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七章 魔,龙渊与绝情

作者:永慕夕字数:2934更新时间:2019-06-12 23:13:54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元气复苏,越来越多的武者步入品阶,一流武者、二流武者较前更多了,入武道之路拓宽了,学武的人也就更甚从前,这是最好的时代,入武道易,却望不见武道巅峰,自百年前小虾米独战十大魔道高手,破碎虚空而去,江湖就无人能入破虚境,皆止步于先天,没有武道的追求,这是最坏的时代。

    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只知道他是为了寻十四天书来到江湖。

    一开始武功平平,但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很多武功秘籍,又天资极高,终武功大成,打遍天下无敌手,当上了武林盟主,消失后成为了武林有史以来最大的不败神话,激励了无数有抱负的年轻人奋发向上。洛阳李逍与古月轩还有东方未明相识的地方就是在小虾米雕像虾,那是在小虾米破碎三十年后武林正道为了纪念他而在洛阳矗立他的雕像。

    少年英雄会也是为了纪念小虾米而设立的,每六年一次,召集未满二十二岁的各门派少年高手前去华山论剑,上一年的少年英雄会便是“逍遥拳不平”古月轩获得第一名,逍遥谷也被众人皆知。

    华山之上,一座座令人瞩目的武林前辈雕像矗立,丐帮洪七公、少林无名、武当张三丰……还有小虾米的雕像也屹立在此,他们无一例外皆是对世间做出了贡献,亦或者是当年除魔之人。

    除了少年英雄会,华山会热闹些,平日里都甚寂静,只有三三两两小动物与雕像作陪,今日这份宁静被打破了。

    踏踏踏——脚步声由远而近,迈过了洪七公的雕像,亦不在张三丰的雕像前逗留,径直来到了小虾米雕像前,一书箱靠着雕像轻轻放下。

    “前辈,魔又要卷土重来了,这次没有你的带领,我们该怎么办?”

    书生徐子易凝视着雕像,自言自语,像是在期待雕像能回复自己。

    “百年前,魔帝现,带领魔族差点颠覆了世间,我们的祖先从另一个世界寻到了你,你也不负众望,带领我们消灭了魔帝,封印了魔族,你破碎虚空后本以为世间将恢复平静,不过短短百年时间,魔族又开始蠢蠢欲动了,我越来越能感觉到魔帝的复苏了,为了对抗魔帝,我寻了一位天赋异禀的少年,我将他送往了逍遥谷,那里有你留下的武功秘籍,也不知道他能否担起大任,镇压魔帝,再次挽救我们已经千疮百孔的世界。”

    南贤北丑的存在就是为了阻止魔族的入侵,已经存在了很多年很多年,每一次大劫将至,南贤北丑就会出世,寻找应劫之人,由应劫之人带领武林镇压魔族,上一任应劫之人便是小虾米,但是这次的劫难却不同以往,魔帝的力量远超从前,这一劫也不知是否能度过。

    “诶~”

    小虾米的雕像依旧毫无反应,徐子易不由的叹了口气。

    …………

    “夏侯兄还是全力以赴吧,生死之间可没有人会因为你不够强而放过你。”李逍对此看得很清楚,厮杀与玩耍比武完全不一样,在独战群狼差点丧命后李逍就清楚了,没有人会因为你的弱而同情你,世界就是那么残酷,江湖也只崇尚强者。

    “要战,便战吧,夏侯,我并不是简单的二流武者初阶,我曾一人斩杀黑风寨一流武者焦大,我希望见到你真正的十三路绝刀。”李逍暴露了自己的实力,夏侯非也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刀者,他的刀走出了自己的路,虽没刀意,但他对自己的刀掌握的很好,李逍不想在意外的情况下胜过夏侯非,强者就该被尊重,而不是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落败。

    铛——龙渊出鞘直指夏侯非,李逍眼神充满了坚定,绝刀门的绝技“十三路绝刀”,我准备好了,来吧。

    夏侯非本来轻松的面孔听到李逍的话语也不禁收起了笑容,能战胜一流武者,目前还是二流武者初阶,果然不愧是逍遥谷的高徒,几日前我还在期待和“刀剑双绝”荆棘比试,今日却发现了一个不下于荆棘的,如此,便让我们好好战一场吧。

    绝恨刀是夏侯非的佩刀,也是不下于龙渊的宝刀,刀身亦是玄铁打造,重五十公斤,凛冽的刀锋闪烁着冷光,夏侯非严肃的脸映在刀身之上。

    听闻逍遥谷弟子与少主在武技场比试,早已被围的水泄不通,里三层外三层,哪怕是看不见,依然有人缕缕不绝的拥挤过来。

    两人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一人持刀,一人拿剑,底下的人都在期待着他们的出招。

    初阳东升,洒下第一缕阳光在李逍和夏侯非身上,两人同时动了身形。

    夏侯非不复在年芙蓉面前羞涩的模样,单手绝情刀,霸气侧漏,也不留情,一出手便是重招,刀往李逍正攻去,“十三路绝刀”更讲究的是一往无前的势,哪怕前方危险重重,我只管一刀而去,粉身碎骨又何妨,尽是压制住了讲究技巧的剑法,绝刀门的刀生来就是为了败天剑门的剑,一力降十会,这就是绝刀的诀窍。

    “好刀法。”李逍初次见到“十三路绝刀”,哪怕在比试中,也不禁分神为了绝刀喝声彩,“十三路绝刀”与逍遥刀法完全不同,逍遥刀法刚柔并济,步法沉稳,易攻易防,“十三路绝刀”只追求勇往直前的刀法,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但却将刀的霸气发挥的淋漓尽致。

    李逍并不与夏侯非正面对抗,反而侧身游步龙渊往腹部探去,夏侯非也不欲理睬,一刀不成,又起一刀,直接变招,挑刀勾上,李逍犹豫了,龙渊若是伤了夏侯非得腹部,自己必定会先受重伤,五十公斤重的绝情刀一刀挑中,不死也重伤,李逍不能冒这个险,只能迅速撤剑,脚步往后滑,避过了夏侯非这一刀。

    李逍有点理解天剑门的难受了,有这么一个天敌,刀技就为了克制你的剑而生,你伤我一剑,我直接要你命,看似无赖,却对他无可奈何。

    夏侯非得势不饶人,大刀逼近李逍。

    李逍见状,也不慌乱,身子回转,全身重力皆凝聚在右脚,左脚抬起护着右脚,左手护于胸前,右手与龙渊由高处流向低处,与绝情刀擦肩而过,在低处再往高处走,直指咽喉,李逍的剑比夏侯非的刀更快,这下,想伤易伤,夏侯非也需要想清楚了,刀还没劈到李逍身前,他就会被龙渊制住。

    果然,死亡深渊的凝视让夏侯非慎重的收刀抵剑。

    “铛”龙渊击在绝情刀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夏侯非仓促之间受到刀的回震急退了三步。

    李逍的剑技磨炼多时,比夏侯非的刀法更为娴熟,初拆招时,夏侯非还能缠斗几番,越是往后,夏侯非有种应接不暇的感觉,李逍的剑太快了,剑法繁杂又高深,再这样下去,自己可能得输,哪怕自己内力比李逍的雄厚,但内力雄厚并不能说明什么,就好比说两个罐子,一个容量大瓶口小,一个容量小瓶口却大,内力虽雄厚,在运用之上却比不过李逍,需要更狠才有可能获胜。

    李逍的剑也激起了夏侯非的斗志,刀被握的更紧了,夏侯非全力一搏,故意露出一个破绽,李逍果然上当了,龙渊欺身而上,夏侯非正好一刀迎接李逍,速度没有你快,但是这么短的距离,你想躲也难吧。

    夏侯非以伤换伤,易欲一招解决李逍。

    绝情刀已在眼前,李逍想躲也躲不开了,太近了,这距离,果然自己的实战经验还是不足,竟然还给头脑简单的夏侯非骗了。

    李逍与夏侯非的这场比试在场边的人看来胜负已定。

    夏侯非非赢不可,李逍虽强,也只能饮恨刀下,终究还是太年轻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