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81、翡翠吊坠【求月票】

作者:李氏唐朝字数:6125更新时间:2019-09-11 21:08:34
    “嗒嗒嗒嗒……”

    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卢薇薇穿着短跟皮鞋,一路风驰电掣的快跑,直接撞开了停尸房大门。

    顾晨此刻正在与抢救医生了解情况,见卢薇薇气喘吁吁的站着门外时,也是不由的问道:“卢师姐,你没事吧。”

    “顾师弟你跟我来。”卢薇薇二话不说,直接走进来,拉着顾晨的手往外走。

    留下停尸房内的众人不知所以。

    似乎大家更加确定,这个死者郝铭确实有问题。

    “怎么了卢师姐?”

    “顾师弟,那个郝铭确实有问题啊。”

    “什么问题?”

    “就是他的病啊,他曾经来过这家医院,还有其他几家医院,都有他的看病的记录。”

    “你能确定吗?”顾晨在得到卢薇薇的调查后,似乎脑海中又有了新线索。

    “我当然确定了,我打电话问过其他几家医院的熟人,他们都帮我查询过,这个郝铭,确实在这段时里,来过这几家医院看病的。”

    卢薇薇把自己询问得知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告知顾晨,随后又道:

    “对了,他看病的时间,主要集中在这个星期,人民医院的一位医生告诉我,当时似乎还有一名年轻女子陪同。”

    “难道是……停尸房里的这位?”顾晨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停尸房,有意放低了语调。

    卢薇薇也是点点头,感受着现场复杂的气氛,说道:“通过医生描述的样貌,可能就是她。”

    “可是这么多病人,你怎么就能保证那位医生说的是实话?貌似这些医生也没这种强悍的记忆力吧?”

    顾晨虽然相信卢薇薇,但是医生的这波操作,还是让顾晨有些怀疑。

    卢薇薇笑着应道:“不会的,那名医生认识郝铭,他是江南市电商名人,而且当时他连续两天来医院就诊,都有一名年轻女子在陪同,所以医生对他的印象比较深。”

    “我也觉得这名女子可能有问题,目前来说,只有她跟死者郝铭的关系最亲密,并且对郝铭的最近动向,她也是最了解。”顾晨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女子跟郝铭的特殊关系,也决定着两人必定会有些裙带联系。

    如果说谁最了解郝铭的近况,那这名女子肯定的脱不了干系。

    “如果是她跟郝铭去医院,那她不可能不知道,郝铭最近的身体状况,可如果是这样,那她为什么还要说,她不知道郝铭是否有突发性疾病,这显然是说不过去的。”

    顾晨回头看着卢薇薇,又问:“那郝铭的看病记录,你有调取到吗?”

    卢薇薇掏出手机,点开相册道:“都在这里,郝铭的情况主要是恶心呕吐,医生有给他开过药,但是从他到处看病就能知道,这似乎对他并没有帮助。”

    “恶心呕吐?”顾晨开了下小差:“难道是不治之症?”

    这跟自己先前的判断一致,郝铭在嘴角的呕吐物,正是郝铭这些日子常有的症状。

    想起之前的那起案子,顾晨怀疑,这个郝铭,莫非也是中毒所致?

    如果真是这样,那这名女子确实有重大嫌疑,因为她在否认郝铭有突发性疾病的可能,于是顾晨道:“把这名女子带回去问问情况吧,另外还要通知刘法医,过来做一个系统尸检。“

    “也是,尸检报告肯定是要的。”卢薇薇说着看看左右,低声道:“我去把那名女子叫过来,带她回分局。”

    “我去开车。”顾晨习惯这种效率分工,果断转身离开了。

    卢薇薇不由掩嘴笑了笑,看着顾晨离开的背影,还站着原地欣赏了一番,心说顾晨奔跑的背影很帅呢。

    带着女子回到芙蓉分局。

    丁亮和黄尊龙,则继续负责与交警的对接。

    整个芙蓉分局忙忙碌碌。

    顾晨申请到了二号审讯室,便将女子带进去。

    三人也不在陌生,但女子却有些胆怯。

    因为她知道,现在坐在自己面前的,是两名刑侦组警察,而自己所坐的位置,属于被审讯位置。

    所以女子心里不由怦怦直跳,一双手也不知该放在何处。

    所谓电话不要乱打,很有可能接电话的是警察。

    一个陌生电话,竟然将自己带到了警局,女子此刻紧张是必然的。

    顾晨带着记录本进来时,将铁门一关,那金属碰撞的扭曲感,还是让女子冷汗直冒。

    “别紧张,我们就是想问问一些关于郝铭的情况。”顾晨先是安慰了她一句,随后坐在卢薇薇身边。

    两人面面相觑,表示审讯可以开始。

    “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卢薇薇问。

    “我叫催萍,今年二十二。”女子说。

    “最近一个月,你是否一直跟郝铭在一起,包括住在郝铭家?”卢薇薇又问。

    “是的。”催萍知道无法隐瞒,只好老实交代。

    顾晨将这些记录之后,抬头问她:”那郝铭在各家医院看病的事情,你应该知道?“

    “我……”女子忽然愣住,眼神呆呆的看着顾晨,这才喃喃细语道:“我……我知道。”

    “你知道?那我之前问你,郝铭有没有什么突发疾病,你为什么说不知道?”

    顾晨也是将之前的疑问现场道出。

    催萍忽然就愣住了,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半天都是低着头,不敢直视顾晨的眼睛。

    “我问你话呢?请你积极配合。”顾晨不由提醒她一句。

    “没错,之前郝铭身体不适,我是知道的,而且还陪他一起去医院,但几天过去,病情却并无好转。”

    “所以我当时听说,在江南市郊区的一座寺庙里,有大师常年采药,对于疑难杂症颇有疗效,我就去寺庙求了丹药,但是郝铭吃下之后,却并没有任何疗效,反而是他的肢体开始溃烂。”

    “你是说……郝铭的肢体出现溃烂?”

    卢薇薇看着催萍的讲述,脸色忽然凝重起来。

    而顾晨此刻也停住笔,抬头看了眼催萍。

    若不是听到这样的说辞,顾晨甚至以为,自己之前的观察有偏差。

    反而是催萍证实了自己的判断……

    “没错的。”催萍不否认,只是有些愧疚道:“我也不清楚,这到底是不是这些丹药的差错,之前虽然会恶心呕吐,但也不会出现肢体溃烂的迹象。”

    “但是郝铭在服用了这些丹药之后,出现这种症状时,我当时也吓坏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还特地去找过寺庙里的师傅,他说从来不会有这种情况的发生,如果不信任他,可以继续带去医院看看。”

    顾晨神色如常。

    他熟悉寺庙里这些所谓大师的套路,而丹药之类的更属于无稽之谈。

    一般的丹药,多为一些补药制成,并不会要人性命的。

    而催萍求来的丹药,更不可能造成郝铭的肢体溃烂,以及恶心呕吐。

    因此顾晨本能性的先将其排除掉。

    “所以你就是因为顾忌这些,才隐瞒郝铭生病的状况?”顾晨充分的感受到了催萍的恐惧。

    “是的,因为害怕是我害了郝铭,所以……所以我不敢说。”

    “可你这样隐瞒事实,岂不是让自己变成了被怀疑对象?”卢薇薇也是叹了口气,无奈道:“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丹药多为补品,除非含有剧毒物质,你可以将那些求来的丹药交给我们,让我们带去技术科检测,这样也能证明你的清白。”顾晨也是给出了中肯建议。

    “没问题的,家里是还有一些剩下的丹药,我可以全部交给你们。”催萍很配合,并没有表现出抗拒。

    “顾师弟。”一旁的卢薇薇问他:“我们还是问问她还有没有其他情况吧?”

    顾晨点点头,问催萍:“这个月里,郝铭有没有接触过一些奇怪的人物,他们之间有没有做过些什么?比如对方向郝铭推销一些物品之类的?”

    “有!”

    顾晨话音刚落,催萍就想到一人,忙道:“有一个人叫王超,十多天前,来探望过郝铭,他们是生意上的好友。”

    “还有呢?”顾晨记录在案,又问。

    “还有……对了,还有就是那个王超,送了一件礼物给郝铭,作为生日礼品。”

    卢薇薇忽然来了兴趣,忙问道:“那这个礼品是什么啊?”

    “是一个金属镶嵌的翡翠吊坠,郝铭很喜欢,所以当场就收下了。”

    见顾晨和卢薇薇,依旧用怀疑的目光盯着她时,催萍又道:“对了,中途郝铭接到电话,是合作商赵瑞邀请他一起去吃河豚。”

    “送郝铭礼物的王超,当时表示另外有约,就先行离开了,随后郝铭就到了饭店。”

    “但是郝铭和赵瑞起了争执,最后还是不欢而散,饭后他回到家中,就出现恶心呕吐的症状。”

    “顾晨,你觉得呢?”卢薇薇有些不安的问了一句。

    顾晨看着自己的笔录本犹豫了几秒,反问催萍:“除了这个郝铭生意上的好友王超,以及这个跟他有过争执的合作伙伴赵瑞,就没有其他人深度接触过郝铭吗?”

    “也有。”催萍撇撇嘴,想要吐槽一下这些人的情况,但是发现对案件并没有太大的帮助,说出来只是增加一些麻烦事。

    于是说道:“这些人只是正常接触,都是公司的一些人员,但是郝铭只是在和王超和赵瑞接触后,才出现这些恶心呕吐的症状……”

    “等一下。”顾晨忽然打断了催萍,问道:“你刚才说,赵瑞打电话叫郝铭去吃河豚?”

    “是……是的。”催萍点点头。

    “然后,他们还大吵一架,最后不欢而散?”顾晨又问。

    催萍愣了一下,弱弱的说道:“没错,因为这个赵瑞,虽然是郝铭的合作伙伴,但是也曾经疯狂追求过郝铭的前妻。”

    “郝铭和他前妻离婚,也有一部分责任在赵瑞的身上,所以他跟郝铭之间有过节。”

    卢薇薇若有所思的看着顾晨,问道:“会不会是这个赵瑞,我之前好像听说过,河豚有毒,可如果有毒,那这个赵瑞为什么还要请郝铭吃河豚?这明显是不安好心啊?”

    “卢师姐,你说的没错,但也不对。”顾晨忍不住打断道:“河豚确实有毒,但河豚也有很多品种,每种含毒多少及部位也是不完全一样。”

    “难道这还有讲究?”卢薇薇不懂这些,但是见顾晨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也是不由好奇的问他。

    顾晨道:“一般来说吧,这个河豚鱼的luan巢、gao丸、皮,肝及鱼子均有剧毒,以冬春之交,生zhi繁育时期毒性最强,少数品种,肌肉也含强毒,而这个鱼体大小与毒力并无关系。”

    “而河豚鱼的有毒成分主要是河豚毒素和河豚酸,毒素对胃肠道有局部刺激作用,被吸收后迅速作用于神经,使神经末梢和神经中枢传导发生障碍,最后使脑干的呼吸循环中枢麻痹。”

    看着卢薇薇和催萍一知半解的样子,顾晨还是忍不住说道:“简单来说吧,河豚中毒的症状也会有恶心呕吐,但不会肢体溃烂。”

    “我检查过郝铭尸体,我发现……他胳膊两侧的肢体,均有开始腐烂的特征,我想这并不是一个好现象,但肯定不是河豚中毒。”

    “不是河豚中毒?”这个结果,卢薇薇和催萍都有些小意外。

    “没错。”顾晨非常肯定的点点头,他对这些症状颇为了解。

    以此恶心呕吐能理解,但是肢体开始腐烂,这就无法说明真相。

    所以顾晨只能将河豚中毒的情况排除掉。

    “那既然不太可能是丹药有问题,也不太可能是河豚中毒,那……”

    卢薇薇此时,和顾晨以及催萍想到一块去,三人异口同声的道:“王超?”

    “没错,如果催萍和赵瑞可以排除,那最后可能下手的必定是王超。”

    为了进一步确认,顾晨问面前的催萍:“这个王朝你可了解多少?”

    “王超当然是知道一些的。”催萍也不再否认,直接回答道:“王超跟郝铭曾经是生意上的好伙伴,可是两人之间也有过节。”

    “但是很奇怪,上个月郝铭和王超还曾大吵一架,可这个月,王超还厚着脸皮来给郝铭送礼物。”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卢薇薇当即表示情况不对。

    当然顾晨也注意到这些,在一番对笔录本整理的思考后,顾晨抬头问催萍:“你刚才说过,王超给郝铭送的礼物,是一个金属镶嵌的翡翠吊坠。”

    “没错。”催萍点头承认。

    “那这个金属镶嵌的翡翠吊坠在哪里?”顾晨忽然意识到情况不对。

    若是在平时,顾晨肯定不会往这方面去猜想,不过催萍提供的线索,还是让顾晨注意到之前的纰漏。

    “吊坠?”催萍挠着脑袋回忆起来。

    “慢慢想,不急。”卢薇薇也是给她倒上一杯水,放在催萍的面前:“喝点水,再想想看。”

    “我知道了,那条吊坠……一直挂在,一直挂在郝铭的脖颈上。”催萍恍然大悟道。

    而顾晨则是忽然站起身,赶紧掏出电话打给刘法医。

    电话“嘟嘟嘟”的响了几声后,刘法医接通了电话。

    “喂,顾晨啊,你找我说什么事?”刘法医的声音依铿锵有力。

    “刘法医,你们现在在哪?”

    “在技术科啊,怎么了?”刘法医一脸懵,感觉顾晨有事找他。

    “你是不是在检测,今天早上因车祸死亡的尸体?”顾晨又问。

    “你这不废话吗?不是你让我把尸体好好检测一遍吗?正在调查呢。”刘法医对顾晨的忽然发问,一时间还没适应好。

    顾晨咳嗽了两声,问道:“那你帮我看看,那名死去的中年人身上,他的脖颈处,是不是有一个金属镶嵌的翡翠吊坠。”

    良久之后,电话那头才传来刘法医的确认:“没错,死者脖颈处,确实有一块吊坠,跟你所说的吊坠相似度极高。”

    “刘法医,请你注意安全,这个吊坠可能有问题,请尽快搞清楚这块吊坠的成分。”顾晨忽然紧张起来。

    如果现在是顾晨检测的话,他一定会首先检测吊坠的成分。

    想到之前有司机因为胎压过高而导致中毒晕阙,顾晨不由为技术科刘法医那边捏把汗。

    “哈哈,顾晨,你别吓我啊?一个吊坠能有什么问题?”刘法医以为顾晨开玩笑,不过片刻之后,他似乎也意识到,顾晨是认真的。

    于是刘法医答应道:“那行吧,我这里有最先进的检测设备,一会出结果后,我打给你。”

    “那就有劳刘法医了。”顾晨挂断,深深的呼上一口气。

    卢薇薇赶紧问道:“那现在怎么办?”

    “找到王超,这个王超肯定有问题。”顾晨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

    感觉通过筛选之后,似乎将最有嫌疑的人找出来。

    顾晨将笔录本合上,他现在想尽快结束这边的审讯,然后去找嫌疑人王超。

    而那个在市局技术科里的金属镶嵌的翡翠吊坠,似乎是找到最终答案的关键线索。

    只要刘法医能检测出结果,顾晨这边就能将王超彻底缉拿。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