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二章 道一声你珍重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字数:3373更新时间:2019-05-29 09:40:44
    天山神池宫内宫的权力交织,复杂无比,各方势力都有自己的诉求。十分难以平衡,这是神池宫数百年、几千年繁衍生息下来的结果,此刻也只有维持表面的平衡局势,即使是神池宫宫主,恐怕也无法号令所有人。当然,作为一个修行秘境,人们最高的精神诉求却是如何修成正果,踏破虚空。到达彼岸,也就是昆仑秘境的尽头,仙灵之境中去,所以大多数人都会闭关苦修,即便是修为最是恐怖的宫主和大长老,都是如此。

    与茅山宗最为神秘的后山一样,身处天山祖庭秘境之中,那百米冰窟也是神池宫闭关之所,此处最是紧要,关系着神池宫大部分闭关高手的身家性命,所以从来都是由宫主之属来掌握,而有着神池宫驸马的身份。龙在田同样掌管了百米冰窟的秘匙。

    现在北疆王的担忧,便在于到时候一旦闹将起来,龙在田陷入绝境之后,说不定就起了歹心,直接将那秘境给封掉,或者弄毁。

    倘若是如此,里面修行的诸位大拿固然不会受伤,但是短时间内,是出不来的,无法救援。

    而相反的是,倘若我们能够掌握到百米冰窟,联络道神池宫宫主,那么狐假虎威的龙在田所有的权势都将冰消瓦解。

    除了这个问题,还有一个,就是修炼密林。

    顾名思义,那是一个用来给神池宫年青一代试炼的广阔地域。那儿有着从时空裂缝中误入而来的极恶猛兽,也有着十分恐怖的鬼灵,还有诸般阴物,这些才是真正刺激神池宫长盛不衰的重要存在,神池宫并没有想办法将那些时空裂缝给封堵,而是建立走马队,定期清理外围游荡的猛兽,并且每隔一两年就会组建高手前往林中深处搜寻有可能存在的恐怖角色,将其斩杀,一来是去除威胁。二来也是给工匠们提供原料。

    这修炼密林对于封闭的神池宫来说,意义自然是最重大的,然而倘若龙在田被逼得狗急跳了墙,使用手段将空间裂缝给炸开。那么从未知的领域奔涌而出的猛兽,对于此刻的神池宫来说,将是一场最为恐怖的灾难。

    没有人能够想象得到这件事情发生之后,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形,也不晓得神池宫还能否存在。

    或许它就如同一颗飘飞的气泡,飞到了天际,消失在云端之上。

    北疆王耐心地跟我解释完了这些事儿之后,我毫不犹豫地说道:“田爷,你说吧,到底安排我什么任务,只管讲!”

    相处日久,北疆王也知晓我的实力,当下也是颔首说道:“前面一个问题,需要神姬来做——看守百米冰窟的高吉贵虽说是龙在田的人,但应该还是忠于神池宫宫主的,此刻也只不过是被蒙骗,只要神姬能够从前往百米冰窟,通知宫主,此事便无大碍;至于你,我之前还在犹豫,因为要与龙在田正面对峙,我必须在场,那么就必须有人守住修炼密林,现在想来,只有你最合适了。”

    我有些疑惑地说道:“你是说,我,一个人?”

    北疆王摇头说道:“是,也不是。一旦对峙发生,内外宫冲突生起,那么我们大部分的力量就得在冰城月桥前牵制龙在田的势力,而作为神池宫的武装力量,走马队则基本上瘫痪了,不过如果龙在田真的丧心病狂地动了修炼密林的主意,动手的一定就是光明会那一帮人,所以到时候迦叶和几个手下会以私人身份来协助你!”

    我说道:“明白了,这个不同于田忌赛马,不能容忍半点儿差错,所以必须兵对兵、将对将,一环扣一环,对不对?”

    北疆王点头说道:“大体的计划,我这两日已经与人商议得差不多了,不过与神姬的沟通事宜,这个得你来做,应该没有人能够想到她的立场,所以应该能够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我和北疆王当下将细节盘算清楚之后,夜已深,菜冷杯残,我拱手告辞,回房睡去。

    次日我与天山神姬再次相约于湖畔相见,在确定无人跟踪之后,我将昨夜与北疆王商议的事情和盘托出,当得知北疆王早已有了全盘的打算、并且已经联络了各方势力之后,她顿时就觉得自己作为神池宫公主,实在是太失败了,人家两方玩得如火如荼,结果身处其中的她却被蒙在了鼓里,人根本就没带她玩儿,实在气恼,恨声说道:“这些老狐狸,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我好言安慰道:“龙在田什么心思,我也不清楚,但是北疆王那可是真的为了你好,要不然,人家何至于跑来蹚你这趟浑水呢,对吧?”

    天山神姬浑不在意地说道:“你不是也过来帮我了么?”

    我耸肩说道:“拜托啊小姐,要不是你对我妹妹下毒,你以为我会脑子进水了,千里迢迢地跑过来当打手?”

    天山神姬气恼地瞪了我一眼,说道:“混蛋,我就这么让你讨厌?”

    呃,是不是我的错觉啊,这话儿说的,怎么颇有些情意绵绵的感觉呢?

    陡然间感觉到有些不适的我甩了甩头,试图将这样的想法给抛开去,接着与她商量道:“北疆王的想法是,你最好能够想办法混入百米冰窟里面去,将你娘给唤醒过来,把事情说清楚,到时候由你娘出面控制局面,这样子造成的损害和伤亡最少;如果不能的话,也要保护好你娘修行的秘境不要被封锁——你可以么?”

    天山神姬摇了摇头,为难地说道:“看守百米冰窟的高长老跟我并不是很熟,我怕我说服不了他!”

    我严肃地说道:“神姬,你现在要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你父亲,哦,就是龙在田他勾结的,可不是一般的心怀不轨者,那可是一帮自命为神的家伙,在他们的眼里,一切都不过是浮云蝼蚁,神池宫在别人眼中是最为神秘的修行圣地,但是在这些家伙的眼里,只要是挡路石,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一脚踢开,有多远,滚多远——这是一场生死恶斗,不是他死,就是我活,绝对没有半点妥协的空间,明白么?”

    听我说得严肃,天山神姬沉默了一下,然后问我说道:“需要什么时候动手?”

    我很满意她的态度,当下也是低声说道:“先别打草惊蛇,交易会的第三天下午,当大部分客商离开之后,将会有阿史那将军联合外宫诸位大商家会首对龙在田进行质询,到时候冲突一起,你立刻前往百米冰窟去联络你母亲,而我则为你们守住修炼密林,防止最危险的情况发生。现在的情况,势均力敌,但是我们并不晓得鲁道夫那一帮人到底来了多少,所以胜负的关键,就在于你什么时候能够带着你母亲出来……”

    天山神姬盯着我,认真地点头说道:“为了你,我一定会将我母亲给带出来的!”

    我苦笑着说道:“拜托啊小姐,你要搞清楚一点,这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你自己,你们神池宫的家业,至于我,弄完这边的事情之后,希望你能够信守承诺,将我妹妹身上的毒给解开了,到时候我就离山而去,能走多远,就走多远,再也不回来。”

    听到了我的话,天山神姬的语气有些怪怪的,低沉地说道:“你,就不能留在这儿么?”

    我摇了摇头,笑着说道:“那可不行,这又不是我的家。”

    天山神姬的情绪突然变得很低落了,叹声说道:“也对,这个地方,不知道的外人羡慕,而来过的人才知道,这里不过就是一个囚笼而已,在这样的地方生活着,没滋没味的,人人都去追求虚无缥缈的仙境,而几百年来却没有一人能够得道,有个什么意思呢?你啊,离开天山之后,是不是要去找你老家的那个恋人?”

    变得柔弱起来的天山神姬颇有些让人怜惜,而我想到了还在茅山苦等的小颜师妹,心情也变得有些沉重起来,叹了一口气道:“不,不会。”

    天山神姬惊讶地问道:“为什么,两个相爱的人,怎么能够不在一起呢?”

    我当下也是将自己命中将犯十八劫、必会祸害身边人的命格讲给她听,然后叹气说道:“我爱她,在她十二岁的时候就已经喜欢上她了,想着要一直守护她下去,一辈子,但是如果因为我,她将会受到伤害的话,我唯有让自己相思苦等,也敢与她长相厮守,祸害人家。”

    天山神姬使劲摇了摇头,认真地对我说道:“不是这样的,两个人在一起,即便只有一年、一天、一秒钟,也是快乐的,虽死又如何?若我是她,我可不管这么多,就要和你在一起!”

    我笑了笑,摇头说道:“你终究是你,她却还是她,这事儿怎么能够混淆呢?”

    听到这话,刚才眼睛里面冒出明亮光芒的天山神姬低下了头,闷声说道:“好了,我明日会按计划行事的。至于你……请珍重!”

    这话说完,转身便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