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3章 知道做人女朋友是什么意思吗

作者:繁华锦世字数:3060更新时间:2019-06-12 21:00:23
    夜莫擎给的这两个选择,说的很明白,再笨的人也听得懂。

    可这两个条件又不是表面上听上去那般简单的。

    做他女朋友。

    短短五个字,份量却很重。

    绝交。

    这两个字,更短,份量却更重。

    跟夜莫擎绝交,那就意味着,未来在襄江帝城,你没有活的路子了。

    苏舒轻轻咬住唇。

    夜莫擎把玩着香烟的手一顿,微眯着眼,危险地看着她咬着唇的样子。

    没有人知道他此刻内心在想什么。

    他在想很可耻的事。

    可又让他很沸腾的事。

    但不管他内心此刻怎么在意想苏舒,面上却很冷淡。

    他在等她做决定。

    当然,苏舒若是选了前一个,皆大欢喜。

    可她若选了后一个,夜莫擎就只好用权贵说的那个方法了,哄的不行,那就……来强的。

    总得让她尝尝,敢跟他说绝交,得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夜莫擎将烟往嘴里一衔,视线挑起,看向苏舒。

    苏舒天人交战了半天,手指头攥起来又松开,松开又攥紧,显示着她此刻内心极度的挣扎。

    终于,她在深刻权衡了那两个选择的利弊后,肩头一软,歪进了夜莫擎怀里,委屈巴巴地道,“卑鄙。”

    夜莫擎在心底长长地吁出一口气。

    他真怕她选后面一个。

    若真那样,他要做的事,远比卑鄙更要严重。

    他大概会撕毁在她面前的伪装,变成真正的狼。

    夜莫擎吐掉嘴中的烟,抱住她,“其实我昨晚可以更卑鄙的。”

    苏舒:“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夜莫擎:“得了一点儿小便宜,还没到卖乖的地步,现在,大概可以卖一卖乖了。”

    他执起她的下巴,吻了下去。

    苏舒要躲,被他强行按着,动弹不得。

    夜莫擎快要吻上去的时候,顿住,他看着她,不冷不热地问,“小舒,知道做人女朋友是什么意思吗?”

    苏舒眼神躲闪。

    夜莫擎低笑,“知道就好,下回再吻你,你要做的是回应,而不是躲避,嗯?”

    苏舒:“你把我下巴捏疼了。”

    夜莫擎松开她,“走吧,送你回家。”

    苏舒:“不用,我去找田非妙,先跟她回酒吧,或者去她那里呆一会儿,不然我一夜未归,我爸妈还有我哥都得担心。”

    夜莫擎:“也行。”

    他拿起手机,给郑童打电话,问她止疼药和衣服都送到了没有,郑童回答说送到了,夜莫擎就问了景龙和田非妙所住的房间号,郑童回答了后,夜莫擎拿起手机,带着苏舒去了。

    此时,景龙的房间,不,景龙和田非妙同时窝在地上窝了一夜的房间里,景龙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这头,田非妙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另一头。

    两人各执一方领地。

    横亘在沙发中间的,是原本摆在大床一侧的床头柜。

    幸好床头柜不大,不然,田非妙抱不动,这张沙发也承载不了。

    床头柜上摆了一瓶红酒,两个高脚杯。

    景龙看一眼那酒,微微挑了挑眉,冲田非妙问道,“怎么着,昨晚没喝尽兴,今天还想继续?”

    田非妙笑道,“今早这个酒,是我赔罪的。”

    景龙不置可否地冷笑,虚蒙着眼睛掏出打火机玩,看她搞什么把势。

    田非妙拿起红酒瓶,给两个高脚杯里都倒了一些红酒,没倒满,大概只盖住瓶底一寸有余。

    倒好后,她搁下红酒瓶,端起一只高脚杯,举到景龙面前。

    景龙看着她,似笑非笑,就是不接。

    田非妙道,“昨晚把景二爷喝成那样,实在是非妙的过错,这杯酒,算我赔罪的。”

    景龙一听,高高挂起的冷酷的脸倏然色变,他眉目一拧,几分戾气夹杂着几分嘲弄,眼神很冷,钢椎一般定在田非妙的脸上。

    那一刻,田非妙的心咯噔一声。

    她知道她玩的有点过火了,像景龙这样的人,万花丛中过,他所见女人无数,什么样姿色和风情的没见过?

    各色各样的都有。

    所以想要让他另眼相待,或者说,想从他嘴里套出什么话来,必然得有自己的本事。

    什么本事呢?

    敢挑衅他的本事。

    当然,田非妙的本意并非要挑衅景龙,可昨晚把他喝趴下了,那已经是一种挑衅了。

    既然挑衅过一回,不差再一回。

    本来景龙昨晚败给这个女人就够丢人的了,还是在夜莫擎和权贵面前,这一出门,他都不好意再在他二人面前夸海口了,景龙就烦躁呢,这个女人却还不嫌事儿大,专揭他伤疤。

    很得意?

    景龙冷冷地嗤一声,看着那酒杯,没接。

    他毫无温度的视线越过酒杯,落在捏酒杯的主人身上,“田小姐的酒量确实不是一般的好,要不,来我身边当助理?”

    田非妙眼眸转了转,笑道,“好是好,可是,我有自己的酒吧,上班自由,挣钱不累,我干嘛要舍了自己的逍遥跑到你那里去?”

    景龙:“你昨晚舍命买醉,不是真冲想上我来的吧?”

    田非妙:“我可不敢。”

    景龙:“那就是为苏舒了,你想为她在我这里套信息。”

    田非妙:“景二爷好头脑。”

    景龙冷哼。

    田非妙:“我就是想帮她问一问连雪的事情。”

    景龙毫不惊讶,摸了一根烟出来,用火机燃着,吸。

    田非妙:“你别只顾吸烟呀,给句话。”

    景龙吐一口烟雾,“当我助理,我可以给自己人透点内幕。”

    田非妙:“非得当助理?”

    景龙:“不然,你想当我的床伴?”

    田非妙:“床伴不比助理轻松?”

    景龙一挑眉头,低低地笑出声来,他掸了掸烟灰,手臂撑着床头柜,整个上半身倾过去,因为田非妙还在举着那个高脚杯,故而,她离床头柜很近,景龙这一倾身,直接越过她举着杯子的那只手,强势霸道地欺近了她的面前。

    二人离的极近,近的呼吸可闻。

    他好看的唇角微勾,冲着田非妙的面颊吐了一口烟,吊儿郎当地道,“床伴自然要比助理轻松的,但是……”

    他往下明目张胆地看了一眼她的身子,“照你这条件,达不到我的要求。”

    田非妙:“……”

    果然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她条件杂了?

    哪里差了?

    要胸有胸,有屁股有屁股好不好?

    田非妙忍着一肚子的肺腑,把酒杯收回来,往桌上一放,心想:不喝拉倒,姑奶奶我不伺候了。

    田非妙站起身,去拿包。

    景龙啧一声,收回身子,靠在沙发背上事不关己地吸着烟。

    田非妙拿了包,去拉房间门。

    正巧夜莫擎刚准备按门铃,手刚伸出去,还没触到按纽,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夜莫擎收回手。

    田非妙将门打开,看到夜莫擎和苏舒站在外面,她眼睛一亮,脚步一跨,走到苏舒面前,拉着她道,“醒了?”

    苏舒道,“嗯。”

    田非妙说,“那我们回去吧,昨晚躺了一夜地板,浑身都难受,我得回去补眠,顺道去你家,把你送回去,再看看田一航。”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