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七十四章 鬼界老师

作者:满江鸿曲字数:3820更新时间:2019-05-13 01:03:36
就在冥祖目不转睛看着姜晨的时候,一位老者突然出现在冥祖面前,而冥祖脸色一变,立即把姜晨慢慢放在床上,对着老者跪拜道:“弟子冥洁,拜见老师。”

    “你都是冥祖了,见了我就别跪了,快快起来洁儿。”老者……这么说呢!看上去有些邋遢,但是会让人感觉很随性,可是那种仙风道骨,会让你觉得这个人绝不简单,最后就是那一双破鞋,脚趾都能够看到,可是鞋面上却绣着一朵青莲,而这青莲一尘不染。

    老者看着姜晨说道:“总算是随了你的心意,可是,你是真心爱这个男人,还是为了追逐天杗?别忘了,天杗已经死了,真正的死了,纵使你结合神魔血脉的真阳,成就无上鬼尊,你又能做什么呢?你又想得到什么呢?”

    “当年天杗一夜斩情,在你脸上留下了这一道伤疤,虽说今生不可能修复,但是天杗这一刀却让你逃过一劫。”

    “老师,关于以前的事情,我不想再提,请老师谅解,对于他,我真爱与否,也是我自己的事情,毕竟,如今这世间,只剩下这一头神魔了。”

    老者说道:“罢了,你的事情我就不过问了,在千层呆着我也是无聊,下来看看这曾经打破了六界宫阴谋的小家伙,虽说六界不可能破坏六道轮回,但此子也算有恩与我鬼界,关于此子的登天塔之路,你就不要干涉了,我会在百层指点他一下,如此又多一个叫我老师的。”

    “谢过老师!”

    “你谢我为何?果真,你对此子是心有情系,哈哈哈……!洁儿,切记当你真正度过,才是真正的解脱,而不是遗忘,我知道你心中还有对天杗的恨,可是过去皆是浮云,这云,等一场风来了,也就被吹散了,希望此子就是这场风。”

    老者说罢瞬间消失,而后冥洁也离开了。当年?谁没有当年,可是谁又能够放下当年。

    睡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姜晨醒来之后,继续前往擂台,九十一……九十九层三天时间,这种事情在登天塔的历史上,绝无仅有,不说后无来者,起码前无古人了。

    一百层,擂台战峰顶,九十九层战后,姜晨毫不犹豫登上了第一百层,打过这一层,姜晨将拥有一本天阶再造术,万数血煞能够交换的天阶再造术。

    姜晨来到一百层之后感觉很奇怪,因为这里根本没有观众,虽说百层的门票很贵,贵道离谱,但是对于鬼界大亨来说,这门票并不算什么,可是今天不知为何,观众席一人没有。

    可是在擂台上,站着一名老者,仿佛等待姜晨多时了,微笑看着姜晨,这种微笑和蔼可亲,没有一点战斗的味道,仿佛老者在审视一个后辈。

    “前辈,难道您就是我的对手?”姜晨礼貌性问了一下,毕竟这老者看上去不简单,谁知的是不是鬼界某个隐世大能,这在这里等着姜晨。

    这种事情在以前姜晨绝不会想,可是现在,认识冥祖之后,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对手?你还不配,姜子牙这小子可能与我一战,当作是我的对手,可是你,对手这两个字,太高估你了,我就是出来遛遛弯,逗你玩。”

    一听这话,姜晨明白了今天为什么没有观众,看来果真是一尊大佛啊!“前辈竟然不屑与我对手,又何必为难我?”

    “我不是说了吗?我来遛遛弯,逗你玩。”

    姜晨心想,“果真是太嚣张了吗?还是说无意间惹到了鬼界哪位大能,姜子牙乃我姜氏老祖,死了多少年了都无从查证,此人竟说我老祖才配当他对手,虽说有些目中无人,但我也不能够冲动。

    “前辈高姓大名,就算是晚辈被打死,也要知道是谁打死的吧!”

    “呵呵小子,我都侮辱你祖宗了,竟然还如此冷静,果真是心性了得,不过想知道我的名字,先打到我一下再说。不过就你这实力,一辈子也别想知道我的名字了。”

    “前辈说笑了,我本无意与你战斗,所以就不要说这些刺激我的话,因为我不会上当,不如你说些好处,能够勾引我跟你动手的好处。”姜晨笑道。

    姜晨拿稳了,自己不动手这位老者绝不会动手,因为强者都是如此,面对弱者的时候,只要无冤无仇,一般情况下,强者绝不会先出手。

    老者笑道:“我说过,摸到我告诉你我的名字,难道这还不够让你跟我打一场?”

    “不够,因为在我心中您老是谁并不重要,而且这个完全可以当作是一种附带奖励,就算您不告诉我,凭我的书法和记忆力,四五秒画出你的画像,就不信鬼界没有认识您的人。”

    “好一个天生智慧的傻小子,这样好了,只要你能够摸到我,我就告诉你冥洁的事情。”

    姜晨摇头道:“您先听听我的想法如何,第一我不想知道您老是谁,第二我确实想知道冥祖的以前,第三在我离开登天塔之后,您要立即送我去隐界或是漠荒界。”

    “为了避开冥祖?”

    “当然了,不然我决不可能离开鬼界,我要尽快离开鬼界去外试炼,仙界我的母亲还在等着我,我的仇恨还在六界等着我,我爱的人在神界寝食难安,我必须要让自己强大起来,鬼界给我的有限,毕竟鬼界以鬼魂为主,说到底鬼武和大部分再造术都不适合我,在这里我只有锻炼自己的癫狂大道,除此之外,我没有任何收获。”

    “就如此渴望力量吗?”

    “这是我必须渴望的东西,一路走来,力量是我渴望的根本,如果你答应我,这场战斗马上开始,否者,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会跟您老动手。”

    姜晨与老者对视,三秒钟之后老者说道:“好吧!我答应你的条件,告诉你冥祖的故事,在你需要的时候,我将你送到漠荒界或是隐界。”

    老者话音刚落,姜晨速如雷电,瞬间来到老者的面前,一把抓住老者的衣角,姜晨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确实抓到了,可是本能告诉他,这是虚影,移动速度过快留下的虚影。

    确实,老者正站在姜晨的背后,面带笑容看着他,速度上姜晨已经望尘莫及,所以只能够照成大规模攻击,才有可能对老者照成伤害。

    没有多余的动作,武魂轮光涌现,炼玉金麒麟咆哮其中,再造之力膨胀,万剑归宗再造而出,万剑合一巨剑擎天,奈何登天塔有某种禁制,百层也就十米高,所以,剑不可能破登天塔,只有十米长。

    这样确实能够照成大规模伤害,可惜还不如千柄龙渊,转换万剑归宗的形态,剑形如龙,整个百层空间到处都是姜晨的龙渊剑。

    可是至始至终姜晨都找不到老者,而每一次转身,老者都会静静站立在姜晨的背后,含笑看着他,果真是来遛弯的,再加上逗姜晨玩。

    老者的强大是姜晨从未感受过的,凭借感觉,姜晨觉得老者的实力绝对在师母姬月鬼祖之上,包括冥洁鬼祖。

    如此强大的人物,只要老者不愿意,就算是累死姜晨,也别想摸到他的衣角,不过有时候像老者这种级别的人物,都有一颗玩世之心,所以姜晨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三个时辰过去了,姜晨的再造出的千柄龙渊维持了三个时辰,这对兵器类再造师来说,简直就是不可能的,况且姜晨还是物者再造师,这更是不存在的事情,因为这对再造之力的需要堪称海量,可姜晨就是这样不停施展万剑归宗天阶再造术,三个时辰有余。

    而老者看着姜晨的目光,也渐渐变了,双眼微眯,仿佛看到了他最喜欢的弟子,天杗……“此子确实有些天杗的韧性,武府若疆,再造无垠,只要细心培养,将来必定也是逐天道大统之人,神魔血液传承,背后底气殷实,就算是老夫我,也起了收徒之心,不过姬月这丫头倒是抢了先。”

    就在此时,姜晨无法维持再造所需,万剑归宗再造术突然消散空中,而姜晨更是坐在地上喘着粗气,“前…前辈,我…我刚才说的条件,就当我放屁,您老法力无边神通广大,只要您不想,这辈子我都摸不着你。”

    “嘿嘿,臭小子,看在你怎么努力的份上,我告诉你我的身份好了,不过以后见了我要尊称老夫老师。”

    一听此话,姜晨毫不感兴趣说道:“您老的身份我大致已经猜到了,您老就是这登天塔的掌控者吧!也是这鬼界四尊鬼祖的老师。”

    老者摇头道:“我所告诉你的并不是我这个身份,鬼界老师,只要是鬼界之人,都知道我的存在,关键是鬼界老师是谁!”

    “对啊!鬼界老师是谁?”姜晨满脸求知欲,奈何老者此时卖起了关子。

    “你不是说,你早就明白了吗?如此还说什么?”

    “既然前辈不说,那晚辈就控制自己的求知欲好了,反正该我知道的时候,我自然会知道。”姜晨淡淡两句,欲擒故纵。

    “别来这一套小子,我本就打算告诉你,不过就要看看你的觉悟了,可是知道我真实身份的人,只有我的弟子,你若拜在我的名下,告诉你也无妨。”

    姜晨摇头道:“不行,我的师傅是敖乾,师母是姬月,我已经有了师傅,再拜师对不起师母,我还是不知道您的身份了。”

    刚说完,姜晨的脑子里就响起了山河印的怒骂,“臭小子,TM这是山河印给你带来的气运,你知道这老家伙是谁吗?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抓住机会啊!”

    不料老者说道:“那这样好了,姬月算是我的学生,我将她荣升为我的弟子,你就是我的徒孙了,如此两全其美,你觉得可好?”

    “那也得问过我的师母啊!不过我师母把我卖了,卖给冥洁了,哎呀反正我的监护人愿意,你随意,我随便!”

    哎!这可是鬼界老师啊!万古活下来的人物,实力惊天地泣鬼神,伸手摘星,跺脚颤宇,此时收个徒弟还如此麻烦!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