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四十一章兴师问罪

作者:潜心梦徒字数:3758更新时间:2019-05-28 16:40:48
    杜涛这么一说,瘦猴和楚瑶都是一愣,紧接着便好像都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了一抹不悦,只不过除了不悦也不能有其他的什么反应。

    我看着瘦子,他的指尖上好像有一抹殷红渗入了他的指甲里头,不过他并没有注意,只是抬手甩了甩身上的水。

    “准备一下,倒汽油把这给烧了吧。”杜涛闭了闭眼眸,淡淡的说了一句。

    “烧了?那荣大叔他们的尸体?”我看向了那黑洞里的尸体。

    “现在还有空管什么尸体啊?死了这么多人,要是那些人一报警我们肯定得协助调查,到时候想走都走不了,还有,这里的事儿谁解释的清楚?难不成跟屯子里的人说,是有人成了豺狗精,在这山里害人?”杜涛说着这话再回头看了一眼小慧的尸体,顿时是愣住了。

    原本那小慧的身上是毛茸茸的,现在那毛发居然簌簌的往下落,杜涛抬起脚朝着她踢了一脚,毛发掉的就更厉害了,小慧的身体居然又变成了人?

    只是一丝不挂,倒在地上,眉宇间的那一抹红色很是显眼。

    “太邪了。”楚瑶凝眉也说了一句。

    他们本是想要把荣贵也留在洞里一起烧死,这么一来就不会有人知道这尸子沟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过,我和白流年并不同意。

    白流年直接就把荣贵给背了起来,有他护着,杜涛他们就只能是咬了咬牙,看着白流年,说是这里的事情要是被泄露出去,白流年得负全部的责任。

    白流年就好似没有听到一般,背着荣贵,示意我往外走。

    我们才刚刚到石阶的最顶上,就看到底下已经烧起来了,白流年加快了脚步。

    举着手电,我走在前头,一路快行,遇到老楚的尸体,也只能是冲着他微微鞠躬,便迅速的出了这洞口。

    从洞口出来,外头还在下着大雨,山里头黑漆漆的一片,雨水打落在我们的脸上,原本昏迷的荣贵,被这冰凉的雨水给浇醒。

    在白流年的背上抬起头有些发懵,白流年将他放下,让他站着休息一会儿。

    他却突然眉头一拧,整个人好像是失控了一般大叫着:“怪物,怪物,有怪物!”

    “荣贵,你?”我看着他抿了抿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轰隆!”一声巨响,地面都仿佛摇晃了起来,我们三人踉跄了一下就看到杜涛他们迅速的从那洞口爬出。

    而他们出来之后,没几秒那洞口就塌陷了下去,一切都被掩埋在了那黄土之下。

    荣贵开始望着我们询问:“俺爹呢?你们看到俺爹了么?”

    白流年摇了摇头,算是善意的隐瞒,荣贵绝望的朝着地上一坐,一副虚脱了的样子,原本以为是一个可以发财的机会,可万万没想到,财没有带来,却先家破人亡了。

    “别哭哭啼啼跟个娘们儿是的,带我们下山吧,老子还什么都没有捞着呢。”杜涛没有找到邪灵匙本就一肚子的火气,已经没有耐心在这耗下去了。

    “对,还要把你哥哥的尸体带下山呢,否则都被雨水泡烂了。”看到荣贵哭的是昏天黑地,我也只能这么说分散他的注意力。

    他这才颤抖的站了起来,原本为了能快点下山,杜涛答应帮忙抬尸体,不过荣贵却坚持要自己背。

    荣富的尸体上已经生了很多的蛆虫,如今又泡了水,那臭味儿可以被雨水冲淡,但是蛆虫却是扑簌簌的朝着荣贵的身上滚落。

    荣贵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背着荣富一步一步朝着山下走去。

    待我们一行人到了山下之后,杜涛他们就不打算再回荣贵家,哪怕现在下着暴雨,也要出村。

    “那你们能等等我们么,我们送荣贵哥到家门口,取了行李之后,就立刻去村口。”我看着杜涛,行李里头别的不重要,最重要的还要属那水蛭了。

    杜涛想了想,他的行李也在荣贵家里,就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算是答应了。

    荣贵现在的状态,我有些不放心,送他回去之后,发现,村子里好多人又都聚集到了荣贵家门口。

    看到荣贵背着荣富的尸体回来一个个都露出了一脸的惊愕,还有人询问刚刚山上的巨响是怎么一回事儿,荣贵把那些叔伯的死告诉了她们。

    “哎呦喂,都说山里不干净了,我苦命的老头子呦!”那些叔伯的家人都开始哀嚎,荣贵索性直接就冲着她们跪了下来。

    任由那些人谩骂,还有些理智的长辈则说那山上本就不干净,这件事儿怪不得荣贵,总之虽然吵吵闹闹,但应该不会再出大事儿。

    大家帮忙把荣富的尸体抬到荣贵家里去,荣贵一个人还傻呆呆的跪在地上。

    “荣贵哥,我们也要走了,所以?”我看着荣贵低低的说道。

    “妹子,俺爹其实早就死了对不?”荣贵突然抬起头看着我。

    我愣愣的望着他,他见我这样的反应又落下了两行泪来,转身朝着那山的方向郑重的叩拜了三下。

    然后哽咽着说道:“爹,你放心,俺肯定好好过,把娃儿带大。”

    听到荣贵这么说,我也就放心了。

    “嘟嘟嘟,嘟嘟嘟!”

    村口外头传来了喇叭的声响,我知道一定是杜涛他们等的不耐烦了,于是,上楼取了行李,就和荣贵道别。

    荣贵本想留我们休息一夜,但见我们执意要走,还一路送了出来。

    结果到了村口才发现,原来村里的那一群狗居然全部都围在了楚瑶的车子四周,她按响喇叭只是为了惊吓这些狗,让这些狗离开。

    不过,效果好些并不怎么样。

    “都回来!”荣贵冲着那些狗喊了一声,那些狗摇着尾巴,全部都朝着荣贵跑去。

    “妹子,你们路上小心。”荣贵红着眸子,望着我们。

    我点了点头,让他回去,他却依旧站在雨里,看着我们坐上车。

    “那些狗都特么疯了么?”杜涛不满的嚷嚷了一句。

    见我们上车了,杜涛就立即让楚瑶开车,白流年靠在椅背上,面无表情的看着车窗外头,车里沉默异常。

    就连杜涛都是一言不发的看着前方,好似在沉思。

    楚瑶将车子开的飞快,白流年轻轻拥住我的肩膀,让我靠在他的身上休息一会儿。

    我闭上眼,又想到了那些黑衣人,依旧觉得想不通,总觉得这次的事情,陆恒明安排的有些莫名其妙。

    白流年大抵也是这么觉得,所以,一直都眉头紧蹙。

    车子一路疾驰,从天黑到天亮,从暴雨变成了细雨绵绵,到了楚瑶家的店门口时,楚瑶便不等车子停稳就直接从车上跳了下去。

    因为,他们家的店门,居然是虚掩着的,也就是说有人趁着楚瑶不在,闯入了她们家的店里。

    推开店门,楚瑶便是一愣,紧接着立即九十度的俯身,嘴里恭敬的叫道:“刘叔。”

    刘叔?我立即抬起眼眸,朝着店里看了一眼,果然,店内坐着的是刘叔,他的身旁还站着两个中年男人,此刻他正十分悠然自得的坐着喝茶。

    杜涛显然也是认识刘叔的,看到刘叔之后立即点头哈腰,赶忙跟刘叔打招呼。

    刘叔则是淡淡一笑,看向我和白流年,他开口问道:“事情已经办好了吧?”

    杜涛赶忙解释:“那个,那个,刘叔,这件事说来话长,也不知道?”

    “不用说过程,我只听结果。”刘叔抿了一口茶水,看着杜涛。

    杜涛舔了舔嘴唇,最后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说道:“没有拿到。”

    “嘭!”的一声,刘叔手中的杯盏重重的放到了桌上,并且,脸上露出了恼怒的神情。

    “一切都安排好了不是么?之前不是说万无一失么?怎么就出了变化?”刘叔沉着一张脸,那表情就好像是要把我们都撕碎。

    杜涛战战兢兢的低着头,没敢再说话。

    瘦猴则是拼命的伸手挠着一边的手指头,好像很不自在。

    刘叔看着我们,还想再说什么手边的电话响起了,他看了一眼立即就接了起来,转过身背对着我们。

    “陆爷!”他恭敬的叫了一声,并且将我们这边的情况告知了陆恒明。

    我心中想着,这些人还真是会装模作样啊,那邪灵匙明明就是被黑鹰给拿走了,黑鹰也是陆恒明的人,那邪灵匙到最后还是要到陆恒明的手中?这刘叔有必要跑过来兴师问罪么?

    “是,是,好,陆爷放心。”刘叔对着电话那头拼命的点着头,许久之后才挂断了电话。

    并且,转过身之后,就对着我们几个说道:“事已至此,多说无益,都跟我走吧。”

    “刘叔,我父亲去世了,以后我也不打算再继续干这一行。”楚瑶看着刘叔小心翼翼的说着。

    “所以呢?”刘叔装作没有听懂的样子。

    “我想把店卖了,过普普通通的生活。”楚瑶终于是鼓起勇气,把心里的话给说了出来。

    刘叔听了之后嘴角荡漾起了一抹冷笑:“你知道陆爷这么多年来一直稳稳当当,就是因为他谨慎。”

    “陆爷的事儿,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楚瑶立刻表态。

    “论嘴严,陆爷只相信死人!”刘叔这么说,便是没得谈了。

    像陆恒明那般狡诈的人,想要离开他?或许真的就只有死路这一条了。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手机请访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