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章 中毒

作者:永慕夕字数:3566更新时间:2019-06-03 12:35:06
    申时,洛阳城内即墨酒馆。

    “老板娘,快把你店的好酒都拿上来。”李逍大喊道。

    “好咧,小二快去招呼客官。”

    “大哥们,你们也太不厚道了。”东方未明郁闷道。

    “这等好事,你却嫌麻烦,哈哈,你这呆子。”李逍笑道。

    “我看那女孩对你挺感兴趣的,我只是做了个顺水人情而已。”古月轩一本正经的道,只是嘴角的笑容出卖了自己。

    东方未明还能说什么,苦笑而已。

    “客官,酒来咯。”小二把酒摆在桌子上。

    终于来了,这一刻,不过真的要喝酒吗?那可是毒酒,未明能得救是因为他是天命之子,我要是撑不过去怎么办。

    李逍很是犹豫,虽说来的时候气势如虹,可是面对着毒酒的时候,还是有点退缩了。

    人死鸟朝天,反正我也是死过一次的人了,上辈子碌碌无为,这辈子若不能精彩一生,倒不如就此死去。

    李逍下定决心,拿起酒杯道:“偌大的洛阳城,能得两位知己,甚是开心,我先敬你们一杯。”

    李逍一口气把酒喝完。

    “哈哈,好酒量。”古月轩叹道。

    “李大哥,你还抢酒喝,太过分了。”东方不甘落后,也准备抬起酒杯喝。

    “哈哈,我……”

    “啊……”李逍正欲说话,不禁感到五脏巨痛,一股热火在五脏六腑中肆意烧灼。

    手中的酒杯无力的掉落在地上,人也随之摔倒,在地上不断翻滚着。

    “李大哥,你怎么了?”东方未明忙放下酒杯,扶住李逍。

    “未明,你先让开。”古月轩接过东方的位置,把脉查看,果然是中毒了,谷月轩看了一眼耸立在桌上的酒。

    是毒酒吗?

    古月轩思考着。

    “酒……毒……”李逍忍着疼痛,断断续续的说道。

    “李兄,我知道了,你先别说话。”古月轩止住了李逍的话,渡了一丝真气过去稳住李逍身体。

    “哈哈哈哈,谷小子,你可真是好运,这都逃过一劫。”

    一独眼老人缓缓走进来,茂盛的发须,黝黑的衣服,却不失半点威严。

    “谷小子,命真大呐,这都有人给你挡灾。”独眼老人哂笑道。

    “你是什么人?竟然给我大哥下毒。”东方未明看着李逍痛不欲生的模样,不禁怒生质问道。

    “聒噪。”独眼老人一道劲气打向东方未明。

    东方未明躲无可躲,只能定定抵挡,无能为力的感觉充斥全身,东方闭上眼睛,不甘心的握紧拳头。

    许久,没有感到一丝伤害的东方未明睁开眼,一白色身影挡在了他面前,为他消掉了那道劲气。

    “师叔不觉得过分了吗?一个不懂武功的少年你也要下这么狠的手。”古月轩神色复杂得看着眼前的独眼老人。

    “我玄冥子从来就不像你们这些假仁假义的伪君子一样在乎这些。”玄冥子不屑道。

    “你有时间管这个,倒不如关心关心倒在地上的那个小子。”玄冥子幸灾乐祸的说道。

    “嘿嘿,这小子可没多少时间了,我最新研制出的毒药断肠散,每隔一个时辰发作一次,每次肚肠断为寸寸截截;疼痛难忍却又不能即刻毙命,得忍受七次才可以解脱。”

    “师叔,你,你有解药的吧,求你救李兄弟,师侄甘愿受此毒。”古月轩正欲跪下求玄冥子救李逍。

    “你这是干什么,我们逍遥谷的人从不轻易下跪。”玄冥子怒道。

    玄冥子甩出一药丸,击中古月轩胸口,止住了他的跪势。

    “哼,这药丸可以让他再多撑一会,足够时间让你送他回逍遥谷,我玄冥子从不出手救人。”玄冥子傲娇的说道。

    玄冥子说完,转身离开酒馆,笑声远远传来。

    “哈哈哈哈,这一次我到要看看我那师兄能不能解了我下的毒。”

    东方未明怔怔的看着古月轩,不解问道:“谷大哥,为什么你的师叔会毒害李大哥啊。”

    古月轩抱起李逍,神色复杂的道:“都是我害了他,不过你放心,我自会带他回逍遥谷治疗。”

    “能带着我一起去吗?我担心李大哥……”东方未明一脸担忧,看着李逍慢慢安静下来的模样,就像已经死去了一般。

    古月轩安慰道:“没事的,我需全力用轻功赶路,才勉强赶到逍遥谷,如果你要来的话,你就得靠你自己了。”

    “好,事不宜迟,你快带李大哥去逍遥谷吧。”东方未明催促道。

    “好。”古月轩应了一声,往桌上丢了一锭碎银子,便运起轻身功夫往城外跃去。

    东方未明怔怔的看着远去的古月轩还有李逍,低声道:“逍遥谷吗?我一定会去的,李大哥,你一定要等着我啊。”

    夕阳西下,落霞洒在洛阳城里,为古声古色的建筑更添几分姿态。

    酒馆屋顶,一孤独的身影端坐在那里,落霞映照出他的身影,与他一起看着古月轩离去的身影。

    有一处僻静的地方,没有喧闹,只有平静的生活,高山耸立,几座小木屋亦高低错落有致,异鸟飞翔,哢音木杪,真仙境也。

    秋天依旧没赶走夏日的燥热,只有落地的昏黄的树叶在述说着秋天的故事。

    “这鬼天气,都这时节了,还这么热。”袒胸露乳的白发爷爷不满道,手里却不停歇,拿起酒壶往嘴里倒。

    “呵呵,醉仙你抱怨来抱怨去也就这两句,有这闲工夫倒不如听听仙音弹得曲子,天籁之音!”橘叟捏着颗黑棋,随口应付着醉仙,一边考虑该把黑棋下在哪。

    “嘿嘿,不就随口说两句吗?怎么今天那小子这么安静?”醉仙疑惑道。

    “听说他大哥醒了,这小子立马就过去了,不得不说,这小子真重情义。”橘叟自己和自己下了一盘棋,黑棋胜了一筹。

    一间简朴的木屋,低调而干净,没有什么装饰,就是简单简单的一间屋子。

    李逍艰难的睁开眼睛,对上另一对真诚的眼睛。

    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李逍挣扎的避开死亡的凝视,往一旁躲去,缩在墙角。

    “啊。”李逍感觉像给人重重打了一拳,全身骨头都在喊痛。

    “李大哥,神医说你还不能有太大的动作。”东方未明忙扶住李逍。

    李逍听见了东方未明的声音,睁大眼睛才发现原来刚才那真诚的眼睛是东方未明,李逍在东方的照顾下躺了下来。

    “未明,这是哪啊?”李逍看着陌生的环境,一脸懵。

    “这是在逍遥谷。”古月轩从门口进来,身后跟着一微胖大叔,络腮胡,十月怀胎的肚子异常引人注目。

    “神医,你快来看看李逍。”古月轩急切的呼唤着微胖大叔。

    神医点点头,伸手给李逍把了把脉,淡然道:“李逍小兄弟的身体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我等下再开服药,吃过几天后身体就能恢复了。”

    “我还有事,先回去了,等晚些你过来我这里拿药。”神医说完便离开了小屋。

    “谢谢您了。”东方未明起身向神医鞠了一躬,表示道谢。

    “感觉身体怎么样了?李兄。”古月轩关心道。

    “全身软绵绵的,没力气动弹啊,全身也很酸痛。”李逍无力的低吟道。

    “当然会这样啦,毕竟大哥你躺了七天。”东方未明抢着说道。

    “七天?我有昏过去这么久吗?”李逍很惊讶,我喝了个毒酒,就昏七天啊。

    古月轩脸色红了起来,感觉有点不自在。

    “说起来都怪我,本来送你回来后,神医给你解了毒,不过身体元气受损,你是替我挡了毒,我感到很愧疚,于是我就炼了颗十全大补丹给你,没想到……”古月轩越说越不好意思,向李逍道了个别,就去神医那拿药了。

    “所以我这就是无妄之灾咯,不过能活着真好。”李逍感叹道,从来没有离死亡那么近,上一辈子也是莫名其妙的穿越,反倒没有什么,这一次才算是与死神插肩而过。

    “未明啊,经历这件事,我得出了一个道理。”

    李逍和东方未明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的说道:“谷大哥练的丹药不能吃。”

    说完,又相视一笑。

    三天后。

    “终于能出来走走了。”李逍第一次踏出门口,入眼的皆是绿色,周围高山耸立,树木环绕着,险峻中露出秀色。

    李逍顺着竹梯而下,看见了一颗百年老树,茂密的枝叶给树下的人带来一丝阴凉,树下三人闲坐着,一人下棋,一人饮酒,一人弹琴。

    醉仙笑道:“橘叟,你猜这次未明那小子什么时候又闹起来。”

    “呵呵。”橘叟笑了笑,竖起三根手指,缓缓数着。

    “三,二,一,他来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