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七章 茶荏巴错遗迹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字数:3559更新时间:2019-05-29 09:40:44
    小白狐儿入梦,盗来的并非只有被俘者下落这件事情,还有关于我们面前这个地底世界的消息。

    茶荏巴错。

    这是一个范围几乎贯穿整个青藏高原的地底世界,是被藏族英雄格萨尔王驱逐的异端者所建立的国度,在这个地方,埋藏着无数恐怖的妖魔,也有着无穷无尽的财富,当年格萨尔王曾经组织精锐军队反攻过这里,结果大部分士兵被魔化了,损失惨重,最后不得不退回地底世界,将茶荏巴错的入口给封印住,不让其泄露而出。

    关于这个地底世界的传说,虽然并不见诸于经文典籍,却世世代代,在藏区的寺庙、喇嘛还有无师自通的觉者、歌者口中流传。

    相传那些被放逐者,在茶荏巴错建立了七十七城,不过我们面前的这个村落,却并非其中一处。

    事实上,他们就是百年前失踪了的苯教信徒,上一代加沙公主庙的守护者。

    他们原本是守护入口的一方,世世代代地谨守着这无人知晓的秘密,然而所有的事情,都在一个不安分守己的小沙弥手中变坏。

    百年前,一个叫做阿摩的小沙弥因为好奇,进入了被封印了的神秘洞穴。

    而当他再一次出现的时候,他已经魔化了。

    魔化的小沙弥给整个加沙公主庙里的苯教僧侣带来了灾祸,重回地面的他展现出了让人惊悸的恐怖力量,将自己的师父,以及庙中的住庙上师给残忍杀死,并且对所有僧侣表示,要么死,要么随他一同,返回地底。

    此役过后,加沙公主庙的苯教信徒和座师神秘失踪,成为了一大悬案。

    小白狐儿告诉我,那个小沙弥阿摩并没有死,现在的他,就是摩尼教的掌控者,让这些红袍萨满为之敬畏的阿摩王。

    而给予阿摩王力量的,就是我们所见到的那处石堆祭坛,一个源自于茶荏巴错的遗迹。

    这六十多年来,阿摩王一直在探寻茶荏巴错的世界,也就是越过大瀑布,断崖之下的黑暗深渊,在那儿有着无数的遗迹,甚至还有来自于传说中的先民,阿摩王将这些人给带回来,给予他们教育和信仰,将他们和带来的苯教僧侣在一起融合,教会了他们无数种神奇的能力,形成了摩门教这一股庞大的神秘势力。

    被吞掉的那个红袍萨满,就是茶荏巴错的遗民,所以他的长相跟普通人大不相同,像老鼠,更多于人类。

    而我曾经杀死的斥候布拉,则是萨格顶王的后裔。

    这个与藏族英雄名字相仿的大拿,便是是茶荏巴错国度的建立者之一,也是抵抗格萨尔王侵入地底世界的妖魔英雄,它的血脉里,蕴含着地形恶龙的气息。

    有着这样血脉遗传的布拉,曾经被许多红袍萨满认为是最有可能继承阿摩王衣钵的后辈。

    只可惜,天才还没有觉醒,就已经陨落于我的剑下。

    阿摩王一直在茶荏巴错的地底世界游历,在这个叫做“天巴错”,也就是神眠之地的主事者,是布拉的导师,红顶长老汨罗。

    他是除了阿摩王之外,摩门教中唯一能够与茶荏巴错妖魔神王奎师那沟通的萨满。

    除了汨罗红顶,天巴错里面还有超过两百人的信徒,其中光红袍萨满就有五十人,而其余的信徒,虽然并未有授袍,但都是一时之精锐,手段各异。

    至于神眠之塔,小白狐儿倒也没有问出什么东西来,不仅是因为那长得跟老鼠一样的红袍萨满被巨蟒吞噬的缘故,还有一点,那就是神眠之塔,除了摩门教中几个顶尖的人物,寻常人一般是进不去的。

    听完小白狐儿的讲述,我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虽说未知的敌人很可怕,然而真正知道了敌人的底细,我却反而生出更多的担忧来。

    事实上,在中原道门,也曾经有过关于藏区地底世界的记载。

    我甚至还在总局档案馆里面的故纸堆里,看过这样的文字,所以我知道,我们需要面对的,并不仅仅只是汨罗红顶和阿摩王,以及这些恐怖的摩门教萨满,而是整个茶荏巴错的意志。

    这是一种能够让人性情大变的精神场域,倘若是意志不够坚定,受不了诱惑,心魔就会瞬间生成。

    一如当年的小沙弥阿摩。

    一路千百年来,雄心万丈的格萨尔王率领的那支精锐军队。

    想起这些,我内心里的第一反应,就是转身离开,走得越远越好,事实上,当初上面探索这里的决定,根本就是一个错误。

    如果将其封印了,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事情。

    然而我终究不能逃离,因为在前方那儿,有我最亲密的战友和兄弟姐妹们。

    为了他们,我就算死,也得去。

    这就是职责,一个男人肩上不得不承担起来的责任。

    天色越发地晦暗了,这个时候,想来应该是地底世界的夜里,因为之前的那种光亮,在此刻渐渐变得黯淡,视野开始变得模糊,只能靠着一群又一群宛如萤火虫一般的昆虫所散发出来的光芒,点亮这宁静的黑暗。

    我问小白狐儿,这鬼地方的防备如何,能不能不动声色地摸进去?

    小白狐儿咬着嘴唇说道:“我尽量吧,希望他们看不穿我的幻术。”

    小白狐儿开始行动起来,她用长剑将那巨蟒的腹部剖开,将里面的红袍萨满给拽了出来,然后仔细地打量着这老家伙老鼠一般的面容。

    过了四五分钟,她不顾污秽地将这具尸体给扒光,衣服自己拿着,转头对鬼鬼说道:“你能御使那头大蜥蜴么?”

    鬼鬼点头说道:“可以。”

    她将蛊虫阿依娜从红唇之中吐出,然后让那小虫子从巨蜥的鼻子里钻了进去,那头庞大的蜥蜴打了一个喷嚏,然后恭顺地将脑袋低伏在了小白狐儿的面前。

    小白狐儿用右手食指点了一下自己的眉心,口中轻轻念诵着,几秒钟之后,她消失了,一个红袍萨满却出现在了巨蜥身上,贼眉鼠眼。

    她却是想通过假冒那家伙,混入其中。

    对于小白狐儿的幻术,我是有着足够的信任,所以毫不犹豫地将现场给处理了一下,把人尸和蟒蛇都往茂盛的灌木林中藏起,接着与小白狐儿、黄文兴和鬼鬼一起,骑着那头巨蜥,朝着天巴错走去。

    那鬣蜥模样的巨蜥力量十分巨大,驮着四个人,也一样轻松自如,行走如飞,而小白狐儿则需要用幻术,将我们三人给遮掩住,难免分心,不得不让鬼鬼将速度放慢。

    不过即便如此,我们还是很快就到达了这个建立在瀑布不远处的村落。

    由于光线的问题,远看感觉这敌人老巢规模很小,然而真正走到近前,我方才发现这并非什么村落,除了外围零星的石屋外,天巴错的中心地区,跟我们所见过的藏族寺庙,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甚至在某一种程度上来说,这个就是一个翻版的加沙公主庙。

    这寺庙和祭坛遗迹,一左一右,就耸立在悬崖旁边,而离这儿不到一公里的地方,则是规模庞大的瀑布,落差不知多少,但是那震耳欲聋的瀑流声,却将此处给充斥。

    尽管我不知道这遗迹和天巴错为何会建在这样一个嘈杂无比的地方,不过对于我们来说,却是一个好消息。

    因为即便是闹出什么动静,瀑流声总能够给我们许多遮掩。

    天巴错的外围,有人在警戒,不过看到骑在大蜥蜴身上的红袍萨满,却躬身行礼,给我们放行。

    阿摩王从茶荏巴错带回来的地底遗民,不但样貌丑陋,性子也古怪得很,普通人是能够不招惹,那就尽量不招惹,更何况小白狐儿幻化的这一位,在这里的地位也十分高。

    其实从它能够懂得一点儿汉语,就能够知道,这是一个厉害的人物。

    野心不小。

    骑着大蜥蜴,我们穿过天巴错外围的石屋,整个地方一片寂静,仿佛鬼蜮一般,要不是小白狐儿事先告诉我这里的信徒大部分时间都在闭门修行的话,我还以为这儿也属于遗迹的一部分。

    天巴错的中心,那个翻版的加沙公主庙有着高高的围墙,里面住着摩门教的重要人物,不能骑着蜥蜴进入。

    不过我也不打算进去叨扰大师们的修行。

    我们的目的地,是旁边的神眠之塔,这个来自于格萨尔王时代的茶荏巴错遗迹。

    小白狐儿凭借着盗梦而来的信息,离开大蜥蜴后,带着我们不断避开这儿的鸣哨暗哨,一路来到了这个被无数红袍萨满所畏惧的地方来。

    我们躲在一块岩石后面,看着黑暗中的巨塔,发现它超出我们想象中的大。

    天巴错的庙宇,在这遗迹面前,就像个小孩子胡乱堆砌的玩具。

    巨塔占地面积至少超过一个足球场,外表看上去十分破败,显然阿摩王并没有给它做过修缮,而我们的斜侧方,则有一个很大的豁口。

    要进去救人么?

    我深吸一口气,正想摸过去,然而这个时候身后突然伸出一只手来,一把将我给紧紧抓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