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九章 为了兄弟,两肋插刀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字数:3603更新时间:2019-05-29 09:40:44
    听到布鱼的求救声,我的眼皮陡然一跳,连忙问到底怎么回事。

    布鱼告诉我,说刚刚民顾委的人来了,带头的是黄天望。那家伙仿佛有第三只眼睛一般,把易容装扮,藏得严实的小玉儿给找了出来,然后抓走了,他上前拦截,结果被民顾委的扒皮马三拦住,最后还给伤到了。

    我听完,勃然大怒,说不是打电话通知了么,民顾委就在附近,万事一定要小心,让小玉儿赶紧离开,不要逗留。为什么我的话都不听?

    电话那头的布鱼也是满腹委屈,哽咽地跟我讲,说他劝了那小玉儿一天,可是那丫头就是执拗,一定要等到把朱贵安葬妥当才肯离开,还说这世间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的坏人,她有那敛息符箓,不会有事的。

    布鱼是知道民顾委的手段和执着的,所以规劝不成。就做了许多防备,甚至都不准让小玉儿露面,而是在村子的另外一端等待着。

    没想到,最终还是被人给疏了出来。

    这里面,不排除有被人告密的嫌疑。

    我没有来得及问太多,又问人现在在哪儿了,布鱼回答我。说应该是离岛了,不过没有过大桥,而是走了海陆。

    挂了电话。我将烟盒的最后一根烟给点燃,深深吸了一口,让烟雾充斥着肺部,然后徐徐吐出。

    淡蓝色的烟雾之中,我陷入了短暂的沉思之中。

    小玉儿的被抓,是我没有想到的,因为布鱼对我的话语向来言听计从,执行力度也是颇大的,只要是我的吩咐,他基本上都会百分之一百二的完成。

    但是这一次,他却拗不过那个长相甜甜的小玉儿,这显然是不合常理的,除非布鱼这个铁汉心中。多了几分柔情。

    现如今小玉儿被抓,我能怪谁呢?

    谁知道小玉儿竟然会那般的善良和单纯,而且还如此执拗,竟然还说动了布鱼跟着她一起冒险,最终陷入敌手?

    谁知道民顾委会在我的这里吃了瘪,居然还强势地直接动手,一点儿面子都不给我?

    谁知道那黄天望居然会如此急迫,连夜赶到东海舟山来?

    太多太多的不确定因素,使得这事儿变得无比棘手,然而事情最终还是得怪到我的头上来,既然已经知道民顾委盯上了软玉麒麟蛟,就应该重视起这件事情来,不应该全部托付给一人之手。

    尽管我手头还有大把事情要处理,尽管我这边必然有民顾委的眼线在盯着我,不能亲身前往,但是让小玉儿再次受掳,终究还是我的错。

    一切都是我的错。

    不过现在并不是追究责任的事情,小玉儿的被抓,让我在一瞬间就变得无比被动了。

    在白天的时候,我亲口对民顾委的马三说过,人已经离开了,至于去了哪儿,我根本就不知道。

    这一句话最是落人口实,因为民顾委是在朱家尖的渔村之中擒住的小玉儿,而且我最得力的手下布鱼还跟在了一起,甚至出手反击,从这一点来看,朝堂之上,我必然得喝一壶参奏。

    这还是其次的,关键在于民顾委不但有十三太保的马三,而且黄天望还亲自过来了。

    黄天望是什么人?

    那可是被誉为“大内第一高手”,朝堂之上,足以用来抗衡王红旗的男人,这样的家伙,我就算是全盛时期,也未必能够与他战成平手,而此刻的我,还是刚刚跟弥勒血战之后的状况,只恢复了三成修为,这还是托了魔体强横无比的恢复力。

    而我若是要恢复到战前的巅峰水准,至少还得有三两个月。

    斗将不行,斗兵也未必能胜。

    黄天望到临,身边除了那马三之外,定然还有其余的高手,只要他带了上十三太保的任意几位,那就未必能够比得过。

    这样的结果,使得我根本就没有办法来硬的。

    然而不来硬的,小玉儿就绝对逃脱不了被当做药引子的下场。

    说起来,我与那小姑娘倒也没有太多的情感在,之所以救她,也是出于道心和公义,并没有什么企图,倘若是没有布鱼在,我估计也就只有捏着鼻子,认下这一局失败,等待来日再找回场子了。

    可是听布鱼的这个口气,好像是动了真感情。

    不然以那家伙的性子,是绝对不可能说话说到哽咽,好端端的,突然就哭了出来的架势。

    我若退缩,无外乎跌了面子,而那小玉儿,绝对会丢掉性命。

    至于布鱼,他……

    香烟已经燃烧到了过滤嘴,差一点儿就要烧到我的手指。

    一根烟抽完了,我恶狠狠地掐灭,然后对外面说道:“尾巴妞,召集特勤一组的全体成员,我要训话!”

    是的,我想好了。

    一句话,为了兄弟,两肋插刀。

    管他吗的会有什么后果,老子在正面战场上面冲锋陷阵,劈荆斩浪,血流成河,那些窝在后方唧唧歪歪的家伙,凭什么在大局已定的情况下,就过来,二话不说地接收战果?

    就凭这他脑壳上面戴着的那个帽子?

    笑话,真他吗的笑话!

    小白狐儿很快就将驻扎在舟山的全体特勤一组成员召集了过来,我望着面前的张励耘、小白狐儿、白合、纪忠良、农菁菁和田学野,这些人,都是我最坚实、也是最为可靠的班底。

    张励耘似乎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望着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我没有太多废话,平静地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众人讲了清楚。

    在此之前,小玉儿的存在,是很多人都不知道的,所以大家在第一次听到这件事情的时候,都惊诧不已。

    我没有给他们太多反应的时间,而是直接问道:“我要去救人,你们什么意见?”

    众人沉默,因为大家都晓得这件事情性质的严重性。

    民顾委可并不好惹。

    沉默了几秒钟,张励耘问我道:“老大,这件事情有没有回转的余地,不如这样,我去联络一下民顾委的人,然后双方会面,沟通一下,看看有没有别的处理方法?”

    纪忠良也说道:“对啊,老大,你都已经放过了那软玉麒麟蛟,又通知了她,最后她自己作死,跟我们倒也没有关系了。”

    几人发表完意见之后,都看向了我。

    我之所以没有强行下命令,是因为我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擅自发起内部冲突,负责任的一方会在后面的调查中吃尽苦头,特别是惹到民顾委这样的角色,尽管我会将主要责任扛过来,但是作为跟着我一起的这些属下,也将会面临着许多不公平的待遇。

    我需要他们自己选择,而不是在日后怨恨我。

    我陈志程,不想负任何真心对待的人。

    众人目光汇聚,而我却并没有开口说话,而是陷入了沉默之中,张励耘瞧见我主意已决,叹了一口气,正要说话,这个时候,小白狐儿站了出来。

    她只是简单地说了一句话:“布鱼哥,好像看上了那个小姑娘。”

    什么?

    这句话引发的效果,比我刚才做出的决定,更加劲爆,让人震撼。

    作为特勤一组最老的成员之一,十几年容颜不变的小哥布鱼,以其宽厚温和、耐心沉稳,而深受众人的喜爱和尊重,这个男人平日里的话不多,但是眼里的活却从来不少,总是将重活累活交给自己,而从来没有怨言,对每一个新人的照顾和指导,都远甚于任何一个老成员。

    说句实话,众人对我,或许尊重和敬畏更多一些,但是对于布鱼,却从来都是打心底里的喜欢。

    特勤一组自扩张之后,人数激增,每个人都有棱角,性格各异,也总是会有这样那样的小冲突存在,这些我都看在眼里,也知道下面分成了好几个小圈子,但是我可以肯定,这里的每一个人,跟布鱼的关系,都属于特别好的那种。

    基本上,老少咸宜。

    跟布鱼相处久了,即便是新人,都或多或少地感觉到了布鱼和小白狐儿的与众不同之处,所以他们对于小白狐儿的话语,深信不疑。

    没有二话,白合和农菁菁两个女孩子第一个站了出来,笑着说道:“怎么不早讲?”

    而一直心有疑虑的其余几人,也都不再别扭。

    还有什么好说的?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此时此刻,为了布鱼兄弟的爱情,以及布鱼兄弟女朋友的自由,还有什么不可以抛弃的?

    特勤一组的所有成员,状态满满,雄赳赳、气昂昂地出发,张励耘联系了熟悉的海警部队,要了一艘状态最好的快艇,离岛,朝着朱家尖方向飞速行去。

    我盘腿而坐,努力地回气,争取恢复一些修为。

    只可惜,没有那广陵金丹啊……

    海面上一望无际,偶尔有瞧见一些零星岛屿,我们那边有着地面的支持,再加上目的明确,其实并不难找。

    半个小时之后,告诉前行的我们,终于在靠近内海的海面之上,与民顾委的船只,“狭路相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