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十九章 推销

作者:小丑字数:2426更新时间:2019-06-04 03:55:51
    老同学聚会的本意是找乐子、寻开心,我并不希望得罪谁,可现在这世道变了,人人都爱攀比,通过打击别人还满足自己的优越感,我自然也免不了凡夫俗子的争强好胜,当即就怒了。

    我使劲一拍桌子,酒杯被我晃到了,几乎所有老同学听到动静之后,都把目光转移到我这边,马贵一愣,说怎么,老同学连这点玩笑都开不起?

    我冷冷看着他说,“佛牌怎么能随便给人看?你想看不是不可以,看了你会买吗?只要你想买,要多少我就有多少!”

    我说这话很有底气,虽然勇哥和张强合资的店铺我并没有参与,佛牌部分的业务不归我管,可就凭我跟勇哥的关系,从他那里搞到几块佛牌还不简单?

    “叶寻在卖佛牌?”

    “他到底是干嘛的啊,不是说开鱼店吗,怎么还搞起跨过贸易了?”

    “人不可貌相啊,没准叶寻是个低调的老板呢?”

    听到我的话,好几个同学都开始窃窃私语,马贵显然被架了起来,他抹不开面子,于是硬着头皮说道,“行啊,不就是几块佛牌嘛,能要几个钱,你那里有多少?我全都要了!”

    冷静下来一想,我决心还是不要坑这帮老同学,其实心里也有点后悔,可能是喝了两杯急酒导致热血上头,这时候我的冲动劲已经过去,于是挥挥手道,“算了,老同学聚会别聊这个,你们谈点开心的事吧。”

    马贵却不肯轻易揭过这茬,“怎么了叶寻,装b也得有点限度,是不是你根本拿不出来,怕被同学们看笑话啊?”

    他笑声刺耳,我真心有点恼了,于是转回去说道,“你懂什么,泰国佛牌分类很细的,有正牌、灵牌和阴牌的分别,我怎么知道你需要哪种?再说你现在不是过得不错吗?花那冤枉钱干嘛?”

    我说这种话真的是在为他考虑,请佛牌就是借运,这事可大可小,如果不是时运太低的人我建议还是不要接触这种东西,毕竟有借就有还,芳芳的是已经为我敲响了精忠。

    马贵“切”了一声,明显还在鄙视我,他转身过去冲同学们说,“行了行了,大家都别围在这儿,该打牌的打牌,该唱K的唱K,有人喝多了开始装b,咱们不要理他……”

    我对这个马贵真是恨得咬牙切齿,同学聚会上不好发作出来,沉着脸打算要走,刚走到俱乐部门口刘媚就追上来,小声问道,“叶寻,你是不是不开心啊?”

    我说啊?没事的,刚才酒喝多了,出来透透气蛮好。

    刘媚低着头说,“对不起,我没想到参加一场同学聚会就搞成这样,同学们都变得好快,太世俗了,去年聚会的时候他们都不这样的。”

    人总是在变,有时候一场横财、又或者一次意外,很轻易地就能改变一个人的性情,马贵从高中时期开始就喜欢装,这点我并不意外,笑笑安慰她没事的,你先进去吧,我吹吹风再接你。

    恰好这时候,俱乐部里面有人在招呼刘媚,她答应了一声赶紧跑进去,我背过身翻出烟盒,刚放了一支烟在嘴上,想起打火机还留在里面,正要去隔壁小卖部买个打火机,身边有人主动把火凑过来,“叶寻,是不是没火啊?”

    我一回头,给我递火的人是老同学陈虎,这小子将近一米九的身高,一身肌**子,虎背熊腰的,跟头黑熊似的蹲在我身后,吓得我烟一抖,直接掉地上。

    我忙弯腰去捡,陈虎制止我道,“算了,烟都掉地上了还捡什么,我这里有!”

    他掏了根烟,主动给我点上,我挺意外,陈虎这人性子比较木讷,同学聚会就数他话最少,怎么主动跑出来找我聊天呢?

    我接过烟抽了一口,随口问道,“老同学最近在哪儿高就,混得还好吧?”

    陈虎苦笑道,“瞎混呗,我可不像你们这帮会做生意的,有头脑,高中毕业后我考了警校,在缉毒队工作。”

    我说,“那挺好啊,你这铁饭碗可比我强多了!”陈虎说好什么好?你是不知道我这种职业的危险性,上星期去边境缉毒,我有个战友就出事了,子弹打在他脑袋上,当场彪了我一身血,咳……不说这个!

    陈虎聊到这儿,脸上显得有些后拍,欲言又止样子更加让我诧异,于是主动跟他说道,“老同学,找我有事吧?”

    他小心翼翼看了看四周,发现没人注意到我们的谈话,才压低声音讲道,“叶寻,都是老同学了,我也不瞒你,我这职业太危险了,朝不保夕啊,你想想,贩毒的能有一个好玩意?这些家伙穷凶极恶,每次抓捕都能搜出不少枪械,我战友就这么死的,所以……我想替自己求点东西,保保平安,你们刚才聊到了佛牌,是不是真有这么灵?”

    我这才听懂了,心里很高兴,没想到参加一次同学聚会真能为我联系到生意,满心郁闷一扫而空。

    于是拉着陈虎健硕的胳膊走到一边低声道,“还真有,大家都是老同学,我不骗你,我自己不卖佛牌,但是我认识一个合作商,他那里有,所有佛牌保证都是泰国原装进口的,效果没得说。”

    “这个……”陈虎有点犹豫,小声问我泰国佛牌是不是真的很灵验?

    陈虎毕竟是刑警队的,体制内的人能信这个,被人发现要挨处分,如果不是前段时间,他战友在抓捕毒贩的过程中丢了命,也不会突然奇想产生这种念头。

    我很肯定地点头,“效果一定有,只是能不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我却不敢保证,大家都这么熟了,如果你真想请佛牌,可以找我,我保证不会坑你就是了。”

    陈虎拿不定主意,要了我的手机号,才犹犹豫豫说,“行,我回去考虑考虑,过两天给你电话。”

    我说要得,你好好想想吧,多块佛牌戴在身上也不会让你有什么损失,命这东西是自己,怎么保护都不过分。

    同学聚会一直持续到凌晨三四点钟才散,可能是因为知道我的卖佛牌的缘故,不少老同学都主动加我手机号,围着我问这问那,虽然没人当场掏钱买,可看得出他们都对佛牌挺有兴趣。

    我心情大好,等同学聚会一结束,我先送了刘媚回家,第二天还没睡醒,就接到了老同学打来的一个电话。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