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百一十九章 那你吻我

作者:醉樱落字数:4334更新时间:2019-05-16 04:24:58
    老鸨看着眼前的两颗白晶石,眼睛都要凸出来了。

    “好好好,两位公子慢慢聊。”

    将白晶石揣到怀里,老鸨直接拉着羽轩走了。

    叶无忧看着眼前的银袍男子,黛眉微挑。

    好俊美的男人,比刚刚那个羽公子一点也不差,不过还是没有弦哥哥好看。

    钟离魄直接坐到叶无忧对面。

    “小家伙,我们又见面了。”

    低沉邪魅的声音听着很是性感。

    叶无忧迷茫地眨了眨眼,他们之前见过吗?为什么他不记得了?

    看着叶无忧那双迷茫的水眸,钟离魄唇角的笑意更深了。

    难怪他会动心,这样一个单纯如小羔羊般的人儿,连他看着都有些心动了呢。

    “你的弦哥哥呢,今天没陪你来吗?”

    钟离魄拿起酒壶,为叶无忧倒了一杯酒。

    “你认识弦哥哥?”

    听钟离魄提起温弦,叶无忧终于有了反应。

    钟离魄勾唇邪笑,“他可是这醉欢楼的常客。”

    叶无忧皱眉,眼底划过一抹忧伤。

    他竟然也常来醉欢楼,现在发现,他真的一点也看不懂他,又或者他从头到尾都没有懂过他。

    端起酒杯,仰头喝下,甘醇的美酒却让他喝出了苦涩的滋味。

    见叶无忧喝下杯中酒,钟离魄眸中闪过意味深长的笑容。

    不等钟离魄帮他倒酒,叶无忧直接一把抓过桌上的酒壶,自斟自饮起来。

    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钟离魄唇角微勾,又让小斯拿来几壶酒。

    二楼转角,羽轩看着楼下的钟离魄和叶无忧,眉心轻蹙。

    那个人,明显是想灌醉那个小公子,可是看那小公子的样子,好像一点警觉都没有。

    羽轩担忧地看了眼叶无忧,这个小公子面善得很,可是他可以肯定他之前没来过醉欢楼,那他是在哪见过的呢?

    叶无忧醉眼迷离地看着钟离魄,眼里满是忧伤和痛苦。

    “你说他为什么要喜欢女人?他之前明明......嗝......”

    他明明说过只喜欢无忧的,可是呢?

    “他是个骗子,他骗了我......”

    叶无忧撅着嘴,委屈地想哭。

    仿佛只有烈酒才能麻痹那如刀绞般的心痛,叶无忧一杯接一杯地喝着。

    “你醉了。”

    终于,钟离魄看不下去,一把抢去叶无忧手里的酒壶。

    他原本想要将他灌醉的,可是看到他现在的样子,他突然有些不忍心了。

    没想到他堂堂江湖第一采花贼,竟然也有不忍心的时候。

    醉了......

    叶无忧唇角勾起一丝嘲讽的笑意。

    他倒是想醉,他不想再想起他,可是那些酒好像都是假的,他非但没醉,还越来越清醒,因为脑海中的他越来越清晰。

    “给我。”

    叶无忧站起身,晃晃悠悠地去抢钟离魄手中的酒壶。

    钟离魄哪里能给他,直接将酒壶高高举起。

    叶无忧没够到酒壶,反而一下扑到钟离魄怀里。

    混着酒味的清香一下窜到鼻尖,钟离魄情不自禁地吞了吞口水,幽深的眸子倏地幽暗起来。

    就在钟离魄愣神间,叶无忧够到了酒壶,宝贝似地捧着酒壶,也不用杯子了,直接对着壶嘴就喝了起来。

    没一会儿,叶无忧就喝光了酒壶里的酒。

    “没了。”

    叶无忧憨憨地将酒壶反过来倒了倒。

    “来啊,再来一壶......”

    气愤地将空酒壶往桌上一放,然后站起身叫嚷起来,可是没走几步,就碰到桌角,摔了下去。

    钟离魄大手一捞,直接将叶无忧揽进怀里。

    叶无忧愣愣地看着钟离魄,眼神渐渐变得迷离起来。

    “弦哥哥......”

    伸手抚上钟离魄的俊脸,眼里满是欢喜和爱意。

    看着那双满是爱意的粉色水眸,钟离魄心中一阵悸动。

    他竟然心动了,活了快三十年,他还是第一次尝到心动的滋味。

    片刻的愣神之后,钟离魄直接打横抱起无忧走上二楼。

    看着钟离魄的动作,羽轩眸光瞬间一亮。

    对了,他不就是那天弦公子怀里抱着的小公子吗?

    那天他在二楼,正好看到弦公子抱着他从风月楼里出来。

    当时,他还很好奇这小公子的身份呢。

    弦公子虽是醉欢楼的常客,可他和别的公子不一样,他好像从没让哪个公子作陪过,更没有在醉欢楼里过过夜,每次来了,都是默默坐在角落,迷茫地好像在寻找什么似的。

    在那些急不可耐寻欢作乐的公子中,他就好像是个异类,完全地格格不入,这或许也是他注意他的原因吧,只可惜他的目光从未在他身上停驻过。

    眼看着钟离魄将叶无忧抱进了房间,羽轩有些急了。

    转了两圈之后,羽轩闪进了自己的房间,打开平时的画卷,拿起画笔,急急地画了起来。

    因为常年作画,羽轩很快便画好了要画的内容。

    “赵信。”

    卷好画卷,羽轩招来贴身小厮。

    赵信进屋,躬身道,“公子有何吩咐。”

    羽轩将画卷递给赵信,“拿着这个画卷到风月楼找弦公子,事情紧急,让他速来醉欢楼,晚了可就来不及了。”

    “是,小的这就去。”

    看着一脸焦急的羽轩,赵信立刻接下画卷,跑了出去。

    风月楼和醉欢楼只隔了条街,赵信很快就进了风月楼。

    “彩鹃。”

    知道温弦每次来都只找玉芙姑娘,所以赵信也没问别人,直接找上平时和自己关系不错的彩鹃。

    “赵信,你怎么来啦?”

    看到赵信,彩鹃有些惊讶。

    “弦公子在吗?我来找弦公子。”

    事情紧急,赵信没和彩鹃多寒暄,直接说明来意。

    彩鹃摇头,“弦公子不在啊,有好几天没来了。”

    弦公子好多天都没来风月楼,她家姑娘正无精打采呢。

    “什么?那怎么办啊?”

    一听温弦不在,赵信立刻急得团团转。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见赵信这么急,彩鹃不禁严肃起来。

    “我们公子有急事找他。”

    看着手中的画卷,赵信心中更是焦急起来。

    彩鹃蹙眉,“要不你等等,我去问问我们姑娘有没有办法能找到弦公子。”

    赵信眸光一亮,“快去快去。”

    彩鹃点头,转身便进了房间。

    玉芙屋里正有客人,彩鹃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玉芙便先看到了彩鹃。

    “什么事?”

    看了眼玉芙身边的王公子,彩鹃悄悄招了招手。

    玉芙蹙眉,起身对着王公子施了一礼,“失陪一下。”

    王公子立刻色眯眯地点头。

    玉芙走到外间,“到底什么事?”

    彩鹃眸光轻闪,凑到玉芙耳边,悄声将事情说了一遍。

    玉芙苦笑着摇头,她哪里知道去哪儿找他?

    彩鹃皱眉,走出房间。

    “怎么样?”赵信立刻迎了上来。

    彩鹃摇头,“我家姑娘也不知道弦公子的下落。”

    “那怎么办?”

    赵信捧着画卷,彻底没了主意。

    白弦轩。

    没找到叶无忧的冰芷垂头丧气地出来,却正好撞见温弦,立刻兴奋地凑了上去。

    “三哥,你终于回来了。你不知道,前两天无忧哥哥病了,留了好多血。”

    “什么?”温弦倏地皱眉。

    他病了?

    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都没人告诉他。

    “无忧......”

    温弦冲进无忧的房间,却听冰芷道,“无忧哥哥出去了。”

    出去了?

    他会去哪里?温弦慌了。

    “他应该是去找你的,你没碰到他吗?”

    找他?难道他去了风月楼?

    没等冰芷再说话,温弦便身影一闪消失了。

    醉欢楼的房间里,叶无忧正醉眼迷离地抱着钟离魄。

    “弦哥哥,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微醺的声音里满是委屈。

    钟离魄挑眉,“谁说我不喜欢你?”

    “你自己说的。”

    叶无忧瞪着大眼,好像在不满钟离魄明明说了却不承认。

    钟离魄眸光轻闪,垂眸看着叶无忧道,“我骗你的,我喜欢你。”

    一句“我喜欢你”,让叶无忧幸福地想哭。

    “你骗人,弦哥哥根本不喜欢我。”

    叶无忧猛地推开钟离魄,眼里的泪如脱线的珍珠一般滑落下来。

    他不喜欢他,他说他喜欢女人,像笙姐姐那样能生孩子的女人......

    风月楼门口,赵信焦急地等待着。

    看到远处跑来的人影,赵信眸光一亮,立刻兴奋地挥手,“弦公子......”

    温弦直接无视赵信,直直冲进风月楼。

    赵信傻眼了,想也没想地直接挡着温弦面前。

    “弦公子,我家公子找你有急事,这是他让我交给你的。”

    害怕再次被无视,赵信直接将画卷塞到温弦怀里。

    温弦皱眉,打开画卷。

    画卷上一个银袍男子正抱着一个青衫少年,少年醉眼朦胧,纯净中带着些许媚态,十分勾人。

    温弦死死捏着画卷,俊脸黑得吓人,一股杀气猛地喷发,画卷直接碎成残片。

    赵信猛地一抖,立刻闪到一边。

    哎呀妈呀,公子到底画了什么,弦公子竟然有这么大的反应。

    醉欢楼。

    看着坐在地上哭得像个孩子的叶无忧,钟离魄莫名心疼。

    走过去,将他抱到怀里,爱怜地为他拭泪。

    “我喜欢你,真的喜欢你。”

    这一刻,连钟离魄自己都分不清他说的到底是真话,还是假话。

    “那你吻我。”

    叶无忧睁着泪眼,倔强地望着钟离魄。

    仿佛只有吻他,才能证明他说的不是假话。

    钟离魄懵了,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看着叶无忧那双倔强的水眸,钟离魄心猛地一震,情不自禁地吻向那娇艳的红唇。

    “砰”地一声,房门猛地被踹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