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章 白衣美人

作者:鬼墨妖松字数:3188更新时间:2019-06-12 19:22:43
从天而降的,是一位清丽绝伦,仿佛洛神雪仙般美貌的白衣美人。

    只这位美人着古希腊美人般典雅精致的五官。

    清澈如水的双眸,乌黑柔顺的长发,再加上樱唇边一丝似有还无的美人痣,似乎可以使人一瞬间仿佛坠入一个美好的梦境。

    而更令人魅惑的是她的着装——

    她头上带着白纱冠,一件用精绣的雪绒飞鱼服包裹着她那纤细曼妙的腰肢,洁白光滑,粉嫩的雪白皮肤仿佛吹弹得破。

    透过皎洁的月光,只见她套在薄如蝉翼般的蚕白丝裤中的,是一双修长美腿,使她整个人仿佛是从雪山走下的轻灵仙子,洛河中升出的映雪女神一样清丽绝伦,美的让人窒息。

    只见白衣美人一摊手,瞬间两条带着镰刀的白绸从她纤细的腰间甩了出去,双眸含霜地盯着阵中的蜘蛛女妖冷然道:

    “八肢夫人,我乃是幽冥侦缉局滇西分部,雪岚队大队长,三道杠白无常——姬雪岚。

    现奉命将你缉拿回酆都受审,识相的,乖乖束手就擒,否则便要你当场魂飞魄散……”

    “哎呦呦,好大的官威呀~奴家都怕死了,你们这些无常鬼使不是不允许暴力执法吗?怎么现在……咦?稍等一下啊……”

    正说着,便见蜘蛛女妖复眼忽然闪出一道凶戾的红光,猛地抬起一条蜘蛛腿忽然向地上一戳,只听噗嗤一声,一股鲜血从地下喷薄而出!

    “啊——!”

    只听一声惨叫,一个身穿黑衫的男子被她从地底下拉了出来,他的胸前已经被蜘蛛腿贯穿了一个大洞。

    “这是‘秽土遁行’吧……小哥,你以为躲在土里就能逃得过本夫人的‘读魂眼’吗?嘿嘿,这么天真,一定是新生吧……”

    被贯穿胸部的那名黑无常已经口吐鲜血无法说话,只是满脸恐惧的望着眼前的蜘蛛女妖,一脸的绝望。

    只见蜘蛛女妖把它那对猩红恐怖的复眼凑到黑衣男子的眼前,然后用触手一边抚摸着他惊恐的脸颊,一边嬉笑道:

    “嗯……你此刻想向身后那个白衣女子求救,但你发不出声音来……

    咦?等一下,你的想法又变了,你现在想用煞雷符引爆自己跟我同归于尽,哎呦~!这么危险的想法可不行……啊呜——!”

    说到这,只见蜘蛛女妖张开血盆大口一把将黑衣男子一口吞了进去,然后一边咀嚼他的骨肉,一边嘴角带血的舒爽道:

    “嗯……骨脆肉酥,不愧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妖孽——!伏诛——!”

    见到自己手下被蜘蛛女妖吞噬,白衣美人顿时大怒,娇诧一声,飞身跃起,扬起手中的白绸勾魂索,便向蜘蛛女妖刺去。

    “混蛋!兄弟们上啊——!”

    见到白衣美人出手了,立于缚鬼阵五角的黑无常们立刻一阵手中的漆黑长棍,大喝一声,纷纷跃起,向阵中央的蜘蛛女妖齐齐杀来——

    “噼里啪啦——!”

    只见漫天的黑色棍影迎头打下,像雨点一般击打在蜘蛛女妖的身上,发出一阵阵沉闷而又瘆人的响声。

    但奇怪的是,面对暴雨般的棍击,阵中央的蜘蛛女妖却显得不慌不忙。

    只见她睁着猩红的复眼,饶有兴趣的看着周围这些进攻

    ,忽然咧开血盆大口,狂傲地一笑——

    “嘻嘻,就你们这点小把戏,还想跟本夫人较量,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算了,本夫人有点腻了,就不陪你们玩儿了……嘭——!”

    正说着,随着嘭的一声,只见蜘蛛女妖竟然忽然炸裂开来,变成漫天紫色的尘土,从阵中央消失了……

    “遭了——!是秽土人俑——!”

    一见蜘蛛女妖的这般变化,白衣美人顿时大惊失色,连忙收回白绸勾魂锁,轻飘飘地落回阵中央,对着周围的黑白无常厉声道:

    “大家小心警戒——!八肢夫人就在附近——!”

    “嘿嘿,本夫人在这里……”

    白衣美人话音未落,便听一声阴冷的笑声响起,只见蜘蛛女妖忽然轰的一声,从阵东南角的立柱底下破土而出,甩起触手,唰的一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间便将法阵边一个白无常砍成了两截……

    “啪啦……”

    接着只听法阵发出阵阵破碎的声响,五道禁锢妖魔的法光顿时熄灭……

    尘埃落定之后,只见蜘蛛女妖用触手持着那个沈斌的脑袋,对着现场的众位黑白无常冷笑道:

    “呵呵,你们所有的策略,本夫人都已经通过阅读这个叫沈斌的小脑袋瓜已经了然于胸。

    本夫人早就知道你们在此结五瘴缚鬼阵准备对付我,所以才用他的鬼符跟你们玩了个小把戏……”

    说到这儿,蜘蛛女妖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将沈斌的脑袋吞进了肚里,然后一边美滋滋地舔着嘴边的鲜血,一边骄傲的笑道:

    “呵呵,好了,你们的计划破产了,还有什么花招尽管使出来吧……”

    “哼——!大家不要慌,就算这妖怪会读心术,但她只有一只,不可能应付我们所有人,大家一起上!跟我冲——!”

    只见白衣美人脸色一凝,甩起手中如云霞般的翩翩袖索,率先飞身攻了上去。

    而他周围那些黑白无常们闻言也纷纷高喝,抄起手中的长棍短枪,向着蜘蛛女妖围攻过去。

    于是悬崖上再次响起了噼里啪啦的血战之声……

    “九、九哥,别看了!我们快走吧……”

    正当悬崖之上鬼使妖魔彼此鏖战正酣的时候,躲在草丛中的司必安伸手拉了拉趴在他前面的范天九,惊恐地敦促道。

    “对、对!安子,你说的对,我们快逃……”

    听到司必安叫声,范天九终于回过神来,连忙站起身,跟司必安一起窜出了灌木丛,屁滚尿流地向山崖下跑了下去……

    “呵呵,你们两个小鬼头想去哪里呀……”

    可还没等范天九和司必安跑出百步,蜘蛛女妖那冰冷瘆人的声音再次从地底下响了起来。

    范天九心下一颤,暗叫不好,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只听轰的一声,蜘蛛女妖赫然从地下破土而出,冲了出来,张开八只触手卷住范天九和司必安,腾空而起——

    “我的娘啊——!”

    被抓住的范天九吓得心都快跳出来了,可还没等他喊完,蜘蛛女妖又轰然落地,将他们二人重新抓回了山崖上,扔在那已经破损的五瘴缚鬼阵中。

    “咳、咳……”

    范天九咳嗽了几声,从满是灰尘的法阵中站了起来,四下一看,顿时大吃一惊——

    只见法阵之中,横七竖八的躺着很多奄奄一息的黑白无常,一眼望去,他们无不是伤痕累累,满身血污,折断和破损的木棍和锁链散落一地,刚才战况之惨烈可见一斑。

    “呜哇——!痛啊——!九哥救我啊——!”

    就在范天九发愣的时候,只听背后传出一声惨叫。

    范天九闻声回头一看,只见司必安被蜘蛛女妖抓了起来,正满脸惊恐地向他求救。

    “嘿嘿,小鬼头,叫吧!大声的叫吧!,你叫的越大声,我的食欲越旺盛……”

    蜘蛛女妖似乎很享受猎物死亡前的哀嚎声,只见她竟然慢慢地收紧了抓住司必安的触手,张开血盆大口就要往嘴里送。

    而此时司必安已经被勒的脸冒青筋,连叫都叫不动了,眼看就要窒息而亡。

    “安子——!你个死妖怪——!别碰我兄弟——!”

    眼见司必安就要被勒死,范天九急得是怒火中烧,随手抱住身边的一棵大树,猛地一拽——

    只听轰隆一声,一棵粗壮的桃树竟然被他连根拔了起来!

    “去你娘的——!”

    只听范天九一声怒吼,挥舞着桃树向着蜘蛛女妖猛地一扫——!

    “啪——!”

    只听一声巨响,蜘蛛女妖那硕大的身体顿时被粗壮的桃树干砸出十几米远。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