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三章 饿狼

作者:永慕夕字数:2746更新时间:2019-06-03 12:35:06
    天刚刚破晓——

    山间寂静无比,鸟儿在树梢上睡着觉,树枝不敢晃动的太大,生怕惊醒鸟儿,就连溪水也放慢了脚步。

    阳光透过树杈洒在李逍的脸上,星斑点点,也没能惊醒李逍,为了寻找合适的机会离开逍遥谷,李逍好些天没有好好睡个觉了,昨晚修炼着修炼着李逍实在熬不住了,就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嗷呜,嗷呜~”

    一声嚎叫响起,另外还伴随着马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声响越来越大,惊动了熟睡的李逍。

    李逍朦朦胧胧的看到有东西在眼前跳来跳去,还以为是逍遥谷的公鸡,嘴里楠楠道:“该死的鸡,迟早有一天我要把你宰了。”

    “呼~”

    一股冷风吹过,李逍醒了三分,我好像不在逍遥谷?那我现在是在哪里?

    李逍还没思考完,就给未知生物扑倒在地上,爪子压着双手,血口淋漓的长大嘴巴向李逍的头部袭去。

    一股腥臭的热风笼罩着李逍,瞬间惊醒,危难之间,李逍双手猛然用力挣脱狼爪,及时用手控制住狼嘴,僵持住。

    双手抵挡着饿狼的进攻,腿也没停歇住,稍微用点力,一脚往狼肚子踹过去,当然没对饿狼造成什么伤害,但却拉开了自己与狼之间的距离。

    饿狼撑着血红的双眼,双腿微微弯曲,脚一蹬,便朝李逍跃过来,嘴巴大大撑开,腥臭难闻。

    “臭死了。”

    李逍一手捂住嘴巴,一手抽出脚边的龙渊剑,头也不回的往前出剑。

    剑过狼一分为二,削铁如泥的龙渊剑直接将饿狼分成两半,肚子里的肠子流出来,满地都是,猩红的猩红的,即便如此,龙渊剑上也没留下一丝血迹,其表面依旧光滑无比。

    “何必呢,非逼我出手。”李逍悠悠感叹了一下,转身看见满地的肠子和血,胃里一股热流直涌而上。

    “呕……呕呕”

    李逍扶着树干大吐特吐起来。

    “嗷呜~”

    空旷的山野,静谧的森林。

    一声狼嚎幽幽响起,众狼也纷纷引颈长嚎,声震四野。

    吐完的李逍心里舒坦了些,驻剑站了起来。

    一双、两双……好多双绿油油的眼睛在盯着他。

    头狼龇了龇锋利的尖牙,吐出那长长的血红色的舌头,长嚎一声。

    群狼瞬间分散,围绕着李逍环绕起来,没有留下一点空隙。

    饿狼们皆后腿微屈,前腿向前伸出,摆出一副向下俯冲的架势,两只眼睛里发出幽幽的凶光。

    “呀呀呀,这么不友好呢。”李逍脸色有点苍白,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刚才吐的太厉害了,现在好饿。

    李逍转动手腕,带动龙渊画出一道剑花,在示威,也是想逼退饿狼。

    头狼也看出眼前这人不好惹,但是为了生存就需要战斗,生物的世界没有和气生财只有弱肉强食。

    为了族群,头狼不在徘徊犹豫,首当其冲发起进攻,伸出利爪,直扑李逍而来。

    其余饿狼在头狼冲锋后也随之尾后发起进攻,没有多余的情绪,只有撕碎前方瘦弱的食物,或者,被他杀掉。

    李逍看着凶狠残暴的狼族汹涌袭来,不慌不忙,出剑如闪电般迅速。

    “咻”的一声龙渊划过最先扑过来的饿狼,结束了它的性命。

    “扑通”

    狼尸重重的摔在地上,鲜血溢出来,满地鲜红,染红了绿草。

    看到李逍干脆利落的解决自己同伴,狼群止步不敢上前,匍匐于地,等待时机。

    狼不动可不代表李逍要等待这群畜生寻找好的时机发起进攻,正所谓敌动我动,敌不动我更要动。

    鲜血刺激着李逍的双眼,一开始的不适应到感受杀戮的常态,李逍嘴角挂起嗜血的微笑,提剑入狼群。

    杀人心里有负担,但是杀你们这些吃人的畜生,可是没有丝毫负罪感。

    剑起剑落,

    狼群慌乱抵抗,却也难逃一死。

    “凌霄步云”

    最讲究步法与剑法的结合,飘逸出剑,潇洒收剑,一剑一式中都带着难言的逍遥自在。

    “嗷呜,呜”

    狼群眨眼间减员大半,着急了的头狼忙召唤群狼围绕着它进行防御,再勇敢的生物被虐杀,毫无反抗能力,也会退缩,面对强大的李逍,群狼已经想退去了。

    “嘿嘿,早就让你们别惹我了。”

    李逍呵呵一笑,也是这些狼倒霉,想吃他还恰巧碰上他的起床气,差点被屠戮了个干净。

    仅剩的几头狼护着头狼缓慢退却,只是头狼凶狠的眼神不减,时不时瞄李逍一眼。

    李逍也没对狼群赶尽杀绝,杀的它们害怕了、退去了也就足够了,不需要屠杀的干净。

    鲜血染红了大地,刚冒尖的小草沉浸在血的供养里,带种妖艳的纯净。

    清晨的森林是安静的,经过一场战斗后,就变的更加安静了,在狼群侵袭而来时,小动物都仓皇而逃了,惊醒的鸟儿也惊慌飞走。

    本来被绑着的逍遥谷独有的老骏马此刻已经消失不见了,只留马绳在树上孤独的待着,树下……树下是被剖肠破腹的可怜的老马,肠子留的满地都是,马肉被撕的碎烂。

    一定是那些饿狼的杰作。

    李逍愤怒的想着。

    “啊”

    李逍还没从老马死去的事实中醒过来,腰部给狠狠地咬了一口,撕心的疼。

    原来是那头狼不甘心,见李逍放松警惕,偷偷返回来给了李逍一口。

    李逍忍痛回脚一踹,正中头狼柔软的腹部,头狼被踹飞几米远,重重砸在树上。

    “哼~”

    李逍闷哼了一声,那毒狼好阴险的心,即便冒着被踹重伤的危险依旧死死咬住我腹部的肉,被嚼去了一块肉。

    李逍的腹部此刻鲜血淋漓,缺了一块肉的伤口看得令人胆颤心惊,腹部上的血不断地滴落在地上。

    李逍脸色惨白,腹部上传来的阵痛让李逍直不身来,弯曲着腰,只能依靠龙渊保持身体的伫立。

    头狼拖着瘸腿慢慢在地上爬起来,口里不停地咀嚼着肉,李逍的血激起饿狼的凶性,又围着李逍开始低嚎。

    “呵,果然,对嗜血的畜生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李逍坚定眼神,插在地上的龙渊剑顺势转动,用力一抽,泥土溅射出去,龙渊与饿狼同时发动,在狼跃起的那刻,龙渊出剑了,没有一丝仁慈,只有不是你死就是我死的凶狠。

    “给我死。”

    李逍脸色狰狞,忍着腹痛,全身气力皆聚于剑身,带着李逍的懊悔和凶狠勇往直前。

    也只有这么一剑的力了,如果……

    李逍脸上浮现出复杂的笑容,出师不利啊,刚出门就给上了一课……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