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两千两百二十七章 你死定了

作者:落寞孤情字数:2271更新时间:2019-05-27 11:35:18
    方雪情冷眼相看,在知道他们在盘算什么之后,眉头很自然的皱起,其实刚刚是她逃跑的最好机会,不过她并没有独自离去。◢随◢梦◢小◢.lā .

    确实,她认识那个小女孩也并不是很久,但不知道为什么,在她想要独自一人离去时却突然想起了一个人,那个时候她被困魔门之手,也有一个人面临着与她相同的选择吧,她不会忘记那个表面很不正经的家伙那个时候的选择,那时候他并没有丢下自己一个人离开。

    看着被刑天道单手拎在手里,已经奄奄一息的女孩,方雪情轻抚手中剑,心里想着的却是如果自己这个时候出手,能够有几成胜算。

    答案也不难得出,胜算近乎于零,且不说那掌剑三子会不会出手,单凭刑天道一个人就是她很难对付的对手,更何况还有几名天心殿核心弟子虎视眈眈。

    但是她也不准备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刚刚与自己并肩作战的女孩就这么被人带走,所以她站了出来,想着刚刚从旁人处听来的某个信息说道:“天心殿难道已经做好与绫罗神宫一战的准备了吗。”

    刑天道的脚步一顿,停下了身子,而远处围观众人也立刻哗然四起。

    方雪情只觉得识海当中好像有一根刺刺了进来,一阵剧痛过后,仍旧是抬起头与刑天道直视起来。

    刑天道的眼睛死死的眯着,只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怎么看怎么碍眼,赵馨儿的身份他当然知道的一清二楚,但在此之前一直没有人挑明。

    即便旁人当中也有同样知晓赵馨儿绫罗神宫的圣女身份,但也只是小声议论,生怕被这尊天心殿的煞神给听了去,但在此时却被人堂堂正正的给说了出来。

    那意味可就完全不一样了,即便这是在试炼之地,若是被绫罗神宫的人知道这件事,那就等同于天心殿与绫罗神宫为敌。

    想着宗门内此行来之前一些长老的吩咐,刑天道内心冷哼了一声,迅速做出了取舍。

    或许在之前,他还会考虑一下,但是在想到手上这个女孩的血脉对自己的重要性之后,他还是不准备放手。

    毕竟只要手上这个女孩在手,回到天心殿不久之后他就有很大的可能直接冲击金仙境界,成为年轻一辈当中最年轻的金仙境界!

    如此,他又何须畏惧宗门里,以及绫罗神宫的人有可能会给自己的压力!到时就算是宗主,也得为了保全自己不惜与绫罗神宫一战!

    “有劳孙兄了。”刑天道隐含杀气的瞥了方雪情一眼之后便不再理会,只留下了这样一句话。

    “除了这里的秘籍全部归于孙兄之外,其余的东西在回去后的一个月内会陆续送到天剑宗。”

    刑天道低着头,眼角余光却是在撇着远处那些围观此事的好事之人,心里想着的是如果把这些人都给杀了,或许能够将此事瞒上一段时间。

    方雪情眉头紧皱,没有想到自己道破了那个女孩的身份,竟然还是没能让对方忌惮丝毫,更是让自己陷入了险境,她知道自己已经无计可施了。

    持剑的孙姓年轻人,同时也是天剑宗年轻一辈排名第二的人物面无表情的朝方雪情走去。

    远处隐藏在天心殿人群中的沈风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一幕,最后也只是轻声叹了口气,虽然他对方雪情有着极强的占有欲,但相比于自己的前途,还有,后者自然而然的在他内心深处占据着上风。

    “确实有些过分了。”眼看着这一幕闹剧就要落下帷幕,而结局也没有丝毫出人意料之处,一直带着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书生,终于不禁眉头微皱,轻声说道。

    “师兄,你要动手了?”身旁小童的声音中带着兴奋,也不知道是哪里的自信竟然深深的觉得,如果这名书生出手,一定可以终止这场闹剧。

    年轻书生也确实有此打算,一直被他夹在腰上的那一卷书籍已经不知何时被他取下,握在手里。

    不过就在年轻书生刚刚迈出一步时,异变突起,他扭头望向同道的另一个方向喃喃道:“看来应该不需要我多事了。”

    小童有些好奇,不知道师兄为什么会这么说,毕竟那可是天心殿以及天剑宗两大势力,除了师兄以外还有人有能力在他们手下抢人么?

    事实上也不仅仅只有年轻书生发现了那边的动静,很多人同样发现了那边传来的动静。

    一道又一道猛烈的破空声从那里传来,对于这样的声音每个人都不会感到陌生,因为那是全速前行时才会产生的声音,不过真正让他们惊讶的是,到底是怎样惊人的速度,才能产生这种甚至有些震耳欲聋的破空声?

    同时让人不得不注意的是,那个正在往这里赶来的家伙,那一股掩饰不住的怒意还有杀意,竟让每个人都不禁向后退了半步,好似生怕被此人的杀气所沾染上一般。

    刑天道异常烦躁的停下了脚步,而他手中的赵馨儿则是不知在何时终于强撑着力气睁开了眼睛,望向某个方向,眼神中竟然充满了一种莫名的欢喜,丝毫没有此时身为阶下囚的自觉。

    “你死定了。”赵馨儿偏着头,对此时正将自己拎在手里,气色有些不太好看的刑道,话语中带着一抹轻松解脱之意,还有一抹俏皮可爱。但那股肯定之意却是被每个人听在耳中,好似她说刑天道会死,那就一定会死一般。

    刑天道淡淡瞥了一眼手中女孩,并没有把她的话太放在心上,笑话,在出这样的话?

    方雪情有些不敢置信的望着那个方向,感受着那一股很是熟悉的气息。

    “谁啊,这么牛叉?这出场方式竟然让小爷也有点自愧不如。”在年轻书生身旁寸步不离的小童,此时也终于为不远处那一道正在赶来的身影感觉到一丝心惊肉颤,毕竟那股滔天的杀气,也不知是杀了多少人才能够养成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