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五章 平辈来论交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字数:3403更新时间:2019-05-29 09:40:44
    何局长说与我有要事相商,其实不过就是一句托词,我这几天谁也不搭理,自顾自地折腾黑河市局的同志们,弄得他和省局的几个领导心里痒痒的,又不好抓我过来解释清楚,一直等到我回来报道了,方才立刻将我叫到办公室里,询问起了当日的细节来。

    我前两日虽然身在黑河,但是消息却还算是灵通,知道当日的后续处理,基本上涉枪的所有日本人都被逮了起来,毫不留情,至于其余镜心流的道场弟子,以及住友财团过来组织的黑西装,因为忌惮于国际影响,和不想跟日本人打太多的官司,所以在做过笔录之后,都给放走了,不再多做纠缠。

    因为这一手,日方倒也没有多作纠缠,只不过假模假式地声明,督促中方一定要将杀害清河伊川先生的凶手,给尽快抓到。

    这逻辑着实有些不合常理了,要晓得前来惹事的就是这清河伊川,若非他想要踏着东北群豪的尸体来成就自己的名声,哪里可能横死异乡?

    然而这事儿咱们又不能与其多作扯皮,表面上答应了,背地里却当做一声屁,直接给放了去。

    所有的事情基本上都已经理顺了,省局也因为处理妥当,获得了上面的肯定,唯一的一个问题,便是那一个神秘的影子大侠,到底是什么来历?

    这个问题的答案,只有极少数的几个人能够猜到,而其中之一的何局长,便越发地想要将其弄清楚。

    然而对于何局长的逼问,我却一口咬定自己当时不在现场。

    对的,这事儿虽然说起来好听,也给咱国人扬眉吐气了,但未必能够过得了政治处的审查,毕竟作为官方人员,参与那样江湖斗狠的擂台便已经不是很妥当了,而且还在人家认输的情况下,奋起杀人,牵连无辜,这样的手段江湖人自然是拍手称快,引为大侠,但是在官方的眼里,却绝对是“侠以武犯禁”的典范。

    这事儿,好的时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若是倒起霉来,只怕就是一身骚。

    我在总局混了那么久,哪里能够不明白这里面的道理,虽说何局不太可能会拿这个来抓我尾巴,但是省局里面,除了他,可也还有别人。

    譬如对我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吴副局长。

    虽然大家心知肚明,何局长也只是想要我一个肯定的答案,但是我这死不承认,他也拿我没有办法,谈了几句,不由得苦笑着说道:“志程,老领导说你这人做事喜欢剑走偏锋,但是偏偏又让人无迹可寻,圆溜溜地像是那玻璃珠子一样,我先前还没有感觉,现在看来,他对你的形容,倒是入木三分啊……”

    我无辜地说道:“王总这是骂我呢,不过说起来,这些年来我辛辛苦苦地办差,却得到这么一个评语,真的有些伤心啊!”

    何局没有在这件事情多作纠缠,而是突然话锋一转,对我说道:“这一次三绝真人在数百人的面前,败给了清河伊川,当真是丢了大面子,而那清河伊川转眼间又败给了影子大侠,坊间传闻,觉得三绝真人这天下十大的地位不保,理应让给那个神秘的影子大侠呢,你怎么看啊?”

    我笑着和稀泥:“何局,天下十大不过是平衡的产物,前三之后,这世间能与其并肩者不多,但也不少,人三绝真人不过是粗心大意而已,应该不会被埋汰,不过这事儿也不是咱说了算得,我们在这里纸上谈兵,一点儿意思也没有。”

    何局好奇地问道:“对了,志程,你师父陶真人也名列天下十大之中,而且是其中的佼佼者,不知道他的修为,到底有多厉害?”

    我的脑海里想起了那个时而平易近人,时而威风凛凛,时而又有些小八卦的老头子,脸上不由得露出了笑容,对他说道:“这个我真不知道,不过三绝真人比起我师父来,应该还有许多的路要走……”

    何局锲而不舍地问道:“那你师父比起老领导呢?”

    我愣了一下,摇头说道:“我师父以前跟我提起王总的时候,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毕竟高手交手,不死不休,但是若真正算起来的话,王总是天下第一者,最有力的竞争者之一……”

    听到我说起王红旗的好话,何局脸上顿时就露出了笑容来,他是王红旗一手带出来的小兄弟,老领导能够得到这般的评价,自然是与有荣焉。

    从我口中套不出太多的消息,何局也晓得我不会与他坦诚相见,稍微聊了几句江湖轶事,便不再多言。

    不过临走之前,他还是告诉我,说咱们省局毕竟人手还是太少,吴副局长虽说能干,但是修为的底蕴有些浅薄,若是碰到什么难办的事情,还请我多多指教才是。

    我自然是说尽场面话,不过却打定了主意,此番前来黑省挂职,我还是安安分分地好一点儿。

    先前的影子大侠,已经是有些太过于突出了,上面的头儿一个比一个精明,哪里不晓得是我在搞鬼,而我这般跳脱,难免会给人一种不稳重的印象,后面的日子,还是中庸一点好些,免得被人给盯上,暗中弄点手脚,到时候问题可就严重了。

    混机关的一个真理,就是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省局既然没有给我什么职权,我便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安安稳稳地修身养性便是了。

    打定这个主意的我,继续过着悠闲的办公室生活,而吴副局长则因为超额完成任务,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大出风头,成绩斐然,与此同时,他也变得无比的忙碌,整日行走如风,仿佛脚下装了弹簧一般。

    瞧见吴副局长如此春风得意,我倒也没有跟他抢功劳的心思,只是乐得清闲,看着他整日上蹿下跳,不亦乐乎。

    就这般又过了一个多月,我收到一张来自天仙宫的帖子,说三绝真人想与我见上一面。

    这个邀请对于秘书小李来说,实在是有些莫名其妙,毕竟两个月以前,我上门求见对方,人家连一面都没有让见,为这事儿,我给人笑话了许久,而这会儿却恭恭敬敬地递帖子过来,实在是有些让人匪夷所思,摸不着头脑,也想不明白那位正在养伤的三绝真人,到底在想些什么。

    不过对于这个邀请,我却是心知肚明。

    天仙宫是东北道门之中的魁首,门下弟子有不少也在局里面供职做事,信息的来源很多,而我的行踪又不是秘密,旁人或许不晓得,但是像三绝真人这般的门派掌舵者,却能够想得清楚,我这个一直“坐冷板凳”的省局副局长,跟当日那个神秘出现的影子大侠,应该脱不了关系。

    对于这个邀请,我仔细思考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赴会。

    一来这并不是鸿门宴,毕竟我对三绝真人有活命之恩,二来无论他此刻如何,名头终究还是在那里,他可以跟我耍大牌,但是我却不能对一个与我师父齐名的道门前辈耍脾气,不然就实在是太不成熟了。

    收到帖子的第二日,我拜访了天仙宫,这一次前来跟上一次的待遇可不一样,天仙宫打开宫门,派出了十八位道长过来迎接。

    诸等繁礼,自不必述,应付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人之后,我在天仙宫的一厢房里,见到了久未露面的三绝真人。

    此刻的三绝真人并非我想象中的躺在病榻之上,他已经能够坐着轮椅了,不过清河伊川的寒芒阴毒无比,却也还是不能运气,整个人衰老了十几岁,看着就像是一个半截身子入土的糟老头子,然而越是这般,我发现他的眼睛却变得越发黝黑明亮起来,心中惊讶,想来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虽然他身体陷入了最低谷,然而神魂却变得强大无比。

    果然,天下十大,没有一个是吃素的,即便是一个重伤欲死的三绝真人,一晃眼不见,居然又有如此出人意料的表现来。

    不过比起我的惊讶,那三绝真人却是显得更加惊奇,他在见到我的第一眼,便已然认出了我来,出言说道:“没想到,没想到居然是你?”

    明人眼前不说暗话,我没有再推诿,而是笑着说道:“当时情况危急,志程多有冒犯,还请真人莫要怪罪。”

    原本十分孤傲的三绝真人在受到这一次打击之后,变得豁达许多,摇头叹气道:“名声害人啊,当初陈副局长前来,我避而不见,没想到你居然不计前嫌,在生死关头救下贫道,而且还不留姓名,这般的高风亮节,还有如此高明的修为和手段,当今的年轻人之中,你算是第一,贫道居然有眼无珠,过而不见,羞愧啊,羞愧!”

    三绝真人这个态度,倒是让我心情舒畅了许多,而后攀谈,却被他当做了平辈论交,对等的身份,自然是冰释前嫌。

    一番攀谈之后,三绝真人突然问道:“志程小友,我心中一直有个疑问未解,不知道你可否告知贫道?”

    我恭声说道:“请讲!”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