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72章 圆湖惊魂

作者:齐家七哥字数:4956更新时间:2019-10-15 23:59:17
    当月亮挂上高空时,朱雀和白虎各自带着人回来了。

    刘半仙看着白虎那几十人的队伍,脸上欢喜不已,之前为食物的担忧一扫而光。

    只见白虎的肩膀上扛着一只羚羊尸体,身后几十人的队伍,每个人也都扛着一只羚羊或其他动物,完全是满载而归的景象。

    但朱雀和手下的五个人,却是两手空空。

    她嘴里一直骂着刘半仙偏心,故意让她去没有任何猎物的方向。

    白虎看着朱雀生气,虽然知道与他无关,但也不想让朱雀闹心。

    当下把身上的羚羊轻轻放到她身前,说道:“我猎的东西都算是你的。”

    朱雀瞪了一眼白虎,脸色不屑,说道:“谁稀罕你的猎物,我只是骂老东西偏心!”

    说完...她转过身去,背对着白虎,嘴角不经意微微上挑了一个弧度。

    其实朱雀搜索的距离要比白虎远很多,甚至超过了五十公里,但偏偏连只鸟都没有看到。

    而白虎则幸运很多,凭借良好的嗅觉,他闻到不远处有羚羊群,便立刻四面包围了上去,三下五除二,就将羚羊系数歼灭,带着“战利品”,满载而归。

    湖边的其他人看到白虎肩膀上扛着猎物,心里明白了,他们是被刘半仙安排去找猎物了。

    饥寒交迫的众人,纷纷上前接过白虎他们身上的猎物,面色惊喜,三五个人配合着剃毛,扒皮,清洗内脏等等,一片祥和。

    湖泊周围,不久便升起阵阵烤肉的香气。

    刘半仙和李智勇坐在地上,看着众人喜笑颜开的表情,心下不禁一松。

    说实话,他现在有些后悔带这么多人一同出发。

    之前他只是听说昆仑墟神秘而强大,里面很可能有神兽。

    他为了壮胆,才不管修炼之人还是普通人,只要能武装的,都统统带上。

    如今与外界隔绝,连吃饭都成了问题,大部分人俨然都成了累赘。

    在带兵的理念上,将守和刘半仙有些不同,将守好精,而刘半仙好多...

    现在每天要满足四五百人的口粮,几十只羚羊,也不过就能吃一天。

    看来明天行进的速度要更快,沿途遇到的牧畜,一概猎杀,将粮食储备起来。

    “老家伙,我们到底什么时候能找到老大啊!”李智勇低声问道。

    “快了,快了。他现在也一定向着外面走,说不定明后天咱们就能遇见。”刘半仙安慰着李智勇。

    在这样的时候,最大的困难并不是环境恶劣,吃穿发愁,而是心中缺少了希望。

    四五百人,三五结队,近百个火堆,将周围照的大亮,远远望去,很像是个游牧部落。

    人们吃着冒着油光的野生羚羊肉,渴了就抓起积雪放进嘴里,还有在这山谷平原之上,还别有一番滋味。

    酒足饭饱,众人逐渐进入梦乡,毕竟奔波了一天,大家都有些疲惫。

    刘半仙、阿力、古思成、朱雀和白虎,则坐在靠近圆湖边的火堆旁说着话,李智勇则躺在刘半仙的大腿上,盖着一件冲锋衣睡着了。

    “明天我们该往哪个方向走?”阿力问道。

    刘半仙看了看天空的月亮,说道:“继续向南走,我有预感,老大也向着北走,说不定我们明后天就能相遇。”

    阿力瞥了刘半仙一眼,心道,预感?那是什么鬼?我还经常预感中五百万彩票呢。

    朱雀和白虎则是没什么表情,仍是吃着烤肉。

    对于她二人来说,到哪里,找多长时间都无所谓,毕竟他们原来当妖兽时,也是到处游荡,以猎杀动物为食。

    而白虎更是只要跟着朱雀,哪怕去寸草不生之地,也愿意。

    “我怀疑昆仑墟存在某种时空转移之类的秘洞,将守和思丽人一定是机缘巧合掉进去,传送到什么地方了。”古思成曾经在一本前人留下的古籍中看到过,在昆仑墟隐藏着某种时空之门,掉进去后,会被传送到昆仑墟的某个相连的临界之门,非常奇特,有机缘之人才能遇到。

    “我也是这么想的,虽然举办修炼界大会的山高数千米,但绝不会连尸体也找到,我们找了那么久没找到,我觉得老大一定是被传送到什么地方了,我们只要耐心找,就一定会找到的!”刘半仙赞同古思成的说法。

    “嘘…”朱雀忽然对着大家比作一个嘘声。

    大家一愣,虽然不明白她什么意思,但也安静下来。

    许久…

    刘半仙、朱雀、白虎、包括古思成,脸色都有些异样,不约而同的向着湖中心看去。

    阿力也向着湖心看去,但除了平静的湖水,什么也看不到,不禁问道:“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这次不光是朱雀,除他外其他几人同时对他比作“嘘”声,一脸凝重的看着湖心。

    而古思成更是将腰间的隐士联盟配枪拿了出来。

    阿力变得紧张起来,气氛不知不觉变得有几分诡异。

    但过了一会儿后,大家面色又同时出现疑惑,古思成更是重新将腰间的配枪收了起来。

    “我刚才停到有婴儿的啼哭声,你们听到了吗?”刘半仙说道。

    “我也听到了,而且不止一个,应该是好几个婴儿同时啼哭的声音。”朱雀赞同道。

    “嗯,我也听到的,但是听的不是太清楚,太细小了,会不会山谷的风声。”白虎皱着眉头,仿佛在回忆之前听到的声音。

    “绝不是风的声音,并且声音是从湖心传来的。”古思成皱着眉头,继续看着湖心。

    “大家既然都听到了,就说明这不是幻觉,而真的有婴儿啼哭的声音,难道附近有婴儿?”刘半仙语气有几分疑惑,毕竟这里荒山野岭的,谁会带孩子来这里,就是牧民也不会。

    “你们都能听到,我怎么就听不到。”阿力一脸郁闷的看着几人。

    刘半仙一个“没救了”的眼神递给了他。

    阿力并不是修炼之人,只是普通人,所有五感并没有刘半仙几人敏锐和发达。

    古思成忽然开口,道:“不对!你们再仔细回忆一下,刚才的声音虽然很想婴儿的啼哭,但哭声的底气非常浑厚,隐隐带着一股威势,而刚刚出生的婴儿,哪怕已经几个月大的婴儿,也绝不会有这样的哭声!”

    众人再次陷入沉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犹豫不决。

    婴儿的啼哭他们确实听到的,但却没有古思成这么仔细。

    并且朱雀和白虎,平时就很少听到人类婴儿的啼哭声音,此时更是分辨不出来。

    正当大家琢磨这哭声是从哪里传来的时候,原本平静的圆湖突然响起流水之声。

    众人立刻向着湖心看去。

    只见湖心的水面渐渐翻滚,如同一股喷泉即将跃水而出。

    大量的水泡从湖底升起,渐渐的,从湖心升起一个喷泉般的蘑菇头。

    刘半仙几人紧张的看着湖心喷泉般的蘑菇头,手都向着武器摸去。

    “噗!”

    湖心突然炸裂开,升起一道数十米高的粗大水柱!

    一个巨大的黑色影子,再水柱中一闪而过。

    “不好!快把所有人叫起来,我们快逃啊!”刘半仙口中大喊道。

    ………

    “将守,咱们闲着也是闲着,给我讲讲你的事情呗?以前从未听说过你的名字,感觉你好像是突然冒出来的一样。另外你是怎么认识何大山的?他好像很看重你,修为平平,但却直接让你当隐士联盟的分局局长,他在修炼界可是响当当的人物,眼高于顶,普通人根本进不了他的法眼。”思离人问道。

    由于之前远处的巨兽,两人和土蝼行走的并没有之前那么快,非常缓慢,如同散步一般。

    将守看了思丽人一眼,心道,当然是突然冒出来的,直接从夏朝穿越来的,倒是何大山对自己好是真的。

    但嘴上却不能这么讲,淡淡的反问道:“我可以不说吗?”

    “这有什么好保密的,本大小姐问你,是瞧得起你!另外咱们也算有些渊源,才问起你的!别人想与本大小姐说话,我还不愿意听呢!你这么不识趣,也不知道何大山怎么看上你的!”思丽人将脸转到一边,装作生气的样子。

    将守脸色无奈,有些渊源?我怎么不知道…反正走出这里,大家就分道扬镳,很少会再见面的,他更是准备沉默到底。

    “嘿!你还真不说!信不信我现在一掌拍死你!”思丽人将手举起,一团白光凝结掌中。

    “嗷!”

    土蝼仿佛感觉到将守有危险,竟然扭头,对着思丽人大吼起来。

    吼声震动天地,吹的雪花飘舞…

    将守赶忙上前伸手拍了拍土蝼,示意他们二人在闹着玩,并不是真打架。

    土蝼看了看将守,最后狠狠的瞪了一眼思丽人,才将头重新扭过去,继续前行。

    将守看着土蝼为他打抱不平的愤怒,心下不禁有些疑惑,这个名叫土蝼的巨兽,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

    天雷之后守护自己,不让野兽靠近,又带着他们二人出昆仑墟,刚才还替他抱打不平,自己之前可是偷了它悉心培育的小草…

    但将守能感觉出,土蝼暂时还不想将事情的原委和盘托出,似乎在等一个恰当的时机。

    索性就先把心中的疑问放到一旁,转头看了一眼思丽人。

    她此刻脸上写满了委屈,大大的眼睛蒙上一层雾气,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

    将守心中一叹,他最怕女人哭了,他也知道思丽人只是跟自己开玩笑,绝不可能真打自己,为了缓和气氛,便主动开口安慰道:“土蝼不是故意,它不懂得人类之间的玩笑。”

    思丽人不接话,默默的低着头向前走,眼中泪光闪动,仿佛随时能流出来一般。

    “这样吧,你问我什么,我就答什么,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你看这样行吗?”将守心中无奈。

    思丽人这才抬头,用泪眼汪汪的大眼睛看了他一眼,也不说话。

    将守明白,思丽人的意思是让他把之前的问题回答了。

    “我原本是个平凡的人,偶然间坠入一个山谷,获得一本修炼功法,机缘巧合之下,竟然结出了内丹,算是成为了修炼之人。后来在茅山之上,我要取道提子救人,与何局长偶遇,他将道提子赠予了我。最后可能由于我们都当过军人,被他邀请加入隐士联盟,成为了第七分局的局长了。”他说的很敷衍。

    果然,有了思丽人感兴趣的话题,她表情渐渐有了神采,追问道:“那也不用直接让你当隐士联盟分局的局长吧?隐士联盟可是修炼界最有号召力,负责管理协调的组织,几乎所有门派打破头都想进入。”

    思丽人说完,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将守。

    将守无奈,女人真是天生的演员,前一秒还梨花带雨,后一秒就像个八卦小报的记者。

    “因为我会杀气诀。”将守说道。

    之前他并不想把杀气诀的事情说出来,毕竟杀气诀这种功法戾气太重,某种程度上讲,有违天道,但他毕竟是众所周知的修炼之人,什么功法都不会,难免有藏匿之嫌,更何况,在隐士联盟里,不少人也都知道他会杀气诀。

    “什么!你竟然会杀气诀!”

    令将守没有想到的是,思丽人听到“杀气诀”这三个字时,竟然双眼放光,大大的眼睛,惊喜的看着将守。

    “怎么了?难道杀气诀有什么特殊的吗?”将守装作不明白的回应道。

    实际上他也探探思丽人的底,看她到底对杀气诀了解多少。

    “当然特殊了!杀气诀是上古流传出的一种强大的功法,施展出来的威力,比自身修为要高上很多个境界,不少门派和世家掌门,都想学这种威力强大的功法,但却苦寻无门,有人甚至说杀气诀修炼功法早已丢失。整个修炼界就只有何大山会,现在又加上了你!怪不得何大山对你这么好!原来你会杀气诀!”思丽人惊喜的说道,双目看着将守有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那眼神就好像大灰狼看到小白兔一般。

    将守被思丽人看的全身难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但她心中却是一松,听思丽人所讲,她对杀气诀了解甚少,很多都是道听途说来的。

    如果她知道我的真龙纲要“攻”的九种功法,每一套都要比杀气诀厉害上数十倍,她会不会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