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8章 昆仑墟秘闻

作者:齐家七哥字数:4934更新时间:2019-09-22 16:10:24
    刘半仙站在山腰的一处凉亭,眺望远方,幽幽的开口道:“众人只知道我曾祖父厉害,却不知道所创造的辉煌成就,皆是因为昆仑剑的神威,而不是自身的修为。在我曾祖父仙逝后,昆仑剑又传给了我的祖父。

    我的祖父却醉心于家传的药典,并非修炼功法。年过五旬,连玄武阶段的修为都没能达到,徒有一柄神兵,却无法发挥它的威力,更不用说行走修炼界,保护家族了。

    我的家族似乎就天生不是修炼的材料。

    随后,不幸的事情也降临道我的祖父身上。

    昆仑剑的秘密却渐渐被修炼界的人发现。俗话讲的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从那时起,很多修炼界的人,开始觊觎曾祖父的昆仑剑。家里时常能收到恐吓信,飞刀,子弹等等,威胁我们交出昆仑剑,否则要灭祖父满门。

    最后祖父被逼无奈,只能将这柄昆仑剑,交给了当时隐士联盟总局的局长,由他来保管。这件事情,当时还引起了修炼界极大的轰动。但历代隐士联盟总局的局长,都是修炼的大能,虽然他们心中不甘,却不敢找总局局长讨要。

    自此,昆仑剑就被历代隐士联盟总局局长保存,直到前些日子,何大山将它重新交给了我。”

    将守和李智勇心中有些感概,没想到昆仑剑竟然有这样的来历和威力,更没想到刘半仙的家族与昆仑剑之间,还有这样的渊源。

    但刘半仙已经达到了玄武境界,距离玄皇也紧紧是一步之遥,但为什么到现在,也还拔不出昆仑剑?

    刘半仙似乎知道将守在想什么,幽幽道:“刚开始我有些不理解,因为昆仑剑并没有因为修为低而拔不出的情况。但是现在,我倒是有些理解,何大山担心我步祖父的后尘,在昆仑剑上施加了法术,只能等我的修为高到别人无法抢夺,窥探,才能拔出昆仑剑,这也是为我的安全,更是为了九龙图任务的顺利执行而着想。”

    将守走到刘半仙身旁,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随即想到刚才刘半仙所说的天降闪电,击碎恶魔之门的事情,也仰头向天空看去,喃喃道:“真的有神吗?他在守护着这片净土?”

    刘半仙平复心绪后,又变会猥琐的模样,道:“老大,之前的传说,只是我在家族族谱里看到的,根据其描述,我也感觉曾祖父的经历非常玄妙,很是匪夷所思。所以不能排除我曾祖父有夸大炫耀昆仑剑的成分。我也曾一度对昆仑墟感到好奇,经常关注这里的新闻,我这里还有个传说,跟我曾祖父经历有些相似,但又不完全一样,你要不要听听?”

    将守道:“说吧,让我们也长长见识。”

    刘半仙脸上立刻有了一丝傲然的神色。

    他很喜欢别人向他请教问题,显得他知识渊博又权威。

    当然,他讲故事的水平也是非常高,咳了咳嗓子,继续说道:“传说,在天地初开之时,创世女神西王母,就曾住在这昆仑山中,镇压着同样对人间充满贪婪欲望的魔族。在昆仑山中的某个深谷里,就有通往邪恶秘境的恶魔之门。

    恶魔之门的传说,在昆仑山的牧民耳中,早已经不是秘密,所以你看山脚下的那些牧民,哪怕是山脚外围的草被吃光,他们也绝不踏入昆仑山深处的草料肥美之地。”刘半仙一边说,一边指向不远处的山脚。

    那里有几个牧民在放羊。

    “在几十年前,有一个牧民在牧,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马群竟然受惊了。百余匹骏马,向着昆仑山的深处跑去。

    牛羊马匹,对于牧民而言就是生命,没了它们,日子都无法过下去。那个牧民无奈之下,也只能追着马群跑进深山之中。

    但他万万没想到,在马群停留的深谷中,竟然凭空出现了一扇虚空大门,椭圆形,边框闪烁着绿色的亮光…

    他被眼前的景象吓坏了,赶忙驱赶着平静下来的马群,向着深谷外面跑去,好在返回途中并无凶险。

    之后,他把发现恶魔之门的事情汇报给了当地的政府。相关部门高度重视,组织和派遣百余名科考队员,来到这里进行搜索和调研,试图寻找到牧民口中的恶魔之门,并证实有魔族的存在。

    在科考队搜寻的过程中,他们突然与基地失联了,百余人竟然无缘无故,没有半分征兆的失踪了。

    百余人失踪可不是小事,整个县城都关注着此事。但索性那时的媒体还不发达,扩散的范围还不是很广,所以没有造成大范围的轰动。

    于是乡镇派出数百人的搜救队伍,进山寻找,甚至连当时非常稀少的直升飞机,也调用了三架,整整搜寻了数月,但却一无所获。

    正当众人搜索无果,几乎要放弃时,一个牧民,在昆仑墟某个山脚下,发现了科考队的百余具尸体。

    他们全部都是衣着整齐,神情惊恐,手指南方,双目圆睁,如同看到了什么非常可怕的东西一般。

    随后乡镇组织人手,将科考队员的尸体运回做了尸检。

    尸检的结果更是让人匪夷所思。

    科考队员百余具尸体,没有一人身体有外伤或者有中毒的迹象。甚至腹中还有不少残留的食物,这也说明他们既不是饿死的,也不是冻死的。

    死亡的原因,到现在都是一个谜团。

    最后因为事情太过于诡异,乡镇为了不造成大范围的影响和轰动,最后封存了档案,对殉难者的家属安抚后,就不了了之了。”

    这时一个微不可闻的声音响起。

    “没文化…”

    将守斜眼看去,是李智勇,他已经连续两次低声嘲讽了。

    一次是幻月派出现神圣体质,一次是昆仑山出现恶魔之门。

    “将老弟,你怎么在这里啊!”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将守转身看去,竟然是古思成,周围还跟着十几个五局的成员。

    “古大哥,我没什么事,出来转悠一圈,看看风景。”将守笑道。

    古思成给了将守一个大大的拥抱,说道:“将老弟是第一次来昆仑山?一个多月没见了,想坏老哥哥了。明天修炼界大会就要开始,我带人在周边巡视,明天别出什么纰漏。会场你去过了吗?”

    将守摇了摇头,道:“还没去过呢。”

    “那正好,跟我一起去看看。”古思成道。

    随后三人跟着古思成,继续向着山上走去。

    在路上,古思成问道:“老弟,听你局里的张媛媛说,青年比武你没有报名?”

    “是的,我修为这么低,去了反而会丢脸。”

    将守不想公开自己的修为,低调点还是好的。

    古思成笑了笑,道:“哎,看来这些年,世家也好,门派也罢,都积蓄了不少的实力,这一代培养的年轻人,竟然在二十几岁,就能达到玄皇境界,比我的修为都要高了,真是太可怕了。”

    将守点头附和,道:“嗯,是挺可怕,据说还有神圣体质的人,叫幻羽。”

    “嗯,我也听说了,千万年才会出现一个的神圣体质,要不是这次修炼界大会傲云世家把九龙图拿出来作为奖励,各家都派出最优秀的青年,我还不知道他们都隐藏的这么深。

    但我还是觉得有些奇怪,这一代的年轻人好像格外的强,比前几代人,都强上不少。想当年慕容天在青年比武得过第二名,被何大山一眼看中,收入了隐士联盟,但那时他也才到玄武阶段的初期。”古思成唏嘘的说道。

    将守点点头,算是回应了古思成,随即话锋一转,问道:“古大哥,关于九龙图,你了解吗?”

    古思成沉思一会儿,道:“九龙图算得上是修炼界最神秘的东西了,每个世家和门派,包括各类修炼之人,都渴望找九龙图,它分为九张,但具体有什么作用,我就不知道了。”

    将守听完,心里暗道,看来古思成知道的信息,还没有自己多。

    这个九龙图确实无比的神秘。

    二人一边走,一边聊天,原本很长的路程,也感觉没用多长时间。

    途径山道时,遇到了三处哨卡,都是一局的人,看着他们的内丹,都是玄修阶段以上的人,他们也都见过将守,纷纷行以军礼。

    看来对修炼界大会的安保等级,一局是非常重视的。

    当将守跟着古思成继续向上走,走到山峰顶部时,眼前的一切让他心中十分惊讶。

    只见山顶处是带点斜坡的天然空地,山脚下看着细小而又陡峭的山峰,竟然宽阔到足可以容纳数万人。

    在空地的中央,是一个用石头打造的石台,很像古代的比武擂台,只不过要更大,更坚固。

    也许是因为修炼人的功法范围比较大,威力比较强的原因吧。

    “将老弟,我们去那边看看,明天会有很多门派,在那里售卖各种灵器和丹药。”古思成指着西边说道。

    顺着古思成所指的方向望去,就能看到如同展会一般,竖向三列的展位。

    此时每个展位的上面是各个门派或世家的牌子,有崆峒灵器,黄旗世家,逍遥药铺…

    看来这些展位已经被他们提前拿下,就等明天开会售卖了。

    当穿过展位后,前方又出现一个非常大的圆形空地,空地的中央摆满了椅子。

    而最靠里面的位置,有个演讲台和一张长条的檀木桌子。

    “将老弟,这个就是明天拍卖的地方,所有修炼界的人都可以参加,如果你有东西想要卖,只需要经过拍卖师的评估,价值得到肯定,就可以当众拍卖。”古思成说道。

    将守点点头,他对这个不太感兴趣,更不懂丹药,草药之类。

    随即看向刘半仙,只见这老家伙眯着眼睛,笑眯眯的看着拍卖场,明天这里将是他的主战场。

    “钱都准备好了吗?”将守走到刘半仙身边低声问道。

    “老大,你放心吧,我敢肯定,在修炼界,咱们是最有钱的。光唐如嫣给咱们的现金,就有六十亿,外加还有四大银行的本票,估值也有个几十亿。”刘半仙说道。

    将守点点头,不说话了,只要刘半仙觉得没问题,就没问题。

    他从来不愿意在金钱上,什么丹药材料上面费心思,但这些恰恰也是刘半仙最擅长的。

    此时在山顶之上,不少三局的人,在打扫着场地。

    “古大哥,这个大会要办几天?何局长来吗?”将守问道。

    “三天吧。何局长来不了,这次主持大会的是慕容天。”古思成回答道。

    将守点点头,看来何大山外出办事,还没有回来。

    一个多月的时间,没有何大山的半点消息。

    当众人回到酒店时,天色已经黑了,三人就在酒店的饭厅,随便吃了点东西。

    将守一边吃,一边有意无意的看向不远处几个身穿苗疆服饰的女人。

    “老大,你认识?”刘半仙看将守总向那边看去,不禁奇怪的问道。

    将守摇了摇头,道:“不认识,只是觉得他们穿的有些怪异。”

    其实在他心里,一直觉得这些苗疆服饰很熟悉,很像在升龙洞中见到的八个老人之一。

    有个老太太当时也穿着一身着苗疆服饰,尤其是头饰周围的银质装饰,很是奇特,与普通的苗族服饰不大一样。

    头饰的周围,挂满了毒虫坠子,有蜈蚣,毒蝎,蟾蜍等,还有一些将守认不出的毒虫,这些在普通的苗族服饰中是没有的。

    此刻在不远处吃饭的几个苗族人头上,戴着正是挂满毒虫吊坠的头饰。

    “服务远,有没有清酒?”一个男人喊道。

    将守闻声看去,只见一个矮胖的男人,在包房门口对服务员说道。

    他眯缝着眼睛,看着他不说话,很显然,他是阴阳门人。

    随即透过墙体,向着里面看去。

    只见足可容纳二十人的包房,坐满了西装革履的人,而为首的,正是与他打过一个照面的人!

    “刘半仙,李智勇,你们快点吃,我们遇到熟人了。”将守低声说道。

    刘半仙心里明白,这是遇到仇家了,扭头看着李智勇,只见他依旧是不紧不慢的夹着一个鸡腿,先是把鸡皮剥下来,再把肉分解,然后一点点的送进嘴里…

    刘半仙头上闪过几根黑线后,直接拿起李智勇的碗筷,开始快速的喂他吃饭。

    结完账,三人直奔将守的房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