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四章 被救了呀

作者:永慕夕字数:3359更新时间:2019-06-03 12:35:06
    “砰”

    李逍感受着身体的沉重感,终于无力的摔在地上。

    所幸李逍的最后一剑颇有成效,除了头狼之外的饿狼都一剑除去,但很可惜众狼拼死为头狼抵挡,给头狼逃过一劫。

    “真的要阴沟里翻船了呀!”

    李逍颇感无奈,全身乏力的躺在地上,伤口传来撕裂的疼痛还有涩麻感,李逍这才知道这狼的獠牙有毒。

    李逍的视线越来越模糊,隐隐约约看到头狼一瘸一拐的朝自己走来,冒着绿光的眼睛,还有那血红到极点的长舌头似乎在舔滴下的唾液。

    “踏踏踏”

    孤傲的头狼一步一步的靠近李逍,沉重的呼吸声、重重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这就是等待死亡的感觉吗?呵呵,真好,就是可惜我还没能遵守我的承诺了,再见了。”

    李逍只感觉眼皮越来越重,终于晕眩过去了,在昏过去的刹那,似乎听到有人在大喊:

    “逆畜,尔敢。”

    李逍不省人事了,彻底的没了意识。

    ……

    简陋的房子,破旧的家具,“呼呼”的风从门缝、窗缝、甚至破洞外钻进来。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李逍可没觉得这破房子有了他就变得不一样,冷是真冷,疼也是真疼。

    李逍失去意识到睁开双眼,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只知道天黑乎乎的。

    暗下来的夜就像噬人的巨兽一下子就张开它那血盆大口往李逍吞来。

    “这是哪?”

    李逍疑惑的打量着这个残破的房子。

    “我是死了吗?”

    “啊……嘶~,真疼。”

    李逍不小心触碰到自己腹部的伤口,身体诚实的反应说明了他还活着。

    死人没知觉,还能感觉到痛,说明是真活着。

    活着是活着,不过跟死也差不了多少,中毒、重伤等等这几样都能让李逍醒不过来,即便现在醒过来也是快要挂的模样。

    李逍感受身上的毒素越来越严重,苦笑道“这慢性毒还真够慢的,也幸好毒素慢,不然就真的要翘了。”

    能救下他,并且就这样把他自己一个人放在床上的,估计是上山打猎的村民吧。

    整个陋室就墙上那把旧弓箭最值钱了。

    李逍趁这透过窗缝的夜色打量了下自己的伤口,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户人家没点油灯,咱也不敢问啊!

    其余多是爪伤,不严重,一天的时间恢复了不少,腰部的伤口才是最严重的。

    一块带着点黑的粗布简单的缠绕着李逍腰部的伤口,不用看,也知道伤口并没有被处理,不然为什么伤况还越来越加剧了呢。

    李逍一脸嫌弃的解开缠着腰部的粗布,随手将解下来的粗布扔在一旁。

    “用这种布给我包扎,我还能活着,真好。”李逍呲牙咧嘴,这粗布包扎的实在太差了,稍微一动便扯到伤口。

    包扎差也就罢了,关键是那粗布上的脏东西是什么,就这样给我包上,感情恩人你是觉得我不该活着了吗?

    腰部已经少了块肉,那部位已经开始腐烂,毒素从蔓延开来,烂肉黑腐的一片,与李逍的衣服粘黏着,互不分离。

    “撕啦”

    李逍咬紧牙关,狠心一扯衣服,与那些烂肉分离。

    李逍疼的满头大汗,汗水一滴一滴往床上落。

    将衣服清理干净后,李逍拿起床边的龙渊,挣扎的坐了起来,还把窗户打开,让月光照进来。

    救了李逍的人把龙渊剑放在李逍旁,但其余行李不见其踪迹。

    龙渊剑在就好,其余行李李逍现在也无暇管了,能不能活下来都是一回事,哪里还管的着这些。

    李逍努力撑大眼睛,眼神认真,定晴着往伤口看去,手里的龙渊比划着。

    一点一点的腐肉给龙渊割下来。

    李逍疼的满头冷汗,真的是直接挂了比活着还幸福,割肉之疼简直难以忍受。

    说是这样说,但是活着还是很幸福滴。

    不多会,李逍把烂掉的、黑腐的肉都给割掉了。

    “呵,古有佛祖割肉伟鹰,今有本大侠割肉喂狼,这样还蛮高大上的。”

    李逍脸色苍白,冷汗直冒,自嘲道。

    虽然蕴含毒素的腐肉都被李逍割掉了,可是李逍身上的毒却还没有解掉,已经侵入体内了。

    “不过……为什么狼牙上会有毒素?难道是我的九年义务教育没学完吗?我明明记得狼是无毒的呀。”

    “还是能麻醉神经的毒药,这有点像是人制作的呀。”

    李逍疑惑的想着,也没想出个什么大概。

    “吱呀”一声。

    残旧不堪的木门被缓慢推开,或者说是一块挡不住风的木板更为合适。

    蜡烛的亮光瞬间侵袭了黑暗,给这小破木屋带了一丝丝的光明。

    一大汉手里端着蜡烛缓慢推开门进来,此人黑苍苍的脸上长满了密匝匝的络腮胡子,像一丛被踩过的乱糟糟的茅草,头发也乱遭遭的,身上的衣服多是动物皮毛所制,看样子应是在山上过日子的猎人了。

    大汉看到坐着床边的李逍,怔了怔,似乎没想到李逍还活着,还醒了过来。

    大汉缓过神来,咧嘴憨厚的笑道:“俺还以为你快死了呢,没想到你运气真好,这样都能活下来。”

    李逍同样咧嘴笑了起来,笑的幅度大了些,不小心扯到伤口,疼的李逍面容抽搐。

    “这位大哥,是你救得我吗?”

    外面夜晚的风有点大,大汉把门关上,转身把蜡烛放在瘸了一只腿靠着石头垫着的桌子上。

    “是啊,俺今天上山打猎,听见狼叫声,过去的时候,正好看见它要吃你。”

    “对啦,躺着地上的狼尸都是你杀掉的吗?好厉害呀。”

    大汉问出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闪烁了一下,整理伤口的李逍并没有看见。

    没有东西可以缠住伤口,李逍把还算干净的内衫脱下来,缠绕在伤口上,权当包扎。

    听到大汉的问话,包扎好伤口的李逍抬头笑着说道:“是呀,侥幸,也多亏大哥救了我,才得以活下来。”

    大汉听到李逍的回话,脸色有些挣扎,也有些不舍,经过多番犹豫之后,终于下定决心,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包,在小布包里取出一颗小药丸。

    “大哥,你这里有什么药草吗?我中了毒,需要一些草药治疗下。”李逍感受着身体的毒素,还是需要些药草配合针灸才能祛毒。

    “你吃这个吧,吃了这个你的麻毒就解了。”大汉真诚的望着李逍,脸上又挂着招牌式憨笑。

    李逍一脸疑惑的望着大汉,并没有伸手去接过药。

    “那个……麻毒是我下的,本来是想猎狼的,没想到让这畜生逃了,还把麻毒染在狼牙上。”

    李逍此刻有句话不知该不该说……

    感情救命恩人就是差点干掉自己的凶手呀,也幸得自己命大,活了下来。

    李逍伸手接过小药丸,并没有直接吃下去,而是仔细端详,确认了小药丸的成分,并且是真的能解毒,这才放进口里。

    药丸入口即化,融入身体内部,李逍运转心法加速药效,一股白气从李逍身上冒出潜进黑夜中,还有些黑泥在李逍的皮肤上排泄出来。

    “呼~”

    李逍收功缓缓吐出一口气,毒素可算是解了,就是腰部的伤得好好养着才行了。

    “多谢大哥了。”哪怕心里有万句麻麻批想说,但李逍还是向大汉道谢,毕竟大汉终究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大汉脸上的憨笑不去,挥着手连说不用。

    “你的伤很严重,需要多休息,你快些上床休息吧。”大汉劝着李逍。

    “那你呢?大哥。”

    “俺不打紧,俺皮厚肉粗的,些许冷风吹不得我,我在外面将就一晚便可。”

    大汉也不等李逍回话,便转身出门了,蜡烛也带走了,黑暗又再次降临在这小破屋里。

    “没想到这位大哥人还蛮好的,看着面相就像是一个老实人,等我伤好了,得好好报答他才行。”李逍万分感慨,好人啊!

    没有了灯,又身受重伤,李逍也只好安心睡觉养伤了。

    这一睡,就是一晚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