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七章 荆棘

作者:永慕夕字数:3874更新时间:2019-06-03 12:35:06
    “这是什么药材?”

    神医指着一药材问道。只见那药材形体似蚕,环纹粗糙明显,外表呈深黄色或黄棕色。

    (这是送分题?不应该啊,神医怎么会问这么简单的药材,难道有什么陷阱?)

    李逍不敢过分大意,仔细端详,再三确认后,才开口说道:“这是冬虫夏草,别名虫草,由肉座菌目蛇形虫草科蛇形虫草属的冬虫夏草菌寄生于高山草甸土中的蝠蛾幼虫,使幼虫身躯僵化。”

    “并在适宜条件下,夏季由僵虫头端抽生出长棒状的子座而形成,即冬虫夏草菌的子实体与僵虫菌核构成的复合体……。”

    李逍洋洋洒洒说了许多,神医不得不打断:“咳咳,够了够了,你只要说出是什么药材和其功效就够了。”

    说着,神医又换了种药材,根茎粗,有柔毛,这比冬虫夏草难些,但李逍熟读药经,熟悉各种药物,对李逍而言,送分题而已啦。

    “这是仙鹤草,是海外传过来的,有收敛止血,止痢,杀虫之用。”李逍淡定而言,正所谓心中有数,就无所畏惧。

    神医点点头表示李逍答对了,又再寻出几种药物考核李逍,一种比一种难,李逍只是看了一眼就快速答复,还准确无比。

    “不错不错,在药物的分辨上,你已经登堂入室了。”第一关李逍顺利过关,神医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招呼李逍收拾好桌面上的药材,开始第二题。

    “印堂在那个位置?”李逍手指眉心。

    “胃部疼痛该怎么诊治?”

    “针灸中脘穴可舒解。”

    “最近肩颈酸痛,该如何?”

    “针灸肩井穴便可治疗肩颈酸痛。”

    “不错,那手颤、手指关节疼,该如何?”

    “简单,针灸曲泽穴便可。”

    一番问答之后,神医总算肯定了李逍对穴位的认知,笑容更盛了。

    “最后一项考核,你准备好了吗?”神医缓缓问道。

    李逍坚定的点了点头,只有通过了才被允许出谷使用医术,这考核一定要通过。

    神医起身,唤李逍与他一同前往前堂,道:“算算时间,他也该来了,你且随我来。”

    “神医。”一个干瘦汉子上前问候,衣服破旧,衣服上还带着少许泥土的凝结,想来是附近的乡民了。

    神医看到干瘦汉子微笑致意,回头对李逍说道:“王大哥是附近的乡民,你来给他诊治一番。”

    望闻问切,是中医传统的四种基本诊察方法,合称“四诊”。

    望诊列为四诊之首,其重点在于观望局部气色,即所谓“望五色”。

    闻诊,从理论上来说是闻五音、五声,五脏各有音、声发之于外。

    问诊是问所欲之五味。

    切诊分为脉诊和按诊。

    望闻问切是每个医者学医初便铭记于心的,李逍初学医时,着实下了很大功夫,但效果也很显著。

    第一眼望见老王时,李逍就感觉不太对劲,按理来说在地里干农活的汉子想必身子骨会强硬很多,但是他却不一样,干瘦而又乏力,感觉他全身提不上力来,寒风凛冽,本不应出汗,但他却满脸多汗又显苍白。

    王大叔应该是……李逍心里已经有了一些推测,但谨慎起见,还是再询问道:“王大叔,最近有没有晚上感觉睡不着觉,还容易多虑,咳嗽,呼吸困难,倦怠,乏力。”

    “有有有,真是神了,果真是小神医啊。”老王那疲倦的面容稍微提起了一丝精神,还没等把脉,小神医就知道自己什么病了?

    李逍示意老王在桌子前坐好,给他把脉。

    (脉结代,心动悸,炙甘草汤主之。)

    李逍知道了病因,胸有成竹,淡然道:“没什么大碍,我给大叔你开张药方,你回去按时服用就可以了,还有就是平常不必太过紧张多虑,平常心态生活就好。”

    李逍走到桌前抓起毛笔刷刷的写了一张药方交给了老王,并叮嘱了一下注意事项。

    老王拿到药方并没有走,而是听从神医的指示把药方交给神医观看。

    药方:炙甘草、生地、党参各15 克,阿胶、桂枝、麦冬、麻仁各10 克,生姜3片,大枣6枚。水煎服,每日1剂,2次分服,需服用20—30剂,视个人情况服用。

    神医仔细看了药方,没有言语,但是从脸上的笑容而言可以看出他是非常满意的。

    “哈哈,王大哥,回去可要好好遵从医嘱哦。”神医叮嘱完老王,又回头吩咐沈湘芸,道:“小芸,带你王大叔去抓药吧。”

    老王听到神医的肯定药方后便兴高采烈的随着沈湘芸前往药房抓药了。

    “不错,心率不齐应当服用炙甘草汤,你这药方开的很好。”一身医术有所传承,神医也放下心来。

    一本书丢在李逍面前,一如两个月前神医丢了本医书基础让李逍自学入门,今日依然如此。

    “这本长春经是我花了大半辈子撰写出来的,包涵了我一生所学,且在最后一卷,是我祖上传下来的心法,与逍遥心法并不冲突,你也可以修炼。”

    神医简短的介绍了书的内容,便匆匆回了丹房。

    …………

    “你怎么了呀?”

    快过年了,远行历练的东方未明也终于回到逍遥谷,春节的气氛总是浓郁的,出门干活的人都回了村,爱笑的小孩子集群结队在村子四处游荡,飘过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家家户户开始张灯结彩,红色的灯,红色的对联,红色的鞭炮。

    “你瞎吗?我一动不动,肯定是给人点穴了啊。”少年神情倨傲,说话刻薄辛辣,冷峻的面容无一不说明这个人不好相处。

    “哦。”经过李逍调教的未明可不是好惹的了,竟然你不待见我,那我可就走了,未明心底偷偷暗笑。

    看着说走就走的东方未明,倨傲少年急了,忙喊道:“嘿,那谁,快回来。”

    “干嘛?还有我叫东方未明,不叫那谁。”东方未明停顿了下来,回头问道,在逍遥谷门口被定住,铁定与逍遥谷有关联,自己才不会那么傻呢,丢他一个人在这里,回去还不得给师傅弄死。

    被定在这数十分钟,再不活动活动,人生都没什么希望了呀,少年不敢表现出倨傲的模样,表情僵硬,硬是挤出一抹难看的笑容,请求道:“我给点了穴,你能帮我推拿下巨阙穴吗?”

    巨阙穴?东方未明一直沉迷在武学中无法自拔,那里有听说过什么巨阙穴,只得诚实道:“你这个我不会弄,我回谷给你喊人来。”

    一看东方未明又要离开,倨傲少年真的要崩溃了,本来给人在逍遥谷外定住就已经够丢脸的了,还要给师傅他们知道,还要脸?

    少年只能再次大喊:“嘿,东方未明,快回来。”

    东方未明顿下脸步,青年不禁松了口气,总算还能保住面子。

    少年了解到东方未明不知道巨阙穴的存在,只能亲自指点,凭借着口述、挤眉弄眼的暗示东方未明。

    未明看的似懂非懂,用一种同情的目光注视着少年,道:“我试试,不过你可要撑住呀。”

    惊悚的话语吓得少年面部苍白,不敢言语,闭着眼睛等待着东方未明的裁决。

    “啊……你是猪吗?点错啦。”

    “往下点,下点。”

    “太下了,上点,你真的是练武的吗?一个巨阙穴都找不到。”

    倨傲少年给未明推拿到怀疑人生,这小子绝对是上天派来惩罚他的,不然为什么这小子会这么蠢。

    “未明,你这是在干嘛?”李逍刚从药堂回来,看到了这辣眼睛的一幕,你能想象吗?一个男人一动不动,另外一个手不停的摸来摸去,令人想入非非。

    东方未明给吓了一跳,一个激灵站直身来,回头望见李逍,这才松了口气。

    “大哥,你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谁呢。”

    “哦?谁,湘芸吗?”李逍笑着打趣道。

    东方未明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在外行侠仗义的大侠一瞬间变成了一个羞涩的小男孩。

    “大哥,可不能乱说啊,会毁了湘芸的名义的。”羞涩归羞涩,未明还是严肃道。

    “行行行,我不说了。”李逍想撮合他们两,不过感情都是看缘分的,强求不来。

    李逍和东方未明许久未见,这不,一见面就很愉快的聊了起来,完全忘记了一旁当“木头人”的倨傲少年了,此时少年也不倨傲了,一脸可怜兮兮。

    “嘿,你们两个家伙,聊天能不能先帮我解穴啊。”

    李逍被少年吸引了目光,少年年纪与李逍相差无几,棕黄的发色,脖子佩戴一个吊坠,身背刀剑,手上的茧子是常年练刀剑累计下来的,一身雄厚的内力,是个高手。

    不过这么厉害的高手竟然冲不开穴位,点他穴位的人有多强,而且这一幕有点眼熟啊,想不起来了。

    李逍随手一点,借助巧劲帮少年冲开穴位,其实无需李逍出手,再过一会,少年的内力也会帮他自动冲开,只不过提前了一会。

    “大哥,他这个穴位太难找了,我们还是回去找人……”东方未明话还没说完,李逍已经解开了少年的穴位。

    李逍疑惑问道:“刚刚你想说什么?”

    “没,没事。”东方未明一脸怀疑人生。

    “呼,终于解开了,本大爷又回来啦。”少年被解开了穴位,犹如鱼入大海,龙出升天,畅快的吼叫起来。

    “对了,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逍遥谷?”东方未明终于想起要询问少年的来历,真不简单。

    “本大爷行不改名,坐不改姓,逍遥谷四代二弟子荆棘是也,你们二人又是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