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四章 巷口围堵大鱼现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字数:3297更新时间:2019-05-29 09:40:44
    我瞧见了杨小懒,此时的她虽然容颜依旧艳丽,然而给我的感觉,似乎又长了好几岁,二十七八,妩媚年华。

    然而实际上,这个女孩儿的真实年纪,应该只有十八才对。

    我知道这是当初我们在南明古墓之时,附身于杨小懒身上的那头恶鬼的功劳,它使得杨小懒多了常人所不能想象的力量,比自己以前厉害了不知道多少倍,然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以自己的迅速衰老作为代价。人生匆匆数十年,照着这个速度,只怕杨小懒活不了几年。艳丽如初,小腹微凸,杨小懒饶有兴致地堵在了我的前方,在她的旁边,还有一个矮胖的秃顶老头儿,正揽着这美艳女子微微凸起的腰,眯着眼睛看我。

    他的脸上挂着笑,然而眸子里的光芒,却比那三九天的冰雪还要寒冷。

    而在我的后面,有一个全身都陷入了黑色袍子中的男人,就像一个电线杆子似的挺立当场,稳如泰山,而在他的右肩之上,则斜挎着一把弯刀。

    高手!

    直觉告诉我,将我围堵在这儿的,每一个露面之人,都是绝对的高手,像这样的人,每一个,都比我之前所遇到的范供奉,都要强上许多。这情况让我顿时就有一种被小羊羔闯入狼群之中的感觉,而杨小懒瞧见我拔出了那把小宝剑,不由得笑了:“二蛋,我们好久没见,没必要一见面就拔刀相向吧?”

    她当着我的面,毫无顾忌地依偎在那个光头佬的怀中,这情形让我莫名地就有些吃味——虽然我并不喜欢杨小懒这个恶婆娘,但是好歹……我的初吻也是给她夺走的吧?

    不管怎么样,好歹也得尊重一下我吧?

    然而对方却不会管我的想法,那光头佬眯着眼睛瞧了我好一会儿,这才微微地笑道:“我真的很好奇,就是这样一个小子,竟然能够让我的白纸扇、首席炼器师和得力供奉都栽在手里。这回我可算是瞧见了,不过天啊,是这个世界变坏快,还是我已经老了?我怎么看不懂,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光头佬自嘲着说道,然而听到这一句话,我全身上下莫名一颤,胆寒不已,惊讶地说道:“你是……集云社的大档头,朱建龙?”

    这是一个大胆的猜测,集云社是一个盘踞在金陵一代最具破坏性的恶性肿瘤,而它的首领朱建龙以及他麾下直属的朱家班,则是最有破坏力的团伙,这个集云社大档头向来诡异莫测,神出鬼没,这些年来更是几乎都没有露过面,最为谨慎,无论是分局省局,除了一些文字描写,几乎都找不到他具体的消息。

    他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儿,还堵在我前面的路口呢?

    但是,这个世界上,有几人会说出这般的话来?

    而就在我震撼莫名的时候,似乎是嫌我不够震惊,他居然笑了:“嘿哟,这小炮子子还挺机灵的,没想到竟然一下子就猜出是我了。这样机灵的家伙,我都有点儿忍不住想收他当个徒弟了。”这话儿也算是承认了自己的身份,旁边的杨小懒却紧接着说道:“老朱,你自己可想好了,这个家伙虽说是一块好材料,但是沾上他的人,却从来都没有好下场,当初我爹开始收了他当徒弟,可是结果呢,被官家的人乱枪打死,你难道还想重蹈我爹的覆辙么?”

    杨小懒这么一说话,那光头佬便嘿嘿笑着摆手了:“哈哈,小宝贝儿,你不用说了,我知道的,血海深仇嘛,把这个小子做掉才是正理,对不对?”

    杨小懒娇哼一声,眼色一飘,光头佬立刻眉飞色舞,转过头来,冲着我说道:“虽说你这个人,是个可造之材,不过却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惹我的小宝贝不高兴,既然如此,那么就只有死字一途了。小子,你别想着跑,在你后面的,是老子的贴身护卫,夺命快刀景辰,一刀可以将出膛的子弹都给劈开两半,这整个金陵城里面,没有谁的刀有他快,所以呢,你有什么遗言,可以快快讲来!”

    对手出人意料地强大,随便一个人出来,都能够将我给碾压,这情形让我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苦笑着说道:“对付我一个小人物,有必要这么隆重么?”

    杨小懒放荡地笑了:“我们也是路过,正好碰到你,顺手料理了,也算是了却一桩心事。再说了,你当日曾经受过我父亲恩惠,浸泡一锅好药,想必内里的东西,也比旁人要来的有效。我找人瞧了,我的这心病,需要十四条亡魂来填住,仔细算一算,你应该就是第十四个。想想还真的是缘分啊,看来你的心脏,是我父亲给我留下来的宝藏,吃了之后,我便能够好一点儿了。”

    这狠话撂完,自然是要上前动手了,光头佬朱建龙身为一社之主,自然不会撸着袖子上前来拿我,而杨小懒也没有那个意思,于是动手的是那个叫做夺命快刀景辰的家伙。

    我的右手拿着小宝剑,左手偷偷摸摸地伸到了怀中去,想要捏破风符,赶紧跑路,然而刚刚一有动作,杨小懒便说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身上有李道子的符箓了?不过你真的不要浪费了,在老朱的面前,一切把戏都是白费,你还是拿出那天将范供奉撕成碎片的本事来吧,要不然,分分钟就得死在这儿。”

    杨小懒的警告轻描淡写,但是我却晓得她在这一点上面,是不会骗我的——李道子的符袋,曾经一直都在她的手里,我到底有什么底牌,她也最是清楚不过。

    那夺命快刀已经一步一步地逼近上来,刚才光头佬所说的是干掉我,而不是将我掳走,这让我感受到了一种将近绝望的情绪,就好像是当初狼牙山五壮士瞧见漫山遍野的敌军,汹涌而上的感觉。我握在剑柄之上的手紧了紧,一咬牙,想着这回可能是没命了,不过我就算是要死,也得拼一拼,看能不能拉两人下水才行。这般想着,当那刀手持刀而上,简洁明了地一刀斩来的时候,我身子猛然一动,接着朝着旁边闪开,挥手刺了过去。

    我这一剑,直刺那人的胸口,然而就在我刚刚出剑的那一刹那,对方手中的刀便如同一道闪电,朝着我的手腕斩来。

    这一刀,一点儿拖泥带水的停滞都没有,果断而坚决,充满了肃杀之意。

    对方是一个绝对的冷血杀手。

    就在刀锋即将要把我的手臂给斩断下来的时候,万分危急之时,我总算是收回了手,避开了这一刀,然而那刀锋之上所带着的劲风,却是将我半只手的气血都封得发麻,无法流畅。仅仅一招,我便是处于了下风,然而到了此刻,我却也终于放下了生死之间的恐惧,回忆起当初与法螺道场、范英杰等人拼死博斗的场景,感觉一双眼睛开始发亮,竟然也将这快刀给生生地接了下来,虽然有些狼狈,但是却也成了僵持之势。

    这时间一久,朱建龙本来搂着杨小懒腰间的手也放开了,摸了摸鼻子,哈哈大笑道:“小子不错啊,竟然能够跟我的贴身护卫斗上这么几个回合,这回我倒是相信了,杨大侉子和王斌他们,砸在你的手上,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这话儿是在夸我,然而听到了夺命快刀景辰的耳中,却是自家领导在述说对他的不满,心中一紧,手上的刀势却又加急了几分。

    我本来就是在拼死逃避景辰的快刀夺命,早就已经狼狈不堪,难以应付了,没想到他陡然间又快了几分,很快我就被一道疾锋斩到,左臂之上,一道血口飞扬,火辣辣的伤口一瞬间绽放,我一个踉跄倒开,而那夺命快刀腾空而起,手中弯刀旋转,眼看着就要将我这大号头颅从脖子上面取下来了,然而就在此刻,一道金星闪耀,“叮”的一声炸响,那快刀中途停止,接着景辰一个翻身,当再次站到地上的时候,拿刀的手不受控制地抖了好几下。

    我瞧见朱建龙和杨小懒的目光都朝着我身后的墙头看去,于是我也跟着瞧去,却见到一个高大的身影立于上头。

    朱建龙的脸上依然留着微笑,拱手,不过语气却是客气了很多:“集云社在此办事,这位朋友若是方便,还请务必给我们一个面子,现在离开,当做什么也没有看到。如此,以后我集云社必有回报。”这光头佬先礼后兵,然而那个高大的身影纵身一跃,停在了我的身边,微微笑道:“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这话儿说得是没错,不过你们要杀的这个人,以前是跟我混的,眼看着他就要丧命于刀下,我怎么忍心袖手旁观呢?”

    来人如此不识趣,朱建龙的眉头都扬了起来,冷冷说道:“听阁下的口气,倒是六扇门的人,未曾请教?”

    那人客客气气地拱手说道:“龙虎山,李浩然!”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