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十四章 董姓道士

作者:岳怜字数:3286更新时间:2019-05-11 01:41:45
    “好大的口气,今天我们倒要看看你怎么活着走出这里!”

    人群中,一个中年大汉冷冷的吼了一声,随即对钟掌柜凌霜等人道:“咱们一拥而上,别让这魔头有机可趁!”

    凌霜冷笑看向满振,道:“道长,今日先不管收魂盅到底是谁家之物,咱们先合力除掉向南怎么样?”

    满振虽然受伤,但武力尚存,当即冷喝:“我一定会杀了他!”

    “别让他喘过气来,不然被轮回寺的探子得知,就会把他救走!”

    钟掌柜再次煽风点火,我不断冷笑,猛然朝着凌霜冲去,一掌打出,掌风肆虐,凌霜急忙避开,手中长鞭啪的一声打来,缠住了我的手腕。

    钟掌柜从侧边欺身而上,手中铁算盘不断挥舞,虽然他身子胖成圆球,但身法极其迅速,根本不和我近身动手,而是利用身法在我身边缠绕打游击,时不时的出手偷袭。

    满振也不再使用引雷剑决了,脸色苍白的提着木剑朝我冲来,剑光划过,卷动气流,我抽身让开,气流横卷,一张桌子被他直接斩成两半,木屑满天飞。

    三人同时动手,呈上中下三路攻击,我且战且退,尽量把战局往最右边引开,不让白羽落入战局之中。

    亢!

    一声枪响猛然在我身后炸开,白羽怒气冲冲,从腰间拔出了一把小型手枪,对准凌霜开了一枪,子弹呼啸而过,凌霜脸色一变,将鞭子从我手腕上抽开,随即翻身而起,避开子弹,手中长鞭挥出。

    啪!

    一鞭打在了白羽的手腕上,白羽吃痛,手枪掉地。

    我一直都知道这丫头身上带着枪,想必是陈祖明在警方那边做了工作,她知道白羽要跟我来苗疆,但白羽又不是道门中人容易吃亏,所以让白羽带枪出行,也算是宗教局对白羽的特殊照顾。

    “小丫头片子,没想到你还有枪!”

    凌霜冷哼了一声,长鞭再次挥动,白羽刑警出身,身手矫健,急忙一个稳稳的后空翻避开了鞭子。

    “仙子,让我来收拾她!”

    一个大汉狂吼一声,将手中蛊虫放下,赤手空拳的冲向白羽:“没想到你还会点拳脚,对付你下蛊太过欺人,今天我就用拳脚会会你!”

    说完,一拳直接朝着白羽砸去,白羽虽惊不乱,展开警校里学的小擒拿手法,不断的攻向男子的手腕、胸口、太阳穴等致命部位,虽然招式缓慢,但也耍得虎虎生威,男子放弃蛊师身份用拳脚跟她对打,两人一时间倒也难分高下。

    噗嗤!

    我分神看了一眼白羽,却没想到身后一阵刀光闪过,刀锋急速而来砍在了我的手臂上,顿时就划出了一道血口。

    砰!

    我一脚踹飞身边的另一个大汉,翻身一把揪住使刀之人,右手一拉一推,随即掌风顺着刀锋打出,砰的一声打在大汉的胸口。

    噗嗤!

    大汉口吐鲜血倒飞而出,我一把敲在他的手腕上,随即抢过了他手中的五环大刀,镇压山峦十二刀瞬间运转,刀光一闪,砰的一声直接将满振的木剑砍断,同时右手平推而出,两个篆体古字在掌心沉浮,随即轰然打出,朝着钟掌柜的后背打去。

    钟掌柜见识过镇魂印的厉害,哪敢接招,急忙抽身避让,但镇魂印却笼罩在他的身上,越来越大,直朝他的脑门镇压而去。

    轰!

    危急时刻,钟掌柜脸色惨白,一把将身边的一位苗疆蛊师拉了过去挡在身前,镇魂印直接轰在了蛊师的脑门上。

    砰!

    闷响传出,蛊师连生魂都没有飞出,直接被镇压而亡。

    啪嗒!

    长鞭闪动,再次缠住了我的手腕,想要把我手里的五环大刀卷走,我右手运劲,扯住鞭子,将凌霜拉近,手中大刀再次挥下。

    横劈!

    这是镇压山峦十二刀上卷中的第二刀,招式看似普通,但一刀砍出,无论在什么方位都是横劈而出,在配合着南海刀皇的传承内修,霎时间只见英雄楼内,刀光闪动,一道刀芒猛然从刀锋上席卷而出,如蛟龙出海带动无上刀影。

    凌霜脸色大变,将手中鞭子一扔,急忙退开三步,双手一扬,顿时好几只蛊虫朝我袭来,但蛊虫一直冲到我身前时,忽然就看到了我怀里冒出了个肉绒绒的小脑袋,极具人性化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瞪着,蛊虫瞬间吓尿,急忙倒飞回去。

    两个蛊师脸色一变,也同时祭出自己的蛊虫,我丝毫不惧,提刀踏步上前,一直冲到两人身边,刀锋横劈而下。

    咔嚓!

    一声脆响,刀光消失,两个蛊师砰的一声倒在地上,脖子上正不断的流出鲜血,地上染红一片。

    “钟掌柜,下一个就是你!”

    我嘿嘿冷笑,提刀再次上前,钟掌柜吓得脸都绿了,提着铁算盘冲到了满振的身边,两人同时出手,朝我攻来,凌霜也不甘示弱,弯腰捡起地上长鞭,与其他几人再次合拢,将我团团围住。

    …………

    同时间在古城的某间小酒馆中。

    一个穿着九宫八卦道袍的中年道士脸色凝重的盯着外面的暴雨缓缓道:“这是天变啊,难道跟洱海双月有关?”

    “师父,出事了!”

    一个小道士冒雨飞奔进来,口中咋咋呼呼!

    中年道士皱眉瞪了小道士一眼沉声道:“为师早说过,修道之人首重清心寡欲,你如此心浮气躁,何日才能跟你满振师兄一样练成引雷剑决?”

    小道士喘了几口气道:“师父,别提满师兄了,他现在在英雄楼正和苗疆的蛊师一起围攻向南。”

    中年道士一惊:“他怎么会去英雄楼的?”

    小道士急促的道:“我本来和满师兄在街边闲逛,突然就听到了英雄楼里有人自称是龙虎山弟子,所以满师兄就进去看了,我没敢进去就守在门外,亲眼看到满师兄被向南打成重伤,生魂都差点飞了出来。”

    中年道士沉声道:“你说的向南就是拿走无根师弟收魂盅的向南?”

    “没错!”

    “无根既然把收魂盅给了向南,说明这小子也是无根那一方的人,这对将来你玉虚子师伯争夺掌教之位是隐患,上坟图已经失手被甘凤池交给掌教了,收魂盅千万不能在落入无根这一方的手中,马上随我去英雄楼!”

    …………

    小酒馆对面的一处阴暗巷口,同样是两个身穿九宫八卦道袍的道士正在一边监视对面的酒馆,一边避雨。

    一人年轻俊朗,充满朝气,另一人却是个壮硕道士,满脸黝黑,好似刚从非洲翻墙过来似的,属于那种晚上摔进煤堆里也要拿手电找的肤色。

    他坐在地上穿着的道袍极其不合身,正左抓右挠,忍不住破口大骂:“卧槽他大爷的啊,这老天爷跟飙尿似的,啥时候雨才停啊,早知道老子就不下山了,你看现在多他妈受罪,还得监视玄影这老逼灯,人家在酒馆里喝着小酒看三级片,咱们蹲在这里只能看金瓶梅!”

    青年道士笑道:“董师兄啊,师父说你之所以这么长时间都没办法领悟阴阳尺,就是因为定力不够,凡心太重。”

    董姓道士皱眉大骂:“敢情你真把老子当成是清心寡欲的道士了啊?要不是无根道人这老逼灯非逼着我上山,你以为我想去?”

    青年懵逼问:“当道士有啥不好的?”

    董姓道士瞪了他一眼道:“三洋,我跟你讲,你纯属是被骗上山当提款机的,我他妈要跟你家一样有那么多钱,还当个屁的道士,老子整天花天酒地灯红酒绿,过着皇帝日子多他妈潇洒,现在当了道士,天天一柱擎天还没个地儿去火,你说多难受?”

    青年道士顿时无语,只能道:“别抱怨了,下山也是你自己请求的,说要找你的兄弟,等事情完了,我跟你一起去找他,不然任务没完成,我看你回去怎么交差!”

    “我擦,轮到你教训我了?”

    董姓道士皱眉骂了一声,忽然就看到小酒馆里,一个中年道士和一个小道士急匆匆的就走了出来。

    “卧槽,太影这老逼灯总算是出门了,走,三洋,别几把看你那本金瓶梅了,咱们跟上去看看他们冒着大雨想干什么!”

    喜欢道门奇闻录请大家收藏:()道门奇闻录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