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三章 最是小鬼难缠

作者:永慕夕字数:2665更新时间:2019-06-08 21:31:46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使人听此凋朱颜!

    连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绝壁。

    飞湍瀑流争喧豗,砯崖转石万壑雷。

    其险也如此,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

    成都虽为明朝治下都城,但因险峻的栈道加上易守难攻的剑门关,将川蜀地区俨然和中原地区分隔开,成都亦容易成为国中国。

    “把断剑门烧栈道,西川别是一乾坤。”

    形象生动的说出了川蜀地区很容易成为国中国,易守难攻

    有一句关于川蜀地区的俗语形容得很是贴切,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已治蜀未治。

    也正因为与中原接触的甚少,川蜀一带的民风异常彪悍,但天高皇帝远,官府在成都势力远不如地方家族门派势力,只能放任自流,任由其当土皇帝,衙门也乐得逍遥自在,只是百姓更苦了。

    过了外江上的万里桥,再走过内江上的江桥,就到了成都的江桥门,城内的人出城,城外的人进城多经过此城门。

    出成都南门,左为万里桥。

    西折纤秀长曲,所见如连环、如玦、如带、如规、如钩,色如鉴、如琅玕、如绿沉瓜,窈然深碧、潆回城下者,皆浣花溪委也。

    初至成都之人都会被眼前一幕给惊艳到,虽难入中原,却得天独厚,得此一风景,也不愧得“天府之国”此佳名。

    天刚亮,初阳尚未东升,只微微一许亮光。

    城门已是熙熙攘攘,多是急着入城卖菜的附近的农夫,早早来晚上落日才回,也有背柴入城的樵夫,为了家里的那几口人,辛辛苦苦早出晚归,还有的就是那些商队,车被马拉,人催马走。

    “都给我排好队了,不然不准进城。”

    城门下的卫兵气势汹汹,对待着毫无势力的劳苦百姓人民宣泄着他们的官威,手里拿着长枪或着刀剑,倒是颇有一番“风采”。

    人多,便吵闹。

    这是人之常情,走卖的吆喝声、马的嘶叫声,、马夫挥鞭子骂骂咧咧的声音…………

    远处一车队浩浩荡荡走来,来不及细数,大略有数十人,身上皆配着刀剑,带着血气,一路过来,应是血雨腥风。

    “嘿,二牛,咱们又能赚一笔了。”

    城门卫兵是个高危职位,既要面对江湖上一言不合的拔刀相见,又要面对权贵公子的装逼为难。

    但亦有好处,面对没实力的穷屁民,完全任由自己拿捏,看到几个漂亮的小娘子,说不得还能乐呵乐呵。

    而路过的商队、镖队更是财富的源泉,虽要上交一部分给上面的人,但是大佬吃肉,下面的喝口汤也不错啊。

    经历了数次大场面的卫兵,看到将要入城的车队,已经知道下一刻要发生什么事了,隐隐有些许兴奋,犹如猫闻见了鱼腥,控制不住自己。

    什么?

    那些人不好惹?

    再强还能强的过成都官府?

    来到成都,是龙你得盘着,是虎你得趴着。

    有时间想这个,倒不如想想怡红院的翠花,那滋味,那身段,啧啧——真的是令人回味。

    李大眯着眼睛看向远处押着货物的车队,嘴角不直觉上扬。

    今晚又可以怡红院走一趟了。

    “牛二,吩咐下去,活来了。”

    “是。”

    一带头盔穿盔甲脸上挂着淫荡笑容的小子应了一声,跑着去叫人了,还不忘回头看一眼肥羊。

    “停下,哪里来的人,知道规矩吗?”李大带人围住车队,偷偷看了眼鼓鼓囊囊的车队,心里暗暗窃喜。

    铛铛——穿盔带甲的将士们手持武器密不漏风的围住了车队。

    车队慢慢停了下来,面对装备优良的将士,车队的人脸上的表情丝毫没有变化,硬要说点什么,应该是隐隐带着点不屑吧。

    “规矩?我武某来成都数次,这还是第一次听说入城有什么规矩。”

    “哼,连规矩都不知道,还想着入城,来人啊——”

    武言骑着马缓缓步上来,脸色尽是不悦,又是这些想占便宜的小人作怪,若是平日里武言但是不介意给他些甜头尝尝,今日却不行,数里外,又被人劫了趟镖,虽贼实力不济,但也足够令人恶心,蜀都民风果然彪悍,处处有这些小人在。

    武言心情不好,李大可不知道,心里头只想着捞一把,再捞一把,看到这个屁民一点都不上道,李大也怒气起,大声呼喊着手下上前。

    “给老子把他们的货物扣押下来,一群不知所谓的东西,我呸~”

    身后就是成都,全都是李大的靠山,你们这些家伙来到这里还敢这么嚣张,就让你们血本无亏的回去。

    “谁敢!”武言大喝一声,底下的兄弟们纷纷亮出刀剑,与将士对持着。

    “你们,你们怎么敢?”李大也是气坏了,什么时候也轮到肥羊向狮子伸爪子了。

    “呵呵,长虹镖局这还是第一次被人讲规矩,我关宗也少不得去问问成都府衙,这里是谁定的规矩了。”

    关老爷子宝刀未老,一声震喝,刀剑相对的众人都停下了动作。

    “小鬼最是缠人啊!”躲在人后的李逍对关伟感叹了一句。

    李逍也没有上前,都是常年走镖的江湖人,应付这些小人更能掌握尺度。

    加入了长虹镖局的镖队后,镖队风雨兼程,数日的操劳行路后终于赶到了成都城门前,却在这里给小兵拦截住。

    “谁说不是呢,我长虹镖局因为运镖的关系,经常需要与这些人打交道,最是恶心人了。”关伟悠悠叹了口气,不过也得明朝实力强盛,越近中原、或是中原之内的管理会更好些,但也不会这么明目张胆讲规矩。

    长虹镖局的名声还是挺大的,镖局常年在外走镖,闯下了偌大的声名。

    长虹镖局并不可怕,虽然颇有名声,但却远在洛阳。如果仅仅是长虹镖局李大并不怂他们,可是成都唐门、绝刀门、百草门都和长虹镖局有着不俗的关系,动了他们,势必会惹到当地的地头蛇,不划算。

    长虹镖局这是怎么回事,平日有着城卫军撑腰,就算长虹镖局也要给几分颜面,路过也留下些好东西,今日却……

    李大腆起笑脸,忙呼其余将士放下兵器,讨好着说道:

    “呀呀,这不是长虹镖局的兄弟么,真的是大水淹了龙王庙,自家人打自家人,都放下武器,让长虹镖局的兄弟入城。”

    得理饶人,关宗也不想与城卫兵起冲突,便招呼镖队入了城。

    “真的要放弃这条大鱼吗?他们这么嚣张。”

    “哼,且忍他一忍,日后自有他们好受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