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卷 大理风云 73 鏖战群狼各有损伤,围城日久难破心防

作者:芦水山芋字数:6914更新时间:2019-05-16 00:03:32
    小乙链锁丢出,刺入一头狼头之中,想要拔出却是被另一狼紧紧咬住。看这狼,白色鬃毛,牙尖舌利,眼神犀利,凶悍异常,正是那头狼!小乙腾挪不开,使足了全力,也只与那头狼斗了个相当。此时,其它众狼也从各个方向冲来,都是拼命的架势,小乙不得不舍了那链锁用长棍抵挡,棍子虽猛,杀伤力却是少了几分。几匹狼虽然伤在那利刃之下,来势却仍旧不减,狠狠砸到几人身上,阵型顿时乱成一片。小乙心想不好,这狼不要命来,更是难以对付,而天色马上就要黑尽,再看不清众狼动作。小乙心头焦虑,又一匹狼被棍子击飞出去,只听得一声闷响,再无其它动静。

    童陆白青反应奇快,很快又移到小乙身侧,但小沙子和他身后靠着的丫头就慢了许多。狼不断上前,小乙纵使再强也是难以同时应付这许多恶狼。不及防备,小沙子和丫头被一头恶狼扑了出去,撕咬着衣衫拖到了小乙黑棍无法触及之处,这一下力道之大,常人难以想象。丫头死死抱着小沙子,却是将他压到了身下。小乙棍子已经碰触到那狼,却是没能对它起到太大作用。这狼正是白毛头狼,它两只前腿将小沙子和丫头按到地上,眼睛却仍是恶狠狠的盯着小乙,它低声嘶嚎着,口水不停流下,滴到丫头脸上。

    小乙欲要上前,却又被那众狼阻拦。小沙子被丫头压在下方,再加上头狼巨大重量,他奋力抬起身子,却是根本无法动弹。他手脚并用,想要从侧方挣脱束缚,却也是十分艰难。白毛头狼低下头来,用舌头舔着丫头。小乙知它正在挑衅自己,顾不得那么许多,童陆白青与他竟也心意相通,同步朝那方奔去。丫头被狼舔着,早已吓晕过去,小沙子有力气使不出来,便要哭出声来。小乙也只能尽力,若是那白毛头狼下了口,丫头便立时没了命。

    正此时,一连串铁器击打之声从不远处传来,小乙心头大喜,应是这村里来人帮忙了,而且村民似乎不在少数。这狼最怕铁器之声,攻击也不像之前那般强悍有序,稍显混乱。那白毛头狼眼神更加凶狠,待到小乙棍到之时,它迅速侧身躲开,隐入了黑暗之中。众狼似是受了命令一般,也都慢慢退散开去。小乙松了口气,来到沙子身旁,可他却是再也开不了口。

    小沙子翻起身来,欣喜道,

    “丫头没事了!丫头没事了!丫头?”

    他这才发现丫头低着头,再也抬不起来。这夜色袭来,只觉那粘液慢慢扩散开来,把这石板着上了黑色。小沙子抱着丫头,手上沾满了液体。原来那白毛头狼早已怒极,眼看对方又有了帮手,这才下了狠招,一口下去,便咬断了丫头的后脖颈,狼口巨大,血流喷涌而出,大部分血都被头狼吸入口中,丫头在昏迷之中,死在了一瞬。夜色之中,即便是小乙也没能看清这狼动作,三人不忍再看,转过头去,看向那铁器声传来那方。

    小沙子泣不成声,把丫头的尸体抱得紧紧,丫头虽然惨死,倒也没受太多苦痛。小乙觉得自己也有责任,心中也不好受,他想,若是自己坚持原路返回,或许丫头就不会死了。白青紧紧抓着他臂弯,左脸靠在他肩头轻轻抽泣。童陆也是紧咬嘴唇,难受至极。

    “狼都走了么!”前方有人问道。

    小乙知道是刚才施以援手的附近乡民,于是回话道,

    “我们五人路过此地,却是被狼困住,多谢各位相助。”

    这时天已黑尽,小乙伸手想要去打火折,刚拉出一点,一女子轻声叫喊,

    “别用火!别用火!”

    小乙不知因为何事,但也只好听从她言。

    “快些跟我走,这里可不是说话的地方。对了,刚才没出什么事吧!”

    小乙欲言又止,那女子想来已经猜到有不幸之事发生。

    “哎,这狼啊,太恶毒了。不过人恶起来,比起狼来,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说了不说了,咱们快些走!”

    “小沙子!咱们……”

    小沙子抹着眼泪,脸上也被涂满血迹。他十分费力的抱起丫头,站起身来,嘶声厉喝道,

    “我要宰光这些狼!”

    小乙看他也是受伤不轻,过来想要接过丫头尸身,可小沙子把她抱得极紧,他便不再强求了。

    “快些走!快些走!”

    那女子又在催促,几人这才随她过去。

    走不多时,便到了水边,此处停有多只渔船,小乙几人被那女子安排到一只船上。小沙子抱着丫头缩在角落里,小乙心头一阵酸楚,把白青小手攒得通红,白青吃痛却也咬牙忍住。

    船儿行得极快,不多时便离开岸边足有数十丈。那女子来到几人之间,这才放开声说道,

    “你们竟然一连杀了这许多条恶狼!真是厉害!”

    小乙点点头,问道,

    “姐姐,这村子为何会有狼出没?你们又如何会出现在这里?还有,难道是为了躲那狼才藏身船上么?还有,为何不让点火,有何讲究?”

    那女子叹了口气,

    “还不是那一群强盗恶匪!把这村子都抢光了,到后来,没有东西抢,就烧杀一通。村里人没办法,只能躲在船上了。这群盗匪不善用船,咱们在这水上还算安全。这邛池水清,渔获也是不少,咱们在这船上也能成活。村里没了人,这狼也不知怎的就老爱在村里转悠,已有好些过路人命丧狼口。哎,连这恶狼也要来欺负人,日子真是没法活了。”

    女子在船上摸索片刻,给几人分了些鱼干,又道,

    “现如今也只有些鱼吃,待到洪大人率人灭了这群盗匪,咱们才能回去过上安生日子!哎,这人啊,可比狼还要可怕!”

    小乙问道,

    “这洪大人还能带兵?”

    那女子回答道,

    “当然啦!洪大人可是文武双全!他也真是为民谋福祉的好官!从他三年前赴任以来,咱们的日子真是越过越好,可今年这天道不好,大雨下个没完,突然又来了这许多盗匪,听说这临近的各处都被劫了一空。”

    女子取来手巾,在水中沾湿递给各人擦洗。小乙洗了把脸,问道,

    “姐姐,这盗匪何时来的?为何还没有官兵前来灭匪!”

    那女子思考了片刻,这才说来,

    “足有半个多月了!也有乡亲去往府衙报信,却是再无回信,怕是那方也被贼人占了!”

    小乙点点头,又道,

    “这建昌府一向太平无事,乡民安居乐业,为何突然会有这许多贼人?姐姐是否知晓一二?”

    那女子沉思片刻,这才说来,

    “听说这些人居住在偏远山谷之中,原本自给自足,日子虽说清苦,却也能活。怎料这水患来了,山洪暴发,死了很多人。牲畜地产都没了,又怎么过活!有些厉害的人物便组织到了一起,下山抢劫,收获也是颇丰。之后嘛,这队伍越发强大。初时,还躲着那官兵,遇到便退到山上,占尽地利,官兵奈何他们不得。后来,队伍越发强大,与官兵正面交锋也丝毫不占下风了。”

    小乙点点头,道,

    “我们从那方过来,这么大的事,竟然一点都不知晓。只怕这诸多出入关卡都已经被这些贼人守住了!消息传不出去,搬不了救兵,对方势力强大,能进能退,还真是不好对付。”

    那女子问道,

    “那你们是从哪里过来,如何能避开这贼匪耳目!”

    小乙回道,

    “都是那小伙的功劳!我们走了一条不太寻常的山路,或许也是临近天黑,这才未被贼人发现。”

    那女子用帕子打湿了水递给白青,抬头看那月儿,坚定说道,

    “不论如何,我始终相信洪大人能有办法击退这些恶徒!一定会的!一定会的!”

    女子一拍脑门,喊道,

    “哎呀,洪大人可能有危险!咱们快去救他!”

    小乙心想,这女子对洪大人倒是爱护有加,他点点头,问道,

    “我们先赶过去,看那边情形如何!话说回来,打扰了许久,还不知姐姐如何称呼,真是……”

    那女子略微有些紧张,听小乙问来,这才轻声回道,

    “秋荷,秋天的荷花!哎,这名字不好,秋天的荷花都谢了呀!”

    一个微弱声音传来,

    “荷姐姐,是你么?”

    女子一愣,朝小沙子那方看去,

    “你是?”

    “我是小沙子啊!”

    女子惊呼一声,来到近前,趁着月色仔细看了看小沙子,还有他怀里安静如水的丫头。她用手轻抚小沙子额头,叹了口气道,

    “可怜的小沙子!难道这就是你说的三丫头么!哎,什么世道啊!怎会如此残忍!”

    小沙子眼泪唰的一下喷涌而出,嚎啕大哭起来。秋荷轻声安慰,又过良久,这船方才安静下来。

    小乙侧了侧身,问那秋荷,

    “姐姐可知如何去往那府衙,咱们现在抓紧时间过去,多一点时间,就多一分胜算!”

    秋荷一拍大腿,叫道,

    “对!对!咱们赶紧过去!从这水路过去,这邛池水域极广,想必那盗匪也不可能守住每一处!”

    小乙思索片刻,来到小沙子身边,一手扶住他肩头,说道,

    “小沙子!现在不是难过的时候!还有那许多人需要你去拯救!你要做的,不是抱着她的尸身哭泣,而是振作起来,去做她的英雄!”

    小沙子抬头看着小乙,有些迷茫,继续听小乙说来,

    “咱们现在身处乱匪之中,最要命的是没有后援。熟悉这地形的能靠得住的人,也只有你了!我们现在需要把这消息传出去,一刻也不能等了!深入敌后伺机而动交给我了,但这送信之事……”

    小沙子打断小乙,

    “小乙哥,我知道了!”

    他轻轻放开丫头身子,把她平放在那小船一角,用指尖轻轻划过丫头苍白小脸,

    “荷姐姐,送我上岸,我这就去送信去!帮我,帮我照顾她!等我回来,再,再……”

    秋荷点点头,道,

    “小沙子放心,把她交给我。对了,我找几个机灵的小子跟你一起去!相互有个照应才是!”

    小沙子点头应允,又听小乙说来,

    “若是路不好出入会川府,便寻那机会去到金河边上的小酒馆,从那边过去,也可以兵分两路,更保险一些。若是能到那丽水镇,消息也不会传得太慢的。还有若是真到了丽水镇,传完消息,顺便去一趟肖家,跟那二小姐说上一声,再把那药箱和铁锅给稍来!不论如何,一定要小心行事!”

    “铁锅?”

    小乙朝半天不讲一句的童陆嘟了嘟嘴,小沙子摸摸头,似懂非懂。

    这船儿片刻到了岸边,秋荷寻了几个汉子过来,身板结实,看起来也是精明之人。秋荷早打包好吃食武器给几人带上,又嘱咐了几句,这才让几人上了路。

    几人很快隐入月色之中,再不见身影。

    “小乙,这狼会不会还没走远?会不会有危险!”

    “虽有危险,但也只能在晚间过去,不论如何都要冒些险的。这狼啊,精得很,先前吃了苦头,想必也会先休整一下。更何况这几个哥哥也不是吃素的,相信他们能行!荷姐姐,咱们还是赶紧走水过去!”

    秋荷急忙点头,竿子一撑,船儿便离岸而去。小乙与秋荷一齐划船,船速也是极快极稳,不到一个时辰便横穿了这邛池,在那另一头,寻了个僻静之处上到岸来。那船儿,则是拉入了芦苇荡中,倒也不易被人发现。跟来小伙留下,守着小船,也正好照看一下故去的丫头。秋荷兴致很高,她熟悉这边地形,小乙便让她在前带路。

    正是这夜色最深之时,几人却都没有睡意,看那不远之处有明火闪烁,小乙上前查探,那些虽不像行武之人,却也人人刀不离手,面露欢喜之色,应是那贼人守备无误了。这样的守备不止一处,相隔也是不远,相互之间能够有些照应,这贼首布防细致,倒还有些能耐。几人小心翼翼,绕远开路而行,各人腿上或多或少都被划上了些口子,不过此时此刻,也不会考虑这小疼小痛了。

    快到了那建昌城下,这盗匪人多了起来,几人不敢冒然上前,只好找了个隐蔽之处躲了起来。过了不多时,人声渐起,天空也开始发白,众人这才勉强看清那前方阵势。

    只见那建昌府城门紧闭,城头之上隐约有些人影闪动,皆是全副武装,严阵以待。作为这大理国北面重镇,城墙也是极为坚固。看这些兵士动作,也并未被这攻城阵势吓到。想必守这城头也不是一两天了,大家伙也都是久经考验,熟知了守城要领。有防御体系,有兵有将,想要守住这城倒也容易,可眼见城头兵士数目,若是想要开门迎敌,战而胜之,则是万万不能了。

    再看这攻城一方,人数众多,也是布置了阵型,离那城头百步之外,正好离开那城头箭矢的杀伤范围。这些人个个精瘦,虽没那威武气势,看那面像也都带着些狠劲,并非那好惹的角色。

    小乙朝远处看去,这群盗匪仗着人多,竟是把城围了个水泄不通。小乙心想,这首领只怕也是坐不住了,俗话说没有不透风的墙,这消息要想一直封锁下去,定然是不可能的,段家统治这大理国数十年,也是极有手段的,若是派兵前来,只怕自身也会伤亡惨重。因而,最好还是速速攻下城来,把这城中各处搜刮一空,赚个盆满钵满,到时若是有兵来伐,往那深山里一躲,又或是占了这城头,与那段氏摊开了话说。小乙伏下身来,轻声说道,

    “咱们趁这天未全亮,绕着城走走,看是否有机会进入城中,了解了城里情况,再作下一步计划安排。”

    小乙慢慢起身,三人跟在他身后,悄悄退走,绕城而行。

    待到天色大亮,几人已然来到那建昌北门之外的松林之间。此时再看这建昌古城,又是另一番景象。不过此时城内外局势紧张,确是没那心情怀古赏今了。

    “看,那就是洪大人!”秋荷脱口而出,不远之外撒尿的盗匪抬头张望一阵,再没发现动静,这才悠悠然系好裤带回身去了。

    几人皆冒出冷汗,若是引来敌人,只怕不好脱身了。小乙看那城墙之上,一人身穿素色兵甲,却仍旧不难看出那书生意气。甲胄宽大,倒是更显身形瘦小了。小乙看他约莫四十年纪,偶有兵士上前向他汇报事务,这才显得有些与众不同。

    “这洪大人虽非武将,却也把这城防布置得有模有样,倒是个厉害人物!”小乙看这城头点头称赞。

    秋荷喜笑颜颜,望向那边不断点头,经刚才那番,她倒是不敢再胡乱说话了。

    不多时,这北门又聚集起数百号人,个个精悍勇猛,与普通贼匪相比,真是要强上太多。猜得出,这些应该就是这群盗匪之中的主力了。城外人群躁动了一番,良久方才恢复平静。人太多,根本看不清前方发生了何事。只听得几声叫唤,城上城下对话一番,城下便立起一根木头柱子起来。小乙几人挪动了位置,这才勉强能够看得清楚。一位妇人被带了上来,绑到柱子之上,绳子另一头,连着一个小男孩,十岁左右,应是被唬住,坐在地上动弹不得,怕是连哭都不敢了。

    “姓洪的,你婆娘娃娃在这,不想他们死,快些开门投降,不然一刀一个,先解决了他们,再把这城里挨个砍了!”

    众人都是一惊,原来这是母子二人,还是这洪大人家眷,这可怎么了得。城头之上忽的乱了起来,小乙远看那洪大人,他一动不动的注视着城楼下那一对母子,眼神坚毅,丝毫不为所动。兵士们见他如此,也都慢慢镇定下来。

    “姓洪的,你快些点,不然有你好看!”

    接下来便是一片静寂,没有人出声,那叫唤之人十分尴尬,回身走向人群中间。小乙料想那边就是首领所在之处,只是人太多,要去到跟前,擒贼擒王,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人来来回回又叫喊了数次,城头之上依旧是同样反应。只听得城下人群之中一人暴怒大喊,然后是盆碗碎裂之声,一把黑柄白刃的长刀高举起来。众匪暴躁起来,杀气腾腾而起。不多时,走出三个孩童,来到那女人近前。孩童个个持刀,小小年纪便已十分凶狠。再看这几个孩子,皮肤黝黑,大的也只十四五岁,小的不过十岁,小乙看这情形,莫不是要这孩子来做这杀人之事,心头不禁愤怒起来。又听之前那人喊话,

    “洪老儿,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若不听话,哼哼!那就等着给你夫人娃儿收尸!”

    城头之上依旧没有任何表示,那三个孩子在柱前走来走去,怒气冲冲。人群之中,那长刀伴着怒吼迅速砍下。最年长的孩童一见,手起刀落,只一刀便把那女子左臂砍了下来。城下人群欢呼起来,声势极为浩大。城上则是人人愤慨,恨不得跳下来与那贼人生死相搏。女子断臂之处血流喷涌而出,大喊一声过后,便没了气力叫唤。

    小乙几人看此情形,心头也都凉了半截。小乙四处看看,轻声说道,

    “这些人衣着相似,我去弄几件来,咱们换上,我慢慢混到人群之中,不论如何,我都会尽力去救那孩子,你们就待在这里,若是有事,便趁乱离开,这些人凶狠异常,最好不要起冲突。”

    三人听话,点头应允。

    小乙刚要起身,只见那孩童提起断臂,不停挥舞,人群之中笑骂连连,人人兴奋异常。孩童大吼一声,胳膊甩了个半圆,用力把那断臂仍向了城墙,断臂飞向那边,落在离墙两丈远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