的表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是哪里?”小孩问道。

    “这是集中营,诞生英雄的地方!”中年男人说道,语气十分的冷漠,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

    小孩没有说话,整理一下破烂的衣服,便要向外面走去。

    “你去哪里?”中年男人问道。

    小孩停下脚步,转头茫然的看向中年男子,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他没有家,没有亲人,只能回去继续过着四处流浪的生活。

    “留在这里,让我训练。”中年男人说道。

    小孩疑惑的看着中年男人,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在他年幼的脑海里,还不知道训练是什么东西。

    “咕咕咕…”

    小孩的肚子发出声音。

    中年男人微微一笑,转身从身后的桌子上,拿出一只烧鸡,一盘烧鹅,递到小孩的身前。

    “吃吧,都是你的,留在这里,完成每天的训练目标,你天天都能吃到这些!”中年男人冷漠的说道。

    小孩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烧鸡和烧鹅,刚才男人的话压根没听清楚是什么,只是心中明白,完成中年男人让他做的事情,他天天都有烧鸡和烧鹅吃!

    小孩二话不说,拿起烧鸡和烧鹅,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他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完整,这么好吃的烧鸡,烧鹅脆嫩的皮肉,让他感觉幸福的要飞上云霄。

    中年男人看着小孩拼命吃着东西,眼中闪动着不易察觉的亮光。

    “你叫什么?”中年男人问道。

    小孩一愣,茫然的摇了摇头,他一直都没有名字,以前凶恶的大人倒是常称呼他为小乞丐,小野狗…

    中年男人沉吟一下,说道:“以后,你就叫七号!”

    小孩一边吃一边点点头,他不愿意放下手中好吃的鸡腿。

    “吃完后,你换上床上的衣服,明天一早开始训练!以后可以称呼我为,教官!”

    说完,中年男人走出了帐篷。

    小孩扭头看了一眼中年男人的背影,便继续吃着手中的食物。

    当烧鸡和烧鸭变成两堆骨头后,小孩爬上通铺,摸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心中暗道,原来吃饱是这种感觉,肚子竟然可以鼓起来,好神奇啊!

    他躺在通铺上,闭上眼睛,嘴角微微上挑。

    第一次,他第一次内心感觉到满足,幸福,开心。

    多少年后,他始终惦念着那只烧鸡和烧鹅,那是他有生以来,吃过最好吃的菜肴!

    晚上,宽大的帐篷进来很多与他差不多大的孩子。

    总共有八个。

    “咦?你是谁?”

    “你是新来的吗?”

    “你躺在了七号的床铺上了。”

    ………

    八个孩子好奇的看着小孩,口中问道。

    “我…”小孩有些自卑,说起话来有些怯懦。

    他想起中年男人对自己说的话,回答道:“我叫七号。”

    “哦,好高兴啊!我们又有一个新伙伴了!”

    “欢迎你加入到我们!”

    “我是1号!”

    “我是2号!”

    ………

    八个孩子围坐在小孩的周围,七嘴八舌的说着。

    小孩这时才知道,这里其他的小朋友与他差不多,都是没人要,没人养的孤儿,都是被中年男人收留在这里的。

    并且,他们也没有名字,甚至知道自己名字的也绝不允许叫。

    在这里,他们只能相互称呼对方的代号。

    小孩看着另外两个孩子,一个八号,一个九号,不禁好奇的问道:“之前的七号呢?“

    八个孩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低下头,脸上有了一丝悲伤。

    其中一个孩子说道:“七号爬山的时候,摔死了。“

    小孩恍然,原来自己是顶替摔死的七号。

    当外面敲响一声锣鼓,八个孩子快速爬到自己的铺位,盖好被子,闭上眼睛。

    小孩身旁的六号和八号小声的说道:“这是睡觉的锣声,快睡吧,要是被教官发现你还醒着,会被抽鞭子的。”

    他们说完,就立刻盖上被子,闭起了眼睛。

    小孩也学着其他小朋友的样子,钻进被窝,闭上眼睛,让自己快速入睡。

    他感觉很舒服,很温暖,这是他第一次睡在了“床“上,第一次有了像样的被子盖,第一次看到与自己相同的伙伴,他从此不再孤单,不再是一个人。

    一股幸福,归宿的感觉,从心中升起,如果可以,他愿意永远这样!

    第二天清早,依旧是锣声。

    七号和其他八个小朋友快速穿好衣服,向着门口走去。

    按着一到九的顺序,整齐站好。

    这时,七号才发现,这里不光有他们一个帐篷,九个小孩。

    旁边还有八顶帐篷。

    并且,每个帐篷前,都有九个小孩,整齐的列队。

    他们每天上午训练的科目有冲刺跑,翻跃障碍物,马步挑水(少林寺,练习力量的一种方式)。

    而到了下午,则是搏斗训练,摔跤,拳击,招式,刀术,枪术,刺杀术等等。

    时常,还有分队进行切磋比试。

    刚开始,七号对每天高强度的训练有些体力不支,但几天后,就渐渐适应了这种生活。

    在练武的时候,小孩发现他对武功仿佛有着天生的敏锐,旧的招式很快学会,新的招式也是一遍就能记下,打两遍,就能融会贯通。

    甚至凭借自身的悟性,很快就找到了招式的重点和弊端。

    私下里,他尝试着改良学会的武功,将招式变得简单,直接,甚至因为速度快,动作简洁,体力的损耗,招式的弊端都顺带着减少很多。

    但让人奇怪的是,学武天分奇高的七号,在与同伴的切磋下,往往被对方击败,甚至有时败的不可思议。

    当他被打倒时,同伴嬉笑的看着他,嘲笑他笨拙时,他却轻笑不语,哪怕是被对方打伤,也是满不在乎的傻笑。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